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七十二章 谁活得像一个人(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官静进了王哲家里,只有一只肥猫陪着君君在玩,王哲不在家,孙于谷也不在家。

    一言不发,翻出君君放在王哲家的外套穿上。

    肥猫一直在旁边捣乱,好像很不乐意官静把君君给带走。

    官静踢了一脚肥猫,肥猫一声不吭落地,执着的跑到门口挡路。

    官静抱着君君出门,又是一脚踢飞了肥猫。

    君君在大喊,“不要踢肥肥!”

    官静却不搭理,她从进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有君君在絮絮叨叨说自己不要回家。

    肥猫可以拦住官静,可是却不敢拦。因为家里有一群官静看不到的道士在看着一切。

    肥猫能做出阻拦,算是动物最顶格的人性化动作。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中环高架上。

    她一手抱着,君君拨通王哲的电话!

    桃子说王哲的电话不会通,但哪个来电可以接通,哪个不可以接通,是由判官朱丑说的算。

    官静,“我在西中环高架上!”

    这是官静接通之后,给王哲的第一句话。

    王哲,“哦!”

    官静苦笑,笑什么,说不清楚,

    “你什么时候睡了我?!”

    这是她最不想启齿,但是死之前,最想弄明白的一件事。

    王哲,“我也不知道!”

    官静说道,“你真的是一个废物,敢做不敢当!”

    “不过也无所谓了!”

    “你毁了我一生,但是我还是要帮你一把!”

    王哲,“你在说什么?!”

    官静却自顾说道,“我把君君带走了!”

    “你可以和林小慧正式开始了!”

    “恭喜你,成为一个有钱的上门女婿!”

    王哲声音不再是淡漠,而是声音陡然拔高,

    “你在说什么?就现在在哪里?君君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王哲的三连问,张淑洁蹭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桃子脸上的浅笑没了,阴玲慧的拳头不自觉的攥紧,目光冰冷的看向了高架桥方向。

    官静却不答话,准备挂断电话。

    不过指头按在挂断键上,猛然手机脱手,一个中年男人突兀出现,拿起官静的手机,

    “你是那个活尸吧?”

    王哲没有犹豫,“我是!”

    男人继续说道,“给你半个小时,来阳鱼口高架上!”

    “你要是晚了,我会杀死她们两个!”

    王哲,“好!”

    朱丑这一次没有跟阴玲慧汇报什么。

    冲着两个衙司说道,

    “拦住王哲!直到官静被杀!”

    跟前有个阴差说道,“那些道士是要一个活着的活尸,未必会真的撕票吧?”

    朱丑淡淡说道,“不撕,就一直给我拦着!”

    ......

    王哲从出租屋里跑出去了,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

    从出租屋里出来,全速朝着阳鱼口而去。

    他的速度全开,或者说实力真正的全开了,瞬间就消失不见。

    来无影去无踪,从来不是如阴玲慧、张淑洁那些人独有的行走方式。

    王哲此时眼中的世界,是一片白色,就如颂城时候一样的那种白。

    在这种白色中,王哲无视所有的障碍在直线本奔跑。

    有些东西不需要教,也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就如王哲从贝岭大山出来,就懂得如何潜入地下一样,是一种本能。

    而当他实力达到破界层次,当然也可以进入这第二重天进行隐匿前行。

    吴道人不是封天了?这又算什么天?

    吴道人封的上面三重天,下面三重天当然就是地府所在!

    地府当然不可能真的在地下。

    仅仅五分钟,王哲就到了阳鱼口高架桥上,也看到了官静抱着佩琪站在路边。路边整齐六辆小汽车,一字靠边停放。

    现身,朝前走,脚没有迈出去,他耳朵没有看到周围有人,但是眼角余光,看到了搭在肩膀上的两只黑乎乎的手。

    他被两个阴差按住肩膀,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周围还有一层结界隔绝他与官静周围的那些人。

    .....

    张淑洁握着拳,阴玲慧松开握着的拳,垂头闭目,桃子骂了两个字“傻呀!”之后起身也站在门口。

    王哲脑子在飞速的转动着,他身后的这两个阴差应该是调用了阴差令里面的所有力量。

    不然未必能这么轻松的压制他,不过即使摆脱这两个阴差,还有两个衙司背朝着他,他依旧过不了衙司这一关。

    半个小时很快就到了。

    王哲好像挣脱无望,他心急如焚,应该不甘的咆哮吗?

    没有,他是一个真正的没有温度的尸体。但是却有一颗想重新成为一个活人的心,所以他用严苛的做人规则来让自己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挟持官静的这些人,提到了活尸。既然是找活尸的,就九成都是修道者,修道者不会滥杀。毕竟最终目的是要与自己探寻大墓。

    想清楚,所以也不急,他赌这些修道者,不会因抓死人,而杀活人。

    半个小时很快到了,袁应潮挠挠头,然后说道,

    “这个孩子扔下去!”

    这跟前近二十个人,却没有一个去碰官静。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潘舜身上,他是计曲这一群修道者的领袖,这个袁应潮虽然是道监台的人,但却是函西道监台的人,他们与此人并不熟悉。当然不可能会听他的话行事。

    潘舜说道,

    “袁天师,我们是修道之人,只是想逼那个活尸现身罢了!”

    袁应潮抱着肩膀淡淡说道,

    “他肯定已经在这附近!”

    “或许也是赌你们不会杀人!”

    潘舜思考一下,说道,“他毕竟是一个活尸,或许离得这里比较远,我们可以等等!”

    “要不再给他打个电话。”

    潘舜的话音落下,那个夺走官静手机的男人,就拉着官静的手,解锁手机,再次给王哲拨打电话。

    电话一直没有应答,最后“嘟----”一声挂断。

    这人试了好几次,看向潘舜,“打不通!”

    袁应潮说道,“他不来,你们是不是一直准备这么耗着?”

    “那就再给他半个小时!”

    “巴掌大的个绥原,就是走,也该到了!”

    潘舜点头,说道,“袁天师说的有道理!”

    官静开口了,“活尸是什么意思?”

    “你们在说王哲吗?”

    袁应潮不会开口,潘舜也不会搭理。但修道的不都是清心寡欲之辈,这里有的是年轻人修道者。

    田至光走到官静跟前,“你老公是一个死人,而且死了有段时间了。”

    “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他不吃不喝,也很少睡觉?甚至没有体温?”

    官静一脸的茫然,但是接着突然瞳孔紧缩,她想起听大学的室友说,王哲前年毕业后没有多久,在蔚河水库失踪了。

    而王哲再次出现,是突兀的出现。而且王哲好像除了抽烟,真的没有见他端过一个杯子!

    田至光又说道,“这活尸身上有尸煞气.....”

    关世贤插口说道,“什么尸煞气?那个活尸之前身上有阴差令,她怎么会感觉到什么尸煞气?”

    “最简单的,肯定是没法当一个正常男人!”

    说完嘿嘿怪笑着看着官静的脸。

    其它几个修道者也是一脸戏虐的看着官静的表情。

    但是官静却没有出现一点难为情,她与王哲几年都没有见过面了。怎么可能发生那些事?

    如果这些人中有一个人胡言乱语,她会毫不客气的骂个神经病,但是这里二十多个人,怎么可能都是神经病?

    她是要寻死,从家里出来,到接上君君,一直死志不移的,生活让她绝望。可是要是被人丢下去,她又害怕了。

    抱着的君君更紧了,而这丫头却是一直在睡,其实这样也很好,这样在睡梦中跟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也挺好。

    至于逃跑,她已经试过了,只是在原地踏步!

    潘舜觉得自己带来的这些人,给南方修道者丢脸,重重咳嗽一声,眼睛犀利的扫过那眼神不纯洁的每一张脸,

    “打起精神,要是栽在一个活尸手里,会给你们师门祖宗丢脸!”

    这几个人讪笑,都把目光从官静脸上移开。

    时间再次一分一秒的过去,官静目光盯着高架上来往的车辆,她很希望有人看一眼她所在的位置,毕竟快速路上,站着这么多人,即使来往的车辆好奇减速打量一下,也会很快让这里交通拥堵。

    可是她失望了,这些来往的车,没有一辆减速,甚至有个人把烟头直接朝着她所在的地方弹过来,不过被潘舜看一眼,烟头就调转方向落到地上了。

    官静现在很希望王哲出现,她打电话的目的不就是想要王哲痛苦内疚一辈子?

    王哲既然已经成了死人,那么还贪生怕死什么?这让她从心底对王哲升起鄙视。

    这延长的半个小时也很快到了!

    那个拿着手机的人又要拨打电话。

    却被潘舜制止了,

    “至光,你家里有香火供奉!”

    “把她们母子都扔下去!”

    田至光说道,“香火供奉也要钱!”

    关世贤拍拍肩膀,“这里没人十万!”

    所有人都冲着关世贤投入鄙夷的目光,这两家算是世交,这出门在外互相捧场,都成了传统。

    田至光没有动,而是把目光看向袁应潮,有道监台见证,才能让这一笔买卖万无一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