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八十八章 书屋老板的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午夜十二点了,办公室里,又剩下了岳文玉一个人。

    打开手机,又是他妈的一堆家务的牢骚和抱怨。

    岳文玉听了两段,关了手机,听多了心烦。伸手又在砚台上摩挲一下,他希望身后再有那个声音响起。

    可是没有,没有甜美的声音问他是否后悔。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后悔,出现在他身后的肯定不是阿茹娜,只是在用阿茹娜的声音,在跟他说话罢了。

    既然一切都不是真的,那么在梦里为所欲为,那又有什么错?

    或许因为今天过得没有什么该后悔的,所以那个声音没有出现。

    过了好一阵,他手离开了砚台,把椅子朝后放倒,然后双脚放在了老板桌上。

    突然一阵“哗啦”的响声,从椅子下面传来。

    他低头看看,是一串车钥匙。崭新的钥匙,是已经给力冯雯的那一串钥匙。

    他直起腰,掏出手机看看,里面冯雯这个人消失了。

    起身去了地下停车场查看,他的内心是忐忑的,希望苏子玲还在,也希望冯雯还在。他从来没有偷腥的经历,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觉得如果仰慕自己的人都消失了,这偷腥的那种无以言表的刺激好像就没了。

    一个阴差乘机进入了岳文玉的办公室。而另外一个跟着岳文玉去了地下停车场。

    当岳文玉横着歌回到办公室时候,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而站在楼下面的阴玲慧的脸阴沉的可怕。

    红岩村本来该协助张淑洁走阴的老婆子已经死了,彻底的死了,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这是地府欠的业债,需要还的!

    本来人家是帮助张淑洁走阴,直接被阴差带到这里当了炮灰。

    九品公寓派来的五个住户,稀里糊涂的进去,莫名其妙的死去。

    九品公寓是在跟地府抢生意,可是九品公寓发布时候里面的提示信息哪里来的?真当是九品公寓的主人亲自去收集?那都是用公寓住户的命换来的。

    这也是为何阴玲慧无法理解那个唐冬卿,为何作死的要求进入九品公寓一样。

    九品公寓不是为了恐怖而制造恐怖的地方,也不是为了让住户提升自我而出现的什么门派。住户强大它更强大,住户倒下,是为了他更强大。

    公寓负责接头的一个六品住户,在收到任务失败提示之后,叹息一声道,

    “这任务,没法做,没有在公寓重生!”

    说完就离开了。

    公寓住户从出现到全部离开,都没有与这些阴差衙司,产生任何的眼神交流,即使最后一句话,也像是对着那栋楼说的。

    两个阴差,第一个被杀时候,就提醒另一个逃出,可是终究被那红影轻松给杀死在大楼内。

    一天的折腾,能想到的办法都用过了,能借用的各种不同势力,也都试探过了。

    近距离试图控制岳文玉,远距离连狙击手这种世俗力量都试过。

    阴玲慧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阵的阵痛,身体不时抽搐一下。

    身体真的撑不住了,

    “盯住他,停止任何试探!”

    所有城府符的阴差都长舒一口气。

    阴玲慧目光看向张淑洁,问道,“这么长时间了?你究竟看出这是什么东西了没?!”

    张淑洁摇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阴玲慧指着楼就差破口骂,重重的问道,“你难道没有看到这么多人进去都没了?!”

    张淑洁点头,“看到了啊,不过这些人都是正常生老病死,没有什么问题!”

    阴玲慧是彻底无言以对了,这是生老病死?!蜉蝣也没有这么快吧?

    鼻子重重的哼一声,阴玲慧已经不指望张淑洁能帮上什么了。

    仰头望天,若非吴道人那个蠢货封天,让他们这种阳间行走的阴神,不得以自斩一刀!

    这个红影她分分钟能让它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神!

    更憋屈的是,她现明显感觉到了尚如渊给了她这一副身体,也是一个枷锁,抛开舍不得,不抛开,她无论是精力还是实力都可以说是又打了一个对折。

    唐冬卿给的消息,说了跟没有说没有任何区别!

    拿出手机拨通了刘序乐的电话,

    “你究竟想要什么?”

    刘序乐语气带着惊诧,

    “城隍大人啊,你终于想起乐乐我来了?”

    “是不是要邀请我进入绥原了?”

    “不过现在读者少,都刷短视频去了,我这书屋经营有些惨淡,孩子压岁钱都没有凑够.....”

    阴玲慧明白了,为何唐冬卿说讨厌刘序乐了。这两个人说话的语气一样,都透露着一股子欠揍的味道,两个贱人碰在一起,要是能看彼此顺眼那才是怪事。

    但话说回来,刘序乐是域世界的主人可以肆无忌惮与阴玲慧说话,那唐冬卿的底气在哪里?真的精神失常?摆不清自己的位置吗?

    阴玲慧转身,“曲维鼎,去把唐冬卿的魂魄拘来!”

    阴玲慧不说弄死唐冬卿,只是想看看这个唐冬卿究竟嚣张的原因是什么!

    曲维鼎招呼两个阴差一起消失。

    阴玲慧没有理会他们怎么具体操作,再次把电话凑到嘴边,

    “说你的条件!”

    刘序乐说道,“条件?我没什么条件!”

    “不对,有,但是我还没有想好。”

    阴玲慧冷冷说道,“你觉得这么做有意思?”

    刘序乐,“电话又不是我给你打的,不就是过年忘了给侄儿包红包?至于吗?”

    阴玲慧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没时间跟你废话!”

    刘序乐沉默一会,语气突然变得阴柔和哀怨,

    “你还是那么强势啊,我好怕怕!”

    好像他突然变成了一个怨妇一样。

    不等阴玲慧再次呵斥,刘序乐继续说道,

    “说实话,我就没有打算跟你谈!要谈,也等你失去了阴神的身份,咱俩再谈点别的!”

    “比如,你是适合给我打扫屋子?还是帮我洗过做饭,暖被窝,那就算了.......”

    阴玲慧握拳,努力的克制,

    “不跟我谈?你打算跟那个矮子谈?!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

    刘序乐呵呵,

    “一个过期的老庙,你是怎么会觉得那个庙爷会是你的接班人?”

    ”换我刘序乐,能踩他一脚,就敢给第二脚,如果还有第三脚,那是我刘序乐的是个娘娘腔,胯下没有卵!“

    阴玲慧勃然大怒,“闭嘴!”

    老庙确实是阴玲慧拆的,至于为何不弄死那个矮子,没人知道。阴玲慧也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细节。

    刘序乐语气变得平淡,“好吧,我闭嘴?”顿了一下,补充道,

    “不爱听可以挂掉电话!”

    阴玲慧还真不能挂断电话,她需要忍,等这绥原一切尘埃落定,她会让这些乌龟,知道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我和你本来是合作,你这么一声不吭的阴我,图什么?!”

    刘序乐情绪突然高亢,

    “老子什么都不图!”

    “本来在颂城稳赢的局,你给我丢一个带着这种不祥之物的活尸过来!”

    “要不是我刘某博览群书,差点书屋都被你给毁了!”

    “我现在就在绥原西面边上,你来老子的书屋瞅一眼,看看书屋现在是什么样子?!”

    这最后一句是咆哮,阴玲慧把手机不自觉的挪的离耳朵远了些。刘序乐咆哮完最后一句,手机里只有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阴玲慧此时有些发懵,逼王哲进入物语电台,结果那家伙出来了,随手又把王哲扔到了都市书屋和三号柜房的战场中,她本以为收拾一个王哲轻而易举。

    可是却变故再生。

    她杀王哲原因很简单,王哲知道的太多,而且她不想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她并不认为自己的做错什么。

    即使现在对王哲的态度有所改观,但也仅仅是王哲前天晚上让她有所明悟。

    唐冬卿已经说过这个红影来历,只是没有听刘序乐亲口说出来的震撼。

    刘序乐应该是九死一生,才降服这个红影,所以才有现在的气急败坏。

    阴玲慧,“事情已经发生,我向你道歉!”

    刘序乐那边冷笑,“道歉有用?”

    “对不起,现在老,现在刘某心情不好!”

    “等绥原换个城隍,刘某再来谈!”

    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序乐终究没有胆子第二次自称老子,阴神的天花板在哪里,他不知道。他也不是算死草,还是说话留一线的好。

    阴玲慧拿着电话,呆住了。这是破天荒的,也是从天地之间,有阴玲慧这个人以前,第一次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

    难道是她说的时候,缺乏诚意?还是这三个字,不足以说明她的态度?

    还是刘序乐听到了这三个字里面最核心的内容,她道歉不是给刘序乐,而是为了保全岳文玉和这个家?

    张淑洁虽然站在旁边,但是只能看到阴玲慧的表情,却不知道谈话的内容。

    看电话已经挂断,咳嗽一声,“大姐,醒醒!”

    阴玲慧回神,努力保持优雅,自语道,

    “大不了,我整栋楼都封印掉!”

    这话张淑洁听到了,也听懂了,刚才阴玲慧可能找的帮手,不愿意帮忙。

    张淑洁说道,

    “大姐,封印不掉!”

    “我下午试过了,你忘了?”

    阴玲慧把手机随手放裤兜,但是手机屏幕太大,她这才想起,这是王哲的手机。

    土包子,手机买这么大!

    突然眼睛一亮!

    王哲啊!我怎么忘了他,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麻烦事王哲从物语电台探索节目里面带出来的,那让这东西跟着王哲不就好了?

    想到这里在不迟疑,

    “朱丑?去把王哲带来!”

    张淑洁瞬间脸就沉下来,“你有意思没?柿子找软的捏?这是上瘾了?!”

    阴玲慧也不恼火,转头看向朱丑,

    “速度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