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六十九章 事后神探(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哲说道,“我相信白掌门算无遗策的,他只需要你一个人进来,应该根本不需要凑齐所有人!再说了,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找马长舌了!”

    白延肃听到王哲的话,那已经累的跟死狗一样,耷拉着的脑袋抬起,那自信和得意再次写在脸上!又开始卖弄,

    “就是这楼里都死绝了,只要你这个咒灵的寄生体在,其它都是小事!”

    王哲有些失望,他希望白延肃算计错误,靠一个袁田田无法自救。

    而现在看在他认真履行承诺的份上,可以死前不拉着自己垫背。

    一声,“凝!”

    白延肃身上一道涟漪出去,击落了马长舌挂在墙壁上的一件衣服。

    衣服没有落地,就一阵鼓荡,仅仅十秒钟,那衣服里,一个跟马长舌一模一样的女人从地上站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屋里人,

    “你们是谁?”

    可是所有人看着这个马长舌,却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那白延肃身上的铁链无声无息的松开,变成一股子烟尘消失不见!

    白延肃落地,一个闪烁,出现在袁田田身侧,伸手就把袁田田耳朵上的一个耳钉给扯了下去。

    袁田田一声惨叫,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这白延肃却是嘴角露出残忍的笑,这老变态是故意的!

    可是他捏着那耳钉残忍的笑持续了没有三秒,突然脸色一僵!身上的那朦胧的一层保护膜突然消失!

    身体一个趔趄,瘸子现出原形了。

    不等他倒地,一根胳膊粗的棍子,朝着他面门就劈了下去!这一棍有横少千军的威势!

    老白抬手格挡,只听“咔嚓”一声,手臂被打折了。

    “哎呀,我的妈呦......”白延肃倒地!

    这棍子提起再落下,王哲已经冲过去用手抓住了这根棍子。

    棍子没抓稳,差点再劈在老白脑门上。

    王哲小瞧一棍,也小瞧了这拿着棍子的人。

    在棍子带着王哲的手快落到,低头惨嚎的,白延肃脑袋上时候,王哲扯着棍子朝着自己一拉,棍子撞在王哲的肚子上。

    王哲硬挨一棍,然后朝着这拿棍的人脸上一拳挥去。

    这人却冲过来抱住了王哲,之后两人抱在一起开始摔跤。

    但是这力气算是半斤对八两,谁也在力气上占不了绝对的优势。

    王哲其实可以用脑袋去磕这个人的面门,可是他不想,因为他不想赢,更不想杀人,只想做出一副已经尽了全力的样子。

    此人冯庚年!王哲从没有见过如此生猛的活人,可以和僵尸角力。

    僵持一分钟,冯庚年,肩膀下沉,如一辆人形坦克,把王哲直接顶着墙上!

    王哲张嘴,差点吐出来!冯庚年再搂王哲的腰,提挎下腰,搂起王哲重摔在地。

    王哲不自觉的喊出一句,“我靠!”

    这确实该“靠”!自打供苍山松树下破茧而出,几乎是打遍天下无敌手!高手寂寞,也不是一天两天。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遇到一个会喘气的,打的一个不会喘气的开始喘气了!

    倒地在冯庚年飞身扑向倒地王哲时候,王哲抬脚,结果这一脚踹出,被冯庚年直接抓住了脚,拎起来绕着屋子一圈,直接朝着床砸去。

    只听床板“咯吱,咔擦”一张双人床边横梁都撞断了。

    王哲倒地不动了。

    禽兽啊!简直一个活生生的禽兽。

    究竟自己是僵尸还是这冯庚年是僵尸?

    白延肃不惨叫了,断臂这种剧烈的创伤,大脑会瞬间关闭痛觉神经,白延肃的惨嚎,只是视觉和心理上的本能恐惧在作祟!

    定定的看着倒在木屑重点王哲,再看看冯庚年,神色平淡。这都是预料中的事,一个“九牛”命格的人,要是连个活尸都干不过,那还叫“九牛”吗?

    四年前,冯庚年兄弟的大货车侧翻滚入了老白家里,那冯庚年靠着一双手,硬生生的把车头给抬起来,让老白从车头下爬出去。

    那一刹那,老白就认定这冯庚年就是自己的亲儿子!

    遥想当年,白延肃的爷爷,抱着四百多斤的大瓮横渡涧河,他爹背着老黄牛走了三十里地。

    而他,说来惭愧,搬起村委会院子里的石碾子走十步!都被村里人说自己天生神力。

    只有他清楚,自己跟父辈比起来,就是个渣渣。

    而他娶媳妇时候,没看血脉,关顾着脸蛋,娶了小玉他妈,身子骨弱的可怕!生了三娃,病了一辈子,一天拐不离手,药不离口!六十岁不到,看着跟八十似的。

    选择冯庚年做上门女婿,就是想把这个优良基因植入他白家后代中。

    一天和尸体打交道,身上血气不足,连邪气入体这一关都过不去,怎么驾驭尸体?

    但是为何要让离婚?因为小玉他妈死了。他还不到六十岁,还能生还能养。再说还有一个虽然废材,但是毕竟是亲生的儿子。

    如今又门口捡到一个活尸,找到他爹身上的践境令指日可待!

    这很多的变故,让他不甘于现状!

    所以呢!凭什么自己祖辈的产业,让一个外人继承?!

    王哲瘫在地上不动,但是这耳朵却没有闲着,这白延肃要不是脑子缺根弦,应该知道对付他的不可能是这冯庚年。

    冯庚年力气是大,但那袁田田耳朵上的那个耳钉绝对不是冯庚年的。

    只希望这缓过劲来的白延肃,别把这冯庚年给一巴掌拍死了!

    可是王哲高估了这个白延肃的智商,这个人简直蠢的一塌糊涂!

    从地上站起来,身体一抖,那条断臂从新续上,之后,朝着冯庚年一把就抓了过去,口里还骂道,

    “贱骨头!老子是给你脸了?”

    果然这一把抓住冯庚年的刹那,他身后那个西装的咒灵出现,一脸诡笑,抱住白延肃的残腿,用力一拔!

    白延肃大惊,转身一巴掌,那西装男人被拍的灰飞烟灭。

    而冯庚年,腰里拔出一个铁质的针管,朝着白延肃腹部就来了一下。

    白延肃错愕的看着自己的腹部,他现在可是道源大开?

    为什么会被冯庚年给暗算?可也是这一针,让他认清了现实,他并没有道源全开,他从被那一棍子敲段胳膊,就垂头坐在地上。

    他现在是在咒灵的幻境之中!可是这咒灵被王哲两次赌命,玩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这白延肃居然都能中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