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 当爱来临的时候[校园1V1]

章节目录 小幸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洒满阳光的操场回荡着悠扬动听的音乐声,是有人借用了老师的蓝牙音响点的一首《小幸运》。

    许如意是个小吃货,绝不允许自己的零食被讨厌的高温破坏口感,趁流心巧克力糖晒化之前,她拉着闻莱和周晓躲进了附近的大树底下乘荫。

    圆得像火球似的太阳镶嵌在云层中心,气温也随着空包装的增多而降了下去,闻莱站在煦色韶光里,目光穿过绿意盎然的枝叶到达烈日灼人的上空。

    她看太阳已经看了大概十分钟,周晓没有特意计算时间,全靠许如意吃零食的速度。

    周晓戴好墨镜,有些奇怪地问闻莱:“今天的太阳有那么……好看么?”

    闻言,她转头,轻轻一笑:“我不是在看太阳。”

    “那你在看什么?”许如意还在用塑料勺挖着太空人代言的喜之郎果冻,见缝插入。

    一缕日光散落在左手上,闻莱五指慢慢收拢,像是要抓住什么,补充说:“我不是在看太阳,我是在等夏天。”

    听起来有点文艺又有点高深莫测。

    对她一知半解的人估计会以为夏天代指暑假,对她完全不了解的人可能会觉得她是无病呻吟。

    她们都知道她并不是突发奇想而说出的这么一句,周晓提起两只胳膊,从身后搭上闻莱的肩头:“为什么是夏天呢?”

    为什么是夏天,这是个好问题。

    闻莱沉默了一下,背后的周晓不紧不慢地挠她的手心,之后,温和的风将一段有来有往的对话送进了彼此的耳朵里。

    “因为我曾经做过一个梦。”

    “什么梦?”

    “一个关于承诺的梦。”

    “对谁的承诺?”

    最后的问题,在闻莱拿着相机跑去找他合照的十分钟前,周郁迦便是答案。

    她红着脸,像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一样,头顶传来周晓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笑声,闻莱的脸埋得更低了。

    周晓看向蔚蓝的天空,眼底的红旗飘飘,又问她:“那他知道这个承诺吗?”

    闻莱摇了摇头。

    “那他知道你做了这个和他有关的梦吗?”

    闻莱还是摇头。

    “他什么都不知道,那你为什么要兑现?”周晓疑惑万分,承诺是双向的,对方不知道,就相当于不存在,从未发生。更况且还是在虚无的梦里,醒来之后是现实生活,她没有一点的必要性去答应照办。

    闻莱也觉得自己太过感性,为什么非要把虚拟的梦境带到真实的世界里,还将其理解为对他的承诺。

    她记得小时候的自己分明是随便说说的,可抬头看见这灿烂的阳光,她怎么也忘不掉梦中的场景,到后来,和他经历过的那些点点滴滴,每一幕都告诉她。

    “是因为我想,我想完成这份承诺。”闻莱突然认真地说。

    海明威曾说过:人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同时拥有青春和对青春的感受。

    她不确定当下能为以后带来什么,她只知道现在不做会留遗憾,所以她想去做,想字蕴含着对未来的期待,她的梦里是有他的夏天,换句话来说就是,她在期待有他的夏天。

    周晓紧了紧自己的胳膊,抱住她,看着闻莱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

    闻莱在友情方面投注的心血和精力远比她自己认为的还要多得多,经营一段感情其实很累很辛苦,哪怕是纯粹的友谊,可她依旧做得很好很好。

    有付出就会有回报,一颗真心换一颗真心,她教会了许多人。

    也因为她是长在爱里的,被爱的人更会爱人,所以在爱情方面,她只会做得更好。

    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从刚刚拍照的过程可以感受到,那个人也很喜欢她。

    周晓替她开心的同时又有点难受,或许是妈妈演多了,等反应过来,自家女儿已经被坏人偷走了,在母亲眼中,觊觎自己宝贝的人都是大坏蛋!

    “你说他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啊,不然我实在想不通他凭什么能被你喜欢。”周晓顿时不服。

    那谁看上去就非常无聊非常无趣,浑身气质冷冷冰冰不说,连同人客气时都带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感。

    最好祈祷自己守男德,要不然揍扁他。

    闻莱听后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旁边的许如意终于吃饱了,伸了伸懒腰,周晓以为她想发表什么意见,结果她慢悠悠地来了一句。

    “这歌还挺好听的。”

    周晓松开了闻莱,蹲下去和许如意一起收拾垃圾,问道:“你说这歌唱了那么久,也没人觉得腻,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不?”

    “为什么?”许如意问。

    “因为小幸运唱的是暗恋啊,它表达了一个暗恋者对另一个人的感激和珍惜之情。”

    周晓言辞恳切道:“我们周围有多少人正走在暗恋这条路上,这是我们无法猜测和估量的,点歌的人或许是在用这种特别的方式将自己深埋内心的告白间接说给他或她听。”

    不知道为什么,闻莱对此番言论深表赞同。

    “可一直循环播放……照你这样说,岂不是操场上的每一个人都有暗恋对象,大家都点这歌…这白告到明天估计都告不完。”许如意嘟起嘴,显然没法共情。

    周晓听得也有点厌倦,抓了抓头发,然后说:“应该是快下课了没人切。”

    话音刚落,她就瞥下朋友们跑去切歌了。

    闻莱看着她的身影,摇头笑了笑,还有十分钟下课,她刚要背上书包回教室,陆以泽却凭空冒了出来。

    拍立得相机拿在手上,还被他看见了,闻莱几乎都不用他出声,直接给了他。

    陆以泽嘿嘿笑两声,拿着相机挨个把室友们喊到身边说要拍张合影,以此纪念这些年的同寝岁月。

    周郁迦虽然成了前室友,但毕竟和他们住过小半年,这点情分还是要给的,陆以泽刚过来的路上看见他正和陈嘉凛站池塘边喂金鱼,朝方瑞他们交代了几句,火速飞奔那边拉人过来。

    周晓搜不到心仪的歌,老师也准备走了所以直接断开了蓝牙,等许如意也收拾好了,闻莱和两位男生打完招呼后才牵着她们离开。

    林许成也是英语课代表,上次开会就见过面了,他给人的印象还不错,笑起来很斯文。

    方瑞属于那种阳光开朗的大男孩,性格外向平易近人,他女朋友谈雪是学小提琴的,经常邀请闻莱去市剧院听免费的演奏会,大家一来一回的也就熟了。

    陈嘉凛今天没有体育课,旷课逃课才是他的校园日常,还一直拉着周郁迦扯东扯西,就连陆以泽过来要人,他还要跟着。

    得知又是让周郁迦拍合照,陈嘉凛主动揽活,拍到大家一致满意为止。

    看着自己拍摄的杰作,照片里勾肩搭背的四个人,笑得一个比一个傻,陈嘉凛抬眸的一刻,正好撞见周郁迦笑意分明的瞬间。

    难怪之前总觉得周郁迦哪里变了,迷迷糊糊的又讲不清楚,但现在的陈嘉凛明白了。

    周郁迦变得爱笑了,不再是浮于表面的那种笑,而是发自内心。

    过了许久,陈嘉凛看向满面春光的周郁迦,幽幽提醒:“你别真的谈个恋爱把脑子谈傻了……”

    他顿了一秒,精明的视线流连于仍未走远的那三道背影当中,笑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还是得靠脑子分辨。”

    ——

    这首《小幸运》是王俊凯翻唱的现场live,也代表着他会在他们十年后的草坪婚礼上,唱这首歌。

    他为这一天准备了好久,精心策划着婚礼上的每一个细节,包括这首由小提琴改编的《小幸运》。

    他在十七岁那年点的这首小幸运,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唱给她听,千言万语汇成歌词的最后一句。

    ——遇见你的注定,我是多么幸运。

    这天的现场坐着年少时的朋友,坐着白发渐生的家人,坐着见证这段爱情的嘉宾。

    她站在铺满鲜花的礼台,看着面前的一幕幕,几乎是热泪盈眶。

    她心想,如果有人问她高中三年收获到了什么,那么当他给她戴上戒指的这一刻,她一定要说:

    是爱情,更是友情和亲情,并且经年不散,深深牵挂,我们还要一直一直走下去。

    每个人或许都有改变,可他们的记忆在十几岁的青春中最宝贵,遇见彼此就是最好的小幸运。

    这本故事的句点将停在不会经历高考的冬天,也不会有番外,后面可能会有一点点虐吧,但总体很甜的,感谢大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