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一十三章 物语电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城隍亲自出手,能不能在这茫茫人海找到这个玄礼?

    仅仅在离开王哲家三分钟后,水仙商务酒店七楼,楼道里,城隍就出现了。

    为何她来的如此迅速,而且这么快找到这里?只因为她是城隍,这绥原凡人的眼,就是她的眼,只要进了这座城,她想找的人,除非没有跟人见过面!或者在某个地方隐匿,之后在这绥原不与人打交道。

    玄礼的房间被城隍挥手就打开,只是当目光落在屋内时候,发现枕头上有一张替身符。

    城隍皱眉,未卜先知?预料到自己会来抓人?提前遁走了?

    接着城隍猛然转身,一巴掌横推,一个从这房间对面门穿门而出的一个老头被她一掌拍在了房门上,房门碎裂,这老头周身的朦胧感,瞬间消失。

    老头倒地,双目瞪的滚圆,口吐鲜血,结结巴巴伸着手指,

    “城-----城----城----隍?”

    城隍冷冷问道,“你是呈礼的师傅?”

    这倒霉催的,是玄呈,而不是玄礼!

    玄呈擦一把嘴里的血,但是这血不是说止就能止住,他道力反噬,五脏受损,但是城隍问话,他不能拖拉,

    “他师-----兄!”

    城隍又问,“他人呢?”

    玄呈指着对门,却是大口的吐着血。城隍手一招,一张替身符到手里,淡淡说道,

    “他去了哪里?”

    玄呈看到那张替身符,又一口老血喷出来,他居然真的被玄礼给绿了!

    但是愤怒让他一口吐出了所有淤血,呼吸通畅了,

    “我也不知道!他应该是跟我师妹躲在什么地方做苟且之事去了!”

    城隍眉毛一挑,这个“苟且之事”四个字实在刺耳!本来没有想着杀这个老东西,可是这老东西的这句话,实在刺耳!

    一把岁数活到狗身上去了,自己不娶妻生子,还骂别人苟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真的该死!

    城隍冷冷瞪了这玄呈一眼,之后转身。

    玄呈身体一哆嗦,之后一脸惊惧,“我乃道门中人!你怎可杀....我,你怎....”

    话没有说完,他的胸腔猛然塌陷,之后气孔朝外开始冒烟,仅仅十秒钟,房间里,只留下玄呈穿着的一件睡袍.....

    整整半个小时,一条街搜查遍了,也没有找到玄礼。

    城隍都不自信了,这偷情的时候,真的是什么奇迹都可能发生!

    城隍终于失去了耐心,

    “守株待兔!抓不到人,你们就下地府去吧!”

    一分钟后.........

    王哲穿的整整齐齐,坐在沙发上,家里在佩琪走后,终于真正的看起来整洁了。

    第二根烟点燃,只抽一口,之后手放在扶手上,再次成了雕塑。

    奇迹不会出现,唯一的希望,三号柜房!

    可是唐雅的手机,一直提醒是空号。

    而其余的人,根本没有必要尝试,因为和城隍单挑,这种人,或许有,但王哲还没有见过。

    去找桃子吗?那个桃子的心是石头做的,而且也肯定不是城隍的对手!

    外面的风依旧很大,不过也中途停了一小会,就是林小彤来接佩琪的时候。

    “嘭------”门开了。

    王哲快速起身,烟灰跌落,他把门关上,转身回来,伸手把烟灰接住,然后放入烟灰缸中。

    之后坐回原来的位置,抬头,看到了客厅中央一个女人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哲。

    城隍,耳朵根观察不到!

    王哲做最后的努力,“我本以为为你做了一件好事!”

    他坑的那三个阴差,应该都是对这个城隍有二心的!

    城隍淡淡说道,“我说过需要你帮吗?”

    王哲不说话了。

    答与不答都没有意义,城隍杀他,只需要一个借口!他活着,

    归功于尚如渊给的阴差令;

    归功于;他没有做过任何坏阴阳秩序的事;

    归功于他也一直守口如瓶!

    可是他活到现在,本身就是错的!无论做多少,做什么,都该死。

    理由其实很简单,一段回忆:

    他隔着楼门,听到了一个女和一个男人吵架,而且很凶,王哲对吵架很敏感,但是也健忘,所有的吵架内容在他耳朵里,都是一群苍蝇飞舞。可是唯独那个女人最后一句话,他听清楚了,

    “城隍了不起?高高在上吗?我咒你不得好死,下辈子也做个婊子!”

    “好提议,我帮你!”

    这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

    之后,王哲王哲看到了一个警察,朝他迎面而来,之后那个警察走了出去。

    不久之后,他在蔚河里面看到了水中有个女人,以为溺水者,就跳了下去,而水中的女人,就是客厅里站着的城隍。

    那个警察就是丁庆平。

    那晚发生事的人,应该都死绝了,仅剩下丁庆平和他了。因为王哲家的对门那个臭气熊天的租户,屋子里住着六个人。

    这六个人,都是王哲的工人!但是最后只剩下一个活着,却成了一个邋遢的宅男。

    有一个推断:破解这个城隍的诅咒,就是杀掉所有看到的人和听到的人。

    当然推断,完全是因为这几天哄佩琪睡觉,看孙于谷介绍的一本修仙小说,臆测的。

    没有任何的依据。

    但是这个城隍肯定会杀他,因为即使城隍放过王哲,只要王哲找到机会,也会杀了这个城隍!

    为熟悉的人,为不熟悉的人,为自己杀死这个城隍。

    这一点,城隍肯定也清楚。

    回忆结束!

    她俩之间,没有什么缓和余地!

    死与不死,只是时机问题,何时会死,也并掌握在王哲手中,王哲考虑过离开绥原,但是这必将触怒已经面过面的城隍。

    尚如渊究竟是怎么思考的?是怎么在把城隍变成一个女人之后,依旧活到现在的?逃出封印,却不离开绥原,再次被抓,靠什么活着?靠勇气吗?

    屋子里沉默着,但是肃杀的气氛很是浓郁。

    两分钟后,王哲又点燃第三根烟。

    城隍开口了,“灭了!”

    王哲手一抖,以为要动手了。可是两秒之后,反应过来,把烟掐灭。

    城隍又说道,

    “你的性格好像变了很多,不是那么极端了!会怕死了!”

    门再次被风吹开,王哲起身想要去关门。

    起身又坐下了,

    “你站在外面说话,我也能听到!”

    城隍身体朝后坐下,屋里孙道林的躺椅横移到她的身后。

    城隍坐下,姿势优雅,可是坐下之后,椅子猛然朝后倒去,把她吓了一跳,她身形消失,再次出现时候,椅子四分五裂,好像这椅子是被炸药瞬间爆开的,也亏王哲一楼没有什么家具,这拆碎的椅子,扎在了墙壁和天花板上,一阵噼里啪啦又落在地上。

    王哲,“那只是一把躺椅!”

    说完起身朝着屋外走去,“这个家,我刚打扫过,要动手,你利索点!”

    城隍坐在了王哲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你敢关上门,我就杀了你!”

    王哲站在门口,风并没有朝着他屋子里吹,台阶前方能见度不足五米,

    “我拆了这扇门,是不是就可以一直活着?”

    城隍说道,

    “你拆了再说!”

    王哲没有动,“你有求于我!”

    城隍,“我不求你!”

    王哲,“你和我要做个交易?”

    城隍,“也不做交易!”

    王哲站在门口又等一会,突然朝着台阶下方走去。

    一米,两米,五米,七米,十米!

    终于王哲看到了路中间的手机。

    弯腰捡起。

    “喵嗷......”

    肥猫愤怒的声音,突然在远处的响起。

    王哲顿住了。

    肥猫确实很聪明,但是也的确胆小,这么多年,这肥猫没有在王哲危险的时候,与王哲共患难过一次,安淑君收拾王哲,这肥猫就躲到几百米外,只会嚎叫。

    这狗尽忠,猫尽孝。

    这肥肥一直给他尽孝。

    城隍从出现,到现在做过什么?只是两次打开了门。

    她是打开房门凉烟味?她完全可以不喘气!怕二手烟沾到衣服上?别说是烟了,就是光想要靠近她,也要看她愿不愿意被照到。

    她说了什么?她什么都没有说!她没有说放过王哲,也没有不放王哲。

    但是进屋那么长时间,没有杀王哲,也没有谈的意思。其实就是让王哲,自己找生路或者找死路。

    死路千万条,继续什么都不做,肯定会死,逃走,也肯定会死。但是有一条路,是九死一生,那就是王哲自己解决掉促成现在局面的源头。

    王哲在猫的嘶吼之后,经过短暂的停顿,最终把手放在了手机按键上,

    “喂,你好!这里是物语电台,恭喜您成为本电台,第七十五个参与者!”

    “本期参与者将通过一具冻土下的骸骨,探索西奈掖城消失之谜!”

    “探索目的:寻找随同西奈掖城一起消失的裂魂镜藏宝图!”

    “探索过程中注意事项:不会限制参与者的能力以及随身工具的使用,请谨慎做出所有选择,历史已经是定局,任何的过激,强度过大的操作,都会让你泯灭于历史尘埃之中!”

    “探索次数不限:你要有足够顽强的意志,可以探索到地老天荒!”

    “七十五....呲啦....呲啦....十六号参与者,打开手机相册,阅读通灵物相关信息!两分钟内完成!进入探索!”

    “有问题,也请在两分钟内提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