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三八章 复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强烈的爆炸毁灭一切,无论是黑龙还是张木竹一方,尽数泯灭,空间化为一片混沌,光明与黑暗交杂混乱,生机和死气时聚时散……直到某一刻,“哈~”长长的叹息道不尽死里逃生的欣喜。一朵小种子在最黑暗和光明、生机和死气的结合点慢慢生出,幼小而坚韧,充满潜力。“重整秩序吧~”随着不知从哪的一声命令,力量从种子中散开,朝着整个空间弥漫,用很长又很短的时间控制整个空间。待一切准备就绪,种子突然震动一次,整个空间亦是随之颤抖,所有的力量快速回缩,将分散在各处的能量拉回种子内。“嗡嗡嗡~”随着各种能量的回归,种子开始发出金红太极光芒和强烈微小响动。当种子的光亮达到最大,响动超过空间承受限度,“滴答~咔嚓!”似是雨滴河面,又似雷天电闪,世界此时碎裂,时间此刻停滞。

    “哈哈哈哈……”张木竹的笑声从光芒太盛而难以直视、声音太大又太小而无法倾听的种子中传出来,“侯毅老哥,你的乾阳神功是箭术,在我这实在是越发的不适合喽。咱得给你改改名字!哈哈哈……”

    时间继续运转,空间来回换化。瞧那空间之上,只见:顶挂耀日伴红月,双鱼游动演混天;空间之下,有:血海金湖淤泥落,莲花轻轻盖乾坤。整个空间上部现在是太极形状,一面红,一面金,像两条鱼,不断的环绕游动,混动天幕。在红区和金区中心处,各有一颗异色光点,好像太阳和月亮一般明亮,照耀此方世界。太极苍穹下是一片水域,外面是一圈血色海洋,内部是一团金色湖泊,最核心有些许淤泥,淤泥上生长有七朵金红太极莲台,其中六朵各卧着一条龙,乃是:皇威帝气,正大光明之耀金天龙;开疆拓土,所向披靡之纯红地龙;运筹帷幄,稳定心魂之淡金智龙;生机活跃,供养万物之鲜红凡龙;刚正不阿,稳健构架之淡红法龙;阴谋鬼算,擅隐嗜血之黑血魔龙。而最中间的莲花,坐着的当然张木竹,一身青衣长衫,淡雅风流。

    七莲光辉闪耀,音镇天地,鬼神拜服!

    ………………………………

    正在使用孔雀神功给张木竹疗伤的郎赋突然感觉病人体内传出一股恐怖气息,直透灵魂,惊得她赶紧退后几步,拔剑戒备。已经昏迷几个月的张木竹慢慢睁开眼睛,“刷拉拉~”两道光芒从他眼中射出,破开屋顶,冲上九霄。他的瞳孔此时竟然呈现太极形状。“这……?”作为天下有名的神医,郎赋接触过无数病患,其中高手亦是数不胜数,但却从未见过今日这种情况,生机和死亡、柔善和烈杀竟然从一副身体内发出,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大概是感觉到自己的异常,张木竹眼睛微微闭上,再睁开时已经恢复如初,而且全身的罡气也尽数散去。“姑娘,多谢你救我。”在清醒瞬间,感应领域亦是同时打开,他能够清晰感受到附近的一切,从各种药石纱布奇珍异宝等物推算出郎赋为他的伤势做过何等的努力。

    “你是张木竹,还是……心魔?”郎赋并未放松警惕,仍旧执剑在前。

    “我……呵呵,当然不是心魔。”张木竹笑了笑,“至于是不是我自己,我也不知道。”纵身从药缸里跳出来,随便找了件衣服穿上。很神奇,他在出离堆满无数珍贵药材的水缸时身上竟然干干净净,没有沾染任何残渣,连一丝水汽都没有。“姑娘你好厉害,竟然晓得我武功的关键点。”之前在荡平魔教据点时张木竹轻而易举的走进陷阱,其实并非是他“傻”,而是功法作用。“金凤回头:外诛千里,内祸萧墙,凤凰回巢,梧桐无疆”,这一层乾阳神功既是功法晋级,也是死亡晋级。成则万寿无疆,败则无寿丢命。运行一次第六层功法看似没有任何变化,但其实“六龙”已经有了各自的心思,它们在感应到危险后没有及时给主人发警告,反而遮掩各处异常,蒙蔽神智,甚至发出“积极乐观”的信号,让主人以为魔教众已经投降,可以放心大胆的进入据点,最终导致……好惨。这第六层实乃“心魔劫”。郎赋不愧是杏林圣手,连病人的内功状况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比张木竹本人还了解。

    观察片刻,郎赋点点头,收剑回鞘,点点头:“恭喜张先生越过修行之路最大的障碍。”

    “主要还是靠姑娘您的帮助在下才能活过来。”张木竹双膝跪地,叩首拜谢,“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张先生还请起来。”郎赋说道,“在下是医者,治病救人乃是本职工作。”

    “治病救人确实医者本职,但感恩之心也是病患必须该有的。必须该有。”张木竹说道,“您说呢?”

    郎赋瞧了瞧张木竹,突然大笑:“哈哈哈,先生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呀,哈哈哈……”

    ………………………………

    言谈几句后,张木竹盘膝坐地,继续运功疗伤。此次受伤过于严重,不是轻而易举能完全康复。郎赋趁着病人自行疗伤的空闲,走出门外,到边上的一个干净到不像牛棚的牛棚安歇。郎燕芝为了救人已经连续月余没有休息,身心疲惫,刚刚躺到青牛的怀里便立刻陷入沉睡。青牛似乎很是心疼郎赋,身体尽量保持不动,让燕芝姑娘睡得安稳些。它低头看着睡姿优雅,恬静动人的郎赋,怜爱的用脸蹭了蹭她,随后抬头往外面看去。在那,有两座连理墓,墓碑上刻着两行字,“医不活之墓“,“医不死之墓”。

    夕阳西下,天堑崖这一头十分的宁静,但在另外一边,一个男子躺在悬索边大声呼喊救命,同时,十几个黑衣人藏在附近,严密监视悬索动静。

    “怎么还不出来?已经一个多月没出诊了?不是说她三日就会露面一次吗?”

    “别急,等等。等等。总会出来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定要耐心,绝对不可急躁。记住,抓她或者她父母的机会只有一次!只有一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