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六十七章 小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张淑洁站在了王哲的身后,表情古怪!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结局。都说一力降十会,但是解开一团乱麻,刀太快,麻,会毁掉。

    她明显用错的方式。

    在里面能看到每一张新的画作出现,看到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过程,但一样的结局。

    但是王哲,结局却不一样,他从轮回中跳了出去。

    官静从画中挣脱,转身就要跑。

    可仅仅跑出去三步,身体就被定格。

    张淑洁接着伸手一指头点在王哲的眉心,“在绥原,我可以让你活到大限来临!”

    一阵涟漪从远处荡漾而来,王哲眼前一花,下一秒就站在了自己家门外。

    ..........

    张淑洁匆匆送走了王哲,没有多说什么。

    她感觉到羞愤,有人说恩大了就是仇,虽然她和王哲不是仇人,但此时此刻,比以前更讨厌王哲。

    她的脸再大,也经不住,前脚被王哲从颂城齐明德的囚禁中放出,后脚又将她从轮回医院内放出来。

    自己作为绥原的一个擎天柱,这么一而再的出糗,也是要脸的。

    王哲走了,他的目光才看向了其中一幅画,那里有个人,长得跟王哲一模一样。

    可是此人已经死了,魂魄都已经在无尽的轮回中被磨灭一空,只有一副皮囊。

    张淑洁伸手把这一张皮人皮从画中取了出来,两个指头捏着,皱着鼻子,一副厌弃的模样。

    “还说不会换命?!”

    “信你才有鬼了!”

    一抖手,一股火焰升腾,这张人皮顿时成了一团灰烬。

    “老白,把她带回去!”

    白孟溪随着张淑洁的声音出现,盯着官静背后看看,

    “啧啧,这可是昆仑的命师!”

    “户主,三思而后行!”

    张淑洁冷笑,“我难道真的把她送给阴玲慧不成?”

    白孟溪附耳,低声说道,

    “昆仑余孽可是烫手山芋,要是有人在外面喊一嗓子,你觉得咱绥原能太平了?”

    “这真不是你和阴玲慧赌气的筹码,那个王禹平也留不得!”

    张淑洁一脸呆萌的点头,有道理啊,一语点醒梦中人。

    生气的时候,真的不适合做任何决定,但这王禹平已经收了,再撵走,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双手挠头,看向白孟溪,

    “算了,算了,这个我就当没看见。”

    “王禹平我已经收了,他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你不说我不说,那阴玲慧如果不蠢,她的把柄我多的是!”

    “就这么办吧。”

    昆仑余孽杀了,法界是有奖赏的。张淑洁不但没有想着放弃王禹平,还因为王禹平的关系,把这个官静给放走。

    白孟溪张张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他选择张淑君作为户主,不就是蹦着年少无知,做事不喜欢算计这一点吗?

    他自己没脑子,选个有脑子的早被当枪废掉了。他要是张淑洁,这沐竹肯定是派手下进来查看,肯定不会以身涉险。

    但是张淑洁就是这么做了,既然这一次逢凶化吉了,那就不多说了。

    张淑洁放开了官静,官静留下一股风,消失不见了。

    她开始读这每个画中的故事,从中这百人中汲取经验,好让自己吃堑长一智。

    过了半个多小时,白孟溪说道,

    “户主,城隍大人在村口!”

    张淑洁懒洋洋的说道,“站着就站着呗!”

    说完继续在里面看,她没看过一副画,一幅画就成为一团灰烬。

    “老白,这画是怎么画出来的?”张淑洁问道。

    白梦溪说道,

    “户主,这不是画!这个叫壳!金蝉脱壳的壳!”

    “轮回医院重生手段,集修道界诸家百长,这是仿的登西人的心劫救赎!”

    “登西人?”张淑洁皱眉。

    白孟溪,“登西修行者现在已经消失一千多年了,这种手段,也只有轮回医院有!”

    “这心劫救赎,弊端太多,一个失败者,就是结一万个壳,也未必能自悟!”

    张淑洁问道,“那王哲破开了这个白小剑的壳,那白小剑算是成功了?”

    白孟溪摇头,“登西修行者都消失了很久了,我也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管他呢,轮回医院离开,这是好事!”张淑洁说道。

    白孟溪苦笑,心道,‘户主啊,你咋就这么天真呢?’,不过嘴上却是说道,

    “捏碎一个虫卵,不能说杀死了一只飞蛾?”

    张淑洁一张脸又耷拉下来了,不过还是深以为然的点头。

    墙上这些壳,阴差都有六个,凡人近百人,不过这百人,都是得了不治之症或者在生命垂危之时进入这轮回医院。

    但是失踪的三百多人,这里仅有一百,还差二百。而且剩余的二百人,应该没有什么伤残才对!

    一人一鬼再次沉默,村口的阴玲慧没有过来打招呼,手里两个指头捏着奶瓶,等奶晾的差不多了,就消失不见了。

    她好像又赢了一把,七星赌命,虎头蛇尾了,因为张如瑾已经被无尽的轮回磨灭了元神,成了轮回医院重生者的肥料。

    “户主,城隍大人走了!”白孟溪低声说道。

    张淑洁却头也没回,“以后在我跟前,不要在城隍后面加大人两个字!”

    说完,她突然眯眼,“苗元斌死了?!”

    “唉!这个女人死有余辜!”

    老白问道,“户主,咱们没有立场!只管秩序!”

    张淑洁“嗯”一声,突然又看向刚才点评的那一张画,不过画已经碎了。

    张淑洁走到门前,看向了第一幅画,她本来并没有按着顺序看,脚步走到哪里看到哪里,但是刚才她看过的那个壳内,里面是季世莉!

    她突然不淡定了,这个女人应该活着离开了无常殿!可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已经死了。

    第一幅只是看了一眼,那一幅画就碎裂!接着屋内四幅画同时碎裂。

    “户主!好像不是一个人的壳!好像有四个人已经破壳了!”

    屋子里墙上的画开始龟裂,除了那个白小剑的,其它的都在短短五秒钟内,成了齑粉。

    张淑洁闭目,第一幅画虽然碎裂,但是她还是看到了里面故事的主角------季念修!

    那个季世莉的儿子!

    无常殿出现,真的是一场盛宴啊,九品公寓有人去了,原来这无常殿也有人去了。

    那就是说,无常殿其实并非王哲一己之力撵走,可能阴玲慧起了主导作用,即使王哲失败,无常殿也不可能赖在这绥原!

    想到这里心情突然大好,虽然理智告诉她,自己像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但就是莫名的高兴。

    因为无常殿离开,是别人在旁帮衬,王哲破局不是自己的本事。

    也不再刻苦研究百样轮回了,

    “老白,走吧!”

    白孟溪问道,“发现了什么了?”

    张淑洁说道,“小有收获,明天去金海岸理疗中心一趟!”

    ......

    王哲在晒太阳,这肥猫也在晒太阳。

    这是两朵开在阴间的奇葩,都有一棵向阳的心。

    孙于谷睡眼惺忪的也坐在门口嗑瓜子,他现在黑白颠倒,早上七点才躺下,中午一点,就被王哲给叫起来,晒太阳了。

    王哲是越看这个孙于谷越像白小剑,白小剑是一天两个馒头营养不良皮包骨,这个白小剑,是懒到骨子里了,王哲离开五天多,家里的菜大冬天的都能放的蔫了,四天没有生火。

    一天就吃点过年时候超市买的熟肉和瓜果活着!家里垃圾四大包!

    王哲要是不回来,这二货可能会把自己饿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富林城出租房内。

    也不怨那孙道林一天扯着耳朵骂。

    有种懒,是生活的懒。就如这个孙于谷,不属于那种不上进的,而是没有努力的方向。

    晒了半个小时太阳,觉得有些冷,转身进屋自己做饭去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

    “给我拜个年吧!”

    张淑洁人未到,声音先到。

    这一个活尸一直肥猫,怎么看都跟敬老院的画风有些神似。

    “要送我压岁钱?”王哲问道。

    太现实了!自己刚才那一指头,可是让他在绥原不会再被域世界给抓进去。多大的恩惠啊!让王哲给自己拜个年,有错吗?

    张淑洁,

    “压屁的个岁,你四年前就不长岁数了,压什么岁?!”

    王哲说道,“是吗?我怎么没有觉得?”

    张淑洁说道,“你面相显得老!”

    “既然晒太阳,带着个帽子做什么?”

    “张远福那边调查的如何了?”张淑洁问道。

    这是她来此的目的,她阴阳两个身体,沐竹死去的是真的张如瑾,那么外面的张如瑾就是王哲。

    “没有什么发现,杀人的是一个杀手组织,不过那个组织里面死的只剩一个失去双臂的女人,背后是谁,我也不知道。”王哲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

    背后是九品公寓,王哲可以说吗?答案是肯定的,说了会死,自己没必要参合进去,至于那个孙良媛究竟能不能记得地下停车场发生的事,那不是王哲考虑的。

    张淑洁问道,“张如瑾的妻子?”

    “两个人认识其实才一个多月,应该是我去颂城之前!”王哲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