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术有专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哲很是笃定的点头,这个人现在就在红楼之内,自称本神。而且为‘神’阴损,拿着注射器偷袭王哲。

    丁庆平脸上失望更重,王哲知道丁庆平的小心思,那个王皈的遗物,他给顺走扔垃圾桶里了,以为那些是造成这个丁庆平生活错乱的根源,可现在看来自己是瞎胡闹。

    不过丁庆平也很快收起自己的情绪,伸指着照片里面的夏休甫说道,

    “这个人我调查过,住在红楼内,是一个拆二代。但却是一个守财奴,从不信任任何人,所以现在奔四十,依旧单身!不过经我了解,认识他的人都说此人有一种特殊的本领,能看出一个女人是不是水性杨花!”

    王哲依旧认真点头,这个不需要思考,夏休甫已经当他的面展示过,所以不想在这个问题在浪费时间。

    丁庆平却是皱眉,“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这么荒唐的本领?”

    王哲淡淡说道,“我见过他一面,我觉得是真的,你继续其它分析。”

    丁庆平苦笑,伸手拍拍王哲的后背,说道,

    “哈哈,这确实是真的,这或许与他一直住在那红楼有关。我说杀人的不是他,你看这个,身上和脸上血迹分部,再看看这个视频里面的,是不是同样的部位?”

    王哲眼睛一亮,这真的术有专攻,自己也琢磨过这些视频,觉得杀人者与张淑洁有某种关系,这个关系才是重点。

    可从丁庆平开始分析这七个视频,他的那些想法就显得业余太多了。这或许与自己见过夏休甫真实面目以及知道张淑洁另外一重身份有很大的关系。

    王哲点头,丁庆平也是面露自信的笑容,他在分析案件时候,,每有所得,都是面露这种笑容,

    “所以说真正杀人的不是这个夏休甫,他跟前有一个看不到的邪祟在杀人!因为这个邪祟杀人,所以才会导致人死之后,警方都无法插手,我想这就是‘阴阳有序’,此事不归警察管!但是该管的人,却迟迟不见露面。”

    这个丁庆平比王哲想象中知道的东西要多的多,

    “你其实不需要被带入精神病院,你折腾这么大动静究竟为什么?”

    丁庆平眼睛微眯,脸冷下来,缓缓说道,“我需要看起来与正常人格格不入!好了,这是我的事,还是继续这个!”

    说完继续点开视频,被切把两张出现那个紫发女孩的画面都截图,之后淡淡说道,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给你手机的人,把这两个视频给你,目的是拖延时间,或者让你走弯路。她你不需要调查,她也不会杀人,或者说不会在这个时候杀人。她什么时候会杀人,我比谁都清楚!”

    王哲看看丁庆平说话时候那淡然的表情,好像说的只是一件小事。王哲打定主意,只要以后有时间,要多和这个丁庆平见见面,这个人的分析和观察能力,很强大。

    丁庆平关闭手机,盯着王哲问了一个本该开始时候就该问的问题,

    “这些视频是怎么来的?”

    王哲犹豫都没,“有人把这个手机扔在我家门口!”

    丁庆平双目如猎鹰一样直勾勾盯着王哲,

    “你家里有人应该是专门管这种事的人吧?”

    王哲想了想,打算跟这个丁庆平坦诚合作,现在需要丁庆平帮忙,任何隐瞒都可能误导这个警察,

    “我其实是一名阴差!确实经常处理一些这类型的事情,不过我处理的经验并不多。”

    丁庆平听过叹息一声,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走了四五圈,这才说道,

    “阴差是不是也有敌人?我怎么看,都觉得这是在吊阴差上钩的。”

    王哲皱眉,“你究竟一天在忙活什么?为什么老盯着这种事?”

    这话不得不问,视频里的信息怎么看都不足以支撑丁庆平的这个推论。

    丁庆平依旧在踱步,王哲的问题,他只是随口说道,

    “这你不用管,如果是杀阴差,所有的一切都解释的通!他为何找这个人做替罪羊,这个人确实虚伪,也是一个性格孤僻的人,可是选择他有什么意义?或者说,他要顶替的人,性格跟他一样?这种......”

    王哲眼睛一亮,说道,“我知道了,是柳鬼!”

    丁庆平狐疑的看着王哲,但是王哲说自己是阴差,而且这么笃定,那他也算解开一个结。从新把手机打开,然后把那两段不是他拍摄的视频扒拉一下,说道,

    “这是我女儿,不是小洁!”

    王哲盯着视频仔细瞅,之后去打开了卧室的门,王哲没有在客厅找到这丁庆平的女儿,却被两个警察左右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的身份证号有错,你重新说一遍你的身份证号码!”

    丁庆平出来,说道,“先松开他,发现什么了?”

    一个警察说道,“丁叔,他给的身份证号码,是一个叫王哲的人,这个人去年九月份死于蔚河水库,当时一人被救上来,一人遇难,还有一个人尸体不知所踪,他报的身份证......”

    丁庆平抬手打断,说道,“这事我知道,活着的是我家对面的那丫头,捞上尸体来的那个是王法医的儿子!他可能在那次落水之后脑子出了点问题,刚才也跟我谈过。照片调取出来没?”

    小警察说道,“还在调取,不知道怎么回事,几次传过来的照片,都没有脸部,可能系统出了问题,现在正在修复。”

    王哲的心脏猛然跳动一下,一个很不好的预感出现,瞬间有种熟悉感,好像这一切自己经历过,而且就是在最近。可是终究无法想明白,为何这熟悉似曾相识是哪来的。

    但是直觉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晚了可能会出很不好的事。

    他也不打算看这丁庆平的女儿了,他现在要丁庆平已经分析出来的全部告诉他。

    “我现在必须要离开了,你还有没有什么发现?”

    丁庆平拉着王哲重新回到卧室,把门关上之后,压低声音说道,“如果见到我女儿,希望你留她一条命,她身不由己!”

    王哲挠头,说道,“刚才我进来时候......”

    丁庆平摇头,说道,“你有你和我看到了,那不是我女儿,这是死亡前的征兆,如果你不来,我会跟着她一起出去的,找到她出事的地方!不过现在已经晚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我到现在没有成功救过一个人!还有,你尽量不要靠近小洁,沉船之前,我见过王禹平的儿子,后来也去阻止过,可惜不仅没有帮上忙,把你也搭进去了.....”

    王哲没有点头,也没有回应,这个丁庆平到现在都不接受自己儿子已经死亡的事实,而王哲只想活成自己,他不想做其他人,避开这个话题,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夏休甫杀的那些人,你都调查过没?”

    丁庆平一拍额头,之后说道,“我这脑子啊!他是拆迁户,爹妈又死的早,所以一直想着给夏家留后,所以相亲是他的全部工作,不过最近有一伙人盯上了他,以各种名义给他介绍对象,都快形成产业链了!相亲见面去的那家饭店,饭菜死贵,那家衣服店,那个大清早上厕所被杀的,就是公园里的一个媒婆,盯上他的是车上被杀的女人,她就在红楼里面工作,所以对夏休甫知根知底。这人是抠,但是不至于为钱杀人!”

    卧室传来敲门声,王哲其实已经知道这两个警察要做什么,是那边把修复的照片传过来了,而王哲这从未跳跃的心脏,隐约有重新活过来的征兆。

    可是王哲不认为这对自己是好事,这里无法继续呆下去,他径直走到书房窗户前,打开窗户纱窗,一跃飞了出去。

    丁庆平紧张的冲到窗户前,朝着下面看,没有听到人落地的撞击声,却等适应外面的夜色,看清楚了一个人影在小区草坪上跑。

    现在的王哲不是刚回绥原时候的那个菜鸟,他身上没有多少煞气,但是只要有一丁点,也足以让他不至于硬着陆。

    两个警察进门,本想给丁庆平看调取出来的照片,可是手机没电了.....

    ......

    这视频里的内容真的不少,如果让王哲自己去调查,不说能不能查清楚,即使能弄清楚,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

    给白延肃打了个电话,白延肃依旧是不接,王哲有些恼火,这个白延肃究竟在做什么?自己从红楼出来,就给他打电话,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音。

    手机发了一个短信,“一分钟之内不回电话,功德点取消!”

    这短信发过去没有十秒钟,白延肃就把电话打来,

    “呵呵,这上了岁数了......”

    王哲直接打断,“命格铁书呢?!”

    白延肃麻溜的说道,“毁了!你不知道,我找那个命格铁书废了多大的劲.....”

    王哲再次打断白延肃的话,要是真的毁了,这白延肃肯定不会回答的这么麻溜,这人会跟他兜圈子,再敲诈他功德点,而这一次回答的太快,所以王哲百分百的确信,这个白延肃找到了命格铁书,却没有毁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