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零五章 无畏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万匪山这处。

    竺明等人正苦恼自己未来帮派边的匪患如何处置,忽而感觉到万匪山山顶传来打斗产生的真气冲击波。颜枕,哦,不对,是成风觉得气息有些熟悉,化为一道风从山脚直冲顶端。颜柯青脸上的伪装是童年所为,防水防寒防汗,普通人绝对看不出破绽,但由于他过于有名,狂风功法四远驰名,若是全力势为必定露馅,再加上身上的伤势还没好,所以此处他仅仅使出五成功力。不过即便如此,颜枕一路上山亦是威猛非凡,遇匪杀匪,遇寇斩寇,碰到山寨直接一劈为二,毫不留情。在此处练功的其他人惊讶不已,心道何等人物竟然有如此能耐。

    第二个出手的是马汉。马辉部觉得以后很可能要离开竺明的帮派,重回石磊怀抱,既如此,定要在离开前好好做出贡献,以答谢竺椎历兄弟的收留之恩。他的武功当然不如颜枕,但终究曾经也算一方高手,对付盗匪完全不在话下,沿着颜柯青破开的路途跟随上山,顺便把颜枕漏掉的毛贼击败。张龙赵虎王朝三人见兄弟动手当然也不甘落后,相继出招。毕竟有多年的结义之情,一时一刻的矛盾打不散他们。手足同行,其利断金。

    朔晦老人看了看竺明,问道:“帮主大人,您看我们是不是也……?”

    听到“老头”的问话,竺明感动呀,也就他最尊重人,其他几个完全不行。成风霸气外露,比他还像帮主;马汉等人心思寄托在九离帮,很难算自己人;柳苒是大美女,不能指使;自己弟弟倒还算听话,可惜他不愿杀生。“去吧,去吧,你们也去吧。小心点,别受伤。”

    “是,帮主。”朔晦没有使出神隐术,而是动用普通的轻功。柳苒紧随,亦是使用普通轻功。

    现在只剩下竺明和竺法。竺椎历刚想借着其他人“工作”的理由批评一下自己弟弟,劝他不要太在意佛门戒律,又不是真的和尚,杀生也没错,当该以帮派为重。不过还没等哥哥说话,竺明竟然站起来向万匪山走去。“哎呀?老弟,你今个这是怎得?怎么转性了?要去剿匪?”

    “我弥陀佛,非是剿匪,乃是观战,”竺法说道,“山顶有高手,小弟想去领略一下无畏天下者的风采。”

    听弟弟的意思好像认出了山顶的人。竺明想了想,“我也去。”他是最爱凑热闹,这种机会不想放过,倒要看看上面是谁。何况现在自己的“下属”全数离开,他孤零零的帮主待在这好像什么用都没有,很可怜的样子。反正选址地已经看过,之后请工匠过来就可以,没什么特别事情。如此,竺氏兄弟亦是上山。

    却说那山顶,此时当真有场大战。一个年轻人手执长剑,面对百十个魔教邪士面无惧色,据守一处,力抗强敌。这人的武功明显出自武当派,似是那两仪剑法,步走天罡,剑舞阴阳,太极护佑,四象平齐,**稳固镇定,卦玄妙清清,内外相衬护理,上下双分佑身,正所谓山海崩裂天不动,滚石波涛地拥平,确是个无惧无畏的胆识人物!

    颜枕轻功强,就算不使用全力也很快上到山顶。他看着垓心的年轻人,大笑道:“孙鹤野,果然是你!”被孙云的勇武激发斗志,颜柯青纵身跳入战团,与魔教群徒开战。

    “你是……?”孙云认不出易容的颜枕,但见他帮助自己绞杀魔教,心中欢喜,立刻移动至萍水相逢的友人身边,太极罡气容纳其身。

    孙云靠近颜枕这一下可不得了,旋转的太极与锋利的刀气合汇共行,形成一个厉害圆盘。之前魔教众徒的攻击因太极罡气而无法伤害到孙云,已然是气急败坏,现在更加恼怒,不但攻不得,而且不小心会被圆盘收割性命。二人联手,渐入佳境,“云散十方!”孙云突然使出一招奇术,“呼~”锋刃圆盘突然扩大无数倍。“啊!”周围的几十个魔道高手躲闪不及,受气刃相冲,瞬间全数受重创,倒地不起。其他邪士见此情景再不敢停留,转身就跑。此时马汉等人已然来到,他们立刻出手追击逃跑者,可惜因为功力不行,仅仅杀伤几个而已。

    “我弥陀佛~”不久,闪耀着金光的竺法出现,“诸位,还请手下留情。他们已经受伤,再无反抗之力,还请不要杀他们。”他走到孙云面前,双手合十行礼,“见过孙侠士。”

    孙云认识竺法,拱手回礼,并躬身感谢颜枕和马汉等人:“多谢几位义士相助在下。”若非后来的这些帮手,孙鹤野今日的剿灭魔教之事恐难成。在得到神医郎赋的初步救治,以及归布尹成的多番努力,他的伤势尽数痊愈。两位师兄有心邀请孙云一同游山览景,莫染尘世苦恼,但他却宛然拒绝。孙鹤野对两位师兄确实很崇拜,但并不意味着他与他们的心志必须相同。孙云性子亦是淡泊,不过对山水无爱,更醉心于田园和武学。辞别两位师兄,孙鹤野继续自修一段时间,在感觉遇到瓶颈后决定出门游历,行至万匪山,在附近一个村落住下。几日前山顶的魔教下来几个邪士袭击村子,虽被孙云击败,但离开的时候掠走几个村民。孙鹤野当然不能不管,赶紧上山救人,并想顺便剿灭魔教祸患。只是这群魔教高手手段了得,功法高妙,联手围攻,孙云竟是没有办法,只能尽力周旋,期望耗光邪士的真气,再予以杀伤。当然,若是实在不行,只能暂时逃跑,他日再战。

    颜枕摆摆手,表示无需多礼。马汉则直接说是竺明派他们来的,要谢就谢竺椎历帮主。

    ………………………………

    “孙云?”柳苒站在远处,看着孙鹤野,心中念念,“九幽门一直在找此人和归布尹成,但一直寻不得,未想到今日再次遇见。看其身体,伤势已然康复,大概是天堑崖那位姑娘的手段。”其实相对于孙云、归布、尹成三人,九幽门更加“好奇”在天堑崖出现的那位郎赋郎燕芝。那个姑娘十分神秘,医术高超,武功不弱,而且还似乎通晓阵法之术,九幽门曾经明里暗里前往拜会,但都见不得,哪怕依仗轻功攀爬崖壁也不成,往往爬着爬着就会爬(趴)到山脚下,头脑混乱,分不清上下左右南北东西。

    “孔雀神功?”朔晦老人沉默不语,盯着孙云身上残留的淡淡疗愈真气面露沉思,“世上当真有人能练成郎景的遗留奇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