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一十四章 物语电台(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哲盯着手机,相册打开,但是画面模糊,一张张的图片,仿若是两张照片的重影。根本无法看清楚图片信息和文字。

    王哲慌乱了,甚至有些凌乱,这个城隍是往死了坑他!他拿着手机不断放大一张张的照片,可是这照片人的骸骨与一棵老树重影,第二张图,墨色中隐约能看到一个箩筐,第三张图,文字重叠,一共三十九个字,三十九个字依旧是重叠一起。

    王哲喊道,

    “我是几号参与者?!”

    “七十六号!”

    “我探索的目标是什么?”

    “寻找桀耳的剑鞘!”

    “我的通灵的物品是什么?”

    没有听到回答,眼前突然没有了颜色,双目仿若被撑开,强迫他盯着阳光,可是这阳光却没有颜色!

    脑袋眩晕胀痛,呼吸道突然变成了实心的,胸口憋蒙仿若随时要爆炸一般。

    “婊子!你是个婊子!”这是王哲失去意识前,最后一声嘶吼。

    这也是王哲这辈子骂出最肮脏的一句话,虽然这话是他引用尚如渊的话!

    ......

    城隍看着王哲最后一声大骂,一张淡漠的脸,嘴角一哆嗦,一只眼微微闭合。

    很快恢复了平静,淡淡说道,

    “我该先撕烂你的嘴的。”

    之后双目微眯,一团烈火朝着王哲呼啸而去,她要亲自动手烧毁王哲的尸体,甚至不愿意等着业火从王哲体内自信喷发出来。

    可是火焰到了王哲尸体跟前一米开外,突然黑气打散了你一团火焰。

    两个脑袋如长茄子,眼睛嘴巴相互厌弃,各自上下顶格!

    城隍眯眼,周身散发淡淡黄色光芒。

    这两个长脑袋,突然咧嘴,血盆大口猛然张开,嘴角扯到了耳根下方,白皙透彻的牙齿,足有八公分长。

    “城隍大人,他现在是我们的,包括他的每一根头发和牙齿!”

    “他是我们物语电台的财产!损害我们的财产,可是要赔的!”

    城隍皱眉,冷冷说道,“他有地府阴籍,生死由不得你们!”

    一个人说道,“地府都是我们的!”

    另外一个补充道,“未来肯定是!”

    城隍冷冷说道,“这是我绥原地界最后一个,带着他马上滚!”

    一个甜美的声音突然响起,

    “走不走,不是你说的算,也不是我说的算,他如果探秘成功,你不说我们也会离开!”

    城隍冷哼,“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突然一个老太婆尖利声音恶狠狠的响起,

    “好大的口气!干扰我的节目,还出言不逊!你敢动手,我电台马上连接你绥原的所有手机!”

    城隍冷笑,“笑话.....”

    老太婆不能城隍说完话,阴恻恻的笑着说道,

    “我们是没有同时开启一个节目以上的能力,但同时提醒三百万人,给城隍府重新立庙,早晚三炷香还是做的到的!”

    两个长脑袋,咧嘴哈哈大笑。

    城隍身上黄色的光芒收敛,一字一顿说道,“蓝---寿----山!”

    甜美的女声响起,“你知道就好!你绥原水太脏,我们并不想进来!可惜我们有我们的规则,为你破例一次,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诚意!”

    城隍鼻腔冷哼一声,然后消失不见。

    ......

    水仙商务酒楼外面,城隍突兀的出现。

    之后径直走到一楼服务台,服务员离开,而她稳稳的坐在里面。

    她很生气,所以要宣泄,而宣泄的目标,只能是这倒霉的苍天观的两个弟子。

    可是她等到凌晨一点,也没有见玄礼和玄芝靠近这宾馆附近.....

    而在这水仙宾馆仅隔着两栋楼的一个洗浴中心的房间内,在阴差出现在水仙宾馆前一刻钟,这浴室的包间内,这玄芝和玄礼赤裸着身体,跪在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身前大气都敢喘。

    .......

    王哲?

    他在一个独立的世界里面,潜伏地下,等着一把剑从铁匠手中诞生。

    之后在地下,追着这把剑,足足三十年。

    这三十年中,王哲没有一次靠近这把剑,也没有试图拿起剑鞘看个端倪。

    剑的主人,还是剑的名字,都没有出现“桀耳”二字!

    剑鞘换了四个,直到此剑被一个落第秀才得到,秀才拿此剑,冒用大陈国特使名义出使西域,一剑刺死白驼国太子桀耳。

    年过四旬,考取功名无望,他用他的方式,青史留名!

    秀才被乱箭射杀。

    现实,仅仅过去了两日......

    .......

    林小彤查过官静的资料,这心基本上是凉透了。

    王哲是成了太监,可是这个太监,可能真的给下了血脉。就是这个“君君”!

    官静离婚,还上过法院。

    官静前夫叫张如瑾,函西如景投资集团董事长张元福的独子,今年三十八岁!名下只有一家化工厂,位于绥原与卞麻之间。

    六年前,前妻和一对双胞胎儿子被绑架撕票,隔了不到三年,娶了在读大学生官静!

    今年正月,张如瑾与官静协议离婚,孩子归官静。

    今年七月,张如瑾再婚,妻子是一个海归女人,比张如瑾小两岁,还带有一个孩子。

    基本信息就是这些。

    事实摆在面前,官静婚内出轨,带着这个君君坑了张家,后来被发现,所以离婚了。

    这种颜值,与官静都长得差别很大,更别说与张家的人了。这只要不是瞎子,张家的人只要带着这娃出去,百分百以为张家娶了一个外国妞!

    孩子可以让安淑君看看吗?

    思来想去,觉得不能。

    安淑君更像是违心的应付一个母亲的职责,做一顿饺子并不能体现什么。

    她做这一切,只是迫于无常殿和王皈,已经林小彤自己,让安淑君迫不得已作秀。

    君君由她照看,而她一天有大把的时间跟孩子消耗,带着君君家里唱唱歌,跳跳舞,开车出去兜兜风,并没有觉得是个累赘!

    .......

    秀才杀死太子,结束了白驼权利斗争,躺赢接受王位的新白驼国王,将糜耳于剑合葬。

    剑鞘下葬当日,就被人盗走。

    而此剑每一次易主,均有人盗走剑鞘,前后四次易主,四次剑鞘丢失。而这一次糜耳出现,王哲却依旧任凭这剑鞘被人拿走。

    此人究竟是谁?王哲没有见过,但是此人有一个特别之处,王哲的耳朵视觉,居然看到了此人浑身散发着红芒!

    白驼新王继位,连续两年干旱。

    糜耳墓被重新挖出,随身的剑也被取出。

    国师说,这糜耳死后怨气太大,所以这白驼连年干旱,唯一的办法是用杀死糜耳的剑,镇压糜耳的怨气,或者让糜耳的怨气都针对那把刺死他的剑!

    武士从棺内取出剑,命匠人在剑身上刻上“糜耳”二字。

    重造剑鞘,与糜耳再次合葬。

    下葬墓门还未完全封闭,盗窃剑鞘之人再次出现,但看行动,仿若风烛残年!

    王哲依旧没有动!

    白驼国三日之后天降暴雨.....

    .......

    许娇娇与何友之间的一张纸被陈辰捅破了。

    亲手把自己的男人塞给别的女人,这感觉是教科书的爱情,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唐雅是理解不了,嘴上口口声声说让陈辰想开点,可是心里是鄙视,这么蠢的女人,也只适合大门!

    唐雅一门心思,着手为三号柜房再寻找员工。

    标准就是任花花,脸皮要够厚,认钱不认人。

    为何不把任花花直接拉入柜房?因为那个女人信奉邪神,算是神的人,三号柜房无法将有主之物招纳进来。

    三号柜房的前方,一个古玩店,四个女人打牌。

    官静依旧是皮衣皮裤,这段时间,几乎每日都在这里打牌,本来她应该现在浑身轻松,手气很好才对!

    可是不然,她的手机烂到了家!或许真应了一句话麻将桌上的话,抱怨麻将桌上发财念头,那基本赔的倾家荡产!如果抱着娱乐消遣,可能逢赌必赢!

    三号柜房为何突然盯上官静?因为三号柜房的系统,出现绥原的一个小业务!

    官静短短一周时间,输了二十八万!

    可是她已经输红了眼!

    当最后一把手机转账出现余额不足时候,她这才起身离开了牌桌。

    放款的细节不需赘述,这质押物品,就是官静家的别墅,好像她除了别墅,一无所有了!

    当官静看到手机短信提示,真的收到四百二十万的时候,她彻底清醒了。

    这别墅以现在市场价是八百万!可是她居然以四百二十万的价格给抵押出去了。

    她反悔了,在唐雅契约还没有收起来的时候,她突然冲到唐雅办公桌上,撕毁了契约!

    不错!官静用手,撕毁了三号柜房的契约!

    唐雅眼睛瞪的滚圆,呆呆看着满地的纸屑,不敢置信!

    三号柜房别说是契约,就是里面的一个水杯,想要摔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唐雅几次抬手还原,合同上的字迹都回到了签字笔和打印机里面,唯独这一张纸,依旧是碎裂一地!

    可是唐雅电脑公户内,确实少了四百二十万,而且这个钱,就在唐雅的个人账户内!

    唐雅惊呆了,而陈辰离开从门口离开,径直朝着楼上冲去!

    她看到了十七层多出一扇门,而且门内有人在盯着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