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四百章 卜师(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是任花花却脸色一冷,这个陈颜不是什么好鸟!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在公寓寻找王哲那事之后,节目组经费不足,有条件满足她的好奇心,看过那灵异节目组完整的整个公寓发生的一切,这女人不但心狠,而且是一个变态杀人狂!现在居然能这么装清纯!

    “又不是来找你的,你激动个什么劲?!”任花花不咸不淡的插口说了一句。

    这话要是其他人听到,肯定会让场面尴尬,可是这是陈颜,陈颜却面不改色,说道,

    “大中午的吃这也太将就了,正好我也没吃,一起到对面坐坐?”

    任花花看这个陈颜居然无视她,又一句,“你这身上死人的味道太重,影响胃口!”

    这话说的让王哲露出的标准笑容都一僵,王哲觉得这任花花就是一个迷一样的女人,说陈颜身上死人味道重,是在指什么?

    陈颜的脸也冷了,她没想到这个任花花好像知道自己学习炼尸术!不过只要王哲没见,她死不承认,能咋样?

    “任花花,我和你好像没有什么过节吧?你这满口胡话,配做一个院长吗?”

    王哲起身,这是要干仗了!冲着陈颜说道,“我来崇都是找花姐有事!等事情完了,我请你吃饭!”

    之后转身问这老板多少钱!任花花只能目光不善的盯着陈颜,陈颜也是毫不示弱的盯着任花花,大有一言不合两人就动手的架势!

    说实话,任花花若非王哲在场,她也没有多少底气单独面对这个陈颜,最多是假装不认识!她清楚这个陈颜不说那炼制尸体的手段,本身的实力也超出常人百倍!

    而陈颜何尝不是对这个任花花心存忌惮,这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在那个处处杀机的公寓里面如入无人之境,那奇怪的脚步声让她每每想起都觉得一阵心悸!

    连同陈颜的一起结了账,王哲看看任花花,说道,“花姐,你和小美先回医院,我一会回去!”

    这刚见面不能只是打个招呼就离开吧?自己是从绥原来的崇都,这异乡遇到同学,怎么也不能笑一下就走!况且任花花恶语在前,只能他留下打个圆场!

    任花花淡淡一句,“提防着点,她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之后就和吕美一起朝着医院里面走去!

    陈颜看任花花走远,脸色一变,成了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模样,冲着王哲说道,

    “我招惹她了?!什么人吗?我还准备请她吃个饭!”

    王哲对于陈颜的这一套已经免疫,这不是那个大学时候,唯一一个扯着腼腆王哲衣服嬉闹的陈颜了!时间改变了很多人,很多事!那个活泼,性格开朗的陈颜已经永远只在他的记忆里了!

    “走吧,陪我吃个饭?”陈颜说着拉着王哲,那炒方便面看都没有再看!

    就这样王哲跟个木偶一样被陈颜扯着去了医院对面的一个家常菜馆!

    人活着其实很奇妙,一个成年人并且成熟的人,即使是敌人也能笑着应酬,这是一种成熟,也是一种伪装!人永远不会跟快餐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一言不合就翻脸,也不会因为对某个人有成见,就会写在脸上!

    如果现实中真按小说去演绎,这人几乎没几个朋友!水至清则无鱼就是这么个道理!

    任花花就属于这清水,爱恨都表现在脸上,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可是这世界有几个人能看得懂这任花花!

    陈颜吃着饭,不时抬头看看王哲,王哲是百无聊赖的东瞅瞅西看看,刚吃完饭,也没什么胃口再吃!

    陈颜觉得王哲简直就跟妖孽一样,眼苔处的皮肤如婴儿一般!一双眼眸如一个十六七的少年!她在组织专门学习判断人的年龄特征这些东西,可是她觉得王哲简直有些匪夷所思!王哲的面相怎么看都像十八岁!但是他确信王哲比自己小了只是两岁不到!

    陈颜突然邪恶的想着用手术刀剖开王哲的这张脸,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王哲在逆生长!

    可是很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随机想,如果自己要是必须死,那么死之前,一定把王哲给带上........

    这些念头都如野草一样在陈颜的脑海划过,她突然自嘲的笑笑,如果自己再这么胡乱想,会不会真的和鲁德启一样变态了!在王哲不解的看着突然傻笑自己的时候,陈颜开口问道,

    “王哲,你是不是逆生长啊?有什么秘密跟我分享一下!”

    王哲伸手,不自觉的朝着自己的脸上摸摸!脑海就划过古苍的话,

    “我醒了,你就该退场了!”

    王哲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蜕化,因为古苍就在这个时代!退回到十六岁时候,那就是自己真正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了!

    “没有吧,是这里的灯光可能有问题!我这皮肤天生白!”王哲笑着自夸道。

    “对了,你不是进入公寓了?现在算是出来了,还是还受公寓控制?”陈颜问道。

    王哲也没有多想,毕竟前段时间追踪李文慧,都追到陈颜的相好鲁德启了,鲁德启在公寓里,陈颜肯定也知道自己曾进入里面!

    “侥幸出来了!”王哲说道。

    “哦,那你能帮我从公寓里带一个人出来吗?”陈颜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然后严肃的看着王哲。

    “我做不到!”王哲猜想,陈颜是想要把鲁德启带出来!可是王哲怎么可能把一个变态从里面救出来!别说公寓警告过他,不许泄露出公寓的秘密!

    陈颜脸色一寒,说道,“我要杀公寓里面的一个人!那你告诉我怎么做到!”

    王哲问道,“你要杀鲁德启?他不是你师傅吗?”

    陈颜心理咯噔一下,王哲怎么知道自己和鲁德启的关系?自己骗王哲说鲁德启当初和李文慧一起被神秘人带走!难道王哲从鲁德启口里知道了什么?

    可是陈颜的表情没有变,依旧是一种严肃和阴狠,说道,“不错!我要杀他!他若不死,我的家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王哲盯着陈颜看了一会,也看不出陈颜说的真假,可是鲁德启一个想杀了李文慧化妆的变态,确实什么事情都可能做!于是沉吟一下说道,

    “好!我帮你处理了他!”

    陈颜本想着配合几点眼泪,正在酝酿,没想到王哲这么痛快的答应了!可是这也不是她想要的,她要杀了鲁德启拿到传承,王哲杀了鲁德启,那传承可能会落到王哲的手里,甚至王哲只是杀了鲁德启之后抛尸!

    “什么时候动手?我想和你一起亲眼见到那个畜生死!”陈颜一脸感动看着王哲。

    王哲思索一下,轻轻摇头!他要杀鲁德启只能一个人去,陈颜要是一起,可能会被公寓的主人当成公寓弱点的知情人抹杀!

    “怎么?我不会拖累你!我只是想亲眼见到他死!还是说,你反悔了?”陈颜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不是!我杀他不能有外人在场,不是我不许,而是旁观者肯定会死!”王哲说道。

    “你要杀我?”陈颜脱口而出!她是故意的装作失去理智!

    “不是我!是公寓的主人!你耐心等我几日,我现在有些事无法分身去寻找鲁德启,等我忙完这边的事,我会帮你处理!”王哲说道。

    陈颜沉默一会,然后说道,“我要见到他的尸体!你能做到吗?”

    王哲点头!之后喝了一口茶,示意陈颜可以继续吃饭了吧?

    陈颜做了一个长长吐息的动作,继续吃饭!

    ........

    夜幕落下,吕美熬过了午夜!王哲和任花花在老田的门诊外熬了整整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个任花花说的附身在吕美身上的邪祟没有出现!

    又这么守了俩天,王哲失去了耐心!而吕美身上的金光越发光亮,这是众生愿力,也是功德的光芒!吕美只会一天比一天安全!他守着吕美可能最后也不会发生什么!

    第三天晚上,王哲眯眼睡了一会,让任花花发现情况叫他!

    任花花是个夜猫子,她每隔三天都会跟幽灵一样在这医院里走遍所有角落,听到王哲说要睡一会,就让王哲到候诊的椅子上睡!

    之后任花花就穿着鞋子开始例行的巡视,走了一圈回到这门诊时候,看门诊里面的灯还亮着!可是那从门诊里面透射出来的光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浮动,好像是不规则的浓烟在老田门诊外面!

    她仔细看看,没有发现什么,但是直觉很强烈,有东西在那区域!高跟鞋的节奏加快,朝着那门口的候诊椅子走去,那里王哲还在睡觉!

    走过去看长椅上,没有人!任花花感觉有些不安,原地踱步,韵律更急!同时开口喊,

    “王哲?!”

    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任花花的身后,“蠢女人!吵死老子了!滚!”

    任花花在看清后面说话的人时候,脚步不自觉的停顿,因为喊出这话的居然是王哲!

    也是在任花花愣神时候,王哲一只手朝着任花花抓住,这个动作看着没有章法,可是却能感觉出这一抓,好像是一个野兽,想要撕碎猎物一般!

    任花花踉跄后退一步,左胸衣服直接被王哲一把扯碎!这任花花要不是这种奇怪的状态,换平时被王哲遮一把抓住,身体肯定直接被扯到王哲跟前!

    好在现在她身体如磐石,进退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滞,这衣服就遭殃了!看看自己的左胸**在外!脸都红到脖根处!可是接下来就是愤怒!

    也不遮掩自己的胸,冲着王哲怒吼,“你是谁?!报上你的名!”

    同时脚下的高跟鞋起伏的声音更急更快!那个附身王哲的家伙显然被这个脚步声弄得发狂了,口里发着古怪的低沉吼声,朝着任花花就冲去!

    任花花那看似缓慢的小碎步,却诡异的如瞬移一般,带着那发疯的王哲在医院里面开始兜圈子!

    这诡异的一幕,却没有任何一个医院值班的医生和护工看到!仿佛这是两个幽灵在这医院里面追逐!

    三个小时后,任花花衣服都贴在了身上,头上的汗水顺着下把如自来水一样流淌!任花花也有了惧意!她的自认这个世界邪祟没有一个可以忍受自己的这奇怪韵律的脚步!而且事实也是这脚步声,一向无往不利的!这是耗时最长的一次!上次自己只是逃,在观察,这一次她是在搏命!因为那邪物附在王哲的身上,她要拼命救王哲!

    “你是谁?!报上你的名!”任花花的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本以为这一次那附身王哲的家伙依旧不会理会自己,因为她累,那个家伙也应该很累才是!

    “蠢女人!你找死!想知道我的名?!那我告诉你!听好了----囚舍!你死定了!”王哲口里发出一个阴狠的吼声!

    任花花一喜,脚步连跺,而一直没有动的手,突然多处了一卷被红绳包裹的卷轴!

    “囚舍!”任花花大喝一声,然后打开卷轴!可是卷轴打开同时,任花花脸色瞬间惨白!卷轴凭空消失!

    任花花转身就逃,之前她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可是现在她知道这邪祟是什么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邪祟!而是神!脱离六道永生不死的神!囚舍!她居然想靠着自己的卷轴杀死或者封印一个神,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如果这个家伙自己第一次见面时候就直接报上名,任花花相信,自己绝对连反抗都不会,就会跪下参拜!可是现在已经撕破脸,只要自己停下,这个神绝对会生撕了自己!

    任花花不是不仗义,而是她根本没有拼命的本钱!而自己因为动用了那卷轴,速度比之前,慢了不止一筹!那个附身王哲的囚舍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任花花的后背上!任花花身体直接凌空飞起,顺着二楼走廊飞出了近五十米!

    这是必杀的一拳,可是任花花倒地之后,只是感觉脸上有东西碎裂!有些不可思议的暗道,没死?我居然没死?

    是那个外国丫头给的面具!面具居然替她挡了一次必死的一拳!

    果断脱了自己的鞋,把高跟鞋扔一旁,然后赤脚上了扶手电梯,进入了门诊大厅里面人群里面坐下!

    任花花进入那候诊区的大厅,坐下就闭目假寐!她是一个人精,有些东西,她比王哲知道的都多!那个面具能改变一个人的气场和形象,蒙蔽一个太岁!

    而如果不出意外,那个神也只是记住了自己的面具!而如今真实的自己是安全的!只要不露出任何马脚来!

    果然很快王哲就从扶梯上下来,在大厅里面来回扫视!可是如果是王哲,肯定能认出任花花,可是现在这个不是王哲!只是顶着王哲的皮囊行动的一个神!

    王哲转了一圈然后出了门诊大楼到外面去寻找!任花花却是闭目等着,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任花花起身离开了门诊大厅!

    她要出去避难了,王哲的死活她管不了!也不敢管!她惹不起,只能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