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一九章 于法于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道法自然,李少侠,还请息怒,”黄言子拱手行礼,对李轩说道,“今日之事是个误会,您与我师弟切磋也算是让我等大开眼界,裂天刀法威猛无比,果然名副其实。佩服佩服。”

    李轩冷哼一声,收势回功。因张国和张木竹两个人的关系,李洪阳十分不喜欢武当山,无论是杀伐派还是温和派,在他眼中都是谋害、诬陷自己友人的帮凶。只是常言道举拳不打笑脸人,黄言子放低姿态说和,李轩就算不领情也不能再大闹。“黄言道长,晚辈有礼了。”

    黄言子侧身邀请,“少侠,还请借步说话。”

    二人出离人群,来至某个安静山峰,但见那:天山顶罗金阳炎,银河飞溅汇清云,波涛簇拥千堆雪,一览群峰空海痕。好一个武当奇景。要说武当真真是九州最好的几个去处,人杰地灵,风景壮美,历史上出现无数奇人高士,最出名的自然是三丰道长。张三丰,姓张名通,字君宝,上古人士,武当创派始祖,修为无边无量,功可逆天。

    “世间传闻,现在九州之地乃是三丰道长和达摩祖师于万年前重新布置,若真是如此,道长可真是个‘自私’之人呢,给自己的徒子徒孙留了这么好的地方。”李轩遥望云海,笑道,“可惜,这么好的家业也耐不住后代不成器儿孙的挥霍糟蹋。有些人实在德不配位。”

    黄言子知道李郡王在嘲讽现在的武当山没有继续担任武林至尊的资格,“一代有一代的德行,世上哪有不落的太阳。若是哪日运道达至,需我等不成器的徒子徒孙让出此地,贫道不敢强留。只是有些对不起三丰真人对我等的期待呀。呵呵呵……”

    闲话不多说,李轩看着黄言道长,问道:“不知前辈有什么要对晚辈讲?如果是张竹通缉之事,还请前辈不要多言。一个友人死于武当山,晚辈已经遗憾终身,我不会允许你们再用这个理由污蔑我另外一个友人。”

    “道法自然,贫道知晓李郡王的意思。”黄言子说道,“不过还请郡王退后半步?”

    “半步?怎么讲。”

    黄言子说道:“张国遇袭之事直至今日也没有定论,但从现场的痕迹和目击者的证词,你的友人张竹确实是最后一个见过张玄同的人,而且他的武功罡气形式与凶杀手段相符。还有,那夜,有无数人看到张竹抱着张国的尸体从观武殿内逃走。”张竹的点状剑气并不是太难,稍微练习就能施展,但是,他特有的乾阳罡气很难模仿。在受到通缉的过程中他击毙不少“正义人士”,事后众人将“正义人士”身上的伤痕与观武殿内对比,虽有相差,但并不太多。“于法,现今张竹是最大的嫌疑人,就算真的不是他,他也该主动来这里予以澄清。无论是为自己洗脱无辜罪责,还是为寻找真正的凶手,他都有必要出现。贫道愿意劝说掌门将‘通缉令’改为‘寻人令’。”

    “我说过,张竹不是凶手,根本不用以身犯险,何必闯龙潭虎穴。”李轩心中亦是知晓从现在的情况看张木竹受到怀疑很正常,但他也知道如果张木竹真的来这里,百口莫辩,有死无生。

    “李郡王,恕贫道多言,”黄言子继续说,“于情,你信任自己的朋友,认为张竹的是无辜的。这可以理解。不过,就真的没可能他因为某些利益对张国起杀心?”他之前担任掌门,对张国有些了解,很清楚他不是个简单人物,在担任观武官的过程中一直在偷偷摸摸做一些事,因而怀疑张竹是不是与张国在某些问题上起纷争,“就算没有,难道李郡王就要用自己的‘相信’面对天下人的质疑吗?郡王,刚愎自用,固执己见,非是侠士之所为。光明磊落,合法合理才是正道坦途。你不能因张竹是你的友人便依仗身份强势维护,这有损玄北城和朝廷的威严。郡王还请三思,你爱护友人名誉,我等亦爱护武当的名誉。”

    玄北城的威严不算什么,张竹也绝对不会杀张国,李轩坚信以上两点并非是固执己见。只是黄言子的话有一定道理,武当山毕竟需要对张国的事负责,不得不找出一个替罪羊,或者说找出一个嫌疑人,否则天下人都会对武当产生不满。这是不得已而为的事,李洪阳不理解却明白。“既如此,那就这样吧。还请前辈将通缉令改为寻人令。晚辈在此谢过。”

    “郡王客气。”黄言子点点头,很满意这个结果。虽然无论是黄言子,还是李轩,亦或是其他人,没人觉得张木竹会“自首”,但现在这个处理方法是各方最满意的状况,哪边再想多走一步便算是得寸进尺。

    言谈结束,黄言道长拱手离开,在他走的时候,李轩突然问道:“前辈,据我所知您历来对西金城颇有好感,不知未来你会站在哪一边?”

    道长笑道:“家师与七星门上代门主是亲师兄弟,我自然喜近七星门。而七星门又与西金城关系密切,此次复出有劳宋征王爷。那我岂能不偏向宋氏。不过,无论再怎么偏重,武当终究是武当,西金城和东木城都是朝廷,他们的事和我们江湖的事不一样。我永远都站在武当这边。”说完,纵身离开。

    “永远站在武当这边?”李轩念叨着道长最后一句话,笑了笑,“呵呵呵,有趣有趣。呵呵啊哈哈哈……”

    *****************************

    东起山某处。

    “你的通缉改为寻人令了?”朔晦每隔一段时间要与张木竹见一面,一是为交换信息,研究更改计划,二是教他神隐术。“你要出面辩解吗?”

    “您说呢?”张木竹笑了笑。他绝对不会再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其他人身上,当年张龙等人对他的折磨似如昨日发生,记忆犹新。

    “我觉得也是。”朔晦说。“你那个朋友李轩真不错,为你竟然敢在武当山与武当高手对决,好胆识呀。”

    “闻听此事时晚辈从心底里害怕呀。”张木竹说道,“一友折于武当,吾之噩梦,若洪阳再有闪失……唉~明明很稳重的人,怎得变得那般莽撞。”

    “他大概是想帮你做些事。”

    “我当然知道。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