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六十三章 找到你了(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屋子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王哲却看的清楚,他的眼不需要有光。

    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人,塌鼻子,金鱼眼。一身西装,一头卷发。此时捏着拳头,有些惊恐的看着王哲。

    这个,就是王哲梦里,站在他床前,后脑勺流血的男人。

    而另外一个人,是白延肃。

    白延肃的脸铁青,怒视王哲。也不知道这脸色是被王哲突然门框处探出的脑袋吓得,还是这身上的两根铁链勒的。

    白延肃一手格挡着套在脖子上,如蟒蛇缠绕猎物般的锁链,一只手抓着套脖子上不知道通向哪里的锁链,防止这锁链突然扯动。

    看到王哲,面露悲愤,“你他妈的给往老子家里招惹了什么东西?。”

    王哲皱眉,但是心里高兴,

    “你要这么说,我可走了!”

    白延肃那脸上怒容收敛,他其实也是试探,他在换两人身份时候,这诅咒就缠着冯庚年,但是王哲说要走,他哪里能依?

    “敢走,老子现在弄死你!”

    王哲靠着门框,淡淡说道,“我看你大概也只能欺负我这个刚入行的僵尸了。”

    白延肃说道,“麻痹的,看来真的是冲着我来的!”

    西装男人不说话,他目光一直盯着王哲,好像担心王哲突然冲进去弄死他。

    而白延肃说完这一句,目光又瞟了几眼跟前的西装男人。

    “小子,我腿软。你快上来,我后面好像有东西!”白小玉喊道。

    白延肃大喊,“千万别回头!闭着眼,念我教你的心经!”

    这是王哲再次找到这个西装男,所以这楼又恢复正常了。

    白小玉带着哭腔,“我早忘了。”

    王哲转头朝着楼道喊道,“你后面什么都没有,你坐地上休息会,我马上上去。”

    再回头,看老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但是他对这老白即使做过什么亏心事也不会心虚。况且也没有做什么,淡淡说道,

    “我到上面救你女儿。”

    老白开口了,“不急,她身上法器很多,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你被这咒灵缠上,怎么会安然无恙?你俩不死不休才对!”

    王哲戏精上身了,义正辞严,“是啊,就是不死不休的。而且我本来已经赢了,他也应该消失的,不过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把冯庚年给送这里来了。”

    白延肃老脸一红,这王哲在骂他,而他却没法反驳,白延肃脸涨红,这王哲说的是屁话,他跟一个咒灵斗,而他是在跟法界角力。这能一样吗?可是跟王哲解释,这王哲也未必知道什么是法界。

    正常一点的鬼魅和僵尸,这戒绳出现,有多远该跑多远的。被这玩意不小心碰到,骨灰盒都可以省下了,这王哲显然没有那觉悟。

    自己判断错误,没想到躺了半个月的冯庚年,醒来这么短时间,就生龙活虎的回来了。王哲今晚跟这个咒灵对赌,他虽然没有参与进去,但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王哲活着,这咒灵必死无疑。这他心里都有谱。

    果然这修道者的手段,藏久了,脑子都跟着生锈,越藏越拙。

    他老婆说家里出现诅咒之物,他只当是有修道者对付那女娃。他是做睁眼瞎,没有对他家的人不利,他就做个顺水人情。可是没想到,这居然是冲他来的。

    这咒灵身上有他的精血。而他要不是被这戒绳绑住,根本不知道这诅咒造的孽,这果报都在他身上。

    “冯庚年!冯庚年!你这x娘养的!”老白突然失心疯的破口大骂。

    谁说的修为高的人,这智商和情商就一样高了?他学习一直也很好,但是这情商,自己都觉得很低。老白的这种没营养的叫骂,一切都在意料中。

    一个拿着整个通讯录请客的二货,就是真是神仙,也是一个没城府没脑子的神仙。

    “爷们死的要像个爷们,这时候了,积点口德,有什么遗言要说?”

    王哲故意把爷们两字说的很重,让这个白延肃别拉着他垫背了。

    老白瞪眼,说道,“这个咒灵是用我的精血祭炼的。我的那半条腿,冯庚年没有帮我烧掉,我日他......”

    王哲不等说完,假装不耐烦,准备离开,这白延肃及时住嘴。

    看来现实中,这种小人物说话被人无视后,这及时闭嘴的本能还在。

    不过现在老白面对的不是一个活人,打心眼深处,就觉得自己在王哲身上有优越感。

    被王哲藐视,哑火之后,就是愤怒,

    “小子,老子还没有死!明天晚上十二点前,你必须给我找到那个第一个被诅咒的女娃送到这里来,生死不用管,不然你就给老子陪葬!”

    王哲神色平静的左顾右看,突然弯腰脱了两只鞋,然后走到门口,瞄准白延肃老脸,抡圆胳膊,先后甩进去两只鞋,“嗖——啪”“嗖——啪”。

    之后赤脚,转身离开。

    这白延肃跟木桩一样硬挨了俩鞋拔子。

    这老家伙身体外面有一层透明的东西阻隔,就是扔把菜刀进去,也未必能伤的了分毫。

    白延肃脸上怒容一闪而逝,毕竟这年纪摆在这里,能屈能伸,这鞋子又没有真打脸上。

    看起来不雅,但知道王哲只是想发泄心中的怒火,要是不给发泄一下,这一直坑这个僵尸,这僵尸直接撂挑子,自己必死无疑。

    但是等王哲上楼了,这白延肃还是忍不住开口低声骂,

    “畜生就是畜生!”

    王哲听到了,但是没有停下脚步,这老混球从见面就一直在骂他畜生,但是不得不说,这老混球,确实是这僵尸的克星。现在想起那天被这老东西打,都不自觉的打个哆嗦。

    里面的西装男人,静等王哲冲进去。

    结果王哲扔了两只鞋进去,转身走了,有些失望。

    王哲至始至终都没有正视这手下败将。

    但是这行动上藐视这个对手,可是心底是打着二百分的警惕的。

    两个邪祟,谁都奈何不得谁。这也是一个巧合。这诅咒靠的就是恐惧,可是这一个僵尸哪里来的恐惧?所以根本油盐不进。

    而这僵尸也奈何不了这咒灵,因为他也毁不掉那两个耳钉。

    含在口里不让它继续作妖,所以两个邪祟才上演了一出赌命。

    正常人无法承受阴煞之气的影响。所以肯定会出现幻觉,从而出现误判。

    走错房间,就是死!

    半途而废也是死!

    王哲要是对这个咒灵真的无视,刚才现身时候,也不可能是那句,“我又找到你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