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三十章 隐匿秘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说道这里停下,王哲知道这季念修在看着他,王哲表情淡漠,

    “这么强悍,为何还能失传了?”

    季念修说道,

    “修道者是沟通天地本源,而这练气士,只吃不吐,没有对天机变化的敏锐感知,不论修为多高,随时都有可能被一道雷劈成一团灰烬。”

    “你听过践境门没?这个门派的前身,其实就是这练气士。”

    践境门现在可不是一个门派,分支多少,王哲也没有什么概念。

    王哲很清楚这个季念修为何毫不保留的把这个传承告诉他,应该是有悔那句,“就算这个练气士也不配给我提鞋”,刺激了这个季念修。

    所以季念修错把他也当成跟有悔一样的存在,所以会这么详细的介绍这个传承。

    王哲说道,“你这些都是从哪来看来的?”

    季念修说道,“蒲甘钠瓜村,我死后,就一直在一个荒废的教堂里。”

    王哲,“你说的镜子不是在你家?”

    季念修说道,“我说的是我死之前被造出三个兄弟来,我死后镜子就在到蒲甘,原因我也不知道,教堂里面有壁画,这些练气士的功法都写的很清楚。”

    王哲想起了芈孝利突兀出现在自己家,然后提起他哥哥的功法来源,好像也是说的事这个钠瓜村。

    无常殿出现在绥原,一盆子扣住了很多的大鱼,本以为九品公寓、轮回医院、阴阳行使进去只是凑热闹。

    可是最后发现,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背后,居然也有一根线串在一起。

    那么穆季初只是追随老婆跑绥原?还是说,穆季初其实也可能与这件事有关联?

    季念修说道,“你能不能带我出去?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害过一个人。”

    王哲伸手抓在铠甲上,稍微用力,铠甲离开了马背,王哲问道,

    “你知道这永恒之泪和那面镜子有什么关系?”

    季念修毫不犹豫说道,“蒲甘有个拳王叫大街,这永恒之泪本来就在镜子上的,是被他带走的。”

    王哲,“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季念修,“你没有去过钠瓜村,那里时间就在那永恒之泪被他拿走的那一天重复。”

    王哲,“我先说好,我试着带连同铠甲一起把你带出去。”

    季念修说道,“你等等!”

    王哲带着季念修悬在空中,过了一阵,说道,

    “如果我出不去了,你帮我去看看苗叔叔,让他离得我妈远点,我妈已经疯了!”

    王哲说道,“好!”

    ..........

    曼德勒钠瓜村东面,一处大教堂内!

    齐武安紧紧跟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华夏同胞女人,这女人虽然长的尖酸刻薄相,但是这个女人带着从那一处绝望的杂草丛里活着走了出来!

    本来徐红娜也可以跟着这个女人一起活下来,可是徐红娜认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可能是杀死赵梦栋的凶手!所以一直犹犹豫豫的跟在齐武安身后很远的地方!

    好在一路有惊无险的进了这个钠瓜村,之后那个徐红娜不听劝阻执意要离开,独自一个人走了!生死不知!

    这带着齐武安的女人,是任花花!那个崇都医院的护士长,也是来蒲甘修复自己神像的那个任花花!

    本来她的目的地是瑞希普塔附近的一个佛品专卖店当初她就是在这里请到自己的这一个佛像!不过去年来到这个佛品店的老僧,店员说这老僧回老家了,应该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

    她就在这跟前找宾馆住下,这一呆,就呆到了年底!她等不急了,所以去了店里问清楚这店员老僧的老家在哪里!之后请了两个当地懂华夏语的向导来到这老僧的老家钠瓜!都说财不外漏,她兑换蒲甘货币有些过早,来到蒲甘就已经把钱全都兑换成普币!

    随身一直带着一皮箱的钱,往返这个佛品店!让这店员起了歹心,于是就把任花花骗到这钠瓜,随身携带的皮箱被偷走不说,现在同样困在这个钠瓜村!

    那个老僧她的确见到了,可惜这老僧认钱不认认,这倒是跟任花花很像!老僧通融任花花一次,让她直接刷华夏信用卡或者找人汇款,可惜任花花的人品,不足以找人借到钱,任花花自己也知道,医院里再熟的人找任花花,也都必须掏钱!这个没有人能例外!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这种人真的很讨厌!她只需要老僧先把她送出去,之后她回来把钱还上,可是这老僧连一顿饭钱都不想给任花花贴!所以任花花几天的摸索,最终发现这村东的教堂比较安全!

    但是想要离开,她已经试了几十次,东边是一条江,可惜她无论怎么走,也走不到那江边!而村里大路,她不敢走,因为那边有那个店员带着的十来个人也在找她!这是担心任花花逃走后,会引来大麻烦!毕竟任花花皮箱里面的是整整近千万的普币!

    现在是被逼到一个死胡同,任花花觉得这里不保险,因为那个徐红娜离开之后,肯定会被堵在村口的那些人盘查,可是不呆在这教堂里,外面晚上真的不安全!

    这村子里面的人及其排外,小孩都会冲着她大白天的扔石头,晚上这里街道上同样经常有小孩跑过,她觉得这里很诡异!任花花向来很相信自己的直接,她相信这里不太平应该与那个老僧有关,而那个老僧的诡异,她在请自己的那尊佛时候,就见识过!

    齐武安不懂任花花为何不到村里去,在这教堂所在的位置,可以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村落,但他选择相信任花花,因为这个女人并不是走的一条笔直的路线,而是走一会,就折返继续走,仅仅不到十分钟,他们就走出那一片杂草丛!

    按照他心中的计算,他们其实应该在原地,可是他确实跟着任花花出来了!

    教堂外今夜那一拨人又来了,带路的还是徐红娜!这群畜生在寻找任花花没有结果之后,继续在教堂里对徐红娜轮番强暴!他拿着一块石头,几次想冲出去,可是被任花花轻轻松松的一只手扯着脖子躲到到草丛之中!

    天快亮的时候,离开了教堂!齐武安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合眼,他睡不着,脑子里全是那群畜生对徐红娜做的那些肮脏的事!

    “去村里那个一户人家,帮我偷一个佛像!样式跟这个差不多!如果成功了,我们就可以顺利的离开!”出了草丛,任花花拍拍齐武安的后背!

    齐武安不知道任花花偷这佛像做什么,但是这么离开他不甘心,瞪着任花花说道,

    “离开?!我不想离开!我要把那群砸碎一个不留的杀了!”

    任花花淡淡说道,“你偷到佛像,那群人没有一个人能活!”

    齐武安点头,之后毫不犹豫的朝着还在沉睡的村子而去!村里院墙都是用木板横竖做的那种网格做的,仅有一米五高!大部分是没有院墙,只有一个悬空的跟粮仓一样的简单屋舍!

    而这个老僧家的院墙是砖头堆砌,大门也是一个铁门!但是这高度在齐武安眼里不值一提!

    在落入院子里面之后,齐武安本以为任花花说的佛像是什么稀有物品,结果落到院子里,就看到这院子里面到处都是没有上色的佛像!

    但是他没有随便找一个,而是进了院子里面一个敞开门通风的屋子内,之后认准里面最中央放着的一个红布包着脑袋,只留着腿部和底座的一个雕塑!拿起雕塑,看都没有看,就翻墙出来!

    这偷佛像出奇的顺利,他不知道任花花要用这做什么,但是他相信任花花!

    教堂里任花花在睡觉,呼噜声在整个教堂里回荡!

    齐武安把佛像放在任花花跟前,然后也在一个角落里一堆杂草上躺下休息!

    中午时候,任花花醒了,看到了跟前的佛像!然后她揭开了佛像上面的红布!然后跪着手捧佛像,自己的小眼和佛像的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对视着,一动不动!

    三个小时后,任花花走到了齐武安睡着的地方,然后把佛像上的红布盖在了齐武安的脸上!之后拿着树枝,在教堂以前放十字架的正下方,挖了个坑,把佛像给埋了下去!

    任花花出了教堂,在村子里面偷了一些晾在外面的鱼干,在回来的路上,她突然被一根鱼枪给插中了小腿!她这魁梧的身体,一声惨叫,再无法保持平衡,之后,一群人大树上,大树后,屋子里,蜂拥而出,任花花如被几个人在胳膊上套上绳套,跟拖死狗一样,带进了那个老僧家的院子里!

    ......

    王哲正常的出境手续,至少需要三天时间,而他没有时间等那么久!城隍给的时间,只有三天,而这三天不是指三天后到达,而是三天内必须把客死异乡的人带回绥原!

    飞机先飞桂宁,这一路过来,可能是活人的因果太小,所以连过边防都没有看他的证件就通过了!但是从桂宁下飞机没多久,就一直有阴差和几个道士跟着,要不是那只猫灵一直随着王哲在干扰这些人接近,王哲很难到达边境!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世界管阴阳事的人这么多!

    好不容易在边境处甩开这些人,到了蒲甘境内,又被一个化缘的年轻僧人盯上,一个变三个,在上游轮前,王哲一直都沉在船下面!随着游轮驶出码头这才在悄悄的进入游轮内!

    在游轮上找一个带华夏旅行团的当地导游,说自己要去钠瓜,这船上的导游翻译吓得脸都绿了!之后告诉王哲,这里连续三年,每年差不多这个季节,都有三个年轻的华夏人乘坐游轮到这个钠瓜村!开始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但是前段时间又有游轮上的导游发现了那三个人!还邀请他给当向导,但是那个导游开出四十万蒲币的天价,那三人才没有纠缠那个导游!

    而现在王哲说自己要在钠瓜下游轮,这里船长没有犹豫直接拒绝了!王哲悄悄给导游一百,让他给指指这钠瓜的位置!目的地到了之后,王哲从船上消失了!

    靠着不用呼吸的优势,王哲就这么直接深潜到了钠瓜村东面!然后朝着西面走!

    杂草丛里走了三百多米,就看到了一个人在草丛里惊恐的大喊,“齐武安!幽幽!”

    这个人身高和王哲差不多,但是看起来比王哲壮太多!这男人穿着一个黄色花格的大裤衩,一双带网的运动鞋,一个肥大的嘻哈白T恤!

    这人一边带着哭腔喊两个人的名字,一边伸手乱舞!好像跟前有一群苍蝇在围着他在转!

    “嘿!跟朋友分开了?”王哲喊道。

    那男人转身看向王哲,之后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带着颤音说道,

    “刚才还在一起,我只是在地上躺了一下,就看不到他们人了!”

    王哲问道,“你躺在什么地方?”

    男人指指自己身后五米多点的地方,地面上的杂草被压倒,看着确实是有人刚躺在那里!王哲问道,

    “多久了?”

    男人说道,“就在刚才,没有几分钟!”

    王哲走到男人压倒的杂草地方,然后问道,“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没?”

    这是一种习惯,正常的事轮不到王哲多管闲事!他能遇到的,肯定没有什么是普通事!这钠瓜村让带回去的会不会就是这个男人的同伴!

    “我刚才躺在那,看到这天空是红色的,不对,像是这天被包了一层牛皮纸!”

    王哲没有多问,径直过去,躺下,然后他也看到了这苍穹之上,一层肉色的薄膜覆盖着!

    转头看看跟前男人问道,“你在这里躺了多久!”

    那男人一个激灵,尖叫一声“鬼呀!”

    然后就朝着草丛里面跑!王哲站起来,然后看看那个位置,之后飞速的追上了那个男人,喊道,

    “站住!”

    男人转身看着王哲嘴唇都在哆嗦,“你.....你....你是人是鬼?”

    王哲问道,“你在这里见过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