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九十九章 这就是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绥原矿机宿舍,沈雀袅喊着‘我说,只要你欢迎我......’从床上坐起来。

    余音还在这狭小的房间里回荡,只有她一个人。

    昏暗的房间,潮湿发霉的空气,黄斑点缀的墙壁。

    她嘴角的笑收敛,这是她这一年多来,第一次是笑着醒来的。

    可是笑过之后,就是落寞,床上呆呆的坐了好一会,她又笑了。

    掀开被子,赤裸裸的下床,径直走到卫生间,伸手把遮在镜子上的白布扯掉。

    在卫生间里点燃了一根白色的蜡烛,端着蜡烛凑到镜子前。

    镜子里面是一个头发都脱落的恐怖女人,半张脸坑坑洼洼,像是被硫酸泼过。一只眼窝放着一个玻璃球,样子很是狰狞。

    胸口到胳膊上,彩色的伤痕密布,这是在伤口上泼过染料造成的。

    这就是沈雀袅的本尊!

    小心翼翼从肥皂盒后方取出一个袜子,从里面倒出一个润唇膏,润唇膏有些硬,她用力的在自己的嘴上来回搓几下,嘴唇都被风干的润唇膏擦破,她却浑不在意,涂抹完,对着镜子嘟嘟嘴。

    再看镜子里面,是一个黑发,大花眼,高鼻梁的美女,此时也嘟着嘴。

    镜子里的沈雀袅是一个精灵族的公主,而镜子外,是能让小孩止啼的怪物。

    在打量过镜子里的自己之后,转身笑着走出了卫生间,她也想擦擦自己的脸,可她的化妆品仅有这半截润唇膏。

    进了卧室旁边的房间,打开了柜门。

    突然,

    里面掉出来几具尸体,沈雀袅低头看看,叹息一声,

    “你们的衣服都不适合女孩子!”

    嘴上这么说,可是她还是蹲下来,脱下了一具尸体上红色的毛衫穿在了自己身上。

    接着再打开另外一个衣柜门,里面依旧是挤的满满的尸体。

    她厌恶的皱眉,拉出一个尸体,拿走一条黑色的长裤。

    穿好衣服,哼着歌,走进了厨房。

    不知道王哲看到沈雀袅屋子里的样子,会怎么想,王哲只是觉得沈雀袅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怜,自己两次都没有帮她脱离苦海,有愧。

    沐竹村王哲只是观察沈雀袅是不是还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结果他是满意的。

    魔有脑子是真的,可是有脑子的多了去了,为何会被称为魔?这满屋子角落里塞满的尸体,就是答案。张如瑾折磨沈传师,她放过了,王哲也在针对沈传师,所以她同样放过了。

    但任何无视她的苦厄的人,都该死,这就是魔!

    厨房的抽屉里,她拿出了一个白色的药品,这柜子里的所有人,都吃过这个药。

    把一整瓶倒在手里,笑着说道,

    “上虞欢迎你!”

    之后抬手........

    突然,她的手被人抓住。

    她转头,一个漂亮的女孩抓着她的胳膊,这个女孩的漂亮,让她有些嫉妒。

    “想恢复你的容貌吗?”女孩笑着问道。

    沈雀袅连连点头,女孩笑着说道,

    “三号柜房诚聘你为业务主管,你可愿意?”

    沈雀袅再次点头。不需要思考,她看似凄惨,但是她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不可思议的人。

    沈雀袅被这个女孩拉着朝着一个古朴的飞檐二层木楼走去。

    女孩在笑,“咱们三号柜房,现在有神、有魔、也有鬼、还有人,哈哈,下一个我觉得该招聘一个仙.....”

    这是志得意满,连心里话都藏不住的是唐雅。

    三号柜房擅长坑门拐骗,唐雅抓住了最好的机会出手,情绪亢奋,本次招聘,她要给自己打二百分。

    沈雀袅真正放下心中的仇恨,她的样貌会恢复如初,根本不需要三号柜房帮忙。

    可是柜房内,没人笑,也没有人兴奋。

    桃子带着面具一声不吭的坐在二楼,或许她在神龛上被供奉的时间太久了,所以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不算什么太过奇怪的事。

    陈辰趴在桃子对面,说道,“你为什么不拦住她?杀人魔都往这里带!”

    桃子淡淡说道,“这里她才是主人!招聘谁,是她的权力!”

    陈辰说道,“那个城隍追来了!你出去不?”

    桃子动了,没有回答陈辰的话,而是取过一张纸,然后写了一个字,

    “逃!”

    收起了笔,然后折成一只飞机从二楼窗户飞了出去......

    阴玲慧盯着三号柜房,她还是来晚了一步,一张脸拉的很长。她本身不属于一个美女,只算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人,而此时拉长脸,就显得有些丑了。

    她看到了二楼飞出去的纸飞机,也看到了上面的那一个字,手抬起,目光却与二楼窗户口站着的带着面具的桃子不经意的对视。

    她的手又放了下来,这不是她害怕桃子,而是她还是想装一个好人。

    目光下移,看向了一楼,

    “我没有允许你们降临!”

    唐雅快步走到门口,脸上露出夸张的惊讶,

    “唉,你们城隍府执法应该流程化!需要改进!”

    “只说不让降临,又不给个期限!”

    “我当你们是府门大,事多,忘了我们这小小三号柜房。”

    “再说,我落下来,也没有看到有衙司和判官阻拦啊?问题不在我,而在于城隍大人手下偷懒啊!”

    阴玲慧居然被说的哑口无言,绥原不到二十个阴差,仅有的一个判官和两个衙司都在供苍山,人手不足。阴差又哪里敢靠近域世界?

    “把魔涅本尊交出来!”阴玲慧稍微愣神,就再次冷冷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唐雅脸上故作的惊讶收起,换成了不屑的眼神,伸手虚抓,关上了柜房的门,送阴玲慧的高傲一个闭门羹!

    她不会对阴玲慧客气,因为这个城隍为了杀死里面的昆仑余孽,请来那个书屋差点把她都杀了,所以她不需要对阴玲慧客气。

    阴玲慧看着三号柜房渐渐模糊,双拳紧握,

    “三个月内不许你们再降临绥原!如若违逆,后果自负!”

    说完阴玲慧消失。

    柜房内唐雅不屑,“降临了你能把我咋样?你还能咬我不成?”

    但是这话没有传到外面,这是气话,也只能关起门来说。

    阴玲慧真下定决心收拾三号柜房,那不是绥原无法再降临,整个上虞都没有柜房的落脚之处。

    柜房每月的考核还如何完成?这个龟壳阴玲慧确实敲不烂,可是逼死里面的人,是真的能做到。

    ......

    纸飞机朝着沐竹方向如流光一样飞来......

    到了沐竹,速度减缓,徐徐下落,一个女人仰头目无表情看着上空的纸飞机,跟着这飞机进入了沐竹村。

    这还是阴玲慧!她究竟想什么,没人知道。

    她本该因为躲过这一场浩劫而对这个小小的活尸,心存感激才是。

    但她不能,她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清醒,这个活尸与尚如渊的因果太重,而且偏偏尚如渊就是一个命师!

    人性的复杂在她身上表现的可以说是酣畅淋漓,前一刻还对王哲品头论足,赞叹不绝,可危机刚刚结束,就是另外一副态度。

    她淡漠的点评张淑洁的时候,是认为自己跟张淑洁是不同的,她性格直爽,不需要伪装。

    可是在桃子面前,她还是伪装了。

    她自认为的直爽,只是相对于比她弱了太多的地府伥徒。

    这不是缺点,上位者对下位,历来可以直爽,换在世俗绝大多数人身上,都适用。

    纸飞机在村子上方飞了两分钟,突然朝着南方加速掠去。

    阴玲慧的瞳孔收缩,身形消失再次追了出去。

    三分钟后,阴玲慧站在了绥原与介宁的交汇处,供苍山脉依旧朝着南方蔓延,纸飞机飞出了绥原的地界。

    阴玲慧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跳的有些不正常,她真正该捂着的是脑袋。

    这离开沐竹再回到沐竹,前后不到十分钟,现在站在这里,依旧连危机过后二十分钟都不到。

    但是这二十分钟内,思考的太多,脑部供血有些不足,所以头疼。

    不过她认为这是心脏的问题,所以捂住了心脏,而没有去摸自己的额头。

    前方三里外,白延肃刚把棺盖打开。

    王哲的手刚摸到棺材边沿,白延肃猛然转身朝着后方看。

    白延肃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就是脑残也猜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绥原城隍!如果是判官衙司,不会止步在所属地界的边沿,如果只是路过,根本不需要与本地城隍通传。

    可是城隍不同,走出自己的地界,需要通传地府,方可离开。

    王哲从棺内爬出来,也看到了阴玲慧,眉毛皱起。

    阴玲慧的眼皮在抖,她突然心脏节奏跳的有些没有章法,或者说跳跃的有些不合时宜,给她丢脸了。

    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在王哲的面前,她很难把阴神的威风耍起来。

    王哲目光在阴玲慧身上停顿仅仅两秒,就移开了目光,之后冲着老白说道,

    “冷着做什么?走啊?”

    白延肃抬手,巨大的棺落在背上消失不见。

    而纸飞机径直砸在王哲的额头上,王哲皱眉,接着无奈的笑,抓住这个纸飞机打开,看到上面写着一个字“逃”。

    一阵无言,这个桃子真的是在帮倒忙,也亏白延肃及时溜进去把他给偷出绥原。

    他的心脏起搏器还有用,阴玲慧如果没有桃子纸飞机指引,未必能找到王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