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四百零一十三章 花样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坐着的两个人对视一眼说道,其中的大高个发狠说道,“我们二品公寓拼一把!”

    那个金丝框眼镜的男子说道,“拼一把?拿什么拼?你不会是被这宫大忽悠给骗来的吧?你知道对付的是什么人吗?上品公寓那群变态听到这个任务连个敢大声说话的都没?那韩国泡菜不是降级到你们二品公寓,没有提醒这是组团送死吗?现在的公寓任务你不会当是前几个月吧,出去能小跑着回来!”

    “他只是参与一些青年公寓和一品公寓的任务,我.....”那人看看跟前坐着被成为宫大忽悠的男子,还是想争辩几句!

    “你耳朵里长驴毛了?没听见我说上品公寓听到这个人连大话都没人敢说吗?上品公寓的死局,人家半死不活进去,连三分钟不到就给解决了,你确定你的脑子跑到上品公寓的任务里能活到游戏出现任务提示吗?”金丝框眼镜男不屑的说了一句,之后看看陆娜果断的低头了。

    陆娜的脸变了,起身之后发现自己认为无所不能的公寓,这些人只要合理利用里面的任务陷阱和死路,弄死一个王哲不是跟玩一样?可是她认为这四品以上都是妖孽的公寓住户,居然听到王哲的名字就这么放弃了!

    “你把门打开吧,我要出去走走,你慢慢谋划你的杀人任务!”

    阴玲姝放下了椅子,之前确实被吓了一跳,本以为陆娜成为招聘经理可以利用一些公寓的诡异力量直接杀死王哲,可是到头来虚惊一场,要是公寓任务能杀死王哲,去年到现在自己早进了公寓,王哲也早被那李梦栋杀死了!今年供苍一次李梦栋把自己都搭进去了,到头来王哲还不是王哲?

    陆娜看着阴玲姝现在的表情,说实话很复杂,她不想杀王哲,可是她有不得不杀的理由,即使暂时杀不了,那就推迟抹除阴玲姝的记忆好了,只是她看到阴玲姝的表情很不舒服,这是在蔑视她吗?

    陆娜说道,“现在的公寓不是以前的公寓!他也不会记得关于的公寓的任何事,你认为我做不到吗?”

    阴玲姝说道,“那你就试试去吧!他也不是什么公寓资深住户,对了那个李梦栋现在在哪个公寓?”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那个六品公寓的金丝框眼镜男,这个男人可是从上品公寓下来的人,金丝框眼镜男说道,

    “你问的是哪个李梦栋?”

    阴玲姝道,“两个李梦栋!”

    金丝眼睛男说道,“一个在青年公寓不过用的个假名,到现在还没有执行过任务!一个在精英公寓!”

    陆娜目光落在这个金丝框眼镜男身上,“你为什么这么清楚?!”

    金丝眼睛男说道,“我也参与过李先生的招募选拔!所以知道公寓内外都有一个李梦栋,但是现在都是公寓住户!”

    阴玲姝说道,“公寓规则随意使用,李梦栋都没把王哲怎么样!你有的是时间拉他进去里面陪你们玩!”

    陆娜说道,“他关于公寓的记忆都没了!”

    阴玲姝说道,“你和我在这里争论没有意义!”

    ..........

    安淑君这段时间看到王哲一起的那些装修工都已经买了房,心里有些很不平衡,恨不得把自己的手剁了,在计曲花了一百万买了一块菜地!而自己儿子都在绥原没有个窝,可是自己却给自己亲侄子买了一套一百四十平米的婚房!

    和白二赖喝酒时候,脑门一热把三张卡里剩余的二十万给了白二赖,这房子有了,彩礼钱就别等这白二赖父子自己攒了!

    想给王哲做顿饭吧,可是王哲电话里就劝她别浪费菜!安淑君现在就是在麻将桌上打听谁家有个标致的姑娘,想给王哲介绍!她其实挺纳闷的,自己儿子这么优秀,怎么会这么大了,跟前没有一个女人呢?

    而安淑君这天晚上和王允姿一起看综艺节目,看着看着就提起这个男人现在男不男女不女的问题,两个是天马行空的扯,最后就扯到了同性恋上,之后安淑君突然感觉到后背有些发冷!

    自己儿子一天都跟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会不会那方面有问题?

    想到这里就给王哲打了个电话过去,结果听见那边传来闹哄哄的声音,就问道,

    “小皈,你现在在哪?”

    王哲说道,“胡德平今天搬到新家了,过来吃饭呢?”

    安淑君:现在都几点了?现在马上回来,我有话要问你!

    王哲那边吵闹声音降低了些:有什么话神神秘秘,不会又给我找了哪家的大闺秀吧?

    安淑君很严肃的说道:你是不是那方面取向有问题!

    王哲拎着一瓶啤酒正在阳台,听到安淑君的问话差点一口酒给喷胡德平家新窗户上!憋回去之后,严肃说道:安淑君,你听谁跟你胡说的?

    安淑君压低声音说道:你是承认了?

    王哲说道:你没事早点睡吧,警告王允姿,再嚼我舌根,小心我给王伟去带绿帽子!

    安淑君一愣,之后恍然大悟一般,王哲不会是对王安元女儿有意思吧?看来自己是该做点王允姿的工作了!自己怎么就没有朝着这方面想呢?王允姿都住进来了!

    午夜十二点多,王哲从四眼买的面包车上下来,拿着门禁卡刷了一下打开了写字楼的后门!推门进去,一连咳嗽了好几声,这感应灯都没亮!

    这个王伟真是越来越抠门了,这写字楼里面感应灯的这点钱也省?

    拿出手机发现这地面不对劲,怎么会是水泥地面,接着听到了有水滴掉落地面的啪嗒声,王哲拿着手机四周照照!今天是乔迁之喜,聚在一起是凑个热闹,而且现在都是自己的手下员工,要是喝多了明天就该整体迟到了!

    所以王哲也只是喝了两瓶啤酒,他的身体,喝个三五瓶应该没有大问题!自己进了楼怎么会跑到这么一个地方来?这写字楼的地下室是塑胶的,不是这水泥地面!

    王哲弯腰摸了一把,确实是真的水泥地面呢,自己没有喝多,转身超后看,后面自己进来时候的门不见了!一堵水泥墙在身后!

    朝着里面在走几步,隐约听见了呜呜咽咽的哭声,王哲顺着声音走了一段,之后就看见一个身穿红色睡衣的女脸朝着墙在哭!这看到这哭泣的女人了,这哭声也变了味了,这哭声是带着立体环绕效果的,四面八方朝着王哲耳朵传来!

    王哲冲着那女人喊道,“嘿!”

    女人没有转身,王哲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无数恐怖片的场景,仔细打量那个站在墙跟前的女人,女人的手上在朝着地面嘀嗒嘀嗒的落着血水!

    王哲没有靠过去,知道会看到一张恶心的脸,还凑过去,那是自己找恶心!王哲以这个靠墙的女人为中心,逆时针在里面开始转圈,寻找出口。

    这里好像就是一个地下室,面积有一千多平米,王哲绕了一圈,见到了这个面对墙壁的女人四次,每一个墙角都有这个女人出现!

    王哲拿着手机看看,手机显示无信号!王哲还是拨打了一个报警电话,手机根本没什么反应,呼叫失败!

    之后王哲没辙了,走到那个红衣女人的后背说道,“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哭这么长时间,你不渴吗?”

    王哲的话出口,那个女人不哭了,改成,“我死了好冤啊,我死了好冤啊!”

    这声音听着更渗人,王哲又开口了,说道,“你先找块绷带,把你的血止一止成不?还是你身上装了自来水开关了?”

    那个声音再变,变成了凄厉的尖叫,“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王哲问道,“你能出去吗?”

    这个女人突然转身,一张脸没有一点人样,看着十分渗人,可是这种恐怖不会让王哲奔溃掉,因为每个人对恐惧的定义不同,王哲小时后看恐怖片的时候,是抱着一种变态的心态在看,没有人理解一个孩子扭曲的世界观!王哲小时后每次都在想,自己要是找到这么一个猛鬼是不是该跟她学学如何化身成厉鬼,让安淑君看到他就害怕!

    可是这个梦想到这个年龄段都没有出现过好像,而他上高中时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只会对未知恐惧和不可控恐惧!

    就如一个恐怖片里面,明明主角背后跟着一个人,可是主角就是不回头,人紧张的是不能控制这个主角回头!而不是主角背后跟着的那个人有多恐怖!

    未知的恐惧,就如一个明明有眼睛的人闭着眼走路一样!你闭眼了那前面的路就是未知的,但是你可以选择站着不动!

    恐怖片里面的吓人的一张脸,那绝对不是现实中的恐怖,车祸现场没有听说吓死人,也没见脸部溃烂的患者吓死了医生!能够具象的画面那不是恐怖!或者说每个人对恶心的耐受程度不同!

    而背后爬出来吓人的那一套,那和躲在门后面突然跳出来吓人一样,那是惊吓,人只会在那个瞬间肾上腺分泌多一些!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那个女人一张扭曲变形的脸看着王哲,之后直接就飘着朝王哲挪移过来。

    王哲拿着手机照着这个女鬼的脸,淡淡说道,“我不打女人,但是你要是敢靠过来,小心给拳头不认人!”

    手机的手电筒突然闪烁,王哲被搞得懵逼了,随着灯光闪烁,那女人朝着王哲一闪一闪的逼近!

    “真尼玛,LED手电都能忽闪,你这么大能耐了,眼瘸了?还是脑子里面养鱼了?!去找杀你的人去索命啊?折腾做什么?!”王哲说着把手机手电筒放在自己下巴上,然后超前一连三步!

    王哲就在一个忽闪之后和这个女人脸对脸,嘴里还蹦出一个“嘿!”

    结果那个女鬼给吓尿了,惊呼出一个“啊----”

    王哲顺着这个啊,伸手就抓了过去,王哲感觉捏住了人,接着就听见一个声音,

    “初始引导失败,任务失败!进入返回模式!时间十五分钟,三、二、一!”

    之后王哲出现在了写字楼一楼的大厅里,王哲晃晃脑袋,自己没有喝多少酒吧?怎么进来几步路,就感觉迷糊了!

    按动电梯上了楼!

    而在一个医院里面一个冰冻尸体的冷藏库突然打开,之后,一个人从里面站起来,接着就往外面跑!

    而这个楼里面三个护士,一个护工,还有两个医生,冲出了医院,然后朝着电梯前玩命的奔过去!

    阴玲姝的家里,整个客厅里面都是立体投影,能清晰看到公寓任务中的八个人从不同的地方玩命的奔跑!

    “简直一个废物,任务谋划这么久,她居然连个引导都能失败!”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骂道。

    阴玲姝说道,“这就是你的智慧?你是恐怖电影看多了吧?你要闲着没事,多看看心理学!恐怖片是给旁观者看到,真的进入其中,没有会按着你们逻辑走!”

    陆娜却冲着空荡荡的客厅喊道,“了然去接应那些人靠近一些,快!”

    可是那个从一个烂尾楼地下一层出来的女人,和医院里面的人距离隔着整整十三公里!阴玲姝不知道了然是谁,而陆娜是焦急的看着这些立体影像,十五分钟她都没有坐下,而是捏着拳头看着这些人!

    十五分钟一个人可以跑多少公里?普通人两公里,运动员五公里,公寓里住着的不是运动员!公寓任务初始失败,不是任务中途失败,所以离得所有人的距离是一样的十公里!这个距离只会根据任务节点调节!

    而了然是把吃奶力气都用上了,强行推进了人数最多的那医院出来的七个人,至于那个引导者,那是六品公寓住户,死了他们可以破例降级来复活!

    医院里的这些人里面,多数是二品公寓,三品以下,降级都在青年公寓,而万一青年公寓任务失败,这些人必死无疑!因为任务出现并不受级别限制,而是根据住户的级别来定!

    他们降级到青年公寓,即使他们侥幸不死,那么也会因为提升任务的难度,将其余住户杀死!所以降级的人一般都会被孤立,执行一些单人任务!而这单人任务,九死一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