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零二章 普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颜枕很晚才从鼎元帮回到东起帮驻地,此时竺明和帮众们正在魔教建筑的大厅中进行宴会。这一次竺椎历痛改前非,力图不再吝啬,让手下们满意,于是出手很大方,宴会菜肴十分丰富,美酒任意痛饮。

    颇有醉意的竺明见成风归来,晃晃悠悠走到他面前,说道:“你~你小子哪去啦?下午商量副帮主和堂主的任命,嗝~就因为你不在,都没能定下来。嗝~真是耽误事。不过也没事,今天就这样~喝喝好酒,舒服睡一觉,明日再讨论。来,成风,喝酒。”

    得知闫朴果然受制于人、鼎元帮被奸徒控制,颜枕心情不佳,看到满身酒气的竺明拿着两杯酒过来“找茬”,颜柯青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将竺椎历递过来的酒杯拨开,怒斥:“身为帮主,岂能沉迷酒席!你不说要奋进吗?不是说要让世人看看你的能力吗?不是要报仇吗?怎么醉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当啷”,随着一个清脆的响声,酒杯摔在地上。喧哗热闹的酒席立刻变得无声,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所有人都盯着竺法和成风,想看看这事到底怎么收场。一个帮派绝对不能有两个首领,东起帮必须要有一颗龙头。

    竺明瞪着颜枕,涨红了脸,突然扑向他:“你这个人,我好心好意请你喝酒,你不喝便罢了,怎得这般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你竟然如此羞辱,我今天和你拼了!”借着酒劲,竺椎历勇气无边,一拳打在颜柯青脸上,“我和你拼了!”竺明打倒颜枕,骑着他,薅着领子玩命的打。

    颜枕似是被竺明的一拳打蒙了,未曾想一直懦弱的他今天敢打自己。惊诧之余,颜柯青并没有反击,只是双手抱头捂着脸,任由竺椎历痛打。竺明像是疯了一般,拳头向雨点一样打在颜枕身上,马汉和几个帮众跑过去,想拉住竺明,但完全拉不脱。竺椎历一边打,一边嘴里闹嚷着:“我和你拼了!你们都欺负我!所有人都欺负我!我和你拼了!和你拼了……”

    东起帮的人几乎都在大厅里,朔晦和竺法也在,但二人一动不动,只是看着竺明和颜枕二人。柳苒觉得竺明能听自己的话,想去阻止竺椎历胡来。成风,或者说颜枕的武功极高,就算看起来好像有伤,但若是发怒暴起伤人,竺明恐立即死在当场。只是,柳青荟刚要起身拉架,朔晦却摇摇头,让她不要去。

    竺法说道:“我兄和成风两位心有怨气,合该有此争斗发泄淤积恨意。”

    “可是……”柳苒心道,“你不知颜枕身份,当然不害怕,若颜柯青胡来,你这个和尚绝对打不过他。”

    朔晦猜到柳青荟心中所想,轻声道:“你听椎务副帮主的话吧,他们不会有事的。副帮主境界超凡,佛心玲珑,通晓万物,佛眼**,可看清事件本质,非你我能比。副帮主看成风比我们看的更加透彻。”

    “这……”柳苒转头瞧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竺法,有些不服气朔晦的评价,但却听话的没有动。

    大概有半刻钟时间。疯狂的竺明终于逐渐平复。喘着粗气的竺椎历从颜枕身上下来,坐在地上,盯着颜柯青,一言不发。颜枕此时满脸肿胀,目光呆滞,凝望天花板,什么也不说。周围的帮众不知二人会发生什么,只得看着。又过一会,颜枕长出一口气,挣扎着起身,迈步走向大门。竺明亦是很快站起来,拨开人群,走向后堂。待两个当事人离开,帮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我弥陀佛。”竺法终于站出来主持事务,“诸位,今日宴会到此结束,请回吧。若觉得不尽兴,可自行去后厨拾拿酒菜,城里请来的厨师一直备热着,各位可以在此厅继续畅怀,或是找崖石峭壁松下泉边会友斟饮。今日明月圆满,茭白透亮,风雅盎然,不可有负此等良辰……”

    竺法的建议不错,但几乎没人继续吃喝。连续几日剿匪,众人每天只休息一两个时辰,身心疲惫,现在最想的是找个地方大睡一觉。大家各自在魔教建筑内寻找卧室,实在找不到就睡在竺明从城里买来的临时睡袋上。

    ……………………………………

    翠叶戏清风,明月抚游云。

    鸣蛙声声唤,难扰夜梦人。

    亦曾悔过往,思念家爹娘。

    但遇不平事,愿做好儿郎!

    梦望故乡近,远去鸡犬闻。

    再辞亲友意,执剑展侠魂。

    东起山某处无人崖壁,朔晦坐在边缘,身边两只酒瓶。他轻轻啜一口酒,言道:“真是个不错的日子呢。”

    纵身来到老人身边,张木竹端起一瓶酒,痛饮一下:“嘶~好辣好苦呀。”

    “呵呵,”朔晦笑了笑,又喝一口,“人老啦,味觉不灵,只能喝些苦辣的东西刺激。唉~”语气低沉,颇有凄凉,似是包含着无尽的惆怅和哀伤。

    张木竹直到现在也没有刻意询问老人的身世。“我以前喝过一杯酒,在指导师父那里,开始很甜,后来很哭,最后平淡如水,竟是不知到底喝的是什么。”

    “哦?指导师父?”朔晦想了想,说道,“你们‘外地人’出生村也是个奇妙地方,有三丰道长和达摩祖师降下恩惠,不入生死,不进六道,有趣有趣。在那里面做指导师父的人来历复杂,一些是争霸江湖失利,无处退隐,只能在安全的出生村避世苟活的落败枭雄;也有一些是厌倦争斗,在村里教人习武,培养新秀,自娱自乐的闲人;还有则是不甘失败,又被人打断脊梁,难以重新崛起,于是盼着碰到一个初入江湖的绝世天才,送去恩情,待其未来替自己报仇雪恨的投机者。你那师父属于哪种?”

    “这……”张木竹想了想,“不知道。壹师父的身份我还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他不是个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呵呵呵……”朔晦笑了笑,“谁是不普通人?谁又不是普通人?哈哈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