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七十八章 荒山如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阴玲慧把柠檬柚子茶,倒到纸杯里。张淑洁腹诽,什么毛病?也不嫌弃是自己喝过的口水!

    “不知道没关系。”

    “那个戒指是物语电台留给王哲保命用的,关键时候可以用来与我同归于尽。”

    张淑洁来了兴趣,盘膝坐正,认真听下文。

    王哲居然有这么大的杀器,怪不得阴玲慧都跑王哲家过年,原来阴玲慧是在向王哲示好。

    “不过那枚戒指现在丢了!”

    张淑洁眼珠一瞪,这王哲该有多废物啊?一个戒指都保护不了?有些可惜了,

    “你要杀王哲?”

    阴玲慧笑笑,她很理解张淑洁此时的想法,她应该算是一个恶人吧,

    “不是!”

    “那枚戒指在颂城,被杜先生拿走了。”

    张淑洁断片了,这?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跑杜先生那里去了?那岂不是说,自己如果放出杜先生,这阴玲慧还不对她一日三请安?

    迫不及待的内视,杜先生。

    没有发现什么戒指,但是经过阴玲慧的提醒,她第一次对府门内进行入微的查看。能杀死阴玲慧的戒指,不会让杜先生直接用在自己身上吧?

    仅仅十几秒,张淑洁发现府门之上,有拇指粗细的一个洞!睁眼了眼,冲着阴玲慧说道,

    “他逃了!府门内的就是一个无意识的残魂!”

    说着挥手放出了杜先生。

    杜先生残魂出现,表情呆滞木讷,盯着阴玲慧冷冷说道,

    “二月二,必须把我的剑送到供苍山!否则,你的家人和朋友,这辈子都别想离开这绥原!”

    阴玲慧指指张淑洁,“你面朝她,我可没见你什么剑!”

    这阴玲慧是调侃,这无意识的残魂,就会这一句话。

    在重复第二遍时候,张淑洁挥手打散残魂。

    太过荒谬了!府门啊!自己府门居然被人开了洞,这怎么可能?虽然没有真正签订契约住进去,但也不能这么脆弱啊?

    府门之内算是一个没有方向的无垠世界,是谁提供了坐标让他出去的?是那一枚戒指吗?

    “你见杜先生?”张淑洁从震惊中醒转,看向阴玲慧。

    阴玲慧故作神秘的不说话,在张淑洁准备催的时候,这才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王哲托我给你带的话。”

    这是背后说王哲的好话,王哲或许笃定阴玲慧并不会跟张淑洁提起此事。

    而她现在确定了那一枚戒指,不在张淑洁手里,这心情当然更好,所以可以帮王哲在张淑洁的心中加几分。

    张淑洁却不这么认为,这么重要的事,怎么现在才说?从颂城回来这么久了,为什么不直接跟自己说?难道阴玲慧比自己对他好?

    “王哲人呢?为什么不亲自来?”张淑洁问道。

    阴玲慧低头轻笑,

    “亲自来?来做什么?你又不给他修正命格,他就是来了,你好意思见他?”

    “他失踪了,就在我来你家的时候。”

    张淑洁皱眉,“那个御尸门的人还在不在绥原?”

    这是一个很本能的问话,但是阴玲慧却是猛然纸杯给捏住,杯子里面的水飞起,当水落到地上时候,阴玲慧已经消失不见!

    张淑洁也不犹豫,留下一道分身在沙发上,紧随阴玲慧离开。

    ........

    白延肃,“小子?差点忘了,你有阴差令,那你找阴差打听打听,究竟地府丢了哪几张百鬼图?”

    王哲苦笑,

    “千万别指望我!”

    “我真的和绥原这些阴差不熟,很不熟!”

    白延肃却根本不信,伸手五根手指,“给你这个数!成不?”

    王哲说道,“两手准备吧,我这边也可以打听,但是你也继续拖人打听。”

    白延肃皱眉,“为啥?”

    “绥原没有什么值得我信任的人!我担心,我打听到的,延误时机是小事,如果耽误了时间,你的命可能就没了!”王哲说道。

    白延肃点头,目光落在这松树后面,还是没有忍住好奇,

    “上次打开封印,这里面出来的是什么玩意?”

    王哲看白延肃一眼,这二货真的有脸提起扔下他自己跑路的那次,不过现在是合作期间,不能扫了这白延肃的面子,于是说道,

    “昆仑的一位命师!”

    白延肃吞口唾沫,然后恍然的点头,

    “怪不得,那么入微的法则波动气息!”

    王哲问道,“现在天师不是都已经是天花板了?还有你怕的?”

    白延肃呵呵干笑,“我上次来,没有带棺!”

    王哲也没想继续这个话题上多说,他很清楚,万一阴玲慧真的在附近,自己泄露出尚如渊这个人的名字,可能阴玲慧真的会让这老白出不了绥原。

    奈何,这白延肃是一个话唠,一旦开口,毛病就犯了,

    “天师跟天师差差别大的去了!”

    “道源可以变化诸多法则,五行变化只是皮毛。”

    “多数的天师,都是拿着道源形成结界,直接对撞!”

    “而一些懂得精修道源的,能通过道源凝练法则来杀人.....”

    白延肃絮叨开始就没完没了,王哲打断道,

    “还是先忙当下的事!修道的知识,闲暇时候,我很乐意听你给我详细讲讲。”

    白延肃干笑,拿着手机扒拉一通,准备联系村里熟人,帮忙先找个中介,先估一下自己那个房子的价格。

    号码找到,电话响了两声之后,突然自动挂断。

    而本来清风徐徐,因为这个电话突兀的风平浪静,落叶可闻!

    猛然抬头,朝着四下张望。

    好一个荒山如画!现在真的是一幅画!

    而且他和王哲此时就在画中!

    .......

    供苍山松树旁,张淑洁蹲在地上摩挲着石板。

    背后,是白延肃定格查电话的那一幕。

    阴玲慧的脸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生病,红扑扑的。

    都说,知己知彼,方能进退有节!

    王哲算到阴玲慧在附近,白延肃也摆出阵仗,阴玲慧本该一脸微笑与从容,鼓掌现身的,可是她让王哲失望了!

    演员都退场了,自己才姗姗来迟。

    “囚舍?我该认识她吗?”张淑洁直起身,甩甩自己手上的黄泥。

    阴玲慧说道,“没有什么应不应该,一般囚舍都会主动上门找你!”

    张淑洁问道,“那你见过她吗?”

    阴玲慧摇头,简单说了两个字,“没有!”

    就把头看向绥原城区方向,张淑洁打量阴玲慧的侧脸,

    “你感冒了?这脸都红了好几次了!”

    阴玲慧一本正经说道,

    “或许吧!”

    “走吧,先跟我回家看看孩子。”

    张淑洁指指王哲和白延肃的影像,

    “王哲可能会出事的!”

    “不找找他们?”

    “你确定先回家看孩子?”

    阴玲慧叹息一声,

    “早死晚死,都一样!”

    “你准备一直留着他?”

    张淑洁欲言又止,这个问题她已经思考过无数次了,结果都一样,王哲必须死。

    她能强行修正王哲,但她不敢。

    周河三个阴间代理人,先后失去身份,她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

    阴灵慧家里,红色的人影天亮之后消失。

    阴玲慧回家前,先给岳文玉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岳文玉的合伙人高安乐接的,说是昨晚岳文玉喝多了,刚睡下没多久。

    岳文玉也平安,只是死了阴差,让阴玲慧悬着的心放下了。

    ......

    到阴玲慧家,张淑洁走流程,先在外面敲敲门,阴玲慧过去开门。

    虚假的寒暄几句,说是大清早路过,上来看看阴玲慧家的孩子。

    这阴玲慧的婆婆看到两手空空的张淑洁,连一杯水都没有给倒。

    张淑洁也不在意,真准备去看看这城隍生的孩子长啥样,结果被她婆婆拦住了,

    “孩子太小,还是别看了。”

    “万一带进去什么病毒细菌的,孩子遭罪,大人也遭罪!”

    张淑洁尴尬笑笑,退回到沙发上坐下。

    阴玲慧喂孩子忙活了二十多分钟,之后端着一盆尿布走出来。

    阴玲慧的婆婆洗漱好,从卫生间出来,摘下门口衣钩上的一把宝剑,

    “我出去锻炼锻炼!不要给我做饭了!”

    说完就走了。

    阴玲慧让张淑洁自己冰箱里找吃的将就,自己到卫生间洗尿布去了。

    “你不觉得你婆婆有些过份?”张淑洁问道。

    阴玲慧抬头,“有吗?”

    “我觉得挺好的!”

    张淑洁无语,这叫挺好?明显这婆媳关系并不融洽,两人谁也没有搭理过谁一句话。

    再说了,这月子婆娘,哪有自己洗尿布的?还是手洗!

    自己去接了一杯水,然后认真的观察这城隍的一天。

    都说每个人其实都是多面的,在不同场合,角色都不一样。

    这个城隍在家里,地位实在太低了些。

    尿布洗完,开始拖地,开窗户通风,擦抹家具。

    家里的琐事实在是做起来没完没了,两个小时后,张淑洁是看不下去了。

    摇摇头,

    “你这是给我演戏吧?”

    “说吧,有什么阴谋?”

    阴玲慧眯眼,“什么阴谋?我每天都做的事,需要演吗?”

    张淑洁打开了电视,

    “不说拉倒,我看会儿电视!”

    说完,拿着两个酸奶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仿若真的不把囚舍和王哲的事,放在心上一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