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八十八章 毒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兄弟,你也觉得这个女人属于女人中的极品?!”一个面色白净,戴着名牌手表,穿着很是烧包的男子凑到王哲的耳畔低声冲王哲说道。

    王哲回神,他是走神了,王哲哪里是对这个李小雯欣赏?而是在想着阴玲姝被带去什么地方!

    王哲转身扫视这个男子一眼,也没有搭理这无聊的话题,不过在转过头之后,又猛然回头!王哲一把抓住了这个男子的胳膊,几乎是低吼着问道,

    “你是鲁德启?!”

    鲁德启神色一僵,他搭讪只是觉得这个李小雯身上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而这个女人不苟言笑的那种庄重,比陈颜对他的吸引力更足!所以忍不住跟王哲探讨过过嘴瘾!

    而王哲认出他,他觉得并不是什么稀罕事,而他一天殡仪馆迎来送往的不知道见多少人,而且他能记住的也都是死法千秋的尸体,对活人他基本属于脸盲症,或者说见得太多,看谁都觉得熟!

    “哈哈,你认识我?!”鲁德启变成一种职业的浅笑,这逼格一下子就出来了!这是殡仪馆那种地方锻炼出来的一种职业习惯!

    而王哲听到这个家伙承认,伸手就一把抓住了鲁德启的胳膊问道,语气很是严厉的问道,

    “阴玲姝人呢?”

    鲁德启那微笑的职业笑脸僵硬,接着就是一股子淡漠表情冷冷说道,

    “你找错人了吧?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女人在什么地方?”

    王哲手上再用力,本来是做为威慑的,可是不曾想,这一把下去,鲁德启的表情就是夸张的痛苦,惨叫声一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到他们二人身上!

    不过王哲没有松手,捏着鲁德启的手再次用力,鲁德启这一次是真的惨叫,嘴里连声喊,

    “松手!松手!我说!”

    王哲的手松开一点,结果就是鲁德启突然大喊,“陆总,有人在公寓里面要杀人了,你快出来管管吧?”

    这一嗓子之后,本来聚拢在大厅里面的人全部消失,包括王哲在内!

    王哲被突兀的送回了房间里,只是愣神的几秒钟就知道了原因!公寓住户除非陆娜主动出现,其它时候,这记忆里面根本不知道公寓存在陆娜这么一号人!而鲁德启的这一嗓子,明星啊触发了公寓的禁忌!

    出门在公寓里上上下下寻找自己记忆里的总经理办公室,可是把整个楼都翻了一遍,都没有发现那个总经理办公室!

    公寓的本次任务突然取消,王哲再次离开了公寓,王哲要去寻找陈颜,他现在可以肯定陈颜是对他说了谎!鲁德启属于公寓住户,几乎没有死在外面的可能!

    一日后,王哲绝望了,陈颜也不知所踪!他进入公寓的时候,陈颜还在他家里!

    晚上九点多,王哲还守在陆娜家的门口,他要见陆娜,这是一个捷径!

    夜风吹的绥原警官学院的家属楼外的大树哗哗作响,街道上的风也不知道在疯狂的寻找着谁,比王哲看起来还要着急,那风吹巷口的“呜呜”声,成了整个城市唯一的声音!

    一阵手机的响声,把躲在陆娜家楼下一个景观塔里面避雨的王哲从失神中惊醒,没有真正爱过的人,很难理解这种突然失去的痛,时间的推移,每一分每一秒,王哲的心都在痛着!

    “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说大赵村没了?!”

    “你是谁?”

    “哦,哦!知道了!”

    “没就没了,我还能把他找出来?你现在帮我找找阴玲姝!找到她,我帮你去瞅一眼!”

    “你不知道?好吧!那我自己找,你该干嘛干嘛去!”

    说话王哲就挂了电话,电话是重生游戏里面的那个面具人打来的,让他去大赵村看看,他哪有功夫去看什么大赵村,而问阴玲姝的下落,这面具人居然没节操的说自己不知道!

    绥原大赵村,沈明则家的旧居,楼底属于沈明则家的房间里,这里现在已经属于了同村的另外一户叫金喜安的人!

    这人年纪和沈明则约莫着同岁!金喜安是一个货车司机,因为读书少,要不是生在这绥原大都市,他和普通农村人没有什么区别!

    金喜安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电闪雷鸣,一根接着一根的在抽烟!他这心不痛快,可是没有谁能体谅他!

    娶了这么一个泼辣的媳妇,也算是上辈子造孽了!

    他媳妇刘莉是一个占不到便宜就认为吃了亏的主,今天当着村委会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数落他废物!而原因就是因为村委有集体的产业,每年分红,这发钱的时候都是在排队,而这媳妇去了直接挤到前面,结果被村里几个娘们说没教养,就这么点屁事,她媳妇把他叫过去,又是哭又是闹,说是这个村里所有人都欺负金家没有个爷们!

    他这心里这个赌啊!这不是第一次,而这刘莉结婚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多少次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闹这种笑话,现在整个村子里面他都觉得抬不起头!

    他真的很想爷们一次,跟这个女人离婚,可是每次看到儿子,他的心就软下来,儿子像他,是一个实诚的人,这让他觉得欣慰,这男人要是太自私,没有什么朋友,这未来的路也窄!所以他每次看到儿子,都会打消这个念头!

    等等吧,再等等!儿子只要结婚了,他马上和这个女人离婚!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一个爆裂的雷声震的窗户都剧烈的颤动,这雷声没有吓着他,一声“吧嗒”的泥坯落地的声音却把他吓了一跳,因为这声音就来自他的背后!

    金喜安转身,他老婆刘莉也从客厅走了过来,显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

    地上一个黄布包裹的东西,叠的四四方方,好像一个盒子在里面,上面还有密密麻麻鲜红色的鬼画符!

    这东西是从阳台吊顶的铝塑板里面掉下来的,那“吧嗒”声就是一块铝塑板和这个东西一起掉在地上时候发出的!

    刘莉没有说什么,今天发生的事,对于她来说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闹只是表现,目的才最重要!她今天那么一闹,村里人都怕事,所以把第一个位置让给了她,她目的达到,至于金喜安怎么想,她压根不在乎!

    她眼睛瞅瞅阳台吊顶,再瞅瞅地上的包裹,来回四五次,这包裹实在太古怪,这朱砂符箓这普通人也不是没见过,可是这玩意突然出现在自己家,这实在有些渗得慌!

    “大喜,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刘莉的目光最后落到金喜安身上。

    金喜安看看那包裹,觉得心里毛毛的,这包裹上面那符文那么有规律,而且出现的突兀,他的直觉很不好!

    犹豫一下说道,“我还是给沈明则去个电话问问!是不是他搬家时候留下的!”

    这话一个幌子,他不想去碰这个包裹,所以先找的一个托词!

    “你这个榆木脑袋,要是里面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打算还给沈明则?!去打开看看!”

    金喜安把烟屁股再狠狠抽一口,然后走过去弯腰准备打开这个包裹!可是靠近几步,还没有弯腰,他猛然感觉心脏一抽,接着这后背一片的水渍!

    这不是一个好的预兆!他退开几步,冲着刘莉说道,“我还是去给沈明则打个电话问问!”

    说着他就绕开了那个包裹,准备去拿自己的手机!结果路过刘莉身边的时候,被刘莉猛然一把推到阳台的门框上!恨恨的说道,

    “你们老金家就没有一个有脑子的东西!”

    说完走过去,弯腰把那个包裹拿起来,然后翻了个个,找到了黄布的缝合处,一把就撕开了上面的黄布!

    一个枣红色的木盒出现在刘莉的面前!这盒子上面雕龙刻凤的,一看就是上了年月的东西,这种盒子她小时后也见过类似的,是以前女人用的梳妆盒!

    听说有人专门收这种盒子,木质好的价值十几万!刘莉心脏都扑腾的乱跳!伸手在盒子上摸摸,口里说道,

    “梳妆盒!这里面应该有金银之类的东西!”

    她这么说,是因为觉得这个盒子很重,很压手,里面肯定有金银器物!

    这金喜安本来那被怨毒填满的心突然一空,一句话脑子里就塞满了大富大贵的梦!之前的那心悸不安全部抛在脑后,也凑到了刘莉的跟前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盒子里面有什么!

    刘莉转到盒子挂锁的位置,发现这位置上没有锁,而是一块圆形的漆黑的东西,实在太脏了,所以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吊顶时候的胶水粘黏了什么东西,伸手把那漆黑的东西扣下来扔地上,之后把盒子打开!

    “妈呀!”刘莉一声惊叫!

    金喜安也惊呆了,盒子里面三根金条!

    金喜安伸手迫不及待的就想去抓,刘莉转身,用肩膀护住了这个盒子,然后自己伸手到盒子里面把金条取了出来!

    两人盯着那三根足有两公斤重的金条一阵猛抽,许久金喜安第一次反应过来,说道,

    “这么大的一个盒子,不能只有这三根吧?看看是不是还有?”

    刘莉把三根金条揣进了自己的兜里,然后才把盒子再打开,把金条下面的红色绸缎扯出来,然后看向盒子底部!

    “妈呀!”刘莉这一次是一声惨叫!

    盒子也扔到了地上!金喜安的兴奋在看到盒子底部的东西时候,那脸色瞬间变成了惨白色!

    盒子里面居然会有一个女人的脑袋,这个女人死的时候那双眼突出,嘴唇翘起,两排大牙紧咬,看着十分的狰狞!

    这金喜安不是没有挪动过尸体,这村里火花送殡的事他做的多了,所以很快觉得这么小的盒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一个脑袋在里面!

    走到盒子跟前,再次把盒子翻过来,不过这次是虚惊一场,因为盒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没等分析什么原因,猛然就感觉面前一双女人的脚悬空在他正前方!他脑袋只是顺着这一双脚朝上看到胸口位置,就一声惊叫,转身就跑!

    他根本不需要看这个人的脸,因为胸腔位置被豁开,里面的脏器都空了,他哪里有勇气再往上看!

    转身冲出门,不到两秒钟,他又折返,因为刘莉应该还在房间里!

    可是他进入房间时候,却发现刘莉根本没在客厅,刚才看到的那个恐怖的的女尸也不见踪影!

    跑到卧室看看,没人!折返出来,一把刀毫无征兆的刺中了他的心脏!

    仅仅半日之后,大赵村金喜安家楼顶阳台上,就出现两副没有内脏的躯壳!两具尸体跟衣服一起挂在阳台上!

    而就在这个楼不远处的一栋楼的楼顶,沈明则眯眼看着那楼顶出现的两具尸体,然后拍拍张淑洁的肩膀说道,

    “那三根金条和我们沈家的这一栋楼,足够他们的儿子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张淑洁问道,“爸,盒子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怪物?”

    沈明则抬起手表看看,却没有回答张淑洁的问话,而是淡淡说道,

    “老赵那个匹夫机关算尽,以为拿到那东西就能压我一头!他有命拿没命享用!”

    沈明则说话时候是一抹阴恻恻的笑,跟前站着的张淑洁目光在沈明则的脸上只是短暂的停留,就把目光挪开,因为现在的沈明则看起来很疯狂,好像一个微笑的恶魔一般!

    “地府那边,我找人已经把所有锅扔给了赵家的那个丫头!你一定要统一口径,如果有城隍问起,你只要咬定,是赵青果让你去帮忙收拾那个淹死鬼的就可以了!”

    张淑洁眼神不自觉的朝着东涧河的方向看看,之后问道,

    “爸,那个淹死鬼呢?”

    沈明则冷笑说道,“城隍都出来了,你说,一个淹死鬼能活吗?他家的那个依仗的那一株树妖也挪窝了!从此之后,这绥原,就只有我们沈家一家阴间代理人了!不过那个小子也该做回他自己了!”

    张淑洁抬头又看沈明则,突然觉得自己的父亲深不可测!若非她哥哥发生意外,她或许这辈子都不知道她父亲原来也是如此枭雄的一个人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