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三十章 不可传的故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丁警官,陆总说,他想把你的房子回收,比市场价高十万,希望你重新找个地方,咱们都不要为难彼此!你的仇家太多,而你又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闭嘴!我什么人需要你来教我?你配吗?”丁庆平厉声大喝,从沙发上站起来。

    保安冷冷说道,

    “你不自私?你也没有神经病!那你能不能讲理?!我们是小区的安保,但不是某个人的狗,这一栋楼八十多户人家,你这隔三差五的这么闹腾考虑过别人的感受没?!你喜欢演英雄,可以!那请你先搬离这里,租一个独院,想怎么闹怎么闹!”

    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老丁,听这些保安的,你要是能克制自己不乱想,秀慧也能安安心心出去工作!你说,你也替两个孩子想想,你这么一直闹下去,你自己的日子不过了!”

    这女人说着话,走进来,冲着保安说道,

    “小魏,你们下去吧!我今天在家,你们先忙你们的去吧!”

    那个保安叹息一声,朝着门外走,快到门口又转身,

    “陆总交代的事,我想你还是考虑一下。还有,不要给新来的门房里面的人讲这个子虚乌有的王皈!”

    五个保安陆续出了房间,这进来的女人拉着叫秀慧的女人朝外走,

    “老丁,都是成年人,做事想清楚再干!门开着,你想走谁也留不住你,但是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我还是尽快振作起来!”

    这女人说完,拉着抹着眼泪的秀慧出了门。

    王哲躲在厕所里,后脑勺不自觉的朝后磕碰一下,心中五味杂陈!现在去调查自己是谁吗?没兴趣!更没时间!

    伸手在衣服上摸索,这伤口愈合了!

    “绥原市阴差注意,矿机厂出现怨鬼一个,请火速处理!”

    这个阴差令又响起!

    这绥原阴差是真的全死绝了?还是说这个任务,就是非要自己去不可?!

    这个阴差重复的声音,听得王哲恶心想吐。

    但是现在这阴差令又扔不掉!看来这绥原矿机厂必须走一趟了。

    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坐在沙发上的老丁,豁然抬头,接着就把一个茶几上的水果刀拿了起来!

    这老丁看起来五十岁出头,鬓角白发横长,厚嘴唇,眉心三条深深的竖纹。

    水果刀举起来,冲着王哲大喊,“放下东西!”

    这声音带着愤怒和紧张!

    可是王哲呢?一溜烟奔出房门,头都没有回,直奔楼下!

    给这个丁庆平讲什么阴阳有序?或者说自己是王皈?亦或者是劝他停止调查,那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王哲开口劝说的理由有很多,甚至多说两句话的理由也很多。换一个正常人,遇到这么一个一根筋的老警察,怎么都会出言安慰几句。但是这一套在王哲这里行不通!

    不让靠近摔过去,不让喘气放个屁,影视剧需要这种狗血无脑的桥段来加戏。

    而王哲的戏已经够多了,回绥原才几天?这么频繁的折腾。身体不垮掉,这精神也要垮了!

    说再多,也是废话!这世界不仅仅有地府,也有如那小姑娘一样奔走于各种灵异事件现场的人。

    这丁庆平寻找王皈肯定不是一天两天,能活到现在,需要自己这个死的稀里糊涂,活得鬼鬼祟祟的人去劝导吗?至于电话中的恐吓?秀慧听不到,凭什么自己能听到?

    王皈身份的事,他不会以被动的状态调查。

    丁庆平身后紧随不舍,王哲都怀疑身后的这丁庆平究竟是不是吃了兴奋剂,自己一个僵尸能被一个活人追着拉不开距离。

    冲出住宅楼,楼门口一个染着一缕紫发的女孩拍着一个足球,带着五六个小孩在疯跑。

    这就是王哲的女友张淑洁!

    他该激动,该兴奋吧?该放下理智,去诉说这几个月未见的相思之苦吧?

    但张淑洁转身,迎面看到的是,一个手里拎着塑料袋,衣服把脑袋包的严严实实的男人从楼里冲出来。

    紧接着身后追出来的就是丁庆平!

    张淑洁扔下篮球就去追王哲,因为王哲行迹可疑,而且被自己对门的丁警官追,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追了几十米,王哲就已经消失在前方楼的拐角处.......

    一阵轻微的涟漪荡漾,楼门口俩个黑影先后浮现。

    “这小子太谨慎了!”

    “不是谨慎,我想他应该不是王皈。”

    “那要是王哲,为什么跟这个女娃都不愿意见一面?”

    “是不是这小子发现我们隐匿暗处,所以不愿意做霍乱阴阳的事?”

    “呵呵,这小子是成精了。接下来,只能看矿机厂那边了.......”

    两个阴差聊着天,身形渐渐消失。

    要制服一个学霸难度不是一般的低,这阴阳有序,已经被提醒两次。而现在王哲镜子里看到的自己,和别人口中描述的自己都不是一个人,他停下脚步做什么?

    拿着别人的身体和自己女友来个拥抱?还是讲个鬼故事吓女友一跳。

    张淑洁转身追了一段,猛然转身。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丁庆平不是失踪了近两年了?怎么突然回来了?

    可是转身,却发现刚才还追着王哲跑的丁庆平无影无踪!

    孩子们还在抢足球,一阵涟漪过后,张淑洁脸上又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然后再次冲入孩子堆里面。

    绥原矿机厂......

    厂子已经荒废了近十年了,一排排四层楼的职工宿舍,亮灯的不足十户!

    以前还有一趟公交车,自从五年前修路停半年之后,再没有启动那一趟车!

    没有企业接盘这三万多人的社保和企业亏损,这厂子就这么搁在这!

    职工宿舍区,第三排,一单元一层西户,屋子里灯亮着!

    一辆qq车开进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下车,手里拎着一大塑料袋吃的东西,进了这个屋子,东西放在狭小的客厅四方小桌上!

    走到卧室门前,从裤兜拿出钥匙,把卧室门打开!一股子酸臭味道扑鼻而来!

    男人拿着塑料袋进了卧室,在里面忙活十几分钟,之后出来拿了新买的一卷卫生纸进去!又过了五分钟,这才从里面拿着鼓鼓的两个垃圾袋出来!

    垃圾袋放在了楼外一颗小树的下面,男人站在那里点燃一根烟,就那么抽着!

    蛐蛐的叫声很杂,今夜是月初,没有月光!一楼小窗户泄露的那点光芒,无法点亮这个小区远处!小区的路灯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亮过了!

    他叫何友,一家房产中介的销售!十天前,他在朋友群里看到大学同学许丽,在微信群里骂陈辰得了神经病!他连内容都没有看,就在群里骂许丽是傻x!许丽和陈辰大学毕业后一直一起住着!即使两人现在关系破裂,也不该在班级群里说陈辰有神经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