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二八章 “匪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逃跑的小魔教首领只能暂且放下,留他一段时间性命,只要标记没消失,他跑不了。在柳苒给的《罄竹录》上有载,那个首领是救他的中型魔教首领的徒弟,两个魔教是隶属关系,中型魔教首领已经放出话,非要弄死张木竹,给他徒弟,以及他徒弟建立的小魔教报仇。

    “想杀我?哪那么容易。”张木竹直接避开此地,远走他乡,继续给其他的小魔教“发牌子”。开始时还算顺利,之后嘛……

    扔出烟雾弹,站立在高处,张木竹俯瞰众人,本以为这个小魔教也会朝他死命攻击,然而出乎意料,一群邪士全都静静站在原地,一点动作都没有,仅仅抬头盯着来人。瞧着这情况,张木竹心想:“难道他们想投降?”他已经灭掉多个魔教据点,还没有一个愿意以龙牌金色一面示人,即“愿意悔过”。其实这事倒也可以理解。魔教之人多多少少做过恶事,受通缉,就算诚心忏悔,但很怕受追究,无论是朝廷,还是仇家。另外,魔道之人看重名声和面子,如果投降,以后如何在江湖上混。总之,直到现在没人愿意投降。

    不管是不是投降,“明日夜间我会再来看。”张木竹留下一句话纵身离开。魔道众互看一眼,冷哼一声,各自忙乎。

    今日除了给小魔教送龙牌,还有一件事要做,那便是压制“自己”。经历一场场的杀戮,黑红色的龙已经完全变黑,再看不出一点其他颜色。肆无忌惮地的吞噬血肉,黑龙的成长极为明显,体魄更加强健,鳞甲坚硬,龙角锋利,双目凶狠霸道,牙齿杀意森森。相应的,它更加活跃,不服管束,面对张木竹的命令阴奉阳违,甚至直接反抗,对着主人低吼,威胁的意思明显。见此情况,张木竹不得不专门腾出时间对付黑龙。办法嘛,就是修炼乾阳神功第六层,金凤回头。这第六层很明显是一招类似“回马枪”的箭术招式,击杀追击敌人,防备身边、身后的伙伴偷袭,可借它镇压体内不安分的黑龙。

    话说修炼到现在的程度,其实乾阳神功在张木竹这里已经与“弓箭”完全关系,融合莲花心经等武功后,整体功法变得“面目全非”,找不出一点侯毅的影子。

    *****************************

    “天裂!”从上至下,巨型刀影劈砍,匪寨的山门瞬间一分为二。刀影之下,无论山石草木,还是金银玄铁,一切都断开,无可阻挡。

    匪盗头领浑身颤抖,被巨刀吓的心肝俱裂,带领众人跪地,丝毫不敢反抗。“投降,我们投降,诸位侠士,我们投降。”所有匪众五体投地,做出最诚心的姿态,“侠士们,还请饶我们一条命。我们只是一些走投无路的江湖人,被逼无奈才落草为寇,从未打家劫舍!我们是在护佑一方平安,击退其他贼寇,保百姓安全。我们真的没有做过坏事,真的。求诸位侠士放我们一条性命!”

    高空,一道人影落下,正是颜枕假扮的成风是也。他随手将长柄大刀交给身后的东起帮帮众,而后走近投降的一众匪盗,看着他们,微微偏过头,询问身边的马汉,“你说他们是不是为了活命而说谎,你去查查吧。”

    “好的,”马汉得令,带着几个人往山下行去,进入附近村落询问村民有关盗匪之事。很快,马辉部等人赶回来,对着成风点点头,“确实。据村民讲,自从这些人定居此山,多次打退袭击村落的贼寇,救了不少人。他们日常所用食品皆是百姓主动送来。”

    “哦?既如此,怎么朝廷会将此山定位匪寇据点呢?”

    “这个我也问了。”马汉是个精细人,做事面面俱到,无需别人提醒就能把差事办的明明白白,“本地之前的主官年老退休,换了一个新人。新官是个恶吏,欺压邻里,鱼肉百姓,做下诸多恶事。前几月,那恶官吏当街强抢民女,搜刮民脂民膏,百姓敢怒不敢言,忍无可忍,上山求助。这些‘匪盗’特别仁义,食人供奉,替人办事,一块下山将官吏一伙击败,救回被掳之人和诸多财物,并如数奉还给村民。百姓十分感恩,官府却愤恨不已,将此山定为匪寇据点,发布悬赏公告。之前来过几队人马剿匪,但一因‘匪寇’实力不弱,就算真打起来也不会落败,二因百姓暗中帮助,通风报信,‘匪寇’暂离山寨,避开剿匪之人,所以几队人马皆无功而返。”东起帮有颜枕之威,帮众团结,一天能击溃多个山寨,来势如风,未等村民报信,他们已然兵临城寨之下。

    “呵呵,竟有此事。”颜枕摆摆手,帮众们会意,伸手将“匪盗”们扶起。“该做保护的官府反过来害人,该打家劫舍的匪寇却救苦救难。呵呵,真是个有趣的事。”颜柯青让马汉去请官府的人,让其过来瞧瞧已经破掉的山寨,“就说匪徒们已经四散逃离,此据点的悬赏可以给我们了……我想你应该懂怎么对付那群官府人。”如果将“匪盗”一并交给官府,那自然能够得到更多赏金,但颜枕又怎么能让这些好男儿受委屈,他决定收下这些人进入东起帮。马汉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而后带人离开。“真是个不错的属下。”颜柯青越发喜爱办事聪明干脆的马辉部。

    收人入帮前还需问问这些“匪寇”的出身来历。“小的原名赵米,字宝时,后来一段时间叫黄米子,现在还叫赵米。”盗匪头领答道。

    “黄米子?武当的人,而且是‘黄’字辈的?”颜枕今天的意外之喜真是一个接着一个,“你这种辈分的人怎么会落草于此?”

    赵米答道:“回侠士,小的虽是‘黄’字辈,但并非武当核心,落到此境地很正常。小的出身贫寒,村户之家,进入武当只因觉得在那里能讨一口饭吃,或者混个好名头,但像我这种出身低贱、资质平凡的人根本无法受到掌门、长老等主系高手的青睐,只是挂个名而已。”武当内部派系林立,掌门、长老只会收有天赋的徒弟作为正式弟子,其他门人最多也不过记名。“小的是黄言子掌门的记名师弟,平日在门内做些财物计算。之前武当观武官张国死亡,黄言子掌门隐退,在黄淮子上任后,他的几个记名师弟借用各种理由诬陷我贪墨银两,逐我出门派。小的虽据理力争,自证清白,但势不如人,又恐挨打,无可奈何,只能离开门派,浪迹江湖。之后遇到一些命运相似的伙伴,于是合在一块行走。半年前,曾有几个魔道之人想在此山建立魔教,我等恰巧遇到,顺手除掉他们。因见此山风景秀丽,于是便住了下来。再之后就……”

    听完“匪寇”首领的叙述,颜枕在心中暗道:“出家之地也脱不开权术之斗,利益之争啊。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