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六十九章 地狱通缉(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胡凯起身激动的说道,“沈兄弟?你是说那个死神,就是我们三个人自己想出来的东西了?”

    王哲说道,“不全是!但差不多!保护好你跟前两个美女!”

    胡凯说道,“没问题,包我身上!”之后转身,突然觉得有些诡异了,之前难道这三人是合伙骗自己?不过看这两人也是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了,显然不是串通好的!

    赵青果看着王哲说道,“我开始了!”

    王哲盯着赵青果点头,赵青果其实有些忐忑,这个死神究竟会以什么样貌出现!赵青果念了一堆跟西方神父一样的赞美词,之后喊道,“召唤死神!”

    之后就看到,王哲猛然就朝着赵祝平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个蒙着纱布的男人眼睛突然变成了漆黑色!而赵祝平一刀出其不意,就插入这个杀人魔的后颈椎里面!刀刃透过这个杀人魔的咽喉探出到前面!

    这个杀人魔起身黑色雾气四散,朝着王哲所在的赵青果就扑了过去!王哲抖手,一根木头露出来,正面冲过去,两人拳脚瞬间就打坐一团,可是没有人知道究竟两人谁占据上风,因为那黑色的雾气朝着四周如烟雾弹一样弥漫,只能听到一阵砰砰的打斗的声响!

    一分钟后,一个人影飞出了黑雾,拉着呆若木鸡的赵青果,就跳下了看台!

    “嘭!”一阵轮胎碎裂的声响,那一片一直围在刚才两人打斗地方的黑雾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接着整个舞厅里面的人就剩下了那个一脸懵逼的胖子、赵祝平、李文惠和抱着孩子的陆娜!其余人在刚才一声巨响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阴玲姝看向那个从地上正捡一把刀的赵祝平问道,“人呢?”

    赵祝平眼睛眯起来,说道,“你们记忆怎么没有被抹除?”之后走到两人跟前目光看向了陆娜,然后恍然说道,“好霸道的浩然气!我是此地阴间代理人,也是王哲的同学!王哲应该回到他们来的地方了!”

    “刚才那个杀人魔怎么突然成了那个样子?”阴玲姝问道。

    赵祝平示意朝外走,因为那个胖子应该很快就恢复了!

    “这里只有两个见证人,胡凯带来的孩子,神智未成形,所以鬼神不侵,死神只能降临那个被王哲标记成见证人的杀人魔身上!我俩合力杀死这个杀人魔,就破了这个三人成虎的道门术法!”

    阴玲姝问道,“他怎么知道这是一个道门术法的?你告诉他的?”

    赵祝平摇头说道,“这个术法产生的是魔,而不是鬼!说来惭愧,我是贪图一件阴兵进来的,要不是王哲出现,我可能会护着那个杀人魔活到最后!”

    “你是阴间代理人?怎么能善恶不分?”陆娜有些恼了!

    “可是我不是真正的阴差,辨别不了人的善恶!靠一个阴阳契约进入事件中,我必须有足够的理由才能终止契约!好了,我要赶去报告这件事,希望那龙溪村的事件,能就此结束!”

    赵祝平走到了门前,然后冲着阴玲姝和陆娜说完话,在推开门的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个会议桌前十把椅子,却仅仅坐着六个人,阴妍舞冲着王哲低声问道,

    “什么情况呀?怎么游戏结束了?”

    王哲看着阴妍舞问道,“你参加游戏没?”

    阴妍舞说道,“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头绪来,没敢贸然进去!”

    张致贵是一头黑线,说道,“那四个人死的真够窝囊的!居然可以躺赢这次比赛?!”

    之后看到赵武安目光如刀子一般看着自己,满脸堆笑,冲着赵武安说道,

    “赵哥!你大人有大量,我也是不得已!我要是跟你坦白了,你说你能信我吗?”

    王哲推推坐在跟前的赵武安说道,“他做的很不错了,开始就没想着用游戏给的那条主线方式行事,不然你可能就悲剧了!”

    赵武安看看张致贵说道,“我又没说什么,我只是觉得你这个朋友能交!只剩一条命,还能想到照顾大家!”

    这张致贵认出了自己,却没有见面时候使用伪装规则把识穿自己,证明这个太监不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这游戏里面经常出现这隐匿身份的规则,可是游戏参与超过三次,里面有一点节操的,都不会使用这个规则针对谁!

    赵武安看向王哲,有些不满的说道,“那两个傻货你是朋友?”

    王哲说道,“别招惹她们两个,那是我现实中的朋友!我还纳闷,你是怎么把她们两个给拉进来了的?”

    赵武安心虚了,说道,“不关我什么事,是那个赵青果拉进去的!”

    电子音响起,“不错!不错!这个游戏剧本创作人被我给关起来了!咳咳,但是鉴于你们里面有人没有参与这一次游戏,经过游戏创作团队的探讨,这次奖励就给一枚重生之章吧!多的也别嫌多,少的也别小气!就这么着吧!”

    赵武安心惊胆战这一次游戏,他出来之后到现在才刷了一枚重生之章,这一次游戏吓的魂都没了,居然得到一枚重生之章,站起来就要理论一番!那个电子音急忙又开口说道,

    “我说的是奖励一枚!你们游戏里活下来不是还有一枚吗?淡定,一定要淡定!”

    王哲问道,“上次游戏,我得到几枚重生之章?我现在一共几枚啊?”

    电子音说道,“出乎你的意料,但是我不能直接告诉你,这也是游戏规则!你可以问沈明则!好了,大家都辛苦了几天了,咱们这次重生游戏到此结束!散会!”

    阴妍舞喊道,“给点时间......”

    灯灭了,王哲一套流畅的墨水中翻滚,之后就出现在了家里!把手机冲上电,躺在沙发上就准备睡觉!至于现在几点不重要,昨晚他可是一眼都没有合!

    仅仅十分钟,门被敲响了,因为阴玲姝已经从提示音手机关机,知道王哲已经回到现实了!

    王哲起身,以为唐雅回来了,结果看到门口站着阴玲姝和陆娜,看到两人说道,

    “你两不会是空手就来了吧?”

    陆娜笑着说道,“我们是来看人妖表演的!”

    王哲脸瞬间就红了,他能没羞没臊,是因为那身体不是自己的!可以往死里作!可是让现实的自己做那动作,打死都做不出来!这就是人的多面性!

    阴玲姝说道,“你是在专门恶心我对不对?!”

    说完推开王哲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进去,利索的换了拖鞋,然后招呼陆娜说道,

    “师姐,进来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晚上让他请客!”

    陆娜第一次来王哲家,因为阴玲姝说王哲家离得那个魔方舞厅最近了!只是她做不到阴玲姝那么随意,王哲看着陆娜说道,

    “进来吧,不用客气,你把这里当成阴玲姝家!”

    陆娜奇怪的看看阴玲姝,心中暗道,好像之前见到阴玲姝是姐长姐短的,现在直接叫名字了?而且看王哲这个当成阴玲姝家的说辞中,听不出王哲有什么其它意思!

    王哲让开门,因为陆娜毕竟第一次来,这阴玲姝已经把自个当这里主人了,自己再堵在门上,陆娜可能不好意思进来了!过去给两人倒水,一边问道,

    “赵祝平没一起过来?”

    陆娜听到王哲的话,算是正式接受了那个人妖就是王哲了!和阴玲姝一起进屋坐到沙发上,阴玲姝说道,

    “那人出门就消失了!你们重生游戏怎么不是你们本人参加?”

    王哲放下水说道,“这一次是附身参与游戏!你不是准备让我现在给你把整个游戏说一遍吧?”

    阴玲姝一仰脖子把一杯水喝完,说道,“过来是睡觉的,等我俩睡醒了咱们晚上再聊!”

    王哲长呼一口气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阴玲姝起身打量一下王哲,然后猛然过去双手掐住了王哲的脖子,说道,“让姑奶奶都跑断腿了!终于让我抓到你了!”

    王哲翻着白眼,伸手抓住阴玲姝的手说道,“我不是那个死人妖!那是一场梦!你要到梦里去抓!”

    阴玲姝又狠狠的晃动了王哲好几次,还是感觉不解气了,拉着王哲的胳膊说道,

    “你给我起来,让我踹两脚解解气!那个死人妖恶心的屁股在昨晚梦里晃了一夜!”

    陆娜看着王哲,又想到了那个人妖大汉,一个激灵,王哲坐直了身子,伸出胳膊很二的拍拍自己的胳膊肌肉,说道,

    “注意你们的混乱的思维,要分清楚现实和梦境,我可是一个纯爷们!”

    说站从沙发站起来,在阴玲姝跟前转了一圈,说道,“你确定要对我下手?你可要知道我单手可有至少三百斤的力气!我可不是好惹的!”

    阴玲姝根本不管,一觉就朝着王哲踹了过去,王哲一手抓住了阴玲姝的腿,然后另外一只手抓住李文惠的后背,用力一提,就把阴玲姝给扛在肩膀上,进了自己的卧室把阴玲姝往床上一扔,单手压住阴玲姝的锁骨位置,另一手把被子就给盖在身上!之后松开压着阴玲姝的那只手,说道,

    “到你的梦里去掐死那个死人妖吧!乖!千万别梦游了!”

    阴玲姝王哲直接扔床上给吓傻了,陆娜是无语,她没想到自己担心一辈子单身的阴玲姝,会和这个王哲的关系这么好!而且会在这个王哲跟前会跟一个孩子一样打闹!

    阴玲姝从慌乱中醒过来,看到了陆娜笑着看她,说道,“师姐,进来咱俩睡这屋!”

    陆娜端着水进了房间,然后把门关上了,王哲这才重新躺回了沙发上睡了!

    .........

    王妍姿找了很多的知名律师,可没有人认为王安元有任何胜诉的可能,死刑是没得跑了,而她本想联系王哲,可王哲电话打不通!

    王妍姿没法责怪王哲什么,王安元最风光时候并没有王哲什么关系,自己被劫持时候,拿不出钱,是因为孙三钱破法,聚不拢财,动什么,什么可能出问题!

    而王安元的死刑在王妍姿筋疲力竭的时候,意外的消息传来,王安元改判死缓,可是有了两年的缓期,说不定最终能活着从监狱出去!

    王安元改判是在王哲游戏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王哲知道这消息,心里那种空落落的感觉突然没了!只要活着就好!

    李文惠和陆娜醒来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王哲为什么要扮演一个人妖!王哲其实附身的是一个酷爱健身的化妆师身上的,他醒来就去了三涧河调查了赵青果家庭,运气不错,在赵青果家楼下就直接找赵青果的一个发小,做指甲美容!

    谈起赵青果就说赵青果如何仗义,从小都是她们的大姐大,也是一个心软的人,看不得别人受欺负!但是现在听说干那些事,可能是因为前些年他父亲开大车时候事故碾死人,之后家里房租每个月除了给那个死者家人,还要维持她们一家子!所以生活所迫吧!

    结合这些资料,王哲认为这个游戏里面拿下这个赵青果肯定能拿下更多的线索,之后果然如他所料,赵青果不是什么工于心计的人,把所有任务生存方式给王哲说了,最后感觉不放心,让王哲第二天中午去找她,她来罩着王哲!

    王哲之所以感觉到这游戏的阴谋,就是因为那张从阴玲姝手里抢夺到的纸!一个杀人魔手里拥有所有重生游戏参与者的照片,一个只有三人参与的任务,需要出现所有人的照片吗?

    所以他就怀疑这个杀人魔有问题!而且里面出现了一个阴间代理人,这就是针对他的必死局,王哲根本不相信自己能躲过一个阴间代理人的追杀!如果他的阴兵在身上,还有一搏的信心!可是他的阴兵被没收了!

    而一个必杀局,他怎么会天真的去考虑那个主线游戏给的的生路提示!因为王哲看来那游戏给的活路,没有一点难度,他分分钟能把那个赵致贵给直接生撕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