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四百八十七章 尸王(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陈吏印什么人,这庚泉人都知道,这人的名声一点不比计曲的白二赖的名声好多少!只是计曲发展的速度太快,而这庚泉还是小地方!所以这话确实震慑了车里所有人!

    黄锐听到二十万,又看到陈吏印后面这霸道的一句补充,心里顿时有谱了,也暗道怪不得史吏印混的这么牛逼,人家确实比自己这魄力要大,杀人被警察识破都这么理直气壮!

    黄锐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螺丝刀,然后毫不含糊的指着老罗说道,

    “松手!不然小心我把你这老骨头给剁了!”

    说着就朝着老罗走过去,刀也是毫不迟疑的朝着老罗拉着陈吏印的那只手划去,可是他是把二杆子的那股子狠劲用上了,只是不曾想,刀没到老罗手上,他的胳膊就被一锤子横扫给击中,刀脱手落在陈吏印的座位底下!

    黄锐捂着胳膊眼泪不受控制的掉着,这一锤子实在太狠了,而且出其不意的打在他的胳膊肘上,他这条胳膊应该废了!

    这出手的人就是黄志东,黄志东把窗户前的安全锤给取下来了,这一锤子打的出其不意,这也是时隔二十七年来,他第一次出手!他以前可是一个侦察兵!退伍之后才来了这公安局上班,可是自从来了警局,就没有他出手的机会,虐待一群犯人他觉得那是对他的侮辱,所以这么多年来,这小地方也没有什么穷凶极恶的人需要他拿出看家本事来!

    “说了让你蹲下就蹲下!否则别怪我这锤子不长眼!”黄志东冷冷说道。

    陈吏印却没有动,而是目光犀利的盯着黄志东和拉着他不松手的老罗,说道,

    “黄局,罗局,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这箱子里确实是死人!但是这箱子绝对不能打开,打开的后果不是你们能承担的!等我处理这个尸体,你们要抓还是要判,随便你们!”

    黄志东冷笑说道,“里面有炸弹?!”

    陈吏印不觉得这是一个笑话,依旧冷冷说道,“我说了,你们也未必会相信!”

    黄志东说道,“你什么都不说,就让我放你离开,你觉得可能吗?!”

    陈吏印目光看看那个葛翠翠这才说道,“这是翠翠的丈夫的尸体,不过这个尸体变成厉鬼,我找高人才把他封进这个箱子里面,现在是要去古凤县找高人处理!”

    老罗突然想到快退休时候遇到那个大巴车失踪的案子,整了半天就是这个陈吏印为了扩大龙溪村知名度才整出那么一件事来,浪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现在又整出一个厉鬼来,这是把他罗忠当傻子吧?

    而黄志东也是这么想的,冷笑一声说道,“别扯了!没有时间和你浪费!老实的坐到你座位上,等着警察来!”

    陈吏印看这两人态度坚决,开口说道,“为了这车上所有人能活着,希望你就是要打开,也等所有人下车后再打开!”

    说完就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黄志东当然不会现在打开箱子,毕竟他不是法医,既然陈吏印承认里面是人的尸体,那么他只要控制局面等警察到这里就好!

    可是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而他中间打了不下三十个电话,可是这高速路上居然没有一点的信号!而渐渐的黄志东也觉得不大妙,因为这高速路上为什么没有一辆车?黄志东也没有让整车的人都继续耗在高速上傻等,而是让司机开车继续走,沿途一路试着打报警电话!

    可是四个小时了,沿途连一个服务区都没有看到,车子也没有油了,这高速路不说到终点衡埠,起码也早该到了古凤县了,可是四个小时,没见到一个出口!

    车上十来个人有些慌乱,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准备出去打工的人,有人要求下车,徒步要离开这条高速,有第一个人带头,这后面的人都跟着想办法离开这里,黄志东也觉得有些诡异,让车子靠边停了!

    黄锐此时一把鼻涕一把泪,他需要找医院看这条胳膊,再耽误下去,他的这条手臂可能要废了!所以听到有人要离开,他也让停车,然后第一个出了车!朝着对面车行道隔离的栏杆就翻了过去!

    这高速本来看不到一辆车,可是在黄锐翻过栏杆时候,就听到了刹车声,接着就一辆车突兀出现,朝着黄锐就冲过去,黄瑞吓了个半死,转身就朝着护栏这边再想翻回来,可是迟了!

    车和黄瑞的下半身一个接触,黄锐的下半身就那么被防护栏和车给一分为二!黄锐在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车上本来准备下车的人看这一幕,全部都退了回去!

    黄志东通过窗户也看到了这一幕,这人是没得救了!就是送到医院也救不活了!可是这也一下子死不了!看着让人很是难受!

    “老罗下去看看那辆车里面是什么人!把那车上人的驾驶证收了,等下了高速再处理!”黄志东吩咐老罗!

    老罗下车,很是谨慎的走到那辆车头都已经报废一大半的车跟前,心里嘀咕,这还处理个屁,这车里的人也十有**挂了吧,这车头都变成这样了!

    但是黄志东说什么,他照做!走到离惨嚎的黄锐三十多米外,这车撞人钱绝对超速了,而且速度绝对在一百五十以上!

    老罗走过去,朝着车窗里面看看,却发现车里面有一个带眼镜的男人坐在车后排,而前面开车的是一个女人,只是这个女人上身胸罩就在膝盖上,上衣朝上翻着露出两个咪咪,而脑袋却少了一半,这画面很诡异!

    显然这车上男女在高速上开车时候还在干一些龌蹉的事,可是后排的带着眼镜的男人确实完好无损,身上甚至没有粘上一滴血!

    老罗靠近,这个人正在从里面试图开车门,可是这车已经变形,门不好打开!男人也看到了老罗,好像是突然冷静下来了!不在试图开车门,而是从窗户爬了出来。

    等人从车里出来,这人还朝着车里看看,一脸悲伤,老罗这一辈子事故现场见的太多了,比这恐怖的场面也见过,等男子看着平静一些时候,才开口说道,

    “我是庚泉县警察局三级警督罗忠,请出示你的身份证!驾驶证!”

    男子说道,“我没有驾照,我叫翟楫海,介宁大学的老师!”

    说着男子把一个教师证从内衣里取了出来,这个动作看着很是娴熟,不过罗忠没有对这个老师随身携带教师证有什么疑惑之处,因为他们陵西省很多景区对教师都是有优惠,甚至免费的!

    罗忠看看这个人的证件,然后又看看还在惨嚎的黄锐,现在实在没有心思调查事件的前因后果,他从下车就觉得这高速公路有些诡异,现在才立春,陵西省虽然是南方,可是这春风如刀,可是这高速路上没有感觉到一丝的风,周围的一切如画布上的画,没有一点点的生气,这很不正常,而且这天灰蒙蒙的一片,也不知道太阳在什么位置!让人感觉很是压抑!

    “先到那个大巴车上等着!”罗忠说道。

    这个翟楫海的老师也没有说什么,跟在罗忠的身后走到了大巴车前。

    罗忠把翟楫海的证件给了黄志东,然后凑到黄志东的耳朵上嘀咕了一阵,然后就把目光看向惨叫渐渐低下去的黄锐!

    黄志东把证件看了看,正要放在自己身上,可是马上又把这个教师证重新打开,再看看这个带着眼镜的老师!

    黄志东别看烟不离手,可是这脑子记忆力可不差!而且作为他退休前的最后一个大案,他记得那一次直升飞机都动用的案件里面所有人嫌疑人的资料!

    他环视这车里一圈,然后也凑到老罗的耳朵上,低声说道,

    “记不记得龙溪村失踪大巴车那次事件?里面的嫌疑人都凑齐了!黄锐、陈吏印、翟楫海,还有那个被陈吏印强奸的女人的老公!”

    当然黄志东的记性不是一般的好,他也记得还有第四个嫌疑人,是个学生,不过那个学生只是打架,并没有下过重手,所以他并不把那个学生当成什么嫌疑人!

    “我下高速找地方去打电话吧,在这里这么等着我看不是办法!”那个司机看到车里这么多人,此时都集体失声了,所以开口说道。

    “你走了,这车谁开?”有人开口说道。

    “那就跟傻x一样,在这里干耗着?”司机也回呛了一句!

    “继续开!”黄志东说道。

    车子继续启动,也没有管那黄锐的尸体,半个小时后,司机一个急刹车,司机没有说话,因为现在车里的人都时刻在观察着车外的路标,希望能发现离开这条高速的出口!

    而现在车就停在刚才发生车祸的地方,黄锐尸体就在那里,仰面睁着眼躺在一根防护栏的下面!

    “继续开!所有人都把眼睛瞪大了,看清楚咱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绕圈子,发现岔路就喊!”黄志东开口。

    他还真不信这邪!

    他说完,又把目光看向了那个陈吏印,陈吏印自从坐回到座位上就没有再开口过,对所有发生的事不再发表任何的意见,而他的姘头一直就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也不言语!

    车子继续启动,这一次终于找到了一条岔路,可是这个位置没有一个路标提示这岔路是通往哪里的,车子就这么停在岔路口一群人开始研究,究竟走不走岔路!

    最后多数人说走那条岔路!

    车子驶入了岔路,这是一条两车道宽的单行线,车子再走两个小时停了!司机转身说道,

    “没油了!黄局长,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你能不能让这陈总带着那个装死人的箱子下车?!”

    司机说这话时候是怨气十足,他是开车时候一直在琢磨今天遇到的这邪乎事,他越想越觉得那个发着恶臭的装死人的箱子是关键!至于黄锐死了就死了,这孙子死了,自己欠的那一万的赌债也用还了!

    “我看你好像一点也不紧张,也没有害怕?!”黄局开口说道。

    司机老李被这么一问,瘪嘴说道,“跟个娘们一样大叫才正常?!”

    其实他确实有一点点害怕,但是比起这一趟不但少了一万的赌债,还有三十万酬劳,他的那点害怕,早就被兴奋冲的点滴不剩了!

    现在车子并不是在开往古凤的方向,这是一条新修的高速路,路标还没有安上,这条路他走过两次,一直这么走,是因为他就是开着车绕一个大山头!这里通信塔都没有一个,又不是卫星电话,想打电话,门都没!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条路上连一个施工的工人都没有?连一个路障都没有见!或许是天公作美,让本来可能需要他费脑子找借口解释的事,现在不需要他解释什么了!

    车里也有人开始附和,让陈吏印带着箱子下车!

    黄志东也实在想不明白究竟这一趟出门是不是真的撞邪了,犹豫再三和老罗商量一下,然后让这个黄志东下车!

    不过黄志东并不觉得陈吏印能安然离开这里,因为他确定自己退休前的那一次看似乌龙的案子可能不是那么简单,这个介宁的老师都突然出现在这里,如果说是巧合,打死他都不信!可现在离不开这条高速,只能投石问路,看看这陈吏印是不是能安全离开这高速路!

    陈吏印起身拎着箱子朝着车门走去,司机也离开了驾驶位,殷勤的过去替陈吏印拿那个箱子!陈吏印说道,“我还拿的动,跟着我,一会再搭把手!”

    这箱子确实重,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富二代,家里就是龙溪村祖辈务农的,这力气不能因为他成了什么村支书就突然没了!

    “黄局?老李不能走啊?”有人喊道。

    老罗说道,“老李能尿出一箱汽油来?!”

    “那我们是不是也跟着他们?不然咱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地方?”有人喊道。

    这人喊完话,就小跑跟着陈吏印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车里一半人也紧随陈吏印等人离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