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四百六十一章 入殓师(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说完穿着拖鞋就朝着门外走去,鲁德启追过去喊道,“前辈你别急,好歹穿一件羽绒服,把鞋子也穿上!”

    这可是他的身体,这冰天雪地冻坏了,自己拿回来也成残疾!这个男人嘿嘿笑道,“我的境界不不懂!你爹也不懂!”

    之后就凭空消失在了门口!

    鲁德启彻底傻眼了,这算什么?僵尸可以如道士一般利用术法行走虚无吗?可这现实就是如此!鲁德启没有出门,本来以为今天不会出太阳,而现在看外面的天色,这云用不了半小时就该全散去了,自己顶着烈日跑出去也就一个打酱油的!

    还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等着那个家伙回来!为什么他笃定那个家伙会回来,就是因为那家伙三个金蛤蟆就在床头那个布袋子里面!而且那布袋子里面还有很多黑乎乎的圆球,这玩意应该就是尸丹!这东西他听说过,但是这不是产自世俗界,听说法界里面有这东西,僵尸要是拿着这玩意,几乎可以大战一个月不会出现体力不济!

    三分钟后,望景观园的门外,一个穿着睡衣穿着拖鞋的男人就站在了望景观园的门外,而不等保安上前询问,这个男人已经出现在了望景观园里面最中央的一栋别墅前,然后盯着那别墅哈哈大笑,“二百四十年了,幕府我来了!”

    可是他的笑声还没有落下,五个黑影就出现在的身后,眨眼之间,他身上就被四个漆黑的金属环给扣在他的四肢和脊椎上,可是男子好像浑然不觉,转头看着落地的五人收敛笑容,一脸激动的说道,

    “墓府五鬼?!对不对?!”

    这五个人站定,看到这个疯子居然对于自己等人封了这神仙骨根本就不在意,而是一语道破他们五个人的身份,也觉得诧异!他们的身份不应该有人知道才是!

    ‘“你是谁?!”出手的五个人中一个长脸的男子低沉的问道。

    “我?!我是狱尸!盖狱尸!”

    这五个人听到脸色瞬间大变,这个长脸男子大喝,“驱逐他!快!”

    五个人联手就要把这个男人给传送到这幕府之外,可是这个家伙被封了四肢和仙骨,居然速度突然比这五个人还快,朝着别墅里面后院就窜过去!而他的目标就是那个游泳池!

    也不知道那个游泳池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在这叫盖狱尸家伙一入后院,那水池里面突然满满的血水!

    而王哲此时就咬牙在这血池之中,不过他现在已经试着不去感受身体的痛,而是努力运转着他的锻体功法!他也没有精力注意此时头顶景色的变化!也没有看到那从空中朝着血池落下来的人!

    而在这个盖狱尸快要到这血池的时候,突然血池发出一声爆响,之后血水漫天飞舞,把这个盖狱尸给硬生生的推到了离地二十米的高空!

    之后盖狱尸和王哲几乎同时就出现在了这个望景观园的门外,不同的是,王哲是摔在地上直接昏死过去,而这个盖狱尸是站在那里一脸的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入墓府?!为什么?!”盖狱尸愤怒的大吼一声!

    接着想再次冲入了这个观园之内,可是他的身体上的那五个漆黑的环散发出夺目的黑芒,好像那五个环上面有什么无形的牵引之力硬生生的扯住了这个盖狱尸!

    可是这家伙跟疯狗一样,一直试图进入那个观园之内!盖狱尸一次次的带着着黑光出现在着观园外围的不同的区域,仅仅五分钟之后,那黑光就弱了下去,显然那五鬼锁在这个家伙身上的东西,也很难压制这个恐怖的盖狱尸!

    而王哲是被彻底的震晕了,身体落地,等那个盖狱尸绕着这个观园开始冲撞的时候,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出现了,跟做贼一样,出现在王哲跟前,一把抱起王哲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在十分钟后,这个盖狱尸出现在了观园之内,那身上的五个金属环已经全部断裂不知道散落在什么地方了!而他落在那个泳池前的时候,却发现那里已经成了注入半池子的清水,他愤怒的朝着那池子里面就是一拳,泳池直接被打的水汽漫天飞舞!等这水汽褪去,那泳池下面一个直径三米,深达七米的坑出现!这一栋别墅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裂纹,有的地方能塞进去人的一只手!

    盖狱尸朝着这个观园四周打量,之后一声怒吼!这幕府又遁走了!他不甘心啊!这观园里面虽然还有很多的僵尸,可是这些僵尸都是没有脑子只有本能的普通僵尸,控制这些尸体的人都消失的一干二净!而冷静下来的他,突然想起那个血池中是有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被泡在里面和他一起被送到观园之外的,他要去问问,那人究竟在墓府里面见到了什么!

    可是目光落在门口方向,就察觉那个人不见了,而空气中还有没有散去的结界,他实在是不甘心,他是疯狂,可是他毕竟活了几百岁,心性即使是大天师也未必能和他比肩!

    他转身破虚而走,再次回到了殡仪馆内,他要跟这个鲁德启合作,他要知道这个神秘莫测的幕府究竟因为什么出现在崇都!

    王哲十天都在崇都一个没有人居住的房间里呆着,重生游戏并不是任何状态都能进去,要么替死鬼,要么是进入重生游戏定义的那种死亡的状态,王哲还没有死,他也知道是谁把他带来这里!

    他错过了王伟和王允姿的婚礼,因为王允姿不想再被新闻媒体关注,所以两人的婚礼很是低调,白燕在绥原参加完婚礼,就又回了计曲!

    而白色面具人看着王哲痛的死去活来也无能为力,他不是神,这是锁仙环,这世界能如那个盖狱尸一样不畏惧这玩意的修道者几乎没有,这东西炼制的主材料一样,就是那封神石,可是每一个修道者制作出来的这锁仙环都不一样!看着只是在骨头上无缝隙的扣着,可是一旦取下手法不对,就会直接把一个人的神魂给悄无声息的灭杀了!

    而这环在适应之后就会消失不见,直到这个人死的时候,才会再次出现,就如孙保保死后留下的那个锁仙环一样,而这东西道门列为禁忌之物,但是修道者几乎都知道这玩意!也有一些替代的办法,就是拿着阴兵煞器制作类似的环,锁住琵琶骨,同样也能把一个修道者也废掉九成的实力!

    “你慢慢适应种痛苦,我也无能为力!如果有机会见到那幕府的主人,我会和他商量做个交易,看能不能帮你取下来!”白色面具人离开时候,看着已经连抽搐的力气都没有的王哲说道。

    可是王哲宁可这个面具人一巴掌拍死他,这种疼不仅仅是骨头痛,好像疼痛都延伸到了神魂之中,他无时无刻不清醒着,承受着这种痛!

    而如果鲁德启看到这一幕,可以瞬间明白这幕府要做什么!血池、锁仙环,这就是他老家那群养尸人,养活尸的法子!养尸时候如果在这身体死亡到化成僵尸,一直保持清醒,这尸体就算再差也是一个飞尸!

    很多人死前胸口一口戾气无法咽下,死后也会成为僵尸,而王哲幕府是让王哲清醒中完成这种生与死之间的转换!

    王哲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面具人离开后,他就咬牙起身开始运行他的功法,他知道这是锁仙环,他也在三号柜房的道门典籍里面看过!而这如果修道者被锁,根本无法集中精力,也无法调用任何修道的力量!

    而随着功法运转三日,那金属环里面的黑色全部消失了,接着那个环无声无息的就碎成了粉末,可是王哲不知道,他在疼痛减轻的时候,就已经处于一种梦游状态,在屋子里面机械的重复着着一套拳法!

    而王哲将孙保保身上的锁仙环做成了吊坠,就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只要不死,他迟早要把那个墓府给拆了!这看似幼稚,可是对于现在的王哲来说,不做这幼稚的举动,他坐立不安!

    王哲去和任花花借了一千块,因为他身上手机和卡什么都不见了,回绥原家里换一套衣服,仅仅停了一晚上,天不亮,就去跟王伟借了一辆车,王伟对于自己结婚王哲不到很是不满,但是他从王哲的眉宇之间看到了王哲好像一副大病初愈的病态,所以只是絮叨几句,酒席不会为王哲补,让王哲回来请客赔罪!

    王哲答应,然后开车就去了石旮子村,他不知道如何联系紫兰婶子,他要回石旮子看看,哪怕有一点意外,遇到村子里面他熟悉的一个人也好!

    安婷婷回了国,她给白燕打过电话,下飞机本来是想去白燕家看看,但是白燕说在计曲,而王哲今年一年都不知道在忙活什么,偶尔打电话,说很忙!白燕也不知道忙活什么!

    安婷婷师父说她有锻体的潜质,可能会比她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因为现在的安婷婷已经可以轻松的击败她的师父!

    这就如古人说“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未必不如师”!修道亦如是!她现在觉得当初王哲捏碎那根断的拖把棍,简直就是一个小儿科!她很想在王哲跟前表现一下,因为这个王哲一直都是那么臭屁,她希望王哲能如崇拜安小敏一样崇拜她!

    安婷婷回了计曲,发现自己家没了,突然觉得空落落的,她的母亲已经改嫁,而且是她怂恿的!而她父亲一个人呆在旧房子里,家里一切和她记忆中一样,可是却再也没有家的感觉!

    她来之前就觉得心里毛毛的,安振彬把她寄过去的钱原封不动的给她退了回去,而回来了,却发现安振彬还是自己的那个父亲,对于为什么拒绝收她的钱,只是说他还年青,也有养老金,再多的钱也没地方用!

    而她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安小敏同样把她给的钱都存了起来,没有拒绝,但是却没有使用!这让她觉得更不舒服,本以为自己的母亲见了自己或许会高兴!

    可是安婷婷的母亲看到安婷婷时候,那笑容安婷婷都觉得假,一个有过美满婚姻的家庭一旦散开,这一辈子最恐怖的事就是找旧爱结合!

    安婷婷的母亲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她以为自己活的太累了,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这才一年时间,她发现这个高中同学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是她看的顺眼的,大男子主义,脾气很差,家里的活都扔给她一个人做!他们之间并没有金钱的往来,因为这高中同学是一个水利局的一个科长,有自己的收入!

    两人之间结婚,各自保管各自的钱,日子过得总觉得缺少一种默契和相濡以沫的感觉!这让她觉得很累,可是她又不想让安振彬看笑话,所以日子还是这么过着!

    安婷婷只是在她母亲家里坐了一会,就离开了,她能看出母亲新婚之后,好像比以前家务事都多,而她们以前的家,父亲没有瘫痪前,只要有时间都是他在家里打扫卫生,也会看着食谱做饭!而她母亲永远都是煮挂面和稀饭,从来不动油烟!

    父亲瘫痪之后,她母亲学着做饭,也收拾家,但是家里除非来客人,不然家里很少有干净利落的时候!

    安婷婷突然明白了,母亲为什么会选择和父亲离婚,是因为母亲也有正式的工作,而且女权滥用,所以在家里伺候父亲这么多年,做了太多她不愿意做的事,而父亲瘫痪好了之后,自己却鬼迷心窍的促使两人离婚!

    所以安婷婷回来,真正欢迎她的只有安振彬!这让安婷婷觉得自己的父亲真的很像王哲,因为两个人几乎都会对她的任性怀着一个包容的心!即使自己做出这种事情来!

    而安振彬确实没责怪她的女儿,刚开始也愤怒,可是随后他就想开了,人活着不可能一直对,只有错了才会知道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