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零五章 阴神之怒(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初,王哲在楼道里面听到的嗡鸣声,其实就是白孟溪在以一敌二,当时王哲不是很清楚张淑洁的身份,也不知道为何两个鬼都盯上张淑洁。

    白孟溪出生提醒过他,不过那些提醒都基本算是废话,因为白孟溪不知道,他是无常殿的主事。当时确实不知道楼里那种怪异的嗡鸣是什么,当成为主事之后,就都知道了。

    一个脑子不清醒的张淑洁,对无相鬼和柳鬼的吸引力多大,那是不可想象的。

    张淑洁问道,“那个胆小鬼做了什么?!”

    王哲一个微笑,“看来是真的走了。”

    张淑洁一个白眼,自己终究还是被王哲给套出话了,这个表情又错了,她怎么就在王哲跟前卖萌成了习惯呢?索性就这样了,笑着问道,

    “老白在无常殿内究竟做了什么?”

    王哲摇头,什么都没有说,那个老鬼既然隐藏,他何必拆穿?

    张淑洁的笑容收敛,说道,“跟我回绥原,不要逼我现在对你动手!”

    三号柜房内,陈辰大声喊道,“警告你,别动王哲哥哥!”

    王哲看向陈辰,微笑,

    “我长得真的很显老?”

    陈辰一个红脸,确实啊,王哲算是学弟,比她小至少两岁。

    王哲继续说道,

    “别一直守在这里了,不然业绩考核咋办?”

    “谢谢你们能来,但我现在真的无法离开绥原。”

    之后冲着张淑洁说道,“走吧,回绥原!”

    张淑洁抓住王哲的胳膊,警惕的盯着二楼带着面具的桃子和一楼门口跟个傻妞一样的沈雀袅。

    桃子开口了,“他要是死了,你和你的家人,就永远龟缩在绥原!”

    张淑洁怒目,“你是阴神!这种话你也能说的出口?”

    桃子端着茶杯喝一口,“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张淑洁感觉肩膀被带上了一个枷锁,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当她把阴玲慧踩在脚下,上虞都不会有这个三号柜房立锥之地!

    她带着王哲离开了......

    ........

    沈雀袅的笑僵硬了,蹲在门口。

    魔涅可怕吗?很可怕!但也不可怕,因为杀死本尊就彻底解决了。

    而没有沈传师在,单凭她本尊在此,根本发挥不出一点作用,要攻击张淑洁,起码要让她能在攻击之前,挡下张淑洁的一招半式,但是她肯定挡不住!

    她站在门口是一个态度,如果张淑洁真的对王哲动手,那么她会毫不顾忌的冲出去。

    三号柜房降临,唐雅坐起来匆匆整理一下衣服,随时准备号令柜房里面的人一拥而上。

    但是桃子淡淡一句,“别多想,只是帮王哲撑个场子,要是真动手,跟送死没区别。”

    唐雅说道,“我跟她.....应该算....应该认识的......”

    她说的是张淑洁,两人还在王哲家里一起住了好几天的。

    桃子声音飘到耳畔,“你别瞎想了,你和她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熟!她只是在帮王皈的忙罢了。”

    “对如果不出意外,这绥原阴玲慧这一次折腾完,她该跟杨陌结婚了。”

    唐雅愣住了,杨陌?咋这么熟悉?她表弟?好像也叫杨陌吧。

    等她再回神,外面张淑洁已经带着王哲离开了。

    她有些懊恼,自己亲自来帮王哲的,王哲究竟看到她没啊?要是没看到自己,自己这一趟不是白跑了?

    而二楼上捏着小茶杯的桃子抿嘴,再次石化了,众生愿力已经在颂城被抽的近乎干净了,她现在可能镇压一个判官都吃力,所以跟张淑洁根本没法打。

    但她不会一直这么弱,她只是渡过生死大劫之后,需要时间来恢复,可是离得颂城归来到现在,时间太短了。

    不过廋死骆驼比马大,这阴阳行使又不是阴神,她见到过不知凡几,杀死并不是不可能。但牺牲自己就为杀一个自大的小虾米,不值得,改变不了什么......

    ........

    阴玲慧抱着孩子还在写字楼前面站着,她在等张淑洁的回答。

    张淑洁突然抬头,

    “你儿子就是囚舍?”

    阴玲慧轻瞥,说道,“他还告诉你什么了?”

    张淑洁看到那个红影突然开始移动了,她感觉很不妙,哪里还有心思再于阴玲慧聊天。

    “把囚舍还我!”张淑洁大吼。

    阴玲慧做一个禁声的手势,

    “我本来准备把她托付给你的,但你不要,而现在我不想给你了!”

    张淑洁拳头紧握,“这由不得你!”

    囚舍究竟有什么作用,她现在是见识到了,阴玲慧即使拿着砚台都对抗这个红影吃力,但是抱着囚舍,就能让红影退避三舍。

    这就是说,囚舍收服的天地异种如果为她所用,何愁不能把这绥原城隍府踩在脚下!

    张淑洁动了,红影也动了。

    “你有悔吗?!”这个声音出现在张淑洁的脑海。

    张淑洁本能回头去看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双血红的眼球中,黑点密布。

    这些黑点又宛若星辰。

    只是一眼,她就陷入了无边的红色之中。

    阴玲慧抱着孩子从张淑洁消失的地方收回了目光,说道,

    “我给了你选择,可是你依旧被自私蒙蔽了双目,唉-----”

    一声长叹,之后抱着孩子一步迈出,下一刻就站在了犀角峰顶。

    老太婆手里拿着砚台,盘膝端坐,而她的前方,金色符箓如点焊发出的炽光,不时出现在司徒金卓的身上。

    司徒金卓整个人如同从血池中捞出来的一样,不过她还在朝前走。

    山顶阴差令,衙司令散落,这里的阴差已经全部尽忠了。

    “小九?”阴玲慧喊一声。

    可是老太婆坐着没有动,阴玲慧挪开的目光再次看向老太婆,朝前几步,几道金色的符文朝着她袭来。

    阴玲慧陡然头发四散炸开,身后霎那间出现数千影影绰绰的鬼物,仿若这犀角峰突然连同了地狱,厉鬼狰狞咆哮,朝着前方一拥而上。

    那金色的符箓再无法靠近阴玲慧分毫,阴玲慧走到了老太婆的身边,蹲下伸手摸摸老太婆的背后,摸了满手的血。

    阴玲慧抱着孩子的手突然颤抖一下,目光再次朝老太婆的身后悬崖看去。

    下方是一个失去半个身子的老头用一只手拖着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在试图离开供苍山。

    阴玲慧抬手,跟前的老婆子突然开口了,

    “大人,给我留一条血脉吧。”

    阴玲慧举起的手,缓缓放下,说道,“小九,你做的很好。”

    老太婆手里的砚台突然落地,阴玲慧伸手接过来。而老太婆身体升起了蓝色的火焰,仅仅几秒钟后,只听见“当啷,当啷”俩声。

    一个如果牛鼻环的东西和一把足有半尺长的匕首落在了地上。

    一个锁仙环,一个普通法刀!

    司徒矜卓依旧朝前在爬,她手里的伞的伞骨,只剩下了一根。

    “你.....你好.....像...众叛.......亲离了!”司徒金卓声音颤抖,但是声音中也有兴奋。

    阴玲慧说道,“尚如渊值得你这么卖命?!”

    司徒矜卓说道,“不....他.....不配.....”

    之后继续朝前,妄图登上这峰顶。

    阴玲慧朝着司徒矜卓走去,仅仅三步,司徒矜卓就跪爬在地上,当阴玲慧第四步迈步,抬起脚,司徒金卓的脑袋上就被阴玲慧踩在了脚下,要知道两人之间距离至少一百多米。

    阴玲慧低头问道,

    “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司徒矜卓说道,“你让那个阴阳行使修正王哲的命格,这最后一根伞骨,代表的就是王哲!我不想....”

    “咔擦”

    阴玲慧的脚落了下去,地上脑浆四散。一阵风吹过,司徒矜卓的尸体就成了一团的灰尘消失的无影无踪。

    “户主,这尚如渊怎么杀都不死!可能需要囚舍炼化!”卞波儿站在松树下,转头看着犀角峰的阴玲慧。

    阴玲慧打开了包在羊皮上面的砚台,淡淡说道,

    “出来吧!伞骨不毁,他杀不死的!”

    卞波儿从画中退出来,看着地上的锁仙环和法刀,一巴掌就打成了粉末。

    之后嘴角轻瞥,把头朝天望去,一句话都没有说。

    “小九是他的曾孙女,最有希望开启轮回印的,可惜生下了两个畜生!”

    卞波儿说道,“她到死也不知道我是她曾爷爷......”

    阴玲慧说道,“她很早就知道了,我告诉她的,不然你打开下一世时候,她早就杀上门去了。”

    “这里没你的事了,离开绥原隐姓埋名吧。”

    卞波儿手插在裤兜里,“那个活尸你下不了手,我去杀吧。”

    阴玲慧笑着说道,“你去?去哪?在绥原,你准备杀她?”

    说着话,目光看向了一处空地,张淑洁带着王哲出现。

    阴玲慧冲着卞波儿说道,

    “跟我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什么要交代的,速度滚吧。”

    卞波儿看看王哲,又看看王哲跟前的张淑洁,笑了,这绥原杀死这个张淑洁,跟做梦没啥区别。

    卞波儿耸耸肩,转身时候,嘴角下弯,但他真的一把岁数了,这掉眼泪,比砍脑袋都丢脸。

    卞波儿走了......

    阴玲慧手机响了,她开了免提,里面一个男人声音凝重,

    “道监台北上二十多个人,明天早上就该到了......”

    阴玲慧说道,“哦,都散了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