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零六章 邪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捆缚俘虏,打扫战场,一个小型魔教如此便算灭亡了。仔细想想,最近些年江湖高手似乎越发强悍,原来剿灭一流匪寨需要整个帮派出动才行,现在孙云一个人,再加上使出五成功力的颜枕却能处置小魔教。武林的实力今非昔比。

    “哎~要不咱们换个地址,在这建帮立派吧。”竺明见魔教据点已经规整的平坦,而且还有不少简陋的建筑在,若于此处建帮应该能省去不少人力。他这个家伙,爱财,吝啬,能少花钱就少花钱。

    “可以。”颜枕说道。这个万匪山位于四海帮边上,一般人当然不敢打这里的主意,但他颜柯青肯定是不怕。

    “好,那就这么定了!”竺明有些得意,“奶奶个孙子,龙寿你个老混蛋,你儿子抢我的金佛帮,那我就在这建帮。有朝一日,我也要抢你的四海帮!”小肚鸡肠的他永远记得龙峨对他做出的“过分事”,说什么也要报复。

    既如此,竺明带着弟弟赶赴小城,修改帮派地址,顺便雇佣工匠、挑选建材。柳苒等人留在原地,开始对整个万匪山进行大清扫。在此处练功的江湖人士开口询问他们是何身份,来此为何,在做什么,马汉便将建帮立派的事情说了出来。竺明的“傻缺”行为武林皆知,众人笑他又要给他人绣“嫁衣”,但又仔细看看竺明的“属下们”,尤其是霸气刚直的“成风”,“这战斗力,这实力,这武功,这脾气秉性……估计以后竺明就算发傻也不得。此帮派未来定有辉煌运程。”心想至此,众人迫不及待要加入帮派。马汉很高兴,将入帮之事告知颜枕,颜柯青点头允诺,让大家去朔晦那里报名,随后跟着他荡平万匪山。

    ………………………………

    “我说弟啊,”往城里行的竺明忽然说了一句,“和那个不听指挥、脾气吓人的成风比,我怎么觉得自己像个跑腿的,不像帮主呢?”

    “额……”竺法不想打击哥哥心情,“哪有,哪有。哥哥你想多了。”

    “是吗?是我想多啦?”竺明这个智商无法进行太多思考,既然弟弟说没事,那应该就是没事。于是便心安理得继续赶路。

    ………………………………

    帮众们从山顶开始逐层往下绞杀匪寇,朔晦和柳苒没有动手,等在山顶“看热闹”。他们二人见帮众已经离得很远,暗暗点头,走到魔教据点某个建筑物里面,在一块石砖处瞧了瞧。

    “果然是空的。”柳苒说道。

    “当然是空的。”此时,一个黑衣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在孙云来之前他们每日都会派人下去。”这黑衣人不是外人,张木竹是也。为了便宜行事,按照计划,柳苒和朔晦在明,他在暗,双管齐下。在得知竺明选择此处附近的小山头作为帮派地址后,张木竹先行来这里探查,因好奇万匪山顶的新魔教,顺便来查看。结果他意外发现这个看似低劣的小魔教,邪术秘法却十分精湛,竟然懂得血炼之术,经常抓捕山上的凶兽恶匪,杀之放血,并将血肉心肺等物送入地窖。他本想跟下去看看,却因邪教人士看守严格,没有办法靠近。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张木竹和柳苒在学习朔晦的神隐术,但修炼时间尚短,技法不熟练,做不到悄无声息进入地窖,只能暂时暗中监视。凭现在张木竹的实力,他若想灭掉此地也不难,但恐暴露身份,引来“缉捕通缉犯”的人,所以并没有动手。针对张木竹的通缉令并没有解除,即使武当派新观武官李轩多次要求解除,黄淮子也不松口。身为武当掌门,连东木城都不怕,又怎么会怕玄北城的一个小小郡王,杀死张国的事必须有个替罪羊。何况龙威组已经发出请求,希望武当务必咬死张木竹杀掉张国。

    小心翼翼掀开石板,露出地下一条通道,柳苒在外望风,朔晦和张木竹进入。

    地窖的场景十分血腥,遍地鲜红黑渍,腥臭无比,十分恶心,可是张木竹和朔晦都不在意。在藏乌山张木竹已经见识过一次这种血炼之地,天阳孤女建造的血池比此地的还要大,细节处更加精密,结构更加紧凑,色彩更加浓烈,无比恐怖,因而他并不惊讶。甚至不但不惊讶,还有些“愉悦”呢。体内的黑血龙兴奋的颤抖着,隐隐有破体而出的想法,幸好张木竹早就猜到会这样,所以在闻到血气的时候便命令其他五条龙将黑龙镇住。

    “还不错嘛。”朔晦的表情轻松,没有一点异色,“整体流程没问题,布局也还可以,可惜‘用料’差了些,都是低端野兽和卑贱匪寇,品质不佳。呵呵,换做是我,哪怕用没修炼过武功的普通人也不会用这些‘东西’。”

    “他们大概也慢慢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便下山掳掠村民。只是运气太差,遇到了孙云。”张木竹道。

    “张兄弟,问个题外话,”朔晦笑道,“若是孙云不来,你会置那些村民的性命于不顾吗?”

    “不会。”张木竹说道,“在下就算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救下他们。”

    “呵呵,那样说不定又会弄出武林人士拷打村民逼问你下落的事呢。呵呵。”朔晦笑道,“张兄弟,我知道你想做好人,但不觉得势单力薄,心有余力不足吗?一次两次可以,你次次想救人,早晚有一天会把自己折进去。”

    “是吗?”张木竹回答说,“但在下实在不忍心无辜之人失去最珍贵的生命。‘失去’这个词,我不喜欢。”

    “你早晚会后悔。”朔晦最后评价一句便不再多说,附身查看血池内的情况,用手捞了捞,什么都没有。或者说是没有“活着”的东西,只有几具尸体,看样子是练功失败,走火入魔而死。

    “邪道之人擅长打破常规,”张木竹指着尸体说道,“他们在利用一些‘不怕死’的人。”

    “不怕死?你是说……?”

    “没错。血池内的人都是‘外地人’,哪怕是修炼出岔子死掉,也可以复活。从出生村接出来继续练功即可,不用再找其他人。更加安全稳妥隐秘。”张木竹说,“前辈应该知道,我们外地人死后复活若修炼‘上辈子’的功法速度极快。这种看似拙笨的方法一定非常有效。”

    “好啊好啊好啊,”朔晦叹道,“连三丰道长和达摩祖师赐下的‘复活’恩惠都敢利用,这些魔道新人的脑子确实十分活泛。”

    “这几位修炼邪术的人有在下认识的?”张木竹指着一具尸体说道。

    “哦?朋友?”

    “不是,仇人。”

    “他叫什么?”

    “石水,石怀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