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五十二章 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阴玲慧点头,然后吧手里的一个阴差令递出去,

    “这个要不?”

    于庆丽的眼里突然露出一抹精芒,但是她犹豫了,这地府的因果比这九品公寓可要重,无功不受禄,而这东西一旦到手,她或许有九成的可能会直接脱离九品公寓,这是她梦寐以求的。

    可就是这幸福来的突兀,所以她有些犹豫了。

    阴玲慧说道,“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觉得一个叱诧南方的八臂门,这么凋零,有些可惜。我还是一个阴差的时候,于芊荷救过我一命!”

    于庆丽豁然,也没有怀疑阴玲慧的话。于芊荷确实是她祖宗,不过距今已经二百三十多年了。救一个无名的阴差,不可能记录在生平纪事中。

    既然这个绥原城隍说有,那就应该是真的。

    “你选择做人,真的不算一个明智的选择。”于庆丽说道。

    阴玲慧笑着说道,“你天生为人,才觉得不值,而我从诞生灵智开始,就一直想成为人!”

    于庆丽点头,“可是你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这绥原总要雨过天晴的。”

    阴玲慧说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于庆丽应该笑的,可是她笑不出来。

    有些话从一些懵懂少年口里喊出来,那是热血,也是斗志。

    可是这话从阴玲慧这种级别的人口里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个衙司令真的很烫手,她不敢接。但是不接住,或许以后再没有人会把一个阴籍给她,祝她离开这九品公寓。

    “那一个能不能也送我?”于庆丽思索再三,心一横,还是做出了决定。

    阴玲慧摇头,“不是不能,而你需要你拿出等价的诚意来与我交换!”

    于庆丽懂了,这才是阴玲慧等在这里的最终目的。

    “我觉得这里应该和张元福背后的那个人有关!”

    阴玲慧伸手把一个衙司令送了出去,

    “你的理由呢?”

    “没有,只是猜的,绥原最近连续发生五起命案!对了!听说你颂城那边,好像进展的很不顺利!”于庆丽伸手拿住了衙司令,一边说道。

    阴玲慧说道,“你们的消息比我还灵通,我也是刚知道!你猜的?”

    顿了会,继续道,

    “帮我把躲在张元福躯壳的家伙扯出来问问!”

    于庆丽苦笑,“任务系统我说了不算!那是地府伥徒的事,我们想管,也不敢!猜的,现在绥原只有这里和张元福被后的人找不出来,才做出这个推断......”

    ..............

    孙于谷颂城一趟算是开了眼界,他突然觉得自己叔叔那种水平的道士,或许只适合街头算命,真的遇到什么厉害的鬼物,真的不够看。

    而他在感慨之后,并没有什么拿起那几本书学习的动力,而是把王哲的笔记本给搬出来,然后去网吧装了几个单机游戏回来。

    他的旁白还有一个手舞足蹈的游戏小解说员。

    君君拉着孙于谷的胳膊,瞪着眼,

    “不要动,你没有看到他的手抓吗?”

    孙于谷说道,“那是背景动画!”

    君君的手指着屏幕,然后两手成鸡爪在空中抓挠几下,说道,

    “你过去炸他!”

    孙于谷,控制鼠标过去放个炸弹,君君在跟前,拳头挥舞,

    “你傻呀,炸弹把你自己扎死了......”

    “你要远远的扔炸弹!”

    “知道没?”

    孙于谷认真当头,“有道理,下次换个肩扛大炮!”

    君君,“应该躲在那个房子里,让他们来找我们!”

    孙于谷,“躲那个瞭望塔上好!”

    君君,“有狙击枪的笨蛋!”

    孙于谷点头,“拿个可乐过来。”

    君君转身大喊,

    “乔治,可乐!还要一个酸奶!”

    王哲一会才上来了。左手拿着一个手持温度器,右手拿着一个可乐,一个酸奶。

    这温度计明显是为这个酸奶搭配的,温度高低,王哲根本没有感觉,而给孩子,不能吃生冷东西。

    佩琪就喊王哲“乔治!”

    理由很简单,动画片里乔治是不会说话的。

    在君君的眼里,王哲也是不会说话的。

    王哲前脚回到绥原,后脚官静就把这个孩子送来。

    本来大过年的,她母亲也休息,没有必要把君君送来。

    但王哲不该拿着孙于谷的头发糊弄她,让她这段时间做了两次鉴定,而且撬了孙于谷家的门。

    介于此,王哲别想过好年。

    把一个孩子当成报复一个人的手段?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官静的极端。

    孩子在官静眼里就是一个累赘,她觉得王哲也应该是这种感觉。

    这个年有佩琪在,王哲专门去买了鞭炮,拉一车无烟煤回来,摆一个旺火。

    张淑洁拎着三袋血浆来到王哲家门口,血浆,是新鲜的,不过不是人血。

    跳尸都是以畜生血为食,王哲一个活尸,喝人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送王哲一个礼物,算是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

    颂城时候想着王哲必须弄死,她食言了!王哲身上有阴差令,那王哲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除了她担责,地府必须担主要责任。

    再说,颂城时候的她,其实受到杜先生的心理暗示和催眠,负面情绪被无限放大,很多事,都是朝着最坏的情况在思考。

    一个纸飞机从天上晃晃悠悠的飞了下来,落到王哲手里。

    王哲伸手抓住,把这张纸打开看看,然后就直接塞到旺火中间。

    张淑洁也看到了那纸上的一个“请”,也看到了那毛笔画的一头猪,一个箭头指向“王哲”这个名字。

    下面是一排小字,“找绥原阴间代理人要说法!”

    张淑洁拿着血袋,犹豫十来分钟,终究还是一咬牙现身了。

    王哲假装没注意到张淑洁,继续摆着旺火,这是他第一次自己鼓捣旺火,比较费劲。

    猫先突然发出了一阵凶狠的低声咆哮。

    张淑洁盯着这只猫看了好一阵,觉得这只猫有些不大对劲,正常的六道众生,都不会对它产生敌意。因为她就是天地意志的化身。

    “太阳光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张淑洁说道。

    王哲拿着炭的手都没有停顿一下,

    “是有好事找我?”

    张淑洁咳嗽一声,“这个算吗?”

    说着把手里的血袋朝着王哲晃晃,王哲起身转头看看张淑洁手里的血袋,

    “你还是拿回家给自己补补吧。”

    张淑洁错愕,如果是本尊在此,应该是一个大红脸,这里装的是鸭血,

    “不要拉倒!”

    说完蹲到地上拿起一个装鞭炮的塑料袋,真的把这鸭血收起来,

    “没想到你和官静居然有孩子了,我要不去给孩子买点礼物吧?”

    王哲想了想,

    “买一箱奶粉吧,零食吃多了对她身体不好,玩具买了那么多,玩不了三分钟就扔一边了。”

    张淑洁语塞,真是一个实诚人!

    转身消失,一会,又折返,

    “官静是瞎了眼吧,居然会给你生个孩子!”

    说完不能王哲反驳,又消失了。

    王哲愣了几秒?给自己生个孩子,咋就是瞎了眼?自己很不堪吗?这话确实让王哲感觉到了不舒服。张淑洁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过了好一阵,王哲才平复心情。

    我救你一条命,你给我买一箱奶粉觉得很亏吗?三袋鸭血,也好意思来拜年?

    张淑洁刚走,官静骑着摩托来了,看了一眼王哲摆的七歪八扭的旺火,招呼也没有打,去抱佩琪。

    她可以不要这个孩子,但是她妈今晚必须让佩琪在家里过年。没法子,她只能把孩子先接回去。

    给佩琪穿戴好,抱着出来的时候,张淑洁刚好把一箱子奶粉放到台阶上。

    官静盯着张淑洁眯眼看,又看看王哲。

    突然感觉到一种威胁,自己还没有想好跟王哲过不过,没想到王哲居然有对象了!

    看这架势,根本不在意王哲带着个拖油瓶。

    张淑洁直起腰,看看官静,笑着说道,

    “带孩子回家过年?”

    官静没有说话,张淑洁继续,

    “王哲都买了鞭炮,还给孩子摆了一个旺火,城区可看不到的。”

    “还是让孩子在这里过年吧。”

    “大不了等孩子在这里热闹完了,再给你送过去。”

    张淑洁是自作聪明帮王哲说话,因为桃子提醒王哲的事,她是真的给不了王哲什么说法。

    官静等张淑洁说完,这才淡淡说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带孩子看看她爸爸摆旺火!没有想着离开!”

    张淑洁尴尬笑笑,伸手去挂挂佩琪的小鼻子。

    佩琪也伸手去抓张淑洁的脖子上的挂坠。

    张淑洁直接取下来,把挂坠对折一圈,然后就要给佩琪戴上,却被官静给拦住了。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别人给东西你就要?!”

    官静是在教训孩子,但是这脸色也是给张淑洁看的。

    张淑洁在小区里就是一个孩子王,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谁。还把自己当个孩子,所以压根不会在意官静的话。

    “这个不值钱,君君想要,就送她了。”

    说完不仅把这个挂坠套在君君的脖子上,而且一把将孩子抱起来,

    “走,姐姐带你放鞭炮。”

    说着抱着君君直接到王哲身后,踢一脚王哲的屁股,

    “给我点一根烟!”

    王哲点燃一根烟,递给张淑洁,张淑洁看在烟头火有点小,放到自己嘴里,用力抽一口。

    之后喷出好几个烟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