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零六章 阴神之怒(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半个小时之前,供苍山还有骄阳落下。

    此时供苍山顶飘起了雪花,这雪下的有些急躁,有些迫不及待,有些欺软怕硬。

    明明下的纷乱无章,可是却避开了阴玲慧,也避开了张淑洁,逮着王哲一个欺负,短短十分钟王哲脑袋上跟顶着一块棉花似的。

    阴玲慧的目光落在王哲身上,本来严肃的表情,没有忍住,噗呲笑了,她发现自己的笑点实在低的可怕。

    而张淑洁确实双目冒火,因为那个红影已经把她的另外一个身体彻底与这世界隔绝,生死不知。

    她本来是打架的,可是到了山顶,她突然怂了,是的。热血少年毕竟是热血少年,这打架跟战争一样,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她先是在三号柜房跟前选择退步,本来来跟阴玲慧有说有笑的一个分身,连阴玲慧的衣角都没有摸到,就被那个红影给带走了。

    这是多么从容,多么淡然的出手,好像她张淑洁,根本没有资格让阴玲慧表情延肃一点。

    现在阴玲慧只是孤家寡人一个,可是她却感觉面对的是一座让她绝望的高山,所以她胆怯了。

    她跟阴玲慧几乎同时到达山顶,但是她却一直没有现身出来。

    阴玲慧没有看张淑洁,咳嗽一声,或许这个王哲表情太少了,话也少,这动作要是再少了,跟一个移动的蜡像似得,

    “我说你能不能隔几分钟,稍微动一动?要不说句话。”

    王哲摸了一根烟,放到嘴上,然后拿出打火机,低头,脑袋上的雪直接落到捂着打火机的手里。

    阴玲慧头转向一边,身体起伏,这是一个逗比啊。

    可是王哲没觉得有什么好笑的,身体就没有什么感觉,这有什么可笑的。

    张淑洁开口,直截了当,“放我的法身出来!”

    阴玲慧依旧笑,“臣服吗?”

    张淑洁瞪眼,刚要张口,王哲开口了,“你就别为难她了,她理解能力都有问题。”

    “她这脑子里绥原她第一,朝后没有第二第三。”

    张淑洁转身,一把掐住了王哲的腰,用力拧一圈,接着觉得不对,直接该卡住王哲的脖子的,这肢体语言还是有问题。

    不过王哲不是王禹平,也不是老白,更不是一个路人甲,让她卡王哲的脖子,她真的做不出来,这不是敢不敢,能不能,而是觉得她即使杀王哲,也不该侮辱王哲,这是一个底线。

    王哲伸手抓住张淑洁的手,说道,

    “回去好好睡一觉,醒来仔细琢磨一下,白孟溪活了多久?这阴间代理人是不是比那彘异都稀缺?”

    阴玲慧笑容收敛,心情变得很是沉重。张淑洁没有对王哲下手,所以尚如渊杀不死,有些失望。

    一个僵尸,就活得一口气,王哲这胸怀真的宽大到这种地步了,阴玲慧问道,

    “你原谅她?!”

    王哲问道,“杀我的又不是她。”

    阴玲慧点头,但是心中想的是:这活得太理智真的麻烦啊,自己以前是不是也这么让别人讨厌?又深呼吸一次,

    “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觉得你这么放低姿态一再委曲求全,活着累不?”

    王哲伸手朝着脑袋上摸一把,手中全是雪,雪在他的手里依旧纯白,

    “一个僵尸,什么叫累?”

    “不过你可以换一种问法,你可以问我,我对你们两个的真实看法是什么。”

    阴玲慧抱着孩子的手不自觉又抖一下,她不能问,她不知道王哲具体说什么,但是肯定会骂人。

    再深吸一口气,摇头,

    “不敢问!既然她不动手,那只能我来了,尚如渊必须死。”

    王哲在说白梦溪,其实就是在说阴玲慧,在提醒张淑洁,阴玲慧比阴间代理人都了解自己的身份,所以该妥协,就妥协吧。

    张淑洁抓着王哲的衣服,这一次没有站到王哲前面,不是她不想继续装好人,是她没有能力装,而是阴玲慧比她更适合出手,她希望看到的这结局,否则以后这噩梦不知道要做多久,王哲直到现在都没有跟她翻脸,甚至在提醒她,她不是没有良心。

    王哲又把烟点燃,一句话出现在脑海:道理是讲给弱者的,而强者只谈利益。

    张淑洁借着躲避王哲吐出烟雾的机会,松开王哲的衣服,退到百米外空中踏空而立,呢喃一句,

    “将来的我或许会后悔,但是现在的我,做不到!”

    她在说什么,王哲都没有听清楚,张淑洁是说给自己听的。

    她目光看向阴玲慧又把头转向一边,此时的她,态度已经明确,现在她站阴玲慧一边。

    尚如渊必须死,这一点,她和阴玲慧始终是一致的。

    阴玲慧闭目,身后八米高的虚影出现,她杀鸡用了牛刀,这算是对王哲的尊重。

    阴玲慧也没有立刻动手,她等王哲抽完这最后一根烟。

    王哲打量阴玲慧身后八米高的黑影,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有些高大。

    目光再次朝着山腰处的松树看去,那里尘土飞扬,一个美男子在烟尘中上蹿下跳,怒吼连连。

    那就是尚如渊!这个尚如渊是多么的在乎自己的外表,一个男人,整这么一张英俊的脸有用吗?这个修道者的圈子里,靠脸能吃饭吗?

    他这气势看起来比白延肃都要大,可是从他脱离松树的距离看,他与白延肃差距还是很大,白延肃一度走出三百米,而他仅能在百米内折腾。

    用足了目力,想再看的清楚一些,他想知道那一具腐尸藏在什么地方。

    他不认为这个美男子尚如渊是战斗的主力,那个腐尸才可能是真正的大杀器。

    但是这山顶风大,烟抽一口,风抽两口,一根烟很快就剩下一个烟屁股。

    王哲把目光从尚如渊身上收回,烟头扔掉,转身看向阴玲慧。

    接着只听到,“啪”一声,一个耳光打在了阴玲慧的脸上。

    一道尸煞分身在阴玲慧的前面缓缓消失。

    阴玲慧可以挡,甚至在王哲尸煞气息出现时候,先出手杀死王哲,但她什么都没有做。

    王哲前脚解决了地狱大门开启,救了她一命,后脚她杀王哲,这一巴掌该打。

    “喵嗷------”一声猫的怒吼响彻供苍山下方的峡谷。

    王哲看向山谷,大声喝到,“肥肥,回家里呆着!”

    猫的叫声瞬间听下,王哲抬头再看阴玲慧,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我活的累吗?我从颂城回到绥原,到现在,都没有真正合过眼,你说我累不累?你们要不是比我早活了几年,这绥原,我不会妥协,妥协也让我恶心,但是不妥协我活不成主角!”

    阴玲慧眼睛睁眼,张淑洁也目露诧异看着王哲,接着张淑洁大喊,

    “快啊!”

    锤子朝着王哲落下。

    “嗡------”一声犹如洪钟的尾音响起。

    阴玲慧身后的巨人被音波震退十米远,阴玲慧朝后退了一步。

    阴玲慧手中一把金色的匕首飞出,直取王哲的面门。

    张淑洁同样手里一抹夺目的白光朝着王哲后背而去。

    “噗呲”原地一张红色的巨大符箓被打成碎片。

    “替身符?”张淑洁皱眉,居然有人专门为王哲炼制替身符?

    自己是亲眼看着王哲跟沈传师换皮的,这一张替身符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不过只是短暂的思考,就明白了,激动大喊,

    “是那个轮回医院!是那个轮回医院在帮他!”

    可是这需要张淑洁提醒吗?阴玲慧又不是瞎子!那种狗皮膏药一样的符箓,只有轮回医院有。

    阴玲慧目光如电,朝着四周看看,双目范围内,没有看到王哲的身影,最后看向张淑洁,

    “蠢货,他身上有你的印记!”

    张淑洁被骂,但此时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微微凝神,猛然脑袋朝着绥原西南边沐竹望去。

    一张替身符,挡下致命一击,遁走二十多里地,果然符就是在沐竹时候贴上去的。

    “在沐竹!”张淑洁说道。

    阴玲慧抱着孩子的胳膊不自觉的用力,孩子突然“哇----”一声大哭,阴玲慧双手抱住孩子上下晃动。

    沐竹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王哲是什么时候跟轮回医院谈判的?

    是王哲弯腰呕吐的时候?!

    是的,应该就是那个时候!

    张淑洁盯着阴玲慧哄孩子,有些恼火,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演慈母,但没等她催阴玲慧,阴玲慧在孩子哭声变小时候,头抬起来,双目如鹰隼,

    “还不快去?难道你觉得,你能镇守这犀角峰?!”

    张淑洁又被骂,仿若回到了小学见到恐怖的班主任,没有想法,只有言听计从。

    面向沐竹消失不见。

    几乎同时,在千米外,“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爆响。

    一个中年男人出现!接着张淑洁身体再次出现在刚才消失的地方。

    张淑洁捂着自己的脸,一脸的懵逼。

    这个中年男人看着张淑洁,淡淡说道,

    “真给我阴阳行使丢脸!”

    “本来我只是看热闹,但实在不忍心看你这么被人玩死!”

    “蓝---寿---山?!”阴玲慧眯眼,这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怎么回事?蓝寿山不是应该死在会展中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