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二百零五章 玄局(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想让孙于谷留下联系方式,但是这小子从进来就一直坐立不安的,既然是送情报,而且看年龄,应该还不到二十岁,五年多年前的案子,年龄也不许这孙于谷参与其中。

    王皈心情大好,警方现在还在审查何友,确实如这个孙于谷所料,就是希望找到逮捕杨固北的证据。

    孙于谷语言表达不清楚,但是这图画的很清楚。

    孙道林死因与田三油有关,而田三油效忠的是张元福。

    所以孙道林肯定帮助张元福做过事,只是孙道林与张元福之间的田三油已经死了。

    这孙于谷说是与唐赖赖有关,可是这张图里,没有唐赖赖!

    王皈可以自己把这张图串联的更加详细,唐赖赖被抓之前,派人当街砸过张元福的车,并且剥光了衣服。

    门突然被推开,是陈辰进来了,但是陈辰的后面,孙于谷也在。

    王皈说道,“进来!”

    陈辰进来,还没有开口,孙于谷就开口了,

    “我差点忘了,张元福半个月前,给了我叔叔和何友三万现金!”

    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王皈没有急着动,是在琢磨怎么申请逮捕令?

    但是这孙于谷背后真的有高人指点啊!连这个都为他想到了,那还犹豫什么?

    目光看向陈辰,“我知道你为何友的事来,何友没有罪!你可以放心了!”

    陈辰看王皈这是要走,急忙喊道,“那个中介公司的总经理找到没?”

    王皈说道,“放心吧,如果不出意外,最快明天就有结果!”

    陈辰都急哭了,她哪里能等到明天?今晚午夜就是最后期限,她只有六个多小时了。

    她真的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晚跟着看看,是谁在害何友。

    王皈拿了钥匙,匆匆往外走,同时也礼貌的让陈辰出去。

    陈辰确实也算是一个线索提供人,王皈也感谢,但是陈辰实在没有让案件有有重大突破的线索。

    陈辰站在公安局门口近一个小时,拿出手机查了查拼音查找绥原张元福。

    这名字同名的人很多,有老师,有受过表彰的环卫工,但是里面最多的是函西如景投资集团董事长张元福。

    仔细查看,这函西如景投资集团,被起诉居多,近一个小时的查看,发现这个福元商贸,前几年旗下公司众多,有两家加油站,一个商超,一个粮油公司,还有万亩生态园,但是被起诉的的案件也颇多。

    加油站汽油不达标,被十多个车主起诉,赔了几百万。商超改为存续状态,粮油公司被法院拍卖。

    资产状况并不好!

    现在这个函西如景投资集团位于绥原软件孵化产业园。

    她在地图里查到这个位置时候,猛然眼睛一亮。

    这个软件产业园,就在何友所在小区北面!

    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快了,但是警察比她更快。

    她打车到了这个软件孵化园的时候,正好看到救护车抬着一个人从产业园的地下停车场出来。

    下一刻,陈辰就站在了三号柜房的门口。

    身穿黑色马甲,西裤。

    她喜极而泣,她看起来很坚强,做事也一丝不苟,可是这三天的死亡倒计时,让她几近奔溃。

    唐雅起身抱住陈辰,拍拍她的肩膀,

    “没事了,没事了!”

    陈辰哭了五六分钟,和唐雅分开,唐雅给了她几张纸,笑着说道,

    “好心的姑娘运气都不会太差,还有四个半小时才到最后期限,那最后的半个小时才难熬!”

    唐雅是有感而发,对对碰财富,简直是踩着点完成的,那种煎熬,简直让她这辈子都刻骨铭心。

    唐雅目光再看向王皈,眼里又充满了复杂的不舍。

    陈辰的运气好,不如说王皈的运气更好。

    唐雅没有去跟踪孙于谷,在她看来,帮助王皈的,应该就是张淑洁。以张淑洁的身份,解决这点小事,应该不难。

    陈辰在门口躺椅上睡着了,唐雅盯着软件产业园看。

    张元福死了,警察包围这产业园之后,张元福就从九楼一跃而下,没有什么特殊的力量操控,就是自杀。

    诺大产业园,除了张元福,还有一个秘书兼招商经理的魏春卿,因为产业园没有真正出租出去一间办公室,所以地下停车场不仅没有看门的,起落杠也没有安装。

    肖某被被发现时候,还在车内,车身不是白色,而是黑色,上面满是厚厚的尘土,怎么看都像长时间没人动过的报废车辆。

    这寒冬腊月,地下室两天半,没冻死,也算是生命奇迹。

    唐雅可以调查自己父亲的死因吗?当然可以。

    但调查谁,从哪里调查,也是一件头疼的事,对于父亲的关系网,她一无所知。

    陈辰违反三号规章,擅自出手的后果已经成了典型摆在面前!唐赖赖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点她从来没有质疑过。

    王哲这么执着,终将会找到杀死她父亲的凶手,而她没有必要把自己搭进去。

    或许王哲帮她找到杀父仇人,会是两人一个新的开始.....

    .......

    翟彬给工程,挣了十八万,二建报价很合理,只是王哲工程进度,确实提前了整整一个月。

    翟彬和大老杨的债还清了,王哲浑身轻松。

    富林城成了王哲的安息之地,王哲家里只有肥猫和孙于谷。

    孙于谷又开始没心没肺的看手机,原因只有一个,王哲说孙道林没有死。

    王哲说什么,孙于谷都相信。

    王哲为何会有这种猜测?

    第一、孙道林是一个道士,即使再不堪,也是有道力的,所以死后不可能留着尸体。

    第二、田三油都死了三年多了,孙道林还活着,而且留在绥原并没有打算挪窝,他要是真的怕死,也算计到自己会坐牢,那就不该继续留在绥原。

    第三、杨固北跑了,是的,不是死了,而是跑了。

    这一点其实在王哲预计中,也在有些预料之外。

    预料之中,是因为何友和孙道林的死,都指向他。如果真的是杨固北操纵一切,他确实该跑路。那个吕登春作为二号人物,都被杨固北弄死。所以杨固北也有可能是主谋。

    预料之外,是因为王哲不觉得杨固北是什么大人物,那天黑鬼出现,杨固北的所有表现都不是伪装的。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连环杀人的首脑。

    王哲进入了长眠,这一觉就是整整三日。

    这三天里,王皈亲自来过一次,是问孙于谷是不是还有其它线索,孙于谷按着王哲的交代,都推给了自己的叔叔孙道林。

    杨固北现在成了重心,案子到此,其实也算是完成了。因为黑社会的核心人物包括唐赖赖全部都死了。

    可是案子还是没法了结,那两个警察究竟是谁杀的?唐赖赖的钱究竟在谁的手里,钱找不到,三个城中村拆迁款,三百多户人家一辈子的血汗钱,都没了!

    杨固北逃了,不是失踪,是跟着旅行团在抓捕前一日,出了国。

    案子现在又陷入了僵局。

    ........

    绥原今年第一场雪,迟到了一个月。

    洋洋洒洒整整一天一夜,雪还在下,是一场暴雪。

    王哲搬着凳子坐在台阶上看书。

    肥猫趴在电热扇跟前又在念经,孙于谷披着被子上了个厕所,趴在二楼窗户朝外看看,又回到了床上,但是肥猫已经趴在床上,因为床褥上有电热毯。

    这肥猫是不正常,孙于谷已经用命测试过,摸一把就百鬼夜行,抱一下群魔乱舞。身上所有护身法宝,都能因为手贱,躁动个把小时。

    被子扔到床上,麻溜的穿好衣服,然后裹上大衣,拿着手机下楼,窝在沙发上继续看小说。

    这男人的懒惰大多数是无下限的,王哲不吃喝,孙于谷可以抱着手机,一天只吃一包泡面。不是不会做饭,而是做饭,需要刷洗锅碗,想着都心累。

    本来想着今天让孙于谷离开的,因为昨晚听到他父亲好像是胆结石,住院了。

    但这大学突然落下,也没法这个时候让孙于谷回家。

    ......

    官静打了一个盹,脑袋差点磕在桌子上。

    “出牌啊!昨晚偷汉子去了?”

    一个女人笑着催促道。

    官静直起腰,看看眼前的牌,再看看手里的六万,上张听口!

    “六万!”

    “糊了!清一色!给钱!”

    官静把牌推倒,起身,

    “不玩了,不玩了!”

    说着从包里取出三百扔桌子上,朝着古玩店门外走去。

    “小静,你走了三缺一啊!”

    官静手捂额头,

    “改天吧,今天身体不舒服。”

    说完推开古玩店的门,从包里取出手套,拍打一下摩托车上的积雪,骑了上去。

    古玩店的老板跑出来喊道,

    “你不要命了,摩托车仍这儿,我给你看着!”

    官静一轰油门,摩托碾着积雪奔了出去。

    十分钟后,摩托车停在超市门口,逛了一圈,天快黑的时候才拎着一袋菜从超市出来,朝着万象帝景城走去!

    万象帝景城F区3号,进了别墅,一楼客厅,小姑娘在撕扯着一个毛绒玩具,一个中年的女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官静进门,沙发上的女人白了她一眼,扔下遥控器,进了厨房!

    官静换了衣服,也没有说话。

    从卧室出来,拿起茶几上的奶瓶,一声不吭开始调奶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