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五十四章 年(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安淑君愣了一下,接着面色古怪的看着王哲,

    “你取名不避讳我?!”

    这给孩子取名字是避讳长辈的字的,这王哲是什么意思?

    官静说道,“阿姨,名字是我取得,王哲也没有提过你的名讳,这些年孩子都是我带着,我回头再给她换个名!”

    张淑洁的声音传入王哲耳中,“你愣着做什么?上菜啊?”

    桃子站起来,走到王哲跟前,把大肉串开始洒调料,一边笑着问道,

    “阿姨,你要不要辣椒面?”

    唐雅其实从看到这个佩琪,这心里就拧巴的厉害。一晚上坐在这里,吃饭的胃口都没。

    但是这桃子都起身帮忙了,她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毕竟能让桃子这个泥胎这么殷勤的,可能是什么人物也说不定。

    匆匆拿起几罐饮料,不同口味的,送到了安淑君的前面。

    王哲目光古怪的看桃子,实在是没有学会那传音入密。这泥胎眼比天高,怎么会喊安淑君阿姨?

    接着唐雅也动了,官静袖子挽起,

    “阿姨,你吃鱿鱼还是烤肉?”

    “有没有忌口的?”

    安淑君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在车上看到的都是假象?都这儿积极主动了?

    “随便吧!”

    之后问怀里的佩琪,“你要什么?”

    佩琪说道,“大肉肉!”

    城隍看看张淑洁,传音道,

    “这么热闹不掺合一下?”

    张淑洁摇头传音,“我掺合什么?他一个短命僵尸,我掺合什么?”

    城隍传音,“你杀死他在先,也不帮他修正命格,现在你又有求于他,不表现一下,你觉得他会帮你?”

    张淑洁看看这三个女人,目光最终落在桃子身上,

    “你说这个泥胎抽什么疯啊?她都多老了!”

    城隍传音,

    “你傻呀!看不出她已经渡过魔心劫?已经有了肉身!”

    张淑洁嘟囔,

    “那又跟她帮王哲有什么关系?”

    城隍,“王哲帮她渡的魔心劫,她应该是想把六欲劫也压在王哲身上!”

    张淑洁继续烤着肉串,根本没有起身的意识,

    “谈六欲劫远了吧?她返骨劫时候,我都挂墙上了!她还能咬我?”

    殷玲慧无奈笑笑,这孩子还是年龄太小,根本听不懂她的话,也不再劝了。

    张淑洁突然说道,“我要不把王皈叫过来吧?”

    殷玲慧差点一口红酒给呛着,

    “丫头,你喜欢听警察大过年,给你普法,讲什么叫虐待儿童?”

    张淑洁看看安淑君,一脸贼笑。其实吧,她觉得王哲这个人,活得有些太过教条,一点也不自在。

    如果今天不是桃子在,她百分百直接把王皈给叫来,让这安淑君下不了台!

    安淑君无意看到张淑洁笑,眉毛轻轻皱了皱,这个张淑洁,她并不待见,因为脚踏两只船!

    而张淑洁是七窍玲珑心,这安淑君的一个皱眉,却让她斗志昂扬,跑屋子里,把王哲的床头桌给搬出来,放在安淑君前面。

    这里所有人都是凳子前面放个盘子,唯独这安淑君的排场最足,都吃出帝王的感觉了。

    安淑君很快就在一群人的伺候下,吃饱了。

    而且她是不经意的到来,年夜饭也吃好了。她也聪明,自己呆在这里,一群小孩也吃不好,一个小时后,就要起身离开了。她对王哲也没有什么话要说。

    官静起身,也紧随安淑君离开,她妈一直在电话催,既然安淑君过来,那就一起回去了。

    再说了守住安淑君,就是守住财神。

    唐雅希望这殷玲慧和张淑洁也吃饱喝足乘早走,她想问问王哲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但安淑君前脚走,她后脚被桃子给拉走了。

    桃子很清楚,唐雅不走,再等一会,这张淑洁该撵人了。

    孙于谷觉得被无视了,而且都是一群大漂亮,他感觉压力很大。

    早早的就坐在了电脑跟前,带着耳机,欢度新年去了。

    .........

    旺火前只剩下王哲、张淑洁和殷玲慧。

    张淑洁问道,“你不喝血,总可以吃点生肉吧?现在没人了,你随意!”

    王哲把手套摘掉,拿纸巾擦擦手,面含假笑,

    “不饿!你俩不走,是打算今晚修正我的命?”

    张淑洁尴尬,这个桃子真的该死,就会给自己添乱,目光看向殷玲慧。

    殷玲慧慢条斯理说道,“尚如渊我不能杀,也不能放。”

    王哲假笑收敛,这都是他预料中的事,桃子不提醒,王哲也知道,自己被张淑洁拉入蔚河里面架桥救王皈,就是尚如渊改了他的命在前,

    “既然什么都不准备做,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你们是不是该各回各家了?”

    张淑洁说道,“我想请你帮忙,换一下两个人的命格!”

    王哲皱眉,“你一个阴间行者,自己不会换?”

    张淑洁说道,“我只是顺天意而为,我本身并不会换命之术。”

    王哲,“你找杜先生不就成了?”

    张淑洁,“他我不能放出来,放出来,再想收他,殷姐姐也未必能做到。”

    王哲无语,心道,尚如渊不能放,这杜先生也不能放,感情你俩就是逮着我一个人在坑?嘴上却是问道,

    “他是什么人?能让一个城隍都束手无策?”

    殷玲慧端着红酒,淡淡说道,

    “我只能管死人!”

    王哲来回看这两人的脸,鄙夷的笑道,

    “哦,俩个管我一个?够清闲了!”

    张淑洁噗呲一笑,这个王哲是个冷幽默。

    殷玲慧纠正道,

    “是绥原能自由蹦跶的就你一个!”

    这话说的俏皮,但也含有威胁,你能蹦跶的这么欢实,全是她俩睁眼瞎。

    王哲想了想,

    “那你可以通过阴差令给我发个任务!”

    城隍说道,

    “发什么任务?要不我让周河那边,收了你的这阴差令,然后咱们再谈条件?”

    王哲想了想,没阴差令真的不行,虽然现在阴差令已经对于他的元神守护没有什么帮助,但是没了这阴差令,随时可能被一道天雷给劈成一团灰,

    “说具体点,我看看有没办法。”

    张淑洁说道,

    “张元福的命格,被人夺舍了。想要修正必须找到他背后隐藏的人。”

    “我的想法是,你把这个张元福跟一个人换一下命格,让这背后的人跳出来!”

    王哲能答应吗?这前天在颂城,才威胁自己给赵青易换皮囊。

    沉默一会,王哲说道,

    “恐怕让你失望了,我不会!”

    张淑洁站起来,有点激动,

    “你把我当傻瓜?你不会,怎么能把自己的命格夺回去?!”

    王哲,“换一张人皮?我是能做到,但是我并不觉得,换一张人皮,就能换了命格。如果换命这么简单,这长生不老就太容易了!”

    张淑洁问道,“那你怎么从杜正祥那里夺回阴差令的?”

    王哲,“我只是剥掉了杜正祥的那张皮,其它的什么都没有做。”

    张淑洁显然不相信王哲的话,而且有些恼火,王哲确实是一个人精。这一点她必须承认。躲过不知道多少次九品公寓的追杀,耗死一个阴差,从无常殿逃生,又从颂城两个域世界碰撞中逃出生天。

    如果说王哲不精明,鬼才相信。王哲就是不想帮她,在找托词。

    王哲看出了张淑洁眼里露出的狐疑目光,继续说道,

    “那个杜先生不是被你关起来了?你问问他,除了换皮,还需要做什么?或者,我来换皮,剩下的他来做。”

    殷玲慧传音道,

    “他不是在说谎,人皮匠的手段,要只是换一张皮,那太儿戏了!九成九,他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张淑洁传音道,“我不信,他这个人鬼精鬼精的。”

    殷玲慧,“丫头,你好歹是一个阴间代理人,眼界和手段要比他强不止一筹,无凭无据的臆测,不可取。”

    “他是一把利刃,用好了,能起到奇效。但是你这么乱用,可能适得其反。”

    张淑洁又坐下了,冲着王哲说道,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帮我把张元福背后那个人揪出来!”

    王哲说道,“可以啊,那你必须在四个月内修正我的命格!”

    张淑洁翻个白眼,

    “你的身体都僵尸话了,要是一直沉在水库,我大不了再犯一次错,但是现在真的无能为力!除非.......”

    说着目光看向殷玲慧,阴玲慧接过话,

    “尚如渊如果愿意帮,就简单了,但是他未必,因为他用你的身体做了很多的事!不过我可以给你机会,让你和他单独见一面!”

    王哲把烟头丢了,说道,“算了,一枚绥原的判官令,此事就成交!”

    殷玲慧眯眼,这个活尸真的不是一个善茬,这开口就是 判官令,是故意提出一个不可接受的价码,但真实的目的,就是要绥原的一个阴差身份。

    王哲肯定是察觉到了他阴差身份的尴尬,现在骑在周河和绥原之间,无论做了什么,后果都不会对殷玲慧产生什么影响,因为周河和绥原可以相互扯皮。

    这个判官令可以给吗?

    可以给!但有没有本事抓好这个判官令,就看王哲造化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