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四百九十三章 尸王(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安婷婷是看王哲哪都不顺眼,她觉得还不如当初累的跟条死狗一样好!以前是看不惯他一个民工回来时候是死狗,睡一觉出门打扮的跟个富二代一样,这人活的该有多虚伪!而现在是对她没有对待一个女人的起码的尊重,这男人和女人不是亲兄妹,这说话起码都是避讳点什么,而这王哲路上不止一个转身背着他就撒尿,一个货车小空间里,这王哲能在里面不顾及她抽烟,简直是赤裸裸的对她的藐视!她这一路走来,已经忍了很久了!

    安婷婷被王哲这么一句话里挑刺,呛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你,伸手指着王哲说道,

    “我是不是一个男人?!有没一点男人的风度?”

    王哲眉头一皱,故意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说道,”都说这韩国泡菜都气量小,好的没有学会,这出国两天回来,脾气倒是长了不少!”

    安婷婷气急,因为这靠的也近,伸手朝着王哲的脸上就是一个巴掌,这把巴掌打的实在过于突兀,如果是一个正常人绝对不可能躲开,而且她是怒上心头,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完全是一个无意识的发泄方式!

    可是手没有打在王哲的脸上,却一巴掌打在了那冯庚年拿着的一瓶水上,这一巴掌居然把一瓶水给打的直接爆了!这水一下子淋到三个人的脸上!安婷婷冷静了,手放下来,不自觉的朝后两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后退,好像是一种畏惧的本能!她畏惧谁?以前不清楚,这水打在脸上和衣服上,她冷静了,她其实对王哲还是有着骨子里面的敬畏,这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她自己都从来没有总结过的复杂态度中的一种!

    王哲伸手摸摸半张脸上的水渍,他也冷静了,他也反思一件事,安婷婷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装懂的年龄了,而自己还当安婷婷是两年前的那个安婷婷!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玩笑过头了?

    其实人生很多这种突然对某个人认知的颠覆,孩子突然走路,突然开口说出一个很有高度的词汇!

    而孩子突然有一天不是你的玩物而是冲着你的无聊玩笑突然大吼,其实这个糟糕的瞬间更符合现在王哲的心情!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之后又齐齐沉默了,

    王哲这副屌丝样子也不是今天才是这样,以前出租房虽然隔出两个卧室,可是里面卫生间就一个,其实也没有觉得有多尴尬,是自己变了吗?这是安婷婷反省自己的事!最后和王哲一起供苍那一次自己的傻笑换王哲的食物和水,那一幕其实这两年每一次进行极限训练的时候,她都会想到!想到就会傻笑,只是没想到真的再次见面,自己居然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冲着王哲脸上给一个巴掌!

    她是想教训王哲,可是这教训不是打人的脸,她可以把王哲打翻在地踩两脚,可是这么一个巴掌打在王哲脸上,她是真的没有想过!

    接下来的时间就沉默了,冯庚年也抹抹脸上的水,其实他知道以王哲的实力如果这不是水,是一瓶硫酸,绝对不可能落在脸上,可是他何尝不是这种想法,懒得阻拦这一点水浇在身上!

    冯庚年那都沉默了,但是作为一个刚开始装成熟的年龄的人,他是凑到王哲跟前说道,

    “王哥,其实我看安姐也不是故意的,你的话其实真的很伤一个女人的自尊的!”

    王哲瞪一眼说道,”滚一边去!大人的事,一个屁事懂什么?!”

    冯庚年沉默仅仅一会,又跑到安婷婷跟前说道,”安姐,你也看到了王哥这人说话就是这样,毕竟我们这种人都书读的少,说话有些粗鄙,但是时间久了,你会发现,王哥这个人其实......”

    安婷婷听到王哲居然给她道歉其实除了有些意外,而在思来想去王哲这一句三个字的时候,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态度让王哲深刻反省了自己!

    而听到冯庚年说王哲是一个粗鄙的没文化人,忍不住就笑了,重复冯庚年的话说道,

    “他确实书读到狗身上了!”

    王哲这一次没有再言语上刺激安婷婷了,让一个女人占一点上风算了.不过王哲也不打算跟安婷婷继续说柳厅芬究竟提防自己女儿什么!因为这么浅显的事,安婷婷既然注意不到,他说了也等于白说,还是自己留心点好了!

    时间过了不止二十分钟,而是过了整整一个小时,这太阳都快落下去了,安婷婷拿着这个卫星电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柳厅芬,一个劲的问王哲是不是这个电话有问题!王哲确是气定神闲的抽着烟,玩一个无聊的连连看,冯庚年是坐在跟前手机拿着看小说!

    这两个人简直绝配!这是安婷婷这短短一天时间给出的一个结论!都说这男人多大岁数,其实都跟一个孩子的心智差不了多少,或许这是真的!

    电话终于响了,安婷婷接通电话,电话很是简短,前后说了不到两分钟就挂断了.安婷婷连发问的一句都没有!之后安婷婷看看这两个无聊的人,说道,

    “她说我们前面的那山的那棵树的左侧有条裂缝,我们进入那里面,那里面有一口石棺材,打开棺材,拿走那棺材里面人左手手指上的戒指!”

    “就这么简单?!”冯庚年问道.

    “棺中有九幽的黄泉水,她说你是践境门折纸人,你父亲当年曾经就是因为喝了几口九幽泉水才打破了践境门实力的桎梏,有了那道尊之下横行无忌的实力,那棺材里面虽然不足一小杯九幽泉水,但是你要是凭能力得到那些黄泉水,那么你将来说不定达到你爹的高度!”

    封庚年脑袋歪了歪了,显然他是不想有人在跟前提起那个死鬼冯已年,可是他还真知道冯已年得到九幽泉水的事,不过这九幽泉水和他一直使用的黄泉水确实有着本质的区别!他这个折纸人一门每一个人都懂得走阴,而且几乎都是家常便饭,但是入地府不会走什么奈何桥和枉死城,也不知道地府有没这些机构,他们去的地方就是地府的一条河边,将折纸在黄泉水里面浸泡同时注入一些煞气,配合一些咒语,但这些事基本都是在晚上睡觉之后神魂离体之后去做的!

    而九幽泉水他父亲得到过,但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被蛊师下蛊之后自己身体不受控制进入了法界的一个通往九幽的地方,不过那蛊虫一入九幽河就彻底死了,他父亲恢复身体控制,从里面逃出来,之后凭借着一股子不甘和愤怒,把灌进去的九幽泉给硬生生的炼化了,这就有了冯已年人在的地方,树枝枯叶都可以变成分身恐怖身手,简直就是一个不死的代名词!

    冯庚年打退堂鼓了,说道,”算了吧,我还年轻,也没那个死变态的那么强的意志,那死变态我这么大的时候就敢控制三个金甲傀儡作战一天,我现在连一个金甲也见过,更别说控制了,我几斤几两我自己知道!”

    说完冲着王哲呵呵干笑两声,安婷婷皱眉说道,”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怂?你现在应该正处在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你这么畏畏缩缩能成什么气候?!”

    安婷婷是一个对权力地位金钱一直都有着一种疯狂执念的人,要是这种机会是她的,她绝对会抓住,就是赌命也要去搏上一把!这个毛头小子又被她给鄙视了!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冯庚年能认识这一点,我觉得很好,这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命只有一条!”王哲说道.

    “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俩一起简直绝配!”安婷婷是口快,刚才的不愉快和反省,这么几句话功夫又抛到九霄之外!

    可是王哲却没有再和安婷婷计较的打算,因为王哲其实是一个自尊心很强而且很敏感的人,被一个女人絮叨几句,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他继续问道,

    “还交代什么具体的细节没?你都一并说了!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安婷婷或许是这开口之后就准备接招王哲的一条反讥讽,可是听到王哲根本没有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先是一愣,之后才说道,

    “她说里面她知道的也不多,因为我父亲就是死在里面的石棺前!她让我在外面等你们,不许我进入里面!”

    王哲问道,”就这么多?”

    安婷婷仔细想了想说道,”就这么多!不过让我不要进去!”

    王哲点点头说道,”好!那你在这里等着,我俩进去!”

    冯庚年把手机放到包里,然后说道,”王哥,咱们就这么进去?不准备点什么?”

    王哲说道,”你不是进了楼兰古城,也不是进了精绝古城!你觉得是不是应该来几个机关陷阱?或者来一群会说话的蝙蝠或者五个脑袋的蛇?省省吧!都能修改遗传基因了,你觉得这种高科技,法界会放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冯庚年嘀咕道,”这么简单的事,需要动用咱两来做?真的大材小用,不过一会我来开棺,要是有九幽泉水,我沾染上没什么事!”

    王哲说道,”好!”

    接着两人就朝着那山腰走去,安婷婷却不乐意了,柳厅芬交代的是柳庭芬的交代,她听不听是她的事,她父亲死在里面,自己怎么能不进去看一眼?

    所以也快步跟上了王哲朝着山腰处走去,到了这山脚下,冯庚年伸手就给两人后背贴上两张纸符,之后三人就跟如履平地一样朝着这山腰直接走了上去!

    安婷婷对冯庚年的感官变了一些,就这一手,不是一个正四品的道士绝对做不出来!

    三人很快走到松树跟前,然后很快找到了那个裂缝!

    王哲朝里看看,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这个黑很不正常,因为太阳西斜,就是朝着这个裂缝里面照射的,冯庚年凑到王哲跟前说道,

    “用煞气汇聚在眼睛上!”

    王哲却没有这么做,那观想之法有毒,非战斗时候他是不会凝聚那煞气到身上的,至于那种激发体内的煞气他也不想做,因为激发体内煞气会让他的回忆起很多不好的事!

    安婷婷在跟前不解的看着王哲问道,“你也能利用煞气?”

    王哲看安婷婷一眼,没有说话,但是那个眼神分明是说,“哥会的手段多的去了!”

    冯庚年把目光从裂缝回转,凝重的说道,“王哥,里面死人太多了吧?”

    王哲想看又不想动用煞气,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而且他也没有打算进去,冲着冯庚年说道,

    “来个障眼法,把你的纸人弄成咱三个的样子送到里面?”

    冯庚年说道,“王哥,你是不是不打算进去?这......”

    冯庚年看看安婷婷显然是鄙视王哲这智商,这是说你这也太不把任婷婷当外人了吧?你这坟前烧树叶叶糊弄鬼呢?人家老妈让女儿监督你进入这里面!

    “你究竟能不能做到?”

    冯庚年只是敢默默的鄙视,毕竟王哲是老板,说道,“小意思!”

    王哲伸个大拇指说道,“你真的是齐天大圣!”

    冯庚年也没废话,看看王哲和安婷婷,然后抖手就是三张纸扔了出去,接着王哲感觉眼前一暗,之后冯庚年利用煞气领域直接带着三人就瞬移从新回到了山底下!

    安婷婷不知道王哲在闹什么,张嘴想问,可是被王哲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之后猫着腰就在山下面一个塌方下来的大土堆处猫着腰蹲下来。

    两人跟着王哲就这么神神秘秘的蹲在下面,冯庚年倒没什么,可是安婷婷蹲了没有两分钟就不耐烦的站起来,王哲伸手想把她按倒,可是这个安婷婷看到王哲伸手,终于找到自己可以在王哲跟前露一手的机会!

    王哲没有用道力,而这个安婷婷是故意的,王哲伸手没有把安婷婷给按倒,却被安婷婷一把就给按在这塌方下来的土里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