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百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哲前面走,白延肃一步三回头,每次回头都是谄媚的假笑,直到消失远处的松林中。

    白延肃当然怕,他可是杀了阴差的。这城隍要是发飙,他可能崇都的房子全卖了也不够给庙宇的香火钱。

    阴玲慧眼皮不抖了,脑袋不疼了,心率正常了,可是这胸口堵得慌,她很想大声喊,发泄心中的郁结,可是王哲就在前方,她不好意思吼。

    之前就说过,阴玲慧活得太久,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一张脸,一个表情,她基本能看透这个人的心性和当下生活的状况,这份本领甩蹲大街上的麻衣相士十条街。

    王哲刚才在她脸上停了两秒,之后转头,那眼神里面没有任何的波动,甚至连瞳孔都没什么变化。

    那是一种不屑,是失望至极的才能出现的一种不屑。

    她很清楚,王哲连骂她都懒得骂。直接无视了她,这个她忍了。可是王哲不该打开桃子的那个纸飞机时候笑,她妒忌,也只能是对与她拥有一样身份和地位的人。

    阴玲慧深呼吸几次,轻声说道,“都只是昙花罢了!”

    多少人杰枭雄都化作尘埃,而她依旧在,是非对错都会被时间冲刷的干干净净,当下确实纠结,但是她幻想自己活在下一个王哲成为历史的瞬间。

    一个木质的二层小楼从她后方飞来,阴玲慧挺直了自己的腰,但是小楼没有在她跟前停顿,朝着王哲追去。

    阴玲慧在表情尴尬前,化作时间,又消失不见了.....

    .......

    白延肃跟在王哲身后走到山腰处,冲着王哲尴尬笑道,

    “我突然想起来,该给小玉.....”

    王哲瞪眼,白延肃闭嘴,这个挡箭牌用的有些频繁了,王哲不烦,其实他也有些烦。

    又走一段,白延肃再次开口,

    “哎呀,小子,我家里门口那块地该种了,你也安全了,我就先回去了啊?”

    王哲停下脚步转身,白延肃搜肠刮肚想编个合适的说辞,

    “我门口那地下有那个啥,需要......”

    王哲点头,“嗯,你回去吧!”

    白延肃说了一句,“咳,不是,还有那啥,那个,我现在还不是御尸门的掌门,你也知道,践境令还在我爹那里.....”

    王哲,“有话直说!”

    白延肃干笑,“你身上的那御尸门的印记,我收走了啊,我只有那一个.....实在对不住啊.....”

    说着伸出一个指头,一脸媚笑。

    王哲依旧淡漠,“想收回去随意!”

    白延肃棺盖打开闭合,王哲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白延肃背起棺,

    “那我先回去了啊?”

    王哲点头。

    白延肃消失不见,那叫一个匆忙。

    白延肃赶着回家种地吗?崇都冬天是短一些,可是现在正月还没有过,地里麦苗还没有冒尖,种牙倒是不需要看季节,但肯定不是在门口种。

    白延肃做的已经相当不错了,所以王哲不会不给白延肃台阶下。

    王哲朝着山下走了一段,感觉有一双眼在看着他,他转身朝后,又朝天看看,没有发现什么人。

    心脏依旧在跳动,跳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一股子的燥热从体内升腾。

    看来这白延肃真的拿走了什么东西,自己好像又暴露在这天道之下了.....

    朝前几步,身后留下一道尸煞分身,王哲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一道旱地惊雷在王哲身后响起,那尸煞分身瞬间烟消云散。

    王哲头也没有回,这都是预料中的事。

    活着不易,脑袋不能成为装饰品,等着山洞里出现一个白胡须的老爷爷招手喊一句“小友你来了?”之后传授你一套盖世绝学。

    那不靠谱,或许有专门送外挂的老爷爷,可惜王哲不喜欢往山洞里钻。

    业火已经不是第一次从体内燃起,这么长时间的,看了那么多的修道者的典籍,还需要双膝一软,跪在白延肃或者阴玲慧面前喊“前辈救命”。

    那不是王哲,在绥原被夺走阴差令,他跑到沐竹去躲藏。

    那是因为有人希望看到他如丧家之犬一样,所以他照做了。

    而出了绥原,他不需要隐藏,什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是高抬了这个天道。

    天道没有长眼,更没有脑子,有眼不会让魔涅出现,有脑子不会让修道者窃取道源。

    他从未滥杀,那么身上肯定不会有恶业缠身,更不会被怨气和诅咒针对,但是这业火还是燃起,那么这天道针对的只是他体内的尸煞气,与他有多少功德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无差别的攻击。

    所以白延肃的尸煞分身术,可以排掉体内的尸煞气,所以他并不怕什么业火,更不需要装可怜,让谁来搭救。

    所以说他的脑袋不是装饰品。

    无常殿在王哲身上做过印记,王哲没有看过短信,但是那个无常殿的犼在沐竹出现了。

    物语电台也做过印记,不是因为红影来了绥原。而是知道他接触过物语电台的只有他和阴玲慧,而红影更是只有王哲知道。可是现在呢?红影出现,所有矛头都指向王哲。

    如你大街上走着,后面有条狗咬人了,所有人拉住你,都在大喊,“狗是你的,你要负责!”

    可为什么没人怀疑这红影是不是真的跟着王哲!如果不是物语电台参合,刘序乐敢说在王哲二百米发现的“疯狗”就是跟着王哲的?

    张淑洁帮助王哲远离域世界,做了印记,但是张淑洁那点浅薄的心思,王哲都不需要猜,那是担心王哲利用换命之术躲过她的毁尸灭迹。

    白延肃把王哲收入御尸门,也算是在王哲身上做了印记。可是这个老鬼,从来不敢把后背留给王哲,刚才下山时候,王哲在前,他不还在后面走吗?白延肃是一朝被蛇咬,对王哲的警惕算是岚岭大墓之后的后遗症。

    白延肃是一个普通的小人物性格,救王哲,纯属头脑发热,他没有什么走一步算三步的智慧,说出去的话经常想收回来,做过的事,转身就要给自己一个巴掌。

    呵呵,说到这里,白延肃现在真的就在离得王哲十里外的路边,用拳头在敲自己的脑门,嘴里还在骂,

    “哎呀这个闷墩儿,哎呀这个敲包哦.....”

    阴差令,是阴玲慧在王哲身上的印记,而且这个女人最危险,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王哲就是一个没有温度的人,他更能明白,一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阴神眼里,他有几两重。

    而且这个印记被朱丑拿走,王哲还要舔着脸把这个狗圈重新要回来戴好、戴端正。

    所以现在王哲可以离开绥原吗?

    不能!

    不是因为安淑君还在绥原,而是他身上的印记太多了,离开绥原,离开阴玲慧的庇护,他可能会成为物语电台的资深考古员,他也可能会成为九品公寓的一个试炼对象,也可能被张淑洁一道分身偷袭死在一个荒无人烟的臭水沟里.....

    嗯,现在王哲的前方就是一个水沟,而他此时就坐在水沟跟前。

    不远处,三号柜房二楼,桃子又石化了。

    白延肃收走了王哲身上御尸门的烙印,她就准备出去帮王哲将业火渡到她自己身上。

    可是那一道洒脱的尸煞分身,那接踵而至的一道天雷,王哲那从容的脚步,都让她感觉到了震撼。

    原来王哲根本就没有把什么业火当成一回事,一直都是在藏拙,他不需要什么阴差令照样可以行走天下。

    而挡下业火的手段,或许那御尸门的白延肃都没有如此琢磨过。不过没琢磨也是情有可原,因为没有一个僵尸如王哲身上一样,尸煞气是靠情绪波动酝酿而出。

    王哲盯着水沟一动不动,仿若一个雕塑。

    桃子也同样站在窗口不动,桃子觉得此时的王哲跟以前的她有些像,不同的是,她是站在山顶,王哲是站在山沟里。

    王哲再想什么?桃子在想王哲在想什么?而陈辰坐立不安,朝外看看,朝里面看看,在想,王哲和桃子都在想什么。

    一楼沈雀袅靠着门,脸上含着微笑看着王哲,好像她的笑不会累。

    一个小时过去了,山顶的红日仅剩半个圆。

    三号柜房里唐雅开口了,“桃子?我们该走了,一直让域世界盯着他,对他没有好处!”

    陈辰急忙解释道,“唐总,没事!这一次没事的,王哲身上有她的印记阻隔我们,要不是桃子姐,我们根本找不到王哲哥在哪!”

    陈辰说的‘她’就是张淑洁。

    张淑洁腿都站的麻了,三号柜房一群人盯着她,她真不好对王哲出手。这里不是绥原,打起来,她不知道是不是桃子的对手。

    当然她也清楚,桃子也不会冒然出手,同样不知道她离开绥原之后,还能使出多少阴阳行使的能力。

    除了桃子之外,柜房内其他人也不敢出去。因为张淑洁可不是阴玲慧,一旦被张淑洁逮住域世界的人,张淑洁是会毫不犹豫的杀死的。

    而现在的三号柜房,在域世界中属于拖整体后腿的那个级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