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两朵恶心的奇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个阴柔声音碎碎念之后,也开始抢夺身体身体控制,沈传师一而再的试图去继续殴打沈雀袅,但却没有成功一次。

    而沈雀袅好像已经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张淑洁有些迷糊了,什么情况?王哲不就是蜕了一层皮?这皮成精了?杜先生的换命之术这么神奇?

    不过很快,她就通过这皮囊内泄露的气息,还原出另外一张脸,

    “张如瑾?

    这不是已经死了?他身上王哲的那张皮,也被自己给毁掉了。

    想到那张皮,张淑洁一个激灵。然后开始寻找王哲的踪迹,不见了。就跟在颂城时候一样,所有的气机都消失了。

    她有些心虚,当时毁掉王哲的那张皮,看起来是随意的动作,但是从内心深处是希望让王哲无法拿回属于自己的命格,就没有理由再找她重生。

    可是王哲后来出现,也没有发现异常,所以她就再没有深究过。

    人性比狗更善变,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态度同样会因为某个不经意的小事而心生好感,也会因为某些利益,而陪着笑脸背后捅刀子。

    张淑洁无论再美,无论再看起来天真无邪,可是终究王哲会成为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她觉得自己对王哲很好,这种好,就跟大街上有人弯腰给一个残疾人碗里扔一块钱一样,施舍的同时也是快乐自己。

    张淑洁是一个守护阴阳秩序的使者,她当然更注重表面工作。对王哲的态度复杂程度,当然也不是这几句话能概括。

    王哲是怎么发现自己身体里藏着张如瑾的?张淑洁在看到阴差令的时候,就瞬间明白了。

    那个失而复得的阴差令有问题!王哲刚收到阴差令时候,魂魄还没有散尽,所以杜先生搭桥,让王皈进入王哲体内,所以王哲一直看起来跟活尸没有区别。

    但是自从王皈离开,王哲魂魄就在加速逸散,就是杜先生再来一次,也不可能架起桥让另外一个元神隐匿进去。

    身朝着阴玲慧的房间走去,她想质问阴玲慧,把张如瑾潜伏在王哲体内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到了门口,愤怒没了,有些心虚。

    五十步笑百步,其实她俩都不算光明正大。

    转身回到沙发上盘膝坐下,再次观察沈传师和这个张如瑾的争斗:

    “阴差怎么了?了不起吗?!”沈传师的声音阴冷。

    身体跟抽疯一样,摇摆着走进厨房,拿起菜刀,张如瑾阴柔的声音响起,

    “怎么?想把自己的皮剥下来?哈哈,你做梦吧!”

    但下一秒着菜刀就划过了脖颈,没有丝毫迟滞。

    左手的阴差令消失,接着用双手捂住了脖子。

    明显,张如瑾彻底控制了沈传师的身体。但被抹脖子的身体控制了还有什么用?

    张如瑾嘴里冒着血沫子,捂着脖子惊恐的在地上来回转动身体。

    不过仅仅十几秒钟后,他把手从脖子上移开,从地上站了起来,甩甩自己手上的鲜血。

    咳嗽两声,之后一脸的灿烂的微笑。

    原因:这个阴差令只要在尸体上,这尸体想要倒下真的不容易。

    张如瑾朝着门外走去,他想看看那个漂亮的妹子现在咋样?

    刚到门口,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张如瑾被门给拍飞。

    翻身起来,门口站着一个完好的沈传师。正一脸狞笑看着他,

    “你也喜欢那个婊子?”

    “看不出来了!”

    “你这么一个阴阳人,居然也对这个婊子这么上心!”

    说着话走到张如瑾的身旁,弯腰捡起了地上的菜刀,用自己的舌头舔了一下刀刃,舌头被分开,张如瑾坐在地上吓得一个劲的往后缩。

    沈传师舌头缩回,腮帮子鼓动几下,开口道,

    “想取代我?去呵护那个婊子?”

    “哈哈,这个婊子的人缘可真好!”

    张如瑾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沈传师的嘴巴,分叉的舌头恢复了,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想到王哲说跟这个彘异换了命,那自己也应该有这能力了。

    摸摸脖子,恢复的有点慢啊,不过血止住了。

    沈传师拿着刀一步步逼近,张如瑾退在墙根处,退无可退。

    沈传师的菜刀扬起,一刀朝着张如瑾脑袋劈下。

    张如瑾猛然右手探出,一把金色的匕首,刺入了沈传师喉咙,刀尖从沈传师的后脖梗露出了尖。

    张淑洁又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站起来,“戮神刺!”

    之后捂嘴,紧张的朝着阴玲慧所在房间看看,心跳宛若擂鼓一般。

    接着开始脑补,如果自己跟王哲走在一起,冷不丁的王哲拿出这戮神刺给自己来一下,后果是什么?

    阴谋,这是阴谋!这张如瑾和这戮神刺,就是为她准备的。结果被王哲提前发现了!

    阴玲慧元神并未沉睡,听觉何其敏锐?眼皮抖了一下,很快就放弃了醒来。

    瞎折腾可能会没命!戮神刺都出现了,看来自己应该听王哲的好好睡一觉吧。

    只是突然感觉周围有风吹过脸颊,阴玲慧不得不睁眼。

    她睡在了大街上!是张淑洁把她扔出来的。

    阴玲慧站起来,眼珠充血,想了想,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王哲家里。

    孙于谷没在王哲家,因为害怕王哲把他给吃了。

    阴玲慧躺倒王哲的床上,盖上被褥,感觉浑身轻松,再次合眼。

    张淑洁扔了阴玲慧,第三次盘膝坐下:

    沈传师被这一刀刺中,脸上的狞笑变成了惊诧,身体朝后栽倒。

    张如瑾从地上站起来,又摸摸自己的脖子,用脚尖踢了一下沈传师的脑袋,

    ”死货!吓死我了!“

    说完走到墙角处,捡起沈传师睡觉狗屋里面的几块棉花,去厨房水轮头接水,擦洗自己的脸。

    张如瑾究竟是哪种人?是一个取向有问题的人,是一个把恐惧写在脸上,害怕浸透到每个肢体语言中的阴阳人。

    如果真的这么认为,那就太流于表面了。他只是沉溺于柔弱的表演中,享受那种被虐的快乐。

    绝对不能以常理推敲此人。如非他这精湛的演技迷惑沈传师,沈传师不可能被他一个娘炮给一刀毙命。

    简单擦拭一下自己的脸,走出厨房。弯腰蹲下,捡起地上的菜刀,走到门口,躲在门口一会,依旧没有发现沈传师破门而入,于是朝着门喊道,

    “嘿,猛男,你死哪里去了?”

    “我要这个房间里堆满你伟岸的身躯!”

    沈传师已经拿着匕首悄悄,走到这个张如瑾的身后,他不是每次都需要从其它地方重生出现,如果身体只是损伤,他只需要一点点时间修复就好。

    听到这个张如瑾的这嗲声嗲气的话,手里抓着的戮神刺掉在地上。

    “咣当!”一声。

    张如瑾转身,看着沈传师瞪大了眼睛,

    “死鬼,吓死我了!”

    “恶----恶---心----死老子了!”沈传师感觉说话时候舌头都捋不直,太恶心了。

    张如瑾把菜刀放到沈传师的手里,蹲下来捡起地上的匕首,站起来,一脸亢奋,

    “来吧宝贝!”

    “来互相伤害......”

    张如瑾的话没有说完,沈传师手里菜刀一刀落下,劈在张如瑾的脑门正中间。

    张如瑾用斗鸡眼看着额头的菜刀,

    “死鬼,我还没喊开始呢?”

    “你耍赖!”

    沈传师差点尿裤子,膈应死他了,手一抖,松开了菜刀。

    张如瑾的刀再次插入他的心脏,沈传师再次倒下。

    这一次张如瑾不守着房门了,而是蹲在张如瑾的跟前,拔出匕首,然后等着沈传师复活。

    果然过了几分钟,沈传师的胸口的伤口消失,张如瑾又一刀刺进去,

    “死鬼!”

    “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是怎么构造的。”

    之后血腥的场面出现了,张如瑾开始给沈传世做解剖手术。

    “唉,死鬼,疼吗?”

    “唉,死鬼,这都切一半了,你还活着!”

    “太神奇了,爱死你了。”

    “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你和我的名字要写到医学教科书里了.....”

    张淑洁没法看了,一个心理变态遇到一个生理变态,两个变态,都不能按正常逻辑揣度。

    关键是,一个无限重生,一个精力充沛的令人发指。

    张淑洁躺在沙发上想睡觉,可是那些画面一直出现在脑海。

    她前后跑了五次卫生间,整张脸都吐的发绿。

    睡不着,也无法睡了。

    张淑洁出门,再次来到岳文玉所在的楼下。

    放眼看去,周围仅有四个阴差。

    目光看向让留在这里监察的王禹平,

    “阴差都哪里去了?”

    王禹平说道,“不知道,城隍打发出去,就没有见再回来过。”

    张淑洁点头,王禹平问道,

    “户主,那城隍怎么没有把王哲带来?”

    张淑洁张嘴,但是马上闭嘴,她突然感觉这王禹平有些太关心此事了。谁跟王禹平说过,解决这个红影需要王哲了?

    王禹平却神色平静,“我觉得那朱丑应该挂了,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脑子秀逗了,一个灵体去抓捕一个御尸门的人!”

    张淑洁淡淡问道,“一个养尸人再强也只是一个天师!”

    王禹平笑着说道,“御尸门可不是养尸人,他们本身就是半人半尸!”

    “灵体、魂体见到御尸门,可不仅仅是腰斩一半实力那么简单,阴神领域,不是城隍亲自施展,几乎对他们无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