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与精神病的对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这才收手,把椅子轻轻放下,深呼吸几次,弯腰把笔记本上连接的鼠标和电源线都拔出来。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洗脸池的水放满,然后把笔记本按到了水中。这动作过于激烈,洗脸池中的水溅到她裤子上,她却浑然不觉,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

    她的手死死的按着笔记本,仿佛那笔记本随时会从水中爬出来,再次回到桌上,而她不能给这笔记本任何活下去的机会。

    半小时后,她的手已经被水泡的有些发白,可是她依旧不松手,水轮头的水还在流着,沿着洗面池外沿哗哗的朝着地上流淌。

    “咔哒”一声,一楼的大门开了。

    这房子很大,也太过空旷,所以这个开门声即使在二楼的卫生间,还是听得清晰。

    赵青果抓起笔记本,让后扔到了洗衣机里面,然后把手在身上擦擦。

    捡起梳妆台的一个皮筋,一边朝着外面走,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

    杜正祥进了屋子,径直走到沙发跟前坐下。

    他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他好像不是回了家,更像是要等待某个重要的领导前来训话。

    “嘎叽嘎叽.....”的声音,从下楼的楼梯传来,赵青果穿着湿漉漉的鞋子走到楼道。

    当看到杜正祥时候,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

    “你回来了?”

    杜正祥站起来,弯腰拘禁的回道,“哦”。

    赵青果问道,“你吃了没?我给你去做饭。”

    杜正祥连连说道,“吃过了,不用!不用!”

    赵青果还是进了厨房,打开冰箱,冰箱里的菜都蔫了,她关上了冰箱,到了客厅,打开了饮水机电源,在玻璃杯里放好了茶。

    回到沙发跟前,坐到了杜正祥的跟前。

    两人的膝盖离得很近,不到十公分,之后赵青果眼睛开始直勾勾的盯着杜正祥,这个眼神充满了爱慕与崇拜。

    杜正祥不自觉的挪一下位置,拉开一点距离。

    这才目光闪烁的看看赵青果。

    赵青果长得很美,身材也很好,而且因为经常在红日歌厅里里领舞,这打扮和妆容都很前卫。

    不过今天赵青果有些不一样,他的额头有一个鼓包,右脸也肿的很高,脸上的巴掌印还是很清晰。

    “我去给你取点酒精擦擦吧。”杜正祥在赵青果的的手快要抓在他大腿上时候,豁然站起来。

    赵青果笑着说道,“好!”

    杜正祥开始在家里找酒精,可是他却仿若第一次在这个别墅内行走,酒精在哪他根本找不到,楼下几个卧室转了一圈,走到客厅,有些紧张的冲着赵青果问道,

    “酒精.....酒精.....在哪里放着?”

    赵青果伸手指指楼上,说道,

    “在我书房里!”

    杜正祥上楼,几乎打开了所有的卧室门,这才确定书房是哪一间。

    书房内没有一本书,一个空落落的书架,一个茶台,几张椅子。电脑桌跟前地上扔着一个键盘,一个鼠标。

    这应该是书房,但是书房没有书,也不可能有什么酒精。

    这里摆设一目了然,连个抽屉都没有,不可能有酒精,可是杜正祥却跟神经病一样,伸手在任何视线看不到的角落中摸索。

    音响后面,电脑桌地下,茶台的椅子一个个被他搬起来,足足折腾了十分钟,一无所获,他抱起了茶台跟前的纯净水桶,拧开盖子,然后喝了一口。

    酒精是有味道的,他的行为举止有些过份!

    “没找到吗?”赵青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杜正祥抱着的水桶差点从茶台上掉下去。他把水桶放到地上,然后手不自觉的握紧。

    “不是我偷的!真的不是我偷的!”杜正祥脸变得惨白,身子躲到茶台后面,仿若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厉鬼。

    赵青果缓步走到茶台跟前,拉一把椅子坐下,然后笑盈盈的说道,

    “这家里有七把钥匙,一把我给了装修的老杜,一把给了老杜的老婆,一把给了老杜的女儿,一把给了老杜的儿子,一把给我我妈,一把我就藏在这屋子里,哈哈,老公你站着做什么?坐下来一起喝杯茶吧,酒精找不到就找不到吧!”

    杜正祥双腿打颤,他以为自己已经克服了对这个赵青果的恐惧,可是从进了这个屋,他所有的自信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说的老杜,就是他的父亲。

    他认识赵青果也是因为他父亲和他在装修这一套别墅时候,负责水电改造和贴地砖。

    在装修时候,他父亲丢了赵爱凤给的一把钥匙,赵爱凤就让换一个门锁,而这别墅的门和门锁是定制的,一个门九万八。

    装修了这赵家三套别墅,也挣不到三万,这九万八,是真的拿不出来。

    所以赵爱凤就说,让他入赘赵家,等赵青果生了孩子,之后再给他五十万,放他自由。

    这是一件好事,所以杜正祥的父母没有任何犹豫,就同意了。

    可是结婚快一年多,他吃住都在赵爱凤的仓储物流园中。

    他是物流园的库管,也是物流园的门房保安,也是物流园的招商负责人,三万平米的库房,全部是他们父子二人负责管理,但是没有一分钱的工资。

    今年他母亲去跟自己儿媳商量,看能不能给老杜发点工资,这并不过份。

    赵青果答应了,可是隔了三天没有等到赵爱凤给老杜答复,赵青果却找到园区,说是自己结婚时候的首饰被杜正祥的母亲偷走了。

    可是这可能吗?他俩结婚就摆了一桌酒席,还在酒桌上签了一个保密协议,那就是他和赵青果结婚,要是被外人知道,那五十万不仅拿不到,还要倒贴五十万给赵爱凤。

    结婚别说首饰,就是戒指都没有买过一个。

    但是赵青果拿着家里的监控展示给老杜父子二人,监控视频很清晰,里面鬼鬼祟祟打开赵青果家房门的就是杜正祥的母亲,在他母亲从别墅出去时候,在门口还从兜里掉下一根金项链。

    老杜看过视频回家打了妻子一通,隔天,老杜就老年丧偶,妻子服毒自杀了。

    之后远嫁内地的姐姐去赵家要说法,回来时候,连他们父子都没有见,就去了赵家,他见到他姐的时候,她姐已经躺在医院太平间里,死因是心梗。

    他姐心脏从小不好,他家里几乎一辈子的继续都给这个姐姐用来做手术,前后四次。

    而老杜呢?老婆闺女死了,一天拎着一个酒瓶,醉生梦死。

    在自己姑娘死后两个月,也去找赵青果,他是要儿子跟赵青果离婚,他就算砸锅卖铁,也把赵家的九万八给还上。

    赵青果让去找自己的母亲,结果老杜跟赵爱凤聊了半个小时,出来就被警察抓走。

    罪名是盗窃,老杜偷走赵青果的手机,同样被监控拍了个实锤!

    杜正祥去求赵爱凤,赵爱凤不情不愿的去警察局签了一个调解书,老杜关了一个月之后出来,给杜正祥留下四个字------赵家有鬼!之后就再没有音讯。

    而他不敢踏入赵青果家门,就是担心自己会和自己的父母一样,被栽赃之后死的莫名其妙。

    回到当下:

    赵青果取出茶具,静静的等着水烧开。

    水开了,开水倒入茶壶,仅仅一分钟不到,就把茶水倒到一个大茶碗,用大茶碗浇一个个的茶杯,之后拿着一个木钳子把茶杯摆好。

    再次开水倒入壶中,之后静静的等待,过了两分钟,抬头看着站在书房窗户前的杜正祥笑着说道,

    “老公,站着做什么?坐下来,尝尝我给你泡的茶!”

    杜正祥觉得口干舌燥,不自觉的舔舔嘴唇,他一次次的给自己打气,自己不怕,自己根本不怕这个赵青果。

    脑子里是在反复告诫自己,可是这身体是诚实的,他不仅身体颤抖,连嘴唇都在上下打颤。

    我是个男人,我是个男人!我怕她什么?我不怕,我不怕!

    或许催眠起了作用,他坐了下来。

    落座动静很大,他把椅子抓的很高,落地时候声音洪亮,这声音给了他不少的勇气。

    他坐下来了。

    这么大的动静,赵青果端着茶壶晃动的手,却没有一丝的停滞。

    赵青果倒了两杯茶,一杯放到了杜正祥的面前,一杯自己端起,一口饮下。

    杜正祥伸手抓住了茶杯,他确实感觉口干舌燥,但是手抓住杯子时候就马上缩回手,这茶杯太烫。

    可是再看赵青果,一手端着茶壶,一手拿着茶杯,开始倒第二杯。

    杜正祥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头上不知不觉都是汗水。当他手放下,突然发现手背一片血红,他再次朝着脸上摸一把,之后瞪眼看着手掌。不是汗水,而是血水,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一声尖叫,朝着门外冲了出去。

    之后他穿过了门,穿过了墙壁,然后在空中奔跑着。

    他低头,发现自己在空中,在空中驻停,他明白了!自己死了!

    是的自己死了!

    他转头,看向了赵青果家的别墅,别墅里,自己坐在赵青果的对面,手里拿着茶杯,再摇动脑袋吹茶。

    赵青果也端着茶杯,目光看着他,一脸温婉的微笑。

    杜正祥一声惨叫,之后突然从一张床上坐起来。

    之后他伸手摸摸致自己的脸,不过这一次摸到的不是血,而是汗水。

    “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他翻身从折叠床上下来,看看这保安,然后匆匆跑到卫生间里照照镜子。

    出来之后,满脸狰狞的微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