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二二章 逞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某魔教。

    一众邪道人士三三两两,东一堆西一堆,聚在一块乘凉,横七竖地躺在地上,眼睛望着天,脑子里什么正经事都没有,说着些没头没尾的话,讨论昨日打家劫舍收获如何,今日杀人放火感想怎么样,明日“功成名就”要做什么。

    “哎?那是什么?”某个高手正在吹嘘自己最近武功进步何等快速,忽然几道东西闯进他的视野。那是几个圆球,看起来很像烟雾弹,从远空以极快速度飞来。还没等他说出第二句话,几颗烟雾弹轰然炸裂,吓了众人一跳。“什么玩意!”圆球化为烟雾,经久不散,慢慢从空中飘落下来,染在所有人衣服上,五颜六色。轻轻嗅闻变色的衣服,有些清香,“不会是毒吧?”他们常年施展暗杀之事,因而做贼心虚,十分敏感,生怕遇害,一个个慌慌张张脱掉衣物。只是过了很久时间,也没有哪一个人觉得身上又不适,除了几个人中午吃得太多,肚子感觉胀外,所有人都安然无恙。“不是毒?”

    魔教高手们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几颗烟雾弹什么意思。此时,“呼啦啦……”一道人影破风而来,几个纵身落在一处高台上。众人惊恐,赶紧穿上衣服捡起武器,“哪来的混蛋,敢来我们这里来撒野,不要命了吗!刚刚几颗烟雾弹是你弄的吧,奶奶的,戏耍爷爷们,找死!”几个莽撞的人抬手就是几支飞镖,镖身冷艳,似乎淬有毒素。

    来的人不是别个,正是张木竹是也。他翻身躲过暗器,站稳身形,拱手道:“在下张木竹,有些话想对各位说。”

    “张什么玩意?张木竹?”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摇头,表示不认识,但隐约在哪听说过,“什么屁话?赶紧说,说完下来受死,省的爷爷们上去杀你。”

    张木竹道,“尔等劣徒,生而为人,不思感恩天地,不爱万物万灵,肆意心欲,掠夺杀戮,欺压良善,危害一方,无恶不作,天怒人怨,合该受尽千刑万罚,死无葬身之地。在下本想直接将尔等铲除,替天行道,但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留取一线生机赐予你们。从现在开始,至明日落暮时分,尔等要放下武器,束手就擒,面壁思过,悔昨日之罪;行善积德,积明日之功。”他一挥手,从袖口飞出一道牌子,“铛!”牌子内含刚猛力道,钉在魔教匾额之上。那东西不算精巧,做工一般,正面金色盘龙,背面红色黑龙,“明日晚间我会再来此地,若尔等愿将牌子金色一面镶嵌在匾额上,我便当做你们愿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放你们一条生路,但尔等定要行善积德,不可继续为非作歹。三年之后,在下会凭调查和百姓风闻判断尔等行事善恶。期间你们如有危机,在下还会尽己所能助你们脱困。”在讲这段话时他没有使用任何功法玄术,就是普普通通的说话,不靠威势压迫,防止目标口不对心,“不过,若是明日我来此时牌子不在,或者尔等以黑红一面示人,那在下就不得不大开杀戒,除暴安良了。到那时候,尔等就算再想悔过也没有用处。除恶务尽,绝不姑息。尔等可知!”

    听得没由来的一番“大话”,底下的一众魔教人士都懵了,全都目瞪口呆,“哪来个傻子!在胡说道什么!除暴安良?哈哈哈!哪来的傻子!你以为你是龙虎书生?还是武月东昇?呸!哪来个的傻子!啊哈哈……”众人嗤笑不停。武林近几十年由于势力相互之间制约,少有进行大规模剿灭魔教行动。在记录上。只有秦平、朱问和武月三人曾经针对性地对魔教和匪寇进行杀伤,给邪士们留下不小心理创伤。“傻子,你速速下来受死,爷爷们还能给你个痛快,若是不知深浅,说些个乱七糟的逞英雄傻子话,待爷爷们抓到你,定让你领教我们的手段。到时候,”说话的魔教高手学着张木竹的语气阴阳怪气地讲话,“到时候,尔就算再想悔过也没有用处。除‘善’务尽,绝不姑息,尔可知道?!哈哈哈……”其他魔教之人被逗的大笑,一个个张着大嘴,前仰后合。

    站在高处的张木竹瞧着下面不思悔改的邪士们,摇摇头,说道:“看来有些人当真是不知天恩珍贵。”

    “呸!”某个高手骂道,“装模作样的王蛋,赶紧下来!”他再射几道飞镖。

    张木竹不想在于这些人纠缠,脚下用力,纵身离开,同时最后一次喊道:“记得,明日晚间,我会再来。希望你们抓住最后的机会。”

    “死去吧,王蛋!”魔教人士们骂道,“你若赶来,我们就‘除善务尽’,哈哈哈……”

    **************************

    某名山大川。

    杨广和沈宽在一个童子恭敬带领下从门派闭关密室中走出。看二人表情似乎很高兴,好像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两位慢走。”童子躬身一拜。杨沈二人微微回礼,“多谢小师弟带路。回去后还请再次告知几位前辈,我许下的承诺绝对实现。”童子点点头,退回密室。杨广和沈宽笑了笑,转身沿着静谧无人的山路往下走。此时一只信鸽“扑啦啦”飞来,沈献沉抬手接住,将消息拿下来观看,“哦?”

    “怎么?”

    “青荟发来消息,”沈宽说,“张竹……哦,不对,是张木竹果然没有在乎我们是否利用他,欣然接受了《罄竹录》。”

    “这有什么意外的?你我不是早就猜到吗?”杨广折扇一摆,潇洒非凡。

    “我对张兄的反应自然不觉得意外,只是……”沈宽故意卖关子,只说一半。

    “献沉莫要顽皮,你我刚刚经历生死考验,为兄心肝剧颤,可没心思与弟弟你玩乐。”杨广说道。

    “呵呵,哥哥莫夸张,他们虽然看似信心满满,无惧无畏,实则色厉内荏,外强中干,哪敢真的对你我乱来。”沈宽道。

    “就算你说得对,但毕竟是一个神化境,几个顶级绝世高手,为兄压力甚大呀。呵呵呵,说起来,你我猜的果然没错,‘神仙榜大战’确实有不少漏网之鱼,许多高手金蝉脱壳,假死真生,藏在暗地里偷活。”杨广刚要多讲几句,但似乎有些倦怠,不愿思考这些烦心事情,“献沉,还是讲讲你为何惊讶吧。”

    沈宽点点头:“从青荟发来的消息看,字里行间流露出她对张兄的多番不舍。我看呀,咱们的柳姑娘恐怕是爱上曾经对她狠下杀手的人喽。”他是个厉害人,能从笔墨痕迹、遣词造句上轻而易举推敲笔者心中所思所想。

    “这……这么会这样?”杨广面露讶色,但很快释然,“罢罢罢,既如此,我与魔教圣女的婚配之事看来算是告吹了。”他对柳苒没有任何感情,但据沈宽说,如果他们二人真心相配,极可能生出天才之子。不过杨广本人现在热衷于事业,无意男女之事,对柳青荟没兴趣,婚配之事只当做是他与沈宽兄弟二人平日的玩笑而已。“献沉觉得柳苒能否与张兄结成连理?有几分可能?”

    “呵呵,”沈宽笑道,“哥哥你已经知道答案,何必又问弟弟。”

    杨广与沈宽对视一眼,忽然哈哈大笑,“有兄(弟)伴身,不枉此生啊,哈哈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