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十九章 绝处逢生(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谁让你们在这里抽烟的?眼瞎啊?进来时候没见墙上写的什么?”任花花声音很尖细,说话跟捏着嗓子一样!

    刘中广看一眼这个护士,也没有说什么,把烟按灭,烟头丢在尸体上!一声不吭,起身坐到身后陪护的病床上!

    “这就没事了?!你当我瞎啊?今天已经两次看到你在这里抽烟了......”任花花不依不饶。

    “小姑娘消消火,消消火,给给,你也怪辛苦的,一会去吃个夜宵!我请!”胡真玉手里拿着一张一百,递到任花花面前。

    任花花两个指头把钱夹住,撩起护士长袍,把钱塞进口袋里!

    这才弯腰,把地上的尸体双手抓起,扔到垃圾桶里,随手又扯了一块床上的被子,擦擦垃圾桶外面的血渍,也塞垃圾桶里!

    “我说大妹子,别把被子都收走啊?这晚上盖啥啊?”刘中广喊道。

    任花花单手拉着垃圾桶,就朝外走,头都没回,

    “你来这里是陪护的还是来睡觉的?要睡觉回自个家睡去!”

    等任花花出门之后,刘中广这才压低嗓音骂了一句,

    “这死肥猪,掉钱眼里了?!”

    “好了刘道长,别让听见了!她高跟鞋那么大的动静,你不会把烟先藏起来?还是摸个硅胶大胸,就那啥了?”

    胡真玉说完,手头翻动,一根还燃着的烟出现在手里。

    刘中广穿着鞋子盘膝坐到床上,手指掐诀,身体一颤,身形模糊再凝实,淡淡说道,

    “为抽两口三块钱一包的烂烟,一天花三百块!胡道长你才是真土豪!”胡真玉眼睛一亮,坐到刘中广的对面,

    “啥情况?你刚才出窍了?”

    刘中广摸摸自己的口袋,又点燃一根烟,把两个枕头叠在一起,身体朝后斜靠,

    “出什么窍?你出窍还敢抽烟?清灵分身,把这下面病房里面两个杂毛给处理了!”

    “我靠,两个蛊师也算杂毛?我都准备驱虫符了!看来派不上用场了!”胡真玉夸奖道,说完还把目光看向那里和老头聊天的和尚!

    和尚虽然没有看他们一眼,但脸色并不好看。

    他究竟一直和这个张等等在哔哔什么,他俩也听不懂。

    .........

    矿机宿舍收拾了老太婆那晚,王哲本来要去西郊找那个双臂女鬼,运气不好,私家车半路抛锚。接着阴差令传来声音,

    “阴差王哲请在两日之内到周河报道!过时将剥夺阴籍!”

    第二天一早,坐上大巴车去了周河,沿路车上一直在上人,走了一半路,王哲就整个人浑浑噩噩。那个阴差趁机靠近王哲,蛊惑王哲杀人。

    王哲一直提防这阴差,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跳出车窗。

    在山下躺了一日,再爬大货车,返回绥原!这又是一个血的教训。阴差令里面的声音,并不能全信!

    乳胶厂双臂女鬼在王哲问出如何杀死阴差时候,被冷嘲热讽一番王哲,说王哲是自不量力,至于那个小姑娘,让王哲等躲过阴差再说,想活命,就去边卢省颂县!

    颂县离得绥原,近四千里地,崇都是必须经过的中转站。

    也是赶巧,上飞机时候,接到唐雅的电话,家里催婚,没办法让王哲冲个数。

    王哲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种事,如果是一个陌生人无所谓,但唐雅是张淑洁的闺蜜,所以这种事,他不可能帮忙。

    但是唐雅接着就给王哲发了一个信息,只写了两个字“活尸”!

    王哲打电话过去,唐雅却不解释,说想听她多说几句,就到崇都,她会去机场接王哲。

    下飞机后,迟迟等不到唐雅。说好的接机,没有见到人,等了近一个小时,收到短信让王哲来崇都医院。

    以为唐雅家里有人住院,所以买了一些水果。

    到医院门口,电话依旧打不通,拎着水果,在医院门口又是近两个多小时!

    王哲着急吗?很着急,那个阴差如一条隐匿暗处的毒蛇,一直跟着他,王哲不能给这个阴差多余的时间,让琢磨出,对付自己的法子。

    四天时间,眼都没有合一次!他其实很想找个潮湿的地方,把自己埋下去补补水份。

    王哲失去了耐心,准备离开时候,唐雅终于出现了。

    见面要求王哲杀住院部A座一个叫张等等的老头。

    杀了这个老头,唐雅会告诉王哲那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王哲当然拒绝!

    王哲看来,阴差是在蛊惑他杀人无果后,又在蛊惑王哲身边的人让王哲就范。

    而接着,唐雅说了一句,“你一个死人,还怕杀个人?!”

    王哲冷冷一个字“滚!”

    然后两人就这么不欢而散。

    在朝着医院门口走的时候,看到一个推着垃圾桶朝里走的保洁女工,就把手里的水果,全部送给了这个保洁女工。

    说是自己来看病人,结果病人出院了。

    这个保洁女工本来是拒绝的,可是王哲拎着的东西真不便宜,琵琶,伽罗果,车厘子。别看东西少,这一点东西起码三百多,所以欣然接受了。

    王哲离开医院没多久,这阴差对付王哲的手段就真的更新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王哲跟这个世界隔绝了!王哲喊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无视王哲。

    拿着手机查看机票信息,手机连网络都没。

    阴差令提醒王哲,那个阴差,离得他很近很近!

    王哲拿着阴差令,随时准备跟这个阴差死磕。

    阴差令取出来的时候,暮然间整个天地多了一道淡淡的红芒。

    阴差没有找到,却突然一股子心悸从心底升腾。朝着危机传来的方向看去。

    在医院方向,好像有一个庞然大物在凝视着他。

    熟悉的凝视感,王哲眯眼看着医院,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脑海一个念头划过“三号柜房”!

    不错就是三号柜房!

    真的是王哲靠着这种被凝视的熟悉,猜测出了三号柜房在附近吗?

    人的直觉和预感,多数时候,是很多零碎的信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自行拼凑,做出了对即将发生事情的一种预判。

    第一次见到那个三号柜房,是在鼓楼,唐雅爽约的那晚!

    第二次是在矿机厂!三号柜房门口抱着肩膀的女人,虽然没有看清楚五官,但是如果王哲愿意朝着周围熟悉的人方向琢磨,肯定能猜出那是唐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