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七十八章 报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是谁知道,这老天爷开眼,这一场大火,就把他强力向前推了一把,这谢春林的位置跑不了了!他有十足的把握拿下这个位置!这北城区区长秘书就是他的同学,这些年,两人也算是互相扶持,在这绥原北城企业政府双向发展!现在只需要轻轻一推,这个位置舍他其谁?!

    王钢在厂里关停的这两天,一直全权负责着厂子里面所有对内对外的简直整顿和外部接待工作,很忙,可是这心理却跟揣着蜜是一样的!

    这谢春林当官这么多年,或许从贪污的第一天开始,就随时提防着今天,他唯一的儿子早就在加拿大定居七八年了,至于他老婆,虽然两人还在一起住,其实在儿子出国那一年,他同样提前就把这离婚协议签了,所以这一千万,并不是他这些年来所有收受的黑钱,只是防备自己平稳着陆,之后妻子儿子突然变脸,他也好舒舒服服过这下半辈子!

    一个没有算计的人,不可能这么多年在这个位置上不动,他谨小慎微的性格也担心老婆和他仅仅是靠着金钱在维系关系,毕竟这些年来明着暗着情妇找了不是一个!老婆说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全信,毕竟这钱权和女人如一个套餐一样,几乎都是捆绑出现的!

    谢春林进去了,他本以为自己能如一个壮士一样不会交代什么,毕竟涉及面太广,涉及的人也多!可他高估了自己的这一把老骨头,仅仅三天时间,自己最信任的两个白眼狼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说自己是索贿,而且供出了很多陈年旧事!明显是对他不信任,这坦白从宽,都不想被拖累进去!更是把很多与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的灰色交易和一些暗箱操作的项目都抖了出来,对自己等人的事,都是避重就轻!

    而他两天不眠不休的煎熬,心理防线也溃败了,索性撕破脸,要进来,那就一起来做个伴好了!

    王钢这天中午在办公室抽空写一份给政府部门的整改书,一个红脸高个的老头敲响了他的房门,他抬头看到是老李!于是放下了笔,摆出一副上位者的平易近人,笑着问道,

    “老李,有什么事?”

    老李捏捏自己的手,说道,“处长啊,我.....”

    “不用那么见外,咱们怎么说也是一个车间做过两年,不用和我见外,你还叫我志岗,这样我听着也亲切!”王钢打断了老李!

    老李那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了一丝,其实自从王钢升迁之后,他们也见过几次,但是见面时候,这王钢都是假装不认识他们这些老工友的,看来应该是之前自己多心了,这志岗没有变!开口说道,

    “那我就叫你志岗,我今天来你这,就是想为老高说两句,你也知道他家......”

    王钢本来是笑着的,可是听到说起老高,他的眉毛就皱起来了,以他这个人事处处长的现任身份,这事情找他帮,他随手帮就帮了,反正也不是入编制,可是现在风声太紧,即使老高在这里时间再长,可是前脚被辞退,自己还没有上去呢,这为这点琐事,被人诟病,他觉得会因小失大!

    他自己的侄儿,他都让家里呆着,也幸好之前的贾明莉没有把自己侄儿没经过试用期直接转正!所以他有很大的空间来把这唯一一个以权谋私的事儿不着痕迹抹除掉!毕竟人事档案都在他手里,他怎么改,都不会留下什么问题!

    王钢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事我清楚!你来不来找我,我都把老高的事会当一回事!只是现在厂子里面情况你也看到了,等过了这阵子,我会想办法!你安心就是!”

    老李本来看到王钢皱眉以为没戏了,可是没想到接下来王钢的话说的重情重义,他突然觉得真要是王钢当了这厂的一把手,或许他们这些老家伙,会跟着沾光也说不准!

    老李也放开了,继续说道,“老高女儿要做一个手术,需要钱,我们车间凑了两万,可是这手术费需要十二万,杯水车薪,我想你能不能号召大伙.......”

    王钢脑子转的很快,多好的机会啊!他树立自己的形象,就是现在!他站起来,严肃的说道,

    “钱的事,有我来想办法,什么时候用?”

    老李说道,“越快越好!”

    王钢起身,然后拿着自己的银行卡准备去取钱,他相信以这个大嘴著称的老李的宣传能力,他所作所为会在两三天内被整个厂子的人知道!

    老李跟着王钢正准备出门,突然王钢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他的同学打来的!王钢让老李在楼下等,他稍后就下去!

    这个电话真的很要人命,他的同学说,矿机厂出现重大的集体贪腐,新厂长可能由市重机集团的一个副总接任谢春林的位置,重组领导班子!不过这个提议暂时被区政府这边搁置,理由是出于对这个矿机重点企业未来发展考量,想利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方式来进行人事任命!这种空降模式,区政府持保留意见!

    其实这是因为这个矿机厂如果由重机负责,很可能会进行业务重组,这个企业是摇钱树,里面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区政府也是为这里的财政收入所以挡住了这个空降团队!

    不过这个老同学说,让王钢准备钱,他在里面搭线给王钢提供接见一些重要部门的负责人,但是这政府部门同样五花八门的人都有,钱必不可少!

    王钢问需要多少钱,他同学说至少一百万!王钢感觉自己心脏都猛的一抽,一百万啊!他手里就三十来万,这一百万,不会是要把自己房子抵押出去吧?

    他同学催的很紧,说此事尽量做的隐晦,现金不要连号的!而且不能拖,务必在两天之内把钱筹集到!

    王钢答应下来,可是这钱,他真的没地方去筹集!坐在办公室里面,居然把老李给忘了!直到一个多小时后,老李上来催他,他才醒悟过来!

    可是王钢突然改变主意了,有了一个发财之道!他要让这个厂子里面的人募捐!而且当着老李的面,说想看看这老企业的人,究竟还有多少热血!这老企业的人,心是不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变了市侩冷漠!

    其实这些话,就一个意思,就是他作为人事处的处长,谁以后能吃肉,谁能喝汤,就看这一次捐款了!

    这一次募捐搞的风风火火的,这千人的大企业,一个人一百都是十万,更别说这一次涉及到了很多人的未来职业生涯,所以这一次募捐,超乎了王钢的想象,居然得到近一百三十万!

    王钢觉得这老高简直就是他的福星,这募捐的钱,不存在连号的问题,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他本想把房子抵押的,可是在看到这一百三十万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要是还用自己的钱,就有些二了!

    他对外把所有募捐的钱贴了大榜,可是这钱并不是所有的,都会交到老高的手里,他太了解老高了,那个人就是铁棍都打不出一个响屁来!所以他只是送去了十万!本来想好的是送去三十万的,可是因为老婆在募捐当天晚上,说未来要换一套大三居室,他变卦了,这钱不是刮大风来的,这募捐也不可能经常做!所以他拿着十万亲自跑了一趟医院!

    跟老高说,这募捐的钱,并不是集多少,就能给到需要钱的人手里多少,这里面存在着很多不为人知的龌蹉事,自己能拿来这十万,也是废了很大的功夫!希望老高聪明一些,白的了十万,给别人一个好口碑,这样以后都好做人!

    老高收了钱,真的是感恩戴德的谢了王钢!

    王钢的任命也的确来的很快,真如他同学所言,仅仅两天之后,任命下达,王钢暂代矿机厂总经理一职!

    而真正的情况是,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政府影响企业任命这一档子事,而是他的这位老同学在提前知道这个任命之后,敲了他的竹杠!

    十二万的手术费有了着落,可是这仅仅够一次手术的费用,半个月之后,还需要第二次手术,可是老高没有钱!

    在第一次手术结束后的第三天,王钢突然接到一个噩耗,他的同学在车里睡觉窒息死亡!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什么样的车密封性能好到把一个活人窒息而死!

    王安元还是给王哲打了电话,他真的放不下那个高向彤的孩子,他也是在离开绥原的路上突然想通了,人嘛,或许每一个人都有很多份的牵挂!他以为自己跳出了这世俗,可是不曾想,他依旧还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低估了那个小丫头在他心中的地位!或许因为以前对王允姿儿时的爱的缺失的愧疚,他把这个小丫头当成了王允姿!

    王哲连续寻找了三天无果,突然接到了王安元打来的电话,心中的那一块大石头算是落地了!这个电话很给力,因为王安元在听到王哲也在寻找他,而且说他可能会有危险之后,就说自己跟孙三钱在一起,不用担心!

    孙三钱果然出现了,王哲的一块巨石落地,之后王安元就让他去医院看看那个叫高向彤的孩子,尽力帮助一下那个孩子,花销多少他在事后会还给王哲,这电话生硬!可能王安元在谈钱的时候,也想到了王哲靠着一双手,两个肩膀在绥原拼命的挣钱给他还债的那段岁月!

    这个电话,打的他心堵的厉害,他报复白燕,却让王哲遭罪,如果不是王哲夹在他和白燕之间,或许现在王哲早该结婚了吧!他本想问问王哲有没女朋友,这个念头是突然冒出来的,可是毕竟这么多年都没有过问王哲的生活,他突然觉得自己跟王哲有些陌生,话到嘴边还是没有问出来!

    但是这个电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本以为没有什么可说的,可是拿起电话,他发现自己这么久的独善其身,成了一个话唠,开口就没完没了!或许是真的老了!他把自己和那个高向彤的点点滴滴都跟王哲说了一遍!

    行西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六楼0644号病房,老高背对着病床上躺着的女儿,坐在凳子上在打盹,不过手里的一串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珠子还在手里左手的指尖转动,这珠子老李送他的,说是什么大寺庙里面开过光的!他心情浮躁的时候,就会捏在手里转!

    虽然他现在不信佛,可是这转动这珠子,已经成了一个习惯!现在与信仰没有什么关系!

    向彤早就醒了,知道自己这一次不仅仅没有帮到家里,而且住到了医院里!心都在滴血,她也没有见到她妈来看过她,也不见父亲离开这里去照顾自己的母亲,这心理隐隐就觉得不妙!

    可是她没法起床,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高海啸站起来,那样子看着很滑稽,好像刚才的打盹是假的!

    高海啸需要钱,需要二次手术的钱,可是这跟前从住院到现在已经花了近四十万,他家小产权房子都被他抵押出去了,这周围邻里还是以前老厂里面该送钱的都来过了!可是他还是缺钱!这医院里面什么都不做,呆一天就是五千多,这住进来都一个多月了,他真的支撑不下去了!

    冲到门跟前,他是希望王钢能出现,能给他再带来一些钱,可是在打开门的时候,他失望了,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小伙子,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衣服,看那白嫩的模样,像是一个富二代!

    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走错了病房的,他不认识这个人!

    不过这个小伙开口问道,“这里住着的是高向彤吧?”

    老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点点头,然后问道,“你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