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二十六章 永恒之泪(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阴玲姝已经再次准备好遮星盘,同时把钧勾印收好,目光死死盯着绥原城隍府方向,舍下阴玲慧她不是不能活,而是活着没有什么意思,即使她俩也有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阴玲姝收起了遮星盘,天蒙蒙亮收起了钧勾印。

    ......

    初晨的天边鱼肚白露出。

    鲍继顺坐到了马背上,王哲淡淡看一眼。

    前方是半个山,怎么算半个,因为山是从上而下被一分为二的。

    这半座山高三十多米,马徐徐前进走到了山壁的下方。

    鲍继顺转动脖子,伸手指指山壁说道,“这可能就是最后的练气士!”

    王哲抬头,山壁上一个近十米高的石凿壁画,这壁画造诣只能说一般,无论远近,都只能说是一个人的轮廓。

    鲍继顺说道,

    “我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我想在这里放掉这些妇孺,看看能不能让那个疯子清醒。”

    王哲问道,“没试过?”

    鲍继顺,“没有。”

    王哲腹诽,没试过那才见鬼。那么多高阶住户,放人还是杀人,时间地点这些基本要素,要是没有尝试过,怎么可能在公寓活成高阶?

    王哲知道,自己昨天幻境试探‘有悔’这个鲍继顺肯定是察觉到了。

    他当时看起来跟入定一样,应该仅仅是调息,应该一直都醒着。这很好理解,换王哲骑马上,周围隐匿两个杀手,能入定了那才见鬼了。

    “你去把那些人都放了。”尚如渊说道。

    王哲说道,“我无法靠近那些人。”

    鲍继顺说道,“把你的煞气聚拢在丹田处,你就可以融入这世界!”

    王哲试试,煞气聚拢腹部,依旧没有身体下坠的兆头,看着鲍继顺无奈说道,

    “说直白点,我没有学过医,也不知道什么是丹田,聚拢到肚子这里不管用。”

    鲍继顺问道,“不会连基本的吐纳都没有学过吧?”

    这话带着一种隐隐的杀意,他觉得王哲在耍他,王哲淡淡说道,

    “你起床气有点重,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吐纳?”

    鲍继顺瞪眼,“别跟我打马虎眼,你又不是没活过,你发力时候,气集中在什么地方?”

    王哲声音冷淡,“你觉得靠幻想我能把煞气集中在丹田处?”

    “我五感,只有听觉和视觉,你说的轻巧,我要能把尸煞气收拢在丹田,那我早大街上到处溜达了,还担心被雷劈?!”

    王哲不是做不到,要是做不到,怎么可能学会尸煞分身术?

    他推脱只是想把这个开场看完,之后再谈别的。

    鲍继顺没法跟一个僵尸换位思考,所以闭嘴了,目光落在石壁上,

    “那你看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王哲没有说话,石壁中,根据那粗糙的凿痕,一个巨人缓缓显化出来,平淡无奇的外观,就跟大街上摆摊等着愿者上钩的算命老师傅,盘膝打坐故作深沉。

    为何给这么一个评价,大街上算命的是平静外表下,是双目下垂看着手机,而此人平静,是双手跟抽疯一样,在身上指指点点,快速的划拉。

    这是在讲解道门修炼的穴位和走气之法,演示速度很快,鲍继顺看王哲看的认真,问道,“发现什么不同了?”

    王哲没有吱声,认真看完所有的手势讲解,这才问道,

    “你觉的该有所不同?”

    鲍继顺点头,“这练气士,不该跟修道者的路一样,这些人是夺天道本源,不是靠着道力打开道源空间,如果和修道者一样,根本说不过去。”

    王哲这一点并苟同。

    人的气穴数量还是位置都是特定的,道门养气这种基础功法,也不会出现几个版本。

    如果发现与大众版本不一样,绝对不能当成什么秘籍瞎胡练。人体构造一样,流传最广的版本,肯定是最佳的版本,因为有大数据实践基础做支撑。

    当然,也有例外:

    第一,身体与常人不同,不是残疾,就是有先天疾病。

    第二,基因突变,带着神兽或者畜生的血统,别说练功不能跟人一样,就是生病也要吃兽药。

    第三,就是脑子已经脱离身体这个硬件升级到另一个层次了,自认为自己就是那个摔下山崖,被一个老头拉着喊“小友我等你多时”那个主角。

    这是王哲在吐槽吗?这是在分析前方崖壁上此人的意图,既然是练气士,而且并不是跟普通修道者走一条大道。

    要不是此人根本不是在授业,而是在挖坑,并不愿意人传承练气士的功法,但挖的坑看不出来。

    那么就不是挖坑,既然**一样,终点不一样,那么就是本身这个练气士符合王哲上面分析的第一点,不是天生残疾,就是基因缺陷,虽然此人练得的道门养气功法,但是因为残疾,所以体内真气行走的路线的问题造成他与修道者走向不同终点。

    演示结束,之后此人再次安静下来,开始吸气呼气,从刻意保持,到最后成为一种自然的节奏。

    韵律居然和骑在马背上的人一样,这个动作持续了十分钟,他的腹部出现了一团气,这气很是稀薄,像一团朦胧的烟,之后此人起身朝前七步,突然一到闪电落在此人身上。

    雷霆打散了他的那一团气,不过此人毫发无伤,再次盘膝开始吐纳,这样周而复始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此人,猛然跺脚,朝天飞去....

    王哲带着疑惑目光看向鲍继顺,

    “这里能引雷吗?”

    鲍继顺不掩失望,果然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这不是大千世界,不存在道源。”

    王哲突然觉得这九品公寓真不简单,这公寓住户居然连道源都懂。

    前方的半座山缓缓消失,一片无垠的草原就在前方,新的一日开始了。

    王哲如风筝一样继续飘在鲍继顺的身后,不过今日的鲍继顺却没法无法静心。

    至于交流,他肯定不会说一些核心的发现,这是他活着的依仗,所有住户都死了,唯独他活着,他要是真的跟王哲交心,那是找死。

    三个时辰后,王哲盘膝闭目,一道尸煞分身落到了地上,用幻境包围了这鲍继顺。

    这尸煞分身术本来应该用于出其不意,但王哲不愿意玩什么扮猪吃虎,就算鲍继顺闭着眼让他杀,他也破不开鲍继顺的护身那一堵墙。

    至于用尸煞分身杀‘有悔’,这种玩意明显不是什么简单的力量能绞杀的,自己就是给曲维鼎那种衙司提鞋都不知道够不够格,而‘有悔’连阴玲慧都不屌,靠着这三脚猫的实力去杀‘有悔’那是脑子进水了。

    尸煞分身落到地上,‘有悔’马上从王哲身后飘出,飞速跟到了尸煞分身的后面。

    王哲却假装没有看到,控制着尸煞分身来到后方那个被季念修揩油的风韵女人跟前,然后淡淡说道,

    “怎么杀死这个九品住户?”

    王哲在跟谁说话?在跟那个拍摄者,也就是之前伪装成季念修的那个家伙。

    这女人却表情木讷,王哲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现在幻境困着他,你吭个气成不?”

    这女人的眼睛猛然瞪大,尸煞分身转身,正好与‘有悔’对视,王哲同时切断与尸煞联系。

    尸煞分身瞬间成了一团红尘,而马背上的鲍继顺的手已经卡在了王哲的脖子上,

    “区区幻境,也敢在我跟前卖弄!”

    有悔是满怀希望,看王哲和这拍摄者接下来的对话,但是王哲刚才突然煞气外泄,惊扰了那个女人,煞气分身想要退回去,但是迎面碰到‘有悔’。

    而‘有悔’呢?就如王哲说的,鬼鬼祟祟见不得光,只要有人看到她,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弄死。

    所以没有生命特征的尸煞分身,只是因为是一个人形,就被她给打散。

    接着她第一念头是王哲在耍她,故意泄露尸煞气,让那个女人面部表情变化,接着与她不期而遇。

    可是王哲的尸煞分身被她绞杀后,她看到的是本来骑在马上的鲍继顺卡住了王哲的脖子,原来不是王哲在设法引诱它出现,而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公寓住户坏了事。

    有悔突然初夏在王哲身后,正好与鲍继顺对视,鲍继顺一声尖叫,之后身上红点迅速蔓延。

    王哲大喊,“不能杀死他!”

    有悔冷冷说道,“看到我的人,除了低头忏悔,就是死!”

    王哲急忙喊,“他死了,都出不去了!”

    有悔左手的东西飞去,落在鲍继顺的身上。

    鲍继顺脸上的红苔褪去,但是整个人的气势,萎靡了很大一截。王哲问道,

    “现在他几品?”

    有悔,“你问这个干什么?”

    王哲说道,“我看他还有没有用!”

    鲍继顺嘴唇微启,但马上就闭上了。

    有悔淡淡说道,“还是七品!”

    “三、七”这嘴唇打开方式一致,王哲瞬间断定,这鲍继顺是三品实力,已经不足为惧。

    但是嘴上说道,“那就好。”

    王哲接着看向人群说道,“让他去割断绳子!”

    有悔却没有动,“把你计划都说完整,我不喜欢你做主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