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 各种女孩子贴贴(abo+futa注意)

章节目录 火紧(阴阳师) w oo1 4 .co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火紧

    鸟塑小音和豹塑离

    “阿罗…”

    不知火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蜷缩在床上的人抖了抖,迷迷糊糊的撑起身看向自己

    “阿离”

    声音委屈极了,好像随时可以哭出来

    不知火上前把人抱进怀里,异化成翅膀的双手抓不住什么,只能搂着自己的脖颈发着抖

    滚烫的体温透过薄薄的一层布料传过来,不知火托着她发抖的腰肢,身后的豹尾晃动着彰显着主人有些兴奋的心情

    “要开始了吗”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y us huw u .n am e

    为产卵做好了准备的穴道不停的向外涌着透明的汁水,穴口也下意识的收缩着,手掌盖上对方柔软的肚腹轻轻揉搓着,紧那罗就呜咽着收紧双腿夹住了自己的腰,空气里黏腻的气味越发明显

    手指触碰着湿漉漉的腿心探了进去,收缩的穴道自然的含着自己的手指吮吸着,指腹很快就蹭到了下垂的宫口,不知火谨慎的退出一点,按压着湿热的穴壁帮对方扩张

    “这样会难受吗”

    不知火凑在她耳边说,另一只手绕道身后托起了被爱液打湿的尾羽

    “阿…阿离…那里不行…”

    平时连自己都不敢多碰的地方被对方握在手里,紧那罗缩着肩膀挺起酸软的腰身想要躲开

    “呃…哈…”

    手指顺开被爱液打湿而黏在一起的尾羽,捏了捏微微颤抖的尾部,趴在自己肩上的紧那罗就呻吟着到达了高潮

    脱力了的身体倚着自己慢慢滑了下来,发抖的双腿时不时抽动一下,不知火盯着倒在自己怀里迷离的妻子强忍着想要扑倒她的欲望,俯身给了对方一个吻

    “呼…”

    汗水从脸颊上滑落,不知火吻着怀里人的肩颈,带着倒刺的舌头舔舐着柔嫩的颈侧,把白皙的皮肤刮得通红一片,担忧的看着紧咬着下唇的紧那罗

    虽然自己很想帮忙,但似乎没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地方,只好甩着尾巴缠住了对方发软的腰肢防止她摔倒

    “阿离…阿离…”

    “我在这”

    不知火凑了上去吻着她的唇角,紧那罗的双眼里溢满了泪水,身体里的那枚卵压迫着子宫颈,卡在半推不就的地方

    费力的调整着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前功尽弃,只好小力的收缩腰腹,慢慢的把卵挤出来

    “呃…”

    大腿猛的夹紧,透明的爱液止不住的涌出,紧那罗靠在不知火的胸前喘息着再次分开了禁脔的双腿,花穴蠕动的更加剧烈

    不知火低伏着兽耳想要挡住对方过热的吐息,结果就被紧那罗张口直接咬住了厚实的耳廓,口中也传来阵阵哽咽,泪水从脸颊上滚落,小腹一阵收紧后又放松

    尾尖有一搭没一搭的扫着对方的下腹,不知火伸手小心的分开了胀红的穴口,在紧那罗低泣的声音里小心的探入了指节,咬着她的脖颈防止她下意识的逃窜而造成危险

    已经松弛了的穴道颤抖着,时不时规律的蠕动几下,紧那罗收起了抖动的翅膀将下身遮的严严实实,不知火什么都看不到只好更加当心的一点点深入

    “唔…”

    在指尖触到大开的宫口时,耳廓被对方用力的咬住,说实话,有点疼,不知火松了口,就算自己用了最小的力气,紧那罗的后颈还是留下了一个牙印

    “阿罗…”

    吻着她扇动的耳翼,手从翅膀下穿过摸上了微鼓的肚子,在确认对方没有抗拒之后小力的按压,被淤积在宫腔里的卵因为外力的作用而涌到了宫口

    “嗯哼…”

    紧那罗猛的昂起脖颈急促的喘息着,过量的快感刺激得她大脑发昏,穴肉也不管不顾的紧紧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阿罗…放松一点”

    双臂圈的更紧了,鼻息间都是对方身上的香气,不知火咽了咽口水,心想着快点结束然后自己去冷静一下,不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也不敢细想

    “阿离…我…我做不到…啊…”

    身体似乎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软肉拥着指节,卡在宫口的卵压迫着自己的神经,有点喘不过气了

    “嗯…哼…”

    不知火只好迫不得已的将人拖到跪趴,打着战的大腿根本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有力的豹尾就再次缠了上去,得益于自己猫科动物的夜视能力,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自己身下的紧那罗,甚至连脖颈上的汗珠都看的一清二楚

    其实紧那罗是不太喜欢同自己深吻的,要怪就怪自己舌头上的倒刺吧,时常刮得对方泪眼朦胧,因此当自己捏着她的下巴吻着她的唇角伸出舌头慢慢舔舐的时候,紧那罗就本能的低吟着想要躲开

    缠着自己手指的花穴终于放松了下来,不知火乘胜追击的按压着肉壁让卵一点点滑落,最后落在了身下的吸水垫了发出一身闷响,紧那罗也如释重负的软了身子,抓着一旁的卵就要揽进怀里

    “阿罗…”

    不知火知道这是本性作祟,对方下意识的就想孵卵,可惜无精卵是孵不出什么的,只好在确保对方不会反抗的情况下把卵从她手里取出擦干净之后放到了门外的竹筐里,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取

    “阿离…”

    其实接下来才是最令人头疼的地方…

    产卵期结束后双手恢复了正常,紧那罗拽着自己的领子不停的吻着自己的脸颊、唇角

    不知火红着脸想要推开对方,抬眼却看到满脸委屈的紧那罗

    好吧,她就知道,因为“孩子”被拿走只好找配偶寻求安慰,即使自己之前再怎么解释无精卵是不会孵化出小鸟的也没什么用处,毕竟只是本能,很难克服

    “阿罗乖…”

    没办法,只好把人捞进怀里一下一下的顺着背

    只是没想到…

    “唔…阿罗…”

    “嗯?”

    被叫了的人歪头疑惑的看向自己,伸向下摆的手却没有停下,隔着布料摩挲着已然鼓胀的性器

    不知火抱着怀里的人低喘着,身后的豹尾也缠到了紧那罗的手上

    牙齿被自己磨得咯咯作响,兽耳也不安的低伏着,紧那罗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松垮的衣服瞬间就滑了下去,在自己下意识的后退时用双手搂住了自己的脖子

    “阿离…”

    像是故意的,紧那罗看着自己竖起的瞳孔,把可口的香味尽数送进自己的鼻腔

    不知火徒劳的吞咽着唾液,双手也鬼使神差的掐着对方柔软的腰肢

    充血的腺体终于被释放了出来乖顺的躺在紧那罗的掌心,随着对方上下抚动的动作兴奋的颤抖着

    松软的穴道轻易的吞下怒张的腺体,深处大开的宫口也含着敏感的冠头嘬弄着

    不知火感到腰窝一阵酸软,咬着舌尖才好不容易将射精的欲望憋住,贴着柱身的软肉却好似活了一般蠕动按压着

    紧那罗凑上来蹭着自己的脸颊,甚至将手指伸进了口腔里按压着尖锐的犬齿,不知火只好张口,生怕伤到了对方

    “阿离…想要吗”

    说着又含得更深了,紧那罗几乎是笑着说出来的

    头顶的兽耳被对方搓揉着,不知怎的就被妻子压在床上,不知火费力的调整着呼吸,却被对方榨取般的套弄逼得喘息连连

    牙尖刺破了指腹,鲜血忽的涌进了口腔,布满了倒刺的舌头立刻追了上来,几乎是贪婪的舔舐着

    脑子已经无法运转了,被本能控制了的不知火在紧那罗抽出手指时恋恋不舍的跟着起了身,迎上来的却是对方的唇

    乖巧的不像豹子,倒像是家猫,在不知火想要舔的前一秒,紧那罗退开了

    有力的豹尾缠着紧那罗纤细的腰肢,不知火顶撞的力道越来越重,连她自己都担心会不会把自己的小鸟撞散,可紧那罗却依旧摸着自己的脸颊把甜腻的喘息送进自己的耳中,像是在勾引自己一样

    “阿离…”

    甬道又一阵绞紧,滚烫的爱液把兴奋到极点的腺体浇了个透彻,不知火猛的抖了抖身子,再也抑制不住的射了出来

    喘息间鼻息交缠,紧那罗咬着不知火的下唇再次动起了身子,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黏黏糊糊的在两人耳边响起

    不知火托着她的后腰迎合着下沉的动作猛的顶上,满溢的混合液体被挤压的尽数涌出

    手掌胡乱的揉上了对方身后的尾羽,报复性的用力揉捏,紧那罗就抖着身子不敢再乱动,同时也压了自己的手腕

    “不行…”

    像是叹息一般的说出了这句话,尾音还带着颤,紧那罗压着不知火的肩膀缓缓起身等到尾羽脱离了束缚才安心的停下,抖动的腺体抵在腿根并不安分的乱蹭着,低头就是不知火蒙上了一层水雾的双眼

    手指绕着膨大的豹尾,毛茸茸的在手臂上扫过,再次沉下腰含下狰狞的性器时,豹尾就猛的僵住,只剩下尾尖在空气里抖动着

    为什么会这样…

    脆弱的脖颈被自己握在手里,似乎只要用力一点就会被折断,身下重复着抽插的动作,神智已然被快感侵占,追寻着本能的索取着

    “阿离…我还想要我们的孩子…”

    她听到紧那罗这么说

    兽人的恢复力都很好,至少昨晚的翻云覆雨只让紧那罗沉沉的睡到了中午,而枕边人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安静的靠在自己的身侧,平稳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呼在自己的脸上,腰肢上多出来了一份不属于自己的重量,不用掀开被子看就知道是对方的尾巴又缠了上来

    揉了揉脑袋,把昨晚的事情想了个大概,顿时又面红耳赤的再次钻回被窝里

    “嗯…阿罗?”

    被自己大动作吵醒了的不知火迷迷糊糊的睁眼,把自己一下拉进了怀里蹭着颈窝,热热的鼻息擦着脸颊在颈间散开

    想到昨晚压着不知火做的情景,紧那罗少有的有些兴奋,下次在清醒的时候…也想试试…

    开学前的回光返照罢了,还有我在码什么东西?(生气的跺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