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送神(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桃子再也装不下去了,王哲伸手,她狠狠踹了王哲一脚。

    王哲朝后一连退七八步,还是没有控制住身体,一屁股坐到地上。

    从车里自己下来,不过在灯光下,她再次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雕塑,没有妄动。因为一辆叉车正好从王哲车边走过。叉车司机一脸懵逼看了王哲一眼。

    “你跪下求我很难吗?我可以给你指一条活路,虽然失去自由,但是你起码可以继续活着!”桃子的声音直接出现在王哲的耳畔。

    王哲站起来,伸手拍拍屁股,淡淡说道,“绥原乱,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东西太多了!把人命当草芥,口口声声说什么大局,只是给你们的胡作非为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罢了!”

    说完王哲再次靠近桃子,桃子语气充满了杀机,“你以为我杀不了你?!”

    王哲抱起桃子,桃子身上的水泥块碎裂,体内的钢筋如一条条的蛇一般,刺入了王哲体内。

    可是王哲紧紧抿着嘴,不是痛,而是不想让血从口中喷出去。

    很快就道林车间门口,桃子体内的钢筋裹住了王哲的双脚,王哲张口,一口血吐在怀里雕塑的脑袋上。

    “你要是再阻拦,我找叉车过来送你进去!”

    桃子声音在王哲脑海咆哮,“你以为我不敢杀人?!你信不信我把这里所有人都杀了?!”

    王哲低头,“不信!你是一个有牌坊的婊子!”

    “咯吱”

    “噗通”

    前面的声音,是王哲的骨头和钢筋摩擦的声音,而这后面的声音,是桃子身体坠地的声音。

    王哲侧头,冲着正在掉头的叉车喊道,“师傅,帮我把这个送到库房里!”

    桃子身上的钢筋瞬间收回体内。看向王哲笑着说道,

    “你去问问那个老板,他包了,看人家愿不愿意。”

    王哲起身就要朝着那个站在大货车跟前的男人走,桃子阴恻恻的说道,

    “好!你狠!不用找人,你有胆子送我进去!”

    王哲弯腰抱起桃子,径直朝着车间内走去。

    这叉车司机车子开到王哲抱着桃子的地方,面露一种古怪的笑,因为地上有一滩水渍。

    他以为王哲抱这个雕塑,尿了裤子。

    叉车从二号库走过去,大门自动闭合。

    桃子进了车间就自己从王哲怀里跳下来,反手抱起王哲,车间里灯火瞬间亮起,机器轰鸣。

    桃子抱着王哲走到搅拌罐前方的传动皮带前,阴恻恻的说道,

    “你嘴巴很贱!就从你的嘴巴开始,我让你知道侮辱我的下场!”

    王哲刚被抱起时候还努力挣扎,可是把吃奶力气都用上了,却没法让桃子双臂颤动一毫。

    这桃子果然还是那么强悍,强悍的让人绝望。

    王哲放弃了挣扎,睁眼冷冷看着越来越近的半尺宽的皮带,只要靠近,他的嘴应该就没了。他该恐惧吗?恐惧就该瞪大双目,继续挣扎。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王哲实在想,僵尸身上要是少了牙齿,少了血肉会不会再长出来。

    王哲的嘴巴离得传动皮带一厘米,桃子停下,阴恻恻的说道,

    “想活命,就开口,这不丢人!”

    王哲却闭口不言,桃子抱着王哲用力甩动,做出一副要把王哲脑袋撞在传动皮带上的架势。

    但是中途没有听到王哲的惨叫和求饶,在王哲脑袋靠近皮带的刹那,她及时提起王哲的脑袋,王哲头皮贴着皮带过去。

    桃子最终没有杀王哲,而是把王哲狠狠的摔墙壁上。

    王哲空中快速调整身体,靠近墙壁时候,双手用力撑住,之后转身踉跄坐到地上。他的身体没有被钢筋毁掉,却被桃子抱住之后勒出了问题。

    “你好像很确定我不会杀你!”桃子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走调。

    她七窍在生烟,遇到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闷葫芦,而且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王哲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摸着这衣服上被钢筋刺穿的洞,这衣服虽然死人身上剥下来的,可是很合身。

    他没有王皈那么长的腿,肩膀也比王皈宽两个尺码,所以这冬天没有合适的衣服。而他现在说身无分文也完全正确。

    衣服碎了,比身上开两个洞更让他难受。他是真的没钱,而且还有一屁股债。

    “呵哼”桃子不自觉的发出一阵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的声音。

    “一个死人活成你这糗样,也算一个奇葩!”

    王哲问道,“功德点能换钱不?”

    桃子身体坚硬一会,双臂抬起放下,好像不知道这双手臂放什么位置合适,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想让姑奶奶给你还钱?下辈子投胎,每天早晚三炷香,姑奶奶或许让你饿不死!”

    王哲认真说道,“我有多余的一百点功德,我想换成钱!”

    桃子手不自觉的捂着额头,许久才说道,“你错过了一场荣华富贵!你有这个想法,就不该与那个天师进行第一笔交易!应该找生你的那个贱人,一百个功德点,换她一辈子的那点财产也绰绰有余!愚蠢啊!天官赐福喂了一个天师!”

    这个动作有卖萌的嫌疑,而且虽然语气依旧听着充满讥讽,但妥协的信号很明显。

    王哲犹如被雷击,心脏猛烈的跳动一下,接着居然吐出了一口血。

    桃子都吓了一跳,明显王哲心脏的跳动,她也感觉到了!这死人都被气的大喘气,她这辈子也见到的两三次罢了。

    接着心情突然大好,王哲吃瘪,她咋就感觉如此舒畅呢?

    车间里,过了近五分钟,桃子欣赏了五分钟王哲精彩的面部扭曲。

    王哲身上的伤,已经全部愈合了,这伤口愈合速度之快,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僵尸了。

    王哲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尘土,再拍拍屁股,冲着桃子淡淡说道,

    “我为什么笃定你不会杀我?是因为你并不想无常殿真的长时间留在绥原!你继续陪九品公寓玩吧,我走了!”

    桃子的双臂离开了水泥雕塑,右手臂延长,本想抓住王哲,但她在离得王哲不到三公分,停下了。

    王哲说的很对!请神容易送神难,换成其它任何时候,王哲想要把她送回这乳胶厂,都是做梦!

    可是王哲做到了,而且做的轻轻松松,明明白白。

    王哲出门,车间里的灯瞬间全部熄灭,电机轰鸣戛然而止。

    桃子在黑暗中双目直勾勾的盯着面无表情,不急不缓关门的王哲,没有动一下,她知道王哲离开,预示着自己再无法走出这个车间。

    可是王哲不怕死,或者说,王哲已经看透无常殿降临,本就没有活着的可能。拿着死亡威胁不了王哲,以其它方式威胁王哲,确实她敢说却未必真能做到。

    王哲的车子启动了,车间的门缝隙变得大了一些,桃子的一只眼透过门缝依旧在看着王哲。

    她错了吗?为何一个蝼蚁,死而复生三个月,就能把一切看的如此透彻?而她感觉自己仿若一个小丑,被王哲无视。

    以前最落寞的时候,就是庙门关闭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她不再吸收众生愿力,感觉被人突然遗忘了。

    可是这一次闭门,依旧出现落寞,但也多另外一个寂寞。

    利用王哲召唤无常殿,真的错了吗?

    “你还有机会活着离开无常殿,众生苦厄,会回头是岸!真正的忏悔,能驱逐无常殿!但普渡众生的事,不是佛陀很难做到。而你被那地府伥徒强行换命,所以多坎坷,属于的生路九成九会被堵死,换做那个警察出来夺去一线生机,但你本就跳脱六道,所以放手去争的生路!”

    王哲走到车前,准备关闭车门。

    听到桃子的话,转身,语气平和说道,

    “这门上的钥匙被城隍拿走了!”

    说完关上后面的车门,上车发动车子离开。

    桃子目送王哲的车离开,再没有说什么。重新附身雕塑上,徐徐坐下,再次摆出稻田湖时候这个雕塑本来的样子......

    ........

    安淑君并没有回曲莜,一来吕憨并适合出院。第二,经过过山车一般的心里激烈起伏,她的疑神疑鬼,在仙家帮助下,一个深度睡眠,让她恢复了之前的冷静。

    讨厌依旧!可是王哲死了!连仙家都说了,那是僵尸,就算拥有王哲的记忆,但也与活着的王哲没有多少关系,人死如灯灭。王哲这辈子的记忆,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腐朽,之后成为一个没有一点意识的畜生。

    她该回绥原了,身后的老李走着路,不时还吹着口哨,眼睛来回在商场里看着来往的美女。

    老李知道王哲死了,吕憨肯定跟老李说过。老李该沮丧吗?可是死的不是老李的儿子。

    但不是老李的儿子,他也不能表现的这么没心没肺吧?就是他家隔壁的光头强九十岁老母过世,这老李都长吁短叹了近半个月。

    可是王哲死了,他连伪装都不愿意吗?

    老李被她赶走了,而且是莫名其妙的因为抽烟没有给她及时点火,可是老李是一肚子的憋屈,自己又不抽烟,拿着火干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