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双面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哲看向病床上睁着一双红肿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孩,突然觉得这女孩的那一双眼和鼻子,简直就是王允姿的翻版!他莫名的心里有些醋意!这几乎是一个本能的反应,虽然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而且一直觉得自己已经独立,可是人对这爱的态度有时候连当局者自己都搞不清楚!

    不过王哲很快就把这个情绪按压下去,脸上出现了微笑,说道,

    “我是向彤朋友关老头的儿子!”

    这是王安元欺骗这个倔强而其实有点胆小的女孩的假姓,而且吹嘘自己是关老爷的第七十几代后人,目的只是给这个女娃壮胆!

    老高狐疑的看看床上的女孩,那脸上本来的和善,出现了瞬间的阴狠,但是王哲没有注意到,老高确实恨,他知道女儿一天骑着的电动车,就是那个收破烂老头给买的!要不是那个老头影响,女儿也不会成了现在这样!

    可是他的阴狠过后,就又恢复了以前的那种老实巴交的怯懦,给王哲搬来一个凳子放到床边,王哲走过去,坐到女孩的床前!

    女孩看到王哲第一眼就觉得很亲切,她有种错觉,那个关老头年轻时候,应该和这个男孩很像!特别是两个人的气质应该是一样的吧!

    不过她还是说道,“我没有听过关爷爷说他有儿子!”

    王哲拿出手机,然后把自己手机相册打开,这是上初中时候在计曲南山公园和王安元拍的一张照片!这是王哲在上大学之前,拍的最后一张照片!当时他和这个女孩应该是一样大的!

    手机照片放在女孩的面前,女孩盯着里面抱着王哲的人看了很久,突然恍然大悟一般,说道,

    “关爷爷是不是骗了我,他根本没有七十岁!照片里的那个男孩是你吗?”

    王哲点头说道,“是我!照片是十几年前拍的!差不多我上初一的时候!”

    女孩笑了,她其实这段时间在床上也一直惦记着王安元,为什么很多的老街坊都来,为什么她认为最该来的老头没有来!心里总有些空落落的!

    “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在笑过之后,敏感的高向彤,跟一个小大人一样认真的问王哲。

    王哲摇头说道,“他有事来不了,不是出事!他从你住院就一直惦记着你,我是替他来看你的!”

    两人说了一会话,王哲也看出来这个老高并不善于言辞,而且这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说是矿区给了一百三十万,可是却又说没钱支付第二次手术费,他索性把主治医生叫来,然后问清楚了情况!

    之后知道这女孩还有一次手术,不过这即使手术成功,这以后左边的半个身体可能会有些僵硬!

    王哲支付了手术费,也没有深究那一百三十万老高究竟拿去做了什么,而他怎么说也社会摸爬这么多年,这种拿着公益事业敛财的,新闻上也不知道报道了多少,这真当不得真!

    这王哲做事很谨慎,也负责!接下来的几天他几乎每天都会来看这个女孩,因为他能从王安元的话里知道这个女孩对他的分量!

    同时王哲也是出于好意,让老高回家休息,自己看着!

    老高也没有拒绝,王哲和他开始了轮流照看这个高向彤!

    而老高的房子已经卖了,他究竟一天出去做什么,没有人知道!而随着王哲的到来,矿机厂职工的意外死亡人数呈现一个恐怖的态势在增长着!

    不过这些都与王志岗没多大关系,因为现在矿机厂在暂停整顿阶段,厂区里只有保卫科在上班!而现在死亡的人,并不是死在这矿机厂里面!

    孙于谷本来是没有什么事,是打算跟着王哲去医院溜达溜达,毕竟王哲是老板,不过在王哲去了医院第二天,张淑洁突然找到他,说是见到有养蛊师前来绥原寻找冯已年寻仇,让孙于谷出去躲躲!

    这孙于谷不是对实力不自信,而是对于这种和小说一样的江湖打打杀杀根本没有什么兴趣,一个人活着什么状态最舒坦,他觉得老冯那个混球活半辈子应该没有懂!而他可不想重复老冯的路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所以他跟王哲打了个招呼,然后买了飞机票直飞大西北去感受这祖国的大好山河去了!

    手术结束的当天,有一个红脸的男人进了高向彤的病房,来人看似平常无奇,可是王哲见过了不下三个阴间代理人,他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那种阴间代理人才有的那种鲜活的阴气!

    阴气大多数时候是从死人身上散发,所以能察觉的人,都是感觉神魂跟着有些冷冽!而向赵青果和张淑洁身上的那种阴气,却是有一种生的韵味!

    此人来找的是高海啸,不过王哲从昨天开始就没有见到过老高,而且今天女儿手术,他依旧没有见过!打电话,电话那边关机!也不知道那老高出了什么状况!

    这个男人听到说老高不在,却没有离开,而是径直就走到了高向彤的身边,抬手就打算朝着孩子的天灵去抓!

    不过被手疾眼快的王哲把这人的手给拦住了!王哲冷冷说道,

    “你找老高什么事?”

    男子的手被王哲抓住,突然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一个道门高人,他可是阴间代理人,这摄魂的一双手,普通人别说拦了,就是触碰也可能会把生魂给直接拘禁了!可是这年轻人的手居然稳稳的抓住了他的手!

    男子狐疑的打量王哲,然后说道,“你是老高什么人?”

    王哲问道,“你是哪里的阴间代理人?这里有赵家和沈家!你是不是越界了?”

    王哲这是自以为懂行,可是男子听到却呵呵笑了,揶揄说道,

    “呦?!还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不过还不够,太嫩!阴间办事你还是回避的好!”

    王哲看着男子笑的很是爽朗,觉得不应该属于一个阴险的人,于是松开了手,然后说道,

    “这孩子究竟做了什么事招惹了地府?”

    男子收手,摸摸自己的手腕,说道,“不是她犯事,是她爹!她爹成魔了,这段时间在绥原接连犯案,已经死了有三十多人了.......”

    这男子叫杜斤芦,人好像很好说话,或许是把王哲当成本地道门中人,所以说的详细!这绥原矿机厂接连的事故,起因都是因为这老高没有按时去接孩子放学,结果酿成这种祸事,而且这个阴间代理人用了一个很有哲理的话概括老高身上出现的魔!

    那就是这老高本来是一个行走的佛,结果这矿机厂的圈子把这老高心中的佛给推倒了,这魔就立起来了!现在的老高,就是一个魔!

    王哲听说过鬼,也做过鬼!可是这魔又是什么?他真没见过,这是第一次听说!他问,可是这个阴间代理人却没有答,而是说道,

    “我的时间有限,该解释的都解释了!现在我要拿着这个孩子的生魂,去阻止这个魔!希望还能来得及!你大可放心,我是阴间代理人,这收放生魂都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

    王哲还是不放心,还是给赵青果打了个电话,只是提了一下认不认识这个姓杜的阴间代理人,还没有说什么事,赵青果就说,那是南方的同道前辈,他做什么事,不要管!而且绥原地界,已经和她打过招呼!

    杜斤芦等王哲打完电话,然后笑着点头说道,“这绥原地界挺有意思的,这阴间代理人居然和道门中人搅合在一起!”

    这话王哲并不知道有什么内在的意思,如果他知道这一句话不咸不淡的警示,意味着给赵青果惹了大麻烦,他肯定会在这个男人说完这句话时候,解释几句!

    杜斤芦再次伸手在高向彤的额头虚抓一把,然后转身就出了病房!

    而后果就是,在一个小时之后,高向彤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因为手术很顺利,可是人却在醒来之后突然昏迷不醒了!

    这重症监护室直接开启了烧钱模式,一天八千多,王哲即使想把人从那里转出来,也没有权利,他只有掏钱的权利,在这病人怎么治疗上面,他不是家属,没有什么话语权!

    重症监护室内一呆就是一周时间,从护士口里知道,这孩子每天断断续续的醒来好几次,但是都时间不长!王哲猜想那个阴间代理人是担心这生魂离体时间太长出了问题,所以隔断时间放回身体温养一下!

    老高睡眼惺忪的从王安元的那个收破烂的房子里面出来,他这几天感觉自己的脑子很不好使,这世界所有的人他都觉得陌生,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住在这里,有人来送那些瓶瓶罐罐,他都闭门假装没听到!

    这屋子里有米有面,三个大冰箱里面还有很多的菜,他也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买的这些东西!

    他在屋子外的三轮摩托车上坐着晒了一会太阳,偶然的一个迷糊,之后清醒就看到了一个和他岁数相仿的中年人带着一个小姑娘站在摩托车的前面!

    男人说道,“你想通了没?”

    老高看着这个女孩,觉得自己的心脏都隐隐有些疼,可是他却没有认出这个女孩,双眼迷茫的看着这两人!不过很快,就一股无名火就上来,他讨厌影响他思考的人,他的院子里,不想看到有陌生人!于是大吼道,

    “滚!给我滚的远远的,离开我的院子!”

    之后他就不知道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再次醒来,他坐在屋子里面发呆,起身准备到外面走走!屋子里实在有些憋闷!

    这一切都是周而复始的,他跟得了老年痴呆一样,一天重复这么好几次!有时候,他半夜在院子里坐着!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床上!

    杜斤芦足足耗费了半个月,他软的硬的都试过了,可是他真的不是一个人魔的对手!这个任务,为什么会让他这种高阶的阴间代理人出面,就是因为这不是普通阴间代理人可以处理的!

    他打,打不过这个老高!这人一辈子干重体力活,这身子骨比一般人强太多!而他现在是一个人魔,这要不是天地规则影响,就是天师来了也束手无策!这人魔心中无信仰,只有扭曲的一尊愤怒的魔,而这魔随着死的人越来越多,真是的力量超乎想象!他要不是带着这个老高的女儿一次次做挡箭牌,他能不能活着离开这小院都成问题!

    矿机厂现在已经死了一百多号人!他真的有些欲哭无泪,这人魔说到底,他应该还是人,应该有着完整的记忆才对!可是这个老高,怎么看都觉得是得了老年痴呆,他一次次的劝说,一次次的想试图通过说教化解他的戾气,可是没有一次能成功!

    他在琢磨,是不是他应该试着找几个医道高人,尝试先控制他这退化的记忆!否则真的没得救了!

    这从古到今,医卜都没有分过家,可是当今这社会哪里还有正统的医道高人?有几个,可是以他的身份和身价也请不起!

    不过他完成过很多匪夷所思的阴间任务,他把主意放在了绥原的一个已经成为文物保护单位的老寺院,这寺院叫“般若寺”始建于千年前,这寺内舍利塔内有一尊供奉六百年的高僧肉身!

    他想从那个被肉身做成雕塑供了千年的高僧身上,取一截骨头,看能不能将这个高海啸给镇杀了!

    但是他去了般若寺时候,就被阴差给拦住!原因很简单,因为老高已经盯住了这座寺院!他一旦靠近,就可能引来老高的怒火!他没有底气冒这个险!今天这老高差点就把自己女儿给一巴掌拍的魂飞魄散!

    他赌不起!杜斤芦给张淑洁打了个电话,让张淑洁找人到寺院里设法偷一截骨头出来!沈明则是杜明则最看重的北方阴间代理人,所以爱屋及乌吧,他来之前就跟张淑洁打了招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