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零三章 阴神之怒(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孟溪应该是感觉到张淑洁最近对他态度的变化,他也不想与张淑洁一起面对一个阴神,及时的逃走了。

    张淑洁天赋确实很强大,强的出乎了她和周河那位城隍的预料,本来绥原和周河都不该出现这地府伥徒的,可是张淑洁得到这个身份突兀,成长的速度更是百年罕有。

    得到身份仅仅半年时间,就有了府门,要知道多数的地府伥徒一辈子都没有府门的。

    张淑洁有了府门,选择入住的魂体,也是选择别人连想都不敢想的阴神!

    而且差一点就成功了,所以她认为张淑洁是一个外表随和,追求完美的人天真姑娘,也曾经欣赏过。

    但当追求完美太过偏执,那就成了缺点。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说明天道都会犯错,需要及时补救,为何一个地府伥徒会这么偏执的追求完美?

    如果张淑洁修正王哲的命格,她不仅不会阻拦,甚至帮一把是肯定会的。之前认为张淑洁是在教条的恪尽职守,可是直到今日,看到她在白孟溪离开之后那如释重负的表情,,她对袁应潮的救治半途而废,悄悄隐匿追着王哲出了绥原,她才知道,原来追求完美的极致,就是精致的利己!

    阴玲慧从来没有认真的思考过人性这个东西。生老病死不存在,所以她很少回忆,回忆少了反思也就少了。缺少回忆和反思,能让她不会负重前行。

    要知道悠久的生命里,她看着出生到死亡的人太多太多,可是那些人长什么样,叫什么,基本在这个人消失之后不到三年,就从她的记忆里删除了。

    她的路就是如她说的一样,是逼出来的,而不是想出来的。

    生下这个孩子,按着相夫教子的所有标准流程管理自己的生活,无论是带孩子,还是买菜,还是陪着丈夫逛街,这都可以流程化,岳文玉终究也会成为她生命中的过客。

    这就是她真实的想法。

    所以从来没有感觉到快乐还是不快乐,直到那晚看到王哲的所为,让她触动很大。而今天的梦,也让她感觉到了绝望、痛苦、无助和愤怒。

    昨天之前,她对岳文玉的母亲是心怀愧疚的,今天却淡然无存。

    张淑洁说她强势,那是她的无意中流露出来的上位者的冷漠,且张淑洁本就对她很熟,所以说她在家里应该属于强势的一方。

    可是她真的强势不起来,也跟一个没有受过什么礼义廉耻教育的老太婆犯不上硬杠。

    家里该做的事,她即使突然消失,回去之后照样一件不落的全部都要做。但是这些在岳文玉母亲的眼里,应该属于一种贱,老太太每天早上拿着宝剑出门消磨过剩的精力就是证据。

    但她还是忍,她活得岁月里,女人一直都是男人的附庸,而她又不是一个可以累死的人,能力越大,那就度量更大一点。

    她出去时候,真的没有跟老太太打过招呼吗?

    每次出去,老太太都知道。因为她是阴神,即使老太婆睡觉中,她照样能留下一道虚假的画面。

    可是老太太一个人守着儿子活得时间长了,容不下家里再有一个女人。

    所以两个人之间的所有对话,只要儿子不在场,她都可以矢口否认。

    她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不忍了。老太太没有一个长辈的样子,而她才是一个真正的祖宗......

    张淑洁伸着脖子看着那个红影搜查了差不多一栋楼而一无所获,感觉脖子都有些木了,转动脑袋看向阴玲慧,发现阴玲慧双目无神。

    这心态有些失衡了,这观察红影动向居然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自己又给阴玲慧来免费当苦力了,咳嗽一声,

    “瞌睡就回家睡去!”

    阴玲慧确实走神了,这也是生平第一次。

    抬头看向西面,太阳仅剩半个圆。阴玲慧问道,

    “他在做什么?也在看日落?”

    张淑洁知道阴玲慧问什么,淡淡说道,

    “你猜对了,那是一个喜欢晒太阳的僵尸,很奇葩的。”

    阴玲慧,“你对他的评价就只是一个奇葩?”

    张淑洁想了想,说道,“目前我见过最聪明的一个人!”

    阴玲慧,收回目光,嘴角含笑,又低头亲亲孩子可爱的小脸,孩子在她的怀里很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哭闹。

    张淑洁觉得阴玲慧这一觉醒来古古怪怪的,淡淡提醒一句,

    “那个司徒矜卓,朝着供苍山去了。”

    “还拿着一把烂伞!”

    阴玲慧连头都没有抬,她当然看的见,也看到了那把伞仅剩两根伞骨。

    “你不是要杀了她?”

    阴玲慧,“杀她需要我亲自动手吗?”

    张淑洁试探着问道,“要我把她的传承收了吗?”

    张淑洁觉得杀官静这件事上,阴玲慧肯定很棘手,毕竟这个司徒矜卓化凡是小事,关键还顶着一个阴阳行使的传承,那些阴差未必能杀的了。

    但她再次被阴玲慧无视。

    红影进入了地下室,突然楼内两个长脑袋的怪物从楼里面冲了出来,速度犹如楼顶投下来的两束灯光,眨眼就跪在了阴玲慧的身前,

    “大人!大人救命啊!”

    “大人!我们是被逼的。”

    “我们也不想进入这绥原的。”

    “都是那个书屋,我们真的斗不过它啊。”

    这两个丑八怪出现就你一句我一句,跪在阴玲慧面前,还没有问,就把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

    张淑洁伸手,一个小丑瞬间化成了灰飞,

    “你们两个人说话太吵了,留一个就可以了!”

    张淑洁是在立威。

    立威有些突兀,连阴玲慧都皱起眉毛。

    其实,一点也不突兀,杀与不杀,什么时候该杀,在阴玲慧跟前的这个张淑洁确实没有思考过。

    阴玲慧在沐竹那么暴力的驱逐轮回医院,对她的触动很大,她觉得自己也该立威!

    但是在介宁供苍山脉那边,张淑洁另外一个分身已经跟三号柜房对峙了近两个小时了,她想弄死三号柜房里面的人,跟阴玲慧一样立威,可是实在没有多大把握。

    所以这边出现域世界的两个小丑,算是撞在了枪口上!

    剩下的那一个丑八怪,咧着大嘴,带着哭腔,

    “大人,大人,两位大人,别杀我,求你们了......”

    张淑洁冷冷说道,“说重点,不要让我问!”

    这丑八怪马上跪直身体,

    “我该说的都说了啊,就是都市书屋逼我们来的绥原!”

    阴玲慧淡淡说道,“把这个也杀了吧!”

    轮到张淑洁皱眉了,她刚才是立威。现在阴玲慧啥都不问了,直接让她动手再杀,她又不是城隍府的手下,凭什么听阴玲慧的?

    双臂环抱,“那你亲自动手吧,杀人杀多了,我怕做噩梦!”

    阴玲慧目光看向那个跪着的丑八怪,这家伙大叫,

    “别!别,千万别啊,我们其实只是想弄死那个王哲。”

    顿了一下,朝着旁边看看,没有人接他的话,因为另外一个孪生丑八怪已经没了。只能自己继续说道,

    “他对探寻糜耳剑鞘的事做了隐瞒,糜耳剑鞘还被人惦记着,里面出现了‘有悔’,让电台死了大半的解说员,后来追王哲到颂城,跟都市书屋刚好碰上,我们想看看‘有悔’扔到了刘序乐的书屋里面是什么情况,于是.....”

    结局阴玲慧已经知道,刘序乐要是解决不了一个‘有悔’,怎么可能与九品公寓抗衡?

    打断了丑八怪的话,

    “给王哲那个戒指的目的是什么?”

    丑八怪突然闭嘴了,一声不吭。阴玲慧淡淡说道,

    “九品公寓让你们送去的吧?!”

    这丑八怪小眼睛眨巴,嘴上却是,“我什么都没有说!”

    阴玲慧说道,“好了,起来吧!”

    “现在你们域世界要为我做一件事,事成,你们安然离开。”

    抽八怪顿了顿,说道,“我需要问一下台长!”

    张淑洁插话,“你们是哪个域世界?”

    但是这丑八怪双目无神,显然在通过特殊的方式在与域世界交流而无暇回答她的话。

    静静等着,一分钟后,一栋白色的七层楼突兀出现在阴玲慧前方。

    楼整体是一个竖着的长方形,如果放倒再涂上一些染料,跟那个轮回医院几乎一个样。

    不知道这两个域世界是不是一个人造的,一点审美都没,楼建的跟棺材似得。

    里面一个老太婆沙哑的声音传来,

    “城隍大人,说话可要算数!”

    这个老太婆的声音干涉奸细,但与阴玲慧说话充满了恭敬。

    要知道这物语电台年前出现在绥原,这老太婆电话里的声音是充满了高傲和不屑。

    阴玲慧淡淡说道,“我是阴神!”

    是的,她是阴神,所以承诺不需要谁见证,自带因果!

    白楼内传来老太婆的声音,“好,那就定了!”

    张淑洁看到了那门口挂着的牌子,问道,

    “你们这物语电台是做什么的?”

    那丑八怪张嘴,阴玲慧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巴掌凭空出现,打在这个丑八怪的脸上,让这丑八怪及时闭嘴了。

    张淑洁大喊,“站住,我还有话没有问!”

    那个杜先生就是靠着物语电台送的戒指逃出她的府门,在看清楚这居然就是那个物语电台,所以一堆的问题就涌了出来。

    但丑八怪被打,捂着脸,转身一句话没说,冲入了白楼内。

    物语电台再次隐匿,但是张淑洁可以肯定,白楼还在这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