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三零章 神杀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噗!”

    一大口鲜血吐在地上,刑柯已然奄奄一息。终究是死亡后复活不久,功力没有回复,虽然借着“弹梭之舞”对张木竹造成不少伤害,但因无法多次承受乾阳罡气的冲击,身受重伤。毕竟“借力使力”的前提是能够承担力量,减伤也是有限度的。张木竹那边内伤不多,但外表看起来更惨,整个人好像被千刀万剐一般,血肉横飞。

    “嘿嘿,十步兄,幸好我不惧毒,否则真的要死在你手里呢。”张木竹使尽浑身解数才击败刑柯,连黑龙什么的都用上了才勉强胜利。

    刑柯也笑了笑,说道:“小兄弟,我记得你的真气不是金色的吗?光明正大。怎么现在是黑红的,而且隐秘无声。”

    “嘿嘿,我最近学得一门‘秘术’,与刑柯兄的武功很像,兄弟我想在你的暗之领域羞辱你一番。”张木竹回道,“至于真气颜色……金色真气具有太强的爆炸威力,在这满是火药的地方怎么能用呢?你没发现吗?战斗中我尽量与刑柯兄你进行直接的刀兵相碰,就是怕火花四溅。”

    “哦?嘿嘿嘿~”地上的刑柯突然阴险的笑道,“原来你知道呀。”

    “我当然知道……”话说到一半,张木竹大惊失色,爆发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转身就跑。

    然而,还是晚了,刑柯手上轻轻一捏,一颗雷火弹轰然炸开,顷刻间引燃整个地下室的火药……

    ******************************

    魔教据点所在的山脚下。

    “轰隆!”强烈的爆炸从山顶传来,威力十分惊人,冲天的火光照亮附近几十里远,音传百里。

    一群黑衣人此时正站在距离爆炸地点不远的地方,他们看到爆炸后皆在心中感叹:“好厉害的人,竟然能在厅室之内、十步之间击败刑柯先生。”刑柯的“字”是自己取的,意为“十步之内,所向无敌”。

    为首的黑衣人一挥手,“把消息发出去吧,让新手村的人注意一下,如果发现张木竹复活重生,立刻报告。只要他敢出村,直接抓住。”

    “扑啦啦……”几十只信鸽飞走。

    黑衣人首领又说道:“通知各帮派人员,立刻对附近进行地毯式搜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无比抓住张木竹。”

    “乙先生,这么剧烈的爆炸,他能活下来吗?”刑柯的二徒弟何用何无奈说道,“而且凭师父的能耐,他一定对张木竹造成不小伤害。说不定是张木竹败于师父之手,恼羞成怒,自行引燃火药,与师父同归于尽。”

    “不怕一方就怕万一。”乙先生说道,“那个叫张木竹的人很厉害,我想你们也看过有关他的情报。其人武功玄妙,近似妖术,说不定能活下来呢。这一次的雇佣金额特别高,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他特意对何无奈说:“我记得玉虚帮也参与了此次围剿,正好,你在帮着搜人的同时顺路看看你父亲。”

    “是。”何用接令,转身离开。

    …………………………………………

    某新手村。

    童年小姑娘叼着一根草棍,躺在村口附近的小山上,一边哼唱小曲一边等人。“哎呀,天气真好呀。这么好的天气,如果颜枕大帅哥在我身边就好了。真可惜。”童万春满脑子都是颜柯青的身影,回忆起在山洞中的荒唐事,很快便失神了。

    “铛!”

    “哎呦!”童万春正发着做美梦,村口飞来一块石子正好打在她额头,小姑娘大怒,翻身站起来喊道,“师父,你做什么!好疼疼的!”

    “嘻嘻嘻嘻……”复活的刑柯笑道,“你个小丫头,满脸春色,说!是不是在想男人?!你师父我今天被杀,你个丫头不悲伤也就罢了,怎么还样?打你还是轻的呢。”

    “哼!师父被杀是活该,”小姑娘自从“制服”颜枕后就特别嚣张,谁都不怕,连刑柯都敢怼,“谁叫你非得去杀那个张木竹,明明换其他杀手也可以的。”原本太平楼的计划是牺牲几个年轻杀手,一边拖住张木竹,一边引爆炸药,但刑柯却非要参加。

    “你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看我打你!”刑柯附身捡起几枚石子要打人。

    “哎别别别别!”童年赶紧认错,“对不起啦师父,对不起。”别看刑柯刚复活,身上没有武功,但他扔石子特别准,童万春很难全躲开。小姑娘细皮嫩肉的,挨上一下就觉得特别疼,不如直接认错。

    刑柯最宠童年,哪舍得打她,轻轻扔了几颗,开个玩笑而已。“你大师兄二师兄发来消息了吗?”师徒俩一边往太平楼附近据点走,一边说话。

    “没有。”童年回答道,“大师兄说新手村的内线没看到张木竹。二师兄也没在爆炸附近找到他。”

    “哈哈,好小子,真有两下子,这都没死。好啊!”刑柯特别高兴。

    “哎,师父师父,你给我说说,这次为什么非要亲自动手去杀张木竹?你不是说以后想和他混吗?怎么会去杀他?”童年问道,“之前乙先生说要杀张木竹,我还以为你会通风报信呢?徒弟我都已经做好‘你泄露情报,被关进牢房,我去给你送饭’的准备啦。”

    刑柯挥手轻敲童年额头一下,“你这个小丫头,就不能盼着你师父点好。”刑十步今天的心情特别高兴,走路都一颠一颠的,“我确实说要跟着张木竹混,但还没有完全确定,趁着这次有人雇佣我们太平楼杀他,亲自出手测试一下。嗯~不错,不愧是我看中的人,真是不错。等我摆脱太平楼,一定要跟着他。”

    “他现在变得很厉害吗?”

    “特别厉害。”刑柯说,“不但武功更高,而且还似乎不知从哪学来一身‘刺客秘术’,行走无声无影,出招狠辣精准。若不是他自言自语说出一句话,藏于棚顶近在咫尺的我几乎没发现他进入大厅。”

    “刺客秘术?像我们太平楼那种?”

    “不一样。在某些方面比我们的更强。”刑柯说,“咱们太平楼的所有刺客秘术都是我从一本绝学残卷上学来的。虽然我对残卷进行了修缮,尝试恢复所有内容,但缺了几页,差些东西,少点感觉。不得已我只能进行部分修改,加强了刺杀部分。张兄的刺杀秘术更着重于‘隐’,我的比较适合‘杀’。”

    “我记得师父你说过,那个绝学叫神隐术吧。”童年道。“哎?那不对呀。师父的神杀术也是绝学,而且更侧重于杀,怎么会打不过张木竹的善‘隐’秘术呢。”

    “你这丫头,真是笨。”刑柯笑道,“我的神杀术就算再注重‘杀’,终归是暗杀术,不是‘明杀技’,怎么能比得过刚猛的乾阳神功。刺客之事,一招不成便丧失了暗杀的优势。我和他对招许久,哪还算暗杀呀。”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之前死亡一次,功力还没达到巅峰,否则根本无需使用借力使力的“神杀术·弹梭之舞”,直接施展“神杀术·枭首斩”就能在发现张木竹的同时结果掉“小兄弟”。

    “哦,也对。”童万春也不与自己师父辩驳什么,他老人家怎么说她就怎么听。

    师徒二人的谈话气氛特别轻松,好像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如此的感情,让附近路过之人还以为是“父女郊游”呢。

    *******************************

    爆炸现场某处高山。

    “张木竹,你可得活下来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