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六十六章 沐竹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树旺一个健步夺下他的手机,一把扯着他这弱不禁风的身体凑到袋子跟前,

    “来!给老子解释一下。”

    “这不是树贵家的东西吗?!”

    里面装有冲击钻,手持切割机,电动起子,堂弟除了经营旅馆,也是经常给家具市场揽一些上门安装的活。

    这白小剑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候,就跟见了鬼一样,躲的那塑料袋远远的。

    “要死了,要死了!警察,叫警察啊!快啊.....”

    李树旺傻眼了,台词被抢了,编织袋里的东西是他塞进去的,这警察来了,自己还不把自己搭进去啊?

    他是想把这个瘟神送走,免得死在自己家里,白小剑看李树贵不动,他拿起了手机准备报警。

    李树旺一把夺下了手机,白小剑去抢,被他一把推在门上,接着他看到了门后的那张画像,整个人一张脸瞬间大变。

    他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一幅画今天被他弟妹给撕掉了,而且这个白小剑的包里也没画板和画笔,这张画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猛吞一口唾沫,

    “咳咳,后生你老家哪的,不行我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吧?”

    白小剑腰磕在床沿上,痛的双腿发颤,听到李树旺的问话,一翻白眼,倒在地上。

    李树旺吓傻了,再看看那个床,真恨不得拿把斧头给劈了。翻过白小剑的身体,看到了腰上一大块皮都出血了。这是瞌睡给送了个枕头啊!

    楼道里迅速过来五六个邻里,有人拿着一杯水,直接扑在白小剑脸上。

    白小剑睁眼,撑着地面站起来,然后靠在墙壁上,那一双猩红的眼,让人不敢靠近。

    “小伙子你没事吧?”

    “用不用给你叫个救护车?”

    “你哪里不舒服?”

    ......

    热心的邻里七嘴八舌的冲着白小剑喊,但是白小剑却跟丢了魂似的一动不动。

    这李树旺一颗心脏在剧烈的抖动着,他感觉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在这个白小剑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中。

    在有人想要联系救护车的时候,白小剑的脑袋突然掉了,不对,应该叫动了,只是这脑袋垂下的突兀,李树旺差点双手过去给接住。

    白小剑的手伸出,指着床。

    床上只有一条毛巾被。

    难道指的的是床下?这床下还有其它东西不成?

    李树旺打开手机的照射灯,弯腰朝着床下一扫,接着惊叫一声,“妈呀”!

    手机摔飞出去,一屁股朝着坐在地上,

    外面围观的几个男人进来,把床挪开,两个被油漆涂抹的塑料婴儿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两个塑料玩具!”

    “老李你这胆子也太小了吧!”

    李树旺从地上起来,也没有去接那两个塑料娃娃玩具,冲着围观的人说道,

    “大家都进去睡吧!你们白天都不用上班?”

    刚才那么一副怂样,转眼就又这么一副嘴脸。

    这邻里都不掩厌恶表情,各自回屋,也没有想着报警还是叫什么救护车,这年轻人要是死在这里,看着李树旺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人走光了,李树旺看着白小剑,

    “后生,去医院看看吧!不行就换个地方住吧。”

    白小剑开口了,“你摔的是我的手机!一千八!”

    李树旺眼睛在地上扫视一圈,最后发现在床的后面,他突然明白了,刚才这白小剑的目光不是看着床下,而是看着被自己不小心扔地上的手机。

    这更让他觉得毛骨悚然,巧合吗?应该是,但是现在这个年轻人必须走了,

    “钱给你,你现在走人!”

    白小剑说道,“她不让我走!”

    李树旺的妻子站在门口,拳头紧握,

    “谁不让你走啊,你随时可以走啊。”

    白小剑,“抱着两个孩子的那个女人!”

    白小剑的目光再次盯着门,李树旺不信邪,

    “你,你报警,就说他不让你离开!”

    只要不说丢东西的事,警察来了带走这个神经病再好不过。

    白小剑摇头,“她在太平间,报警有用吗?”

    恰好楼道里的感应灯灭了,李树旺的妻子尖叫一声“别找我啊!别找我!”

    这声音带着颤,夜深人静比鬼叫还渗人,李树旺也跑了。他一个人真的没有勇气跟这个白小剑独处。

    冷静下来之后,李树旺确定这个小伙子,是鬼上身了!

    瘦的皮包骨,一副大烟鬼的样子,绝对不能收留了,该去医院去医院,死在他这里,这房子还租不租了?

    天微亮,应该五点刚到,李树旺夫妻上楼把五千,塞进白小剑怀里,

    “后生,你去医院看看!”

    李树旺的老婆说道,“去警察局吧,那里更安全。”

    白小剑拿过钱,然后说道,“我知道怎么做。”

    “我要回老家!”

    “我们村子里有个瘸子很厉害的,专门抓鬼的!”

    李树旺夫妻两个却没有接话......

    .......

    早上六点,张小兵被抓,被抓时候,他正从一个垃圾桶里取出一个黑塑料袋,里面有八千元。

    勘探现场之后,在李树贵家靠近涧河的出租屋阳台上发现了张小兵的手印和脚印。

    专业的打捞队在河里找到了一个带钩的绳索。

    白小剑有幻听、幻视、睡着障碍等疾病。

    结合张小勇家里发现的大量蟾蜍,警方怀疑,张小兵可能给白小剑投蟾蜍毒。

    编织袋尸检验报告出来,死者并非被谋杀,而是殡仪馆丢失的一具尸体。

    尸体化妆前后,差别太大,堪比美颜滤镜全开。

    对张小兵的突击审讯,进展不是很大。

    张小兵承认绳勾是他的,他不仅爬过白小剑的窗户,还爬过好几个住户的窗户,他是一个赌徒,也小偷小摸,但矢口否认自己抛尸。

    问他为什么抓蛤蟆,他说是偏方为了治疗自己的隐私地方的病。

    而问到他兜里的八千元从何而来,他说是赌博攒起来的。

    到这里基本再问不出什么话来。

    .......

    李树旺夫妻两个打扫完房间,李树贵夫妻两人到来,九点半李树贵夫妻离开。

    李树贵的妻子回家,在客厅看一个编织袋,打开袋子后,发现里面白小剑的尸体。

    中午,村口那辆警车开进了沐竹村内。

    李树贵和李树旺被抓。

    ......

    而让李家兄弟落网的,就是李树贵的妻子报的警。

    原因是,她在撕扯白小剑家门上的画时候,看到背面写着“下一个就是你!”

    而这一句话,白小剑在离开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跟她说过一遍......

    ........

    一个陈年旧案浮出水面。

    张小兵在妻子三年前临,在近产期时候来绥原,当时夫妻两个就住在李树贵家的出租楼里。

    到了绥原住了一周,没有生孩子的预兆,这个张小兵就拿着生孩子的住院费,去绥原红楼赌钱了,仅仅半日,一万块钱就没了。

    回来之后,受不了妻子的哭闹,捂着妻子的嘴巴一番拳打脚踢,一尸三命!

    后来李家兄弟找了殡仪馆的一个表哥,连夜就把人给火化了。

    ......

    八千元是王皈送到张小兵的手里的,因为尸体确实是白小剑选好,然后由张小兵带回来的。

    白小剑一个美术学校毕业生,为何跑去殡仪馆实习?

    他是要找到当年,火化村长家姑娘的那个人!

    仅一周时间,就找到了那个人。也通过窃/听设备,知道这个人跟张小兵在从事买卖尸体的交易,配阴婚,在这函西很普遍。

    白小剑隐匿身份,找张小兵买尸体,并让送到白小剑的家里,多支付五千元。

    张小兵其实一直以为买尸体的就是白小剑,事实上也是。可是从尸体送到白小剑房间,警察到来,就让他否定了这个推测。

    他跟李家兄弟都没有说尸体是他弄回来的,白小剑到死的时候,还会给这张小兵八千。

    目的就是让警察继续严查,这个张小兵无业游民一个,好吃懒做,有钱就在棋/牌馆,怎么会有八千?

    至于白小剑,准确的来说,他死在河中。

    他调查到了线索,但是这李树贵也不是省油灯,从身份证上看到白小剑名字跟当初张小兵杀死的老婆名字只差一个字,而且是一个村的,就开始给白小剑食物里面加佐料。(各位百科这个蟾蜍,这里不多描述。)

    ........

    结束了吗?

    没有!

    编织袋已经是尸体的白小剑,发出一声叹息,

    “唉-------”

    这一声唉,像是要倒尽人间的所有苦,所有的悲,但他倒不尽。

    白小剑随着这一声唉,吐出了肺里的所有气,吐出了肚子里的所有气,但是他还在朝外吐着,他想吐出自己的肝肠,肝肠寸断,或许才是自己这不完美一生的结局。

    他额头青筋裸露,最后他口里吐出一个人来!

    很诡异,他吐出了一个人!

    这个被吐出来的,就是王哲!

    王哲从地上站起来,还是白小剑死之前的那个房间。

    不过现在是冬季,一扇黝黑的门正在淡去,门上方一个牌匾,“轮回医院”!

    房间内墙壁上密密麻麻的画,王哲一一看去,上面都是田字格,写着一个大字。

    但是有两幅画特殊,一幅画里面,是一栋楼上站着一个女人,而另外一幅画,是一个田字格里面,一个字在来回的飞舞。

    轮回医院的大门彻底消失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