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九品公寓

第十章 不定级任务(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哲还没有到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社会人年龄。

    离得强行拉着老奶奶过马路的年龄很近。

    轻轻打开门,“吱-----呀!”

    林小彤站起来,现在五号六号在这个楼里翻找她,而这个脑残的通灵者,却打开了房门!这门这么大的声音,不是想害死她吗?

    王哲也被这开门声吓了一跳。这比王哲岁数还大的老房,门严重变形,即使再小心,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发出声音!

    而这些人前前后后的跑进跑出,都是自带润滑油的?

    王哲伸手示意蹲在门口的林小彤进屋。

    林小彤恼火,但还是进了王哲家的门!看能不能爬窗户出去。

    进了屋,径直跑到杂物间,打开门,看到里面都是堆得乱七八糟的椅子和柜子,窗户一条细长缝!她要出去,除非砸了窗框。

    转身,王哲走到她身后,抬手要拍她的肩膀。她瞪一眼!意思很明确,现在赶时间,没时间跟你废话。

    瞪眼,逼退王哲的手。视线离开王哲,又猛回头瞪第二眼!

    这第二眼,眼里不是警告,而是写满了错愕和不可思议!

    这张脸,半个小时前,还在自己姐姐的电脑上看到过!

    这是那个修空调的。

    猛吞一口唾沫,不会活死人吧?可是细看王哲,不像一个死人!而且任务地点是在对面的教学楼,而不是这里。

    “姑娘......”

    “先闭嘴!有话等会再说!”

    楼下脚步声越来越近!林小彤不敢靠近厨房阳台,其他人应该也围过来了!推开了王哲的卧室,这里那一股子恶臭更是刺鼻!

    床褥都装在几个大塑料里面,窗户那里用胶带缠着一个风扇,还在转着。

    林小彤忍着恶心,把床板单手抬起。倒不是这林小彤力气多大,而是这床板下方有液压杆!

    钻入床箱里面,看王哲一眼。王哲没等这个翻脸比翻书快的小萝莉开口,就把床板压下去。

    “出去啊,你想害死我?”

    王哲转身来到客厅,下去的人又上来了,依旧先去了502.

    看来这两小鬼的耳朵没有自己的灵敏!

    林小彤雇凶杀王哲,看到王哲死而复生,除了惊讶!没有多余的想法,也顾不上有什么内心的其它想法。别说王哲没认出她,认出她来,能把她如何?

    屏住呼吸,不是害怕,而是受不了这恶臭。

    王哲站在门口,打算跟这两鬼,交涉一番,毕竟自己好歹是一个临时的阴差!应该不算多管闲事!

    不过当门外一个人走到王哲家门口时候,王哲突然觉得不对了!

    这两人是活人,心脏跳动有力!那个躲在床下的女孩也有心跳!

    不正常的只有他一个。

    门推开,王哲就假装什么都看不到,朝着卫生间而去。

    进屋的是五号,没有跟第一次进来时候一样四处查找。目光落在王哲身上打量几眼,视线挪开,随意看看这不足五平米的小客厅。

    结果目光刚扫过小方桌,就呆住了。

    “哼哼!小瞧你了!居然有变身和身份屏蔽道具!”五号盯着王哲冷笑。

    王哲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自己应该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毕竟一个死人,不会紧张的后背冷汗直流。

    但是王哲认为的天衣无缝,在这人眼里,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公寓的初始道具,有公寓的标签,就是这里堆满一模一样的白大褂,也能找出来!

    王哲刚按下卫生间的门把手,五号去伸手抓王哲肩膀。

    王哲也没法装了,转身想问这人究竟什么人。

    刚转身就被这人抓住了睡衣领口,朝着小方桌扔了过去。

    出手快准狠,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王哲腿被小方桌绊住,侧翻在桌子上,酒瓶摔了一地!但是没有受到什么伤,他是大意了。

    从地上爬起来,他也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只是刚站直身体,这人踏着小方桌再飞起,一脚踹的王哲重重的,撞在墙上!

    王哲感觉到胸口郁结,有一点点疼!突然怒火没了,心平气和了。

    王哲的暴脾气没了,要是他还是一个热血少年,应该会战斗到死。而现在是冷血的,这一脚让他清楚,再乱动,会被打废,成为一个残疾的死人!

    “穿上你的外套!”五号弯腰捡起白大褂看看,就扔到了王哲的身上。

    王哲没有接衣服,衣服落在王哲脚跟前。

    “给你十秒钟!穿上它!超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王哲脱了睡衣,穿好了白大褂。王哲想开口,可是张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喉咙被什么堵住了!

    四号也进来屋子,打量王哲骂了一句,

    “贱人!利索点!”

    王哲被两人蛮横的推搡着,下了楼。

    林小彤估摸着三个都下楼了!这才从床下出来

    拿着王哲床头柜上的烟和火,出门进了502!

    王哲的家里开着灯,她没法站在阳台查看,也不能关了这屋子里的灯。现在基本安全了,不能让这些细节,暴露了自己。

    来到502的厨房,点燃一根烟,轻轻吸一口,戏谑看向教学楼下的六个人。

    她确实该得意,因为她置身事外了!

    这修空调的,大概上辈子欠了自己两条命。这辈子,不还清,不愿入土为安。

    本次任务要是完成了,这修空调的可以躲过一劫。要失败,那么明天,她姐电脑的屏保就该换人了,也不知道屏幕上会出现哪个帅哥!

    王哲会不会把她给供出来?她根本不担心。

    第一、自己跟他们级别差的太多。所以本次任务,就是她在那里,也没有张嘴说话的权利。而现在一个不听话的炮灰,更没有开口说话的权利。

    第二、正常的男人,对于她这种娇小女人的保护欲望是超出其能力范围的。王哲应该不会免俗。

    虽然没有看到他禽兽的本能一面,但是从开门热心的让她进去躲藏,就知道装清高罢了。

    公寓给她做过护花使者的,太多了,她自己都不记得有过多少个。

    林小彤的分析很准确,因为王哲从出去,到跟那五个站在一起,只说了两个字“等等”,结果就被打了三拳。

    王哲在被拉出来的时候,其实就开窍了!

    床下的女人,也不是正常人!跟这些人一样,开自己的门,也没有声响。开杂物间的门,也是随手就开了。

    他是被第一印象給蒙蔽了。那林小彤颤抖的声音,慌乱的表情,让王哲忘记了这个女孩的其它不同寻常的表现。

    不过王哲能后知后觉开窍,已经不错。毕竟他不是公寓住户,不可能见面,就把一个陌生人当成什么嫌疑犯,寻找行为举止上的破绽。

    有唱红脸的,有唱白脸的,教学楼门口的三人,没有对王哲动手。

    毕竟这是公寓任务,收拾炮灰,只是因为这个炮灰不自觉。而过渡的宣泄愤怒,会让炮灰彻底翻脸。

    五号给王哲戴上了楼门口捡到的耳麦。

    任务继续进行......

    王哲穿的白大褂后面,印着红色的一圈字----西函省绥原医用化学研究院。

    一楼入口处,几人盯着那办公区域分部向导图看一会。确定这白大褂上面的工作单位在三楼。

    王哲前面走,五个人保持和王哲的距离七八米!

    这楼不大,一层,加卫生间,也才十二个门,白灰墙壁,水泥地面。三个昏黄的过道灯。

    这楼很老旧,虽然打扫的干净,还是弥漫着,淡淡的霉腐味道。

    三楼的楼梯口一个大铁门挡住了去路,王哲转身朝后看看。

    “敲门啊?”一号压低嗓音,同时比划一个敲门的动作。

    王哲是一个探子,后面带着一群鬼鬼祟祟的刀斧手。

    在门上拍几下,不到三秒,一个一米五的小老头走过来,穿这一件如睡袍一样的白大褂。尖嘴猴腮,小眼眯着打量着王哲。

    王哲被吓了一跳,这老头不会就躲在门后,等他来敲门吧?

    老头打量过王哲,淡淡说道,

    “别进来了!”

    说完转身朝着楼梯拐角而去。

    五号朝着王哲跑几步,喊道,“大爷,我是医用化学研究所的!”

    说完就猫着腰退到二楼。

    老头没有回来开门,声音却传来,“我又没有眼瞎!”

    在门口等了五六分钟,再没有见老头,所有人都暗骂,以为老头是去找钥匙了,结果等了这么长时间,没下文了。

    一号又让王哲敲门。

    王哲用力拍门,可是里面却没有人出来。

    耳麦里传来,五号声音,“解除你的变身卡!”

    王哲转头,变身卡?什么鬼?

    二号看王哲傻不愣登的转身,看他们几个。

    心中腹诽,

    “这么劣质的变身卡,连个表情变化都没!整个一张扑克脸!还装逼上瘾了?”

    二号退下去,拉开距离,本想骂几句,但是还是忍住了,任务过程中,还是少节外生枝,对着耳麦说道,

    “那老头不开门,可能是感觉打不过你!不然六个人,咋就偏给你一个女人一个白大褂?!解除你的变身卡!再敲门!”

    王哲脱了外套,然后朝着一号扔了过去,

    “我没办法解除,你个子最低,你穿着试试!我真的....”

    王哲是尽量减少自己说话的用词,做到简单明了。避免跟这五个人发生不愉快。

    一号一脸懵逼抓住白大褂,本以为王哲脱白大褂,是要恢复原来的样子!

    结果是让自己敲门!他可是本次任务的队长!居然说自己矮?还让自己当炮灰敲门?这是侮辱他!

    四号不等一号发飙,站起来朝着王哲就杀气腾腾的走过去。

    王哲不想挨揍!

    不就一个烂铁门?这锁身跟铁栅栏,就三个焊接点,根本吃不住自己的一脚!

    这门锁的意义很多时候,跟停车场的起落杠一样!只是提醒人,按规矩进出!

    要不打算守规矩,这能拦得住真正想进出的人吗?

    不就开个门,鬼鬼祟祟的,废这么大功夫!

    一脚就踹门上。

    “咣当!”门应声而开!

    之后王哲第一个就冲了进去,因为四号马上就到他身后。

    三人脸色大变,转身都朝着楼下跑去。

    王哲是莫名其妙。

    但终于摆脱了五个人!

    朝前刚走三步,这楼门拐口,穿着大睡跑,跟个幽灵一样的老头出现,跟王哲擦肩而过,然后慌乱的关闭了被王哲踹开的大门。

    王哲从老头出来的方向看看,是一个值班室,怪不得,这老头出现的这么快!

    “老丁?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秃顶男人,从值班室斜对面办公室里出来?

    这老头背顶着门,大声说道,“没有!没有!我也是呆的有些心烦,就踹了一脚这门!”

    这个秃顶男人转身准备回房。

    秃顶男人,脖子上插着一把水果刀,白色的大褂上全是黑红的血!

    王哲终于确定,今晚是真的撞邪了!而且一件比一件邪门。

    但是依旧小跑几步,在这秃顶男人进门,转身伸手抓门的时候,王哲却一把将门推的大开!这男人手一下子抓空!

    王哲站在这门口顿时呆住了:

    六十平米的办公室,俩排对坐,八个工位!

    靠门这边,一个人头上有个血窟窿的胖子,躺在四张对放椅子中间,打着呼噜。

    一个女人,拿着手机,脖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砍的,垂在胸前,坐在靠窗户的位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