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一七七章 身不由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禁区外。

    杨广轻摇折扇,远望两道天柱,微笑不语,他身边的沈宽嘴角含笑,不断的摇头,不停的埋怨道:“哎呀呀,真麻烦,大哥呀大哥,怎么这世上会出现这么多龙虎之人?你们要是处于不同时代多好。哎呀呀,真麻烦,真麻烦。”

    夏空和杜相可没有杨广和沈宽那么镇定,他们两个现在只想逃离这里,远远的逃,快快的逃,“太吓人了,神化境高手进阶时竟然有此等威势,实在太吓人了。比莲花师太成就天人境还吓人。”

    此时,“扑啦啦……”两只信鸽摔在地上。

    杜相赶紧走过去捡起信鸽,“辛苦你们,竟然这种情况还能送来消息,辛苦你们。”他的手刚刚触碰到信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这两只鸽子抵着“唐宋”威势而来,坚持到极限才完成送信任务,已然是活活吓死了。“唉~这……唉~”将两份情报从鸽子腿上接下来,刚刚打开一张,杜思君面色大变。

    “怎么了?”沈宽问。

    “两件事,”杜相回答,“柳苒被人抓住了!”

    “哦?”沈宽看样子一点不着急,不紧不慢的问,“谁抓的她?青荟的身份飘忽不定,即使对上绝世高手应该也不会轻易受擒吧。”

    “就是两位大人曾经提到过的张竹。”杜相曾经听魔龙和魔麟讨论过张竹,对他评价似乎很高。

    “是他?”杨广回过头,杜相立刻将情报双手奉上,杨旷岚看了看,笑道:“不错不错。张竹果然不愧是侯毅和莲花师太都看中的人,不错,不错。”

    “两位大人,此事该怎么处理?”杜相心急火燎。柳苒是他从小养大,不仅仅是徒弟,更是女儿,他无法像杨广他们那样轻松。

    “放心吧。”沈宽笑道,“按我的推测,那位张兄不会对青荟做什么的。呵呵,当然,前提是她不会乱来。呵呵呵呵,我觉得她一定不敢乱来。呵呵呵……”

    “大人,你这什么意思?”

    “意思是不用急。让青荟待在他身边一段时间”沈宽说,“其实我和兄长早就想再见一见那位张兄,当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过段时间我们二人会亲自去接柳苒姑娘的。”

    “这……何烦两位大人操劳,我们派些人……”

    “不要再说了。”杨广一锤定音,“柳苒的事暂时就这样,你不许再提,一切听献沉的。”

    “是。”杜相不敢违背命令,只得闭嘴。

    第一件事说完,杜相又准备开启第二张情报。不过还未等他看清什么,突然杨广、沈宽,夏空,以及无数江湖绝世以上高手突然全都向北看去,连正在进阶的两道“天柱”都隐隐朝北方偏一点。

    “哈哈哈……”杨广大笑,“有魄力,有魄力!哈哈哈……”

    沈宽面色更加“幽怨”,“怎么连他也来凑热闹,真是的。哎呀,更麻烦喽。呵呵呵……”

    杜相武功是最低的,只能稍微察觉出北方有一股强大气势冲来,不过很短暂,判断不出什么,他又不敢问,于是只能低头继续看情报,只见上面写着“乾坤门杨康正在准备进阶神化境。”杜思君这才明白,北方的气势原来是杨志鸿的进阶之气,怪不得沈宽说“他也凑热闹”。“唉~”他下意识叹口气。

    夏空知道自己儿子心中所想。现今的江湖实在太“拥挤”,天才太多,霸主太多,多到让普通人没有站立的空间,让人喘不过气。杜相是个没有大志向的人,一生的梦想只有救出母亲,然后与九幽门的同伴们好好生活在鬼谷内,一辈子不与外面的乱世接触。可惜天不遂人愿,魔龙和魔麟强迫九幽门重出江湖,安居乐业的“亲人”只能再次面对这纷繁复杂的危险世界。杜思君十分担心,生怕整个九幽门会被霸主的争斗碾死。可以想象,当唐庚、宋天、武月、杨康相继进入神化境后,整个九州的形势会更加难以预测。尤其是东木城、西金城和乾坤门三家,龙虎死斗必不可免,而九幽门又不得不为魔龙的大业掺入其中,稍有不慎,万劫不复。“唉~”夏如玉拍拍儿子的肩膀,“宽心些,至少母亲和九幽门现在还没事。”

    杜相不想已经银丝满头的母亲担心,长出一口气,打起精神,“我知道。我没事。母亲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和整个九幽门……”母子小声说话,互相鼓励,情真意切,让人感动。

    站在前面的杨广和沈宽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如果不是形势所逼,他们并不想为难这对可怜的母子。尤其是沈宽,他和杜相是亲戚关系,更是不忍。杜相的父亲叫杜会,是当年杨出离宫、朝廷张氏没落后的大丞相。杜会有三个儿女,长女杜言嫁给现在的丞相、当年的新科状元沈良,即是沈宽的父亲和母亲;次子杜相,杜会与魔教妖女夏空所生,一直养在“夏王”一脉的九幽门;最小的儿子叫杜绾,现任禁卫军副统领,武功高绝,实力强大。也就是说杜相是沈宽的亲舅舅。

    杜思君这个人没什么野心,私生子的身份,外加软禁于鬼谷多年,不但没有心生怨念,想报复朝廷,反而知足常乐,十分满意九幽门隐世的处境。只有一点比较不如意,就是他母亲夏空囚禁于慈光庵内,无法脱身。安居乐业的人一般有两种性格,一种是敢为家园拼性命,第二种是胆小如鼠,杜绾是第一种,杜相则是属于第二种。杜思君心中想去救母亲,可没有弟弟杜卫宫的凌云之志和武学才能,完全不敢动,连迈出鬼谷的勇气都没有,每天只能悲悲戚戚的想念母亲,期待奇迹发生。可怜又可恨。然后那一天,奇迹真的发生了,母亲回来了,不过同时,他另一边的“东西”却不得不放弃——安身于鬼谷的同伴们受迫于魔龙和魔麟的威胁,要冒着生命危险纵横九州,帮助两位大人探听各种情报。这一得一失让杜相的心特别复杂,总觉得自己不孝,没能为救出母亲贡献一点力量,面对夏空时特别愧疚,而且也对九幽门的同伴现在处境感到自责。“如果我有杜绾的实力,何以让九幽门变成今天这个境地?!”杜相时常在心中怒吼,但也仅止于心中,脸上一点都不敢表现出。

    其实哪怕杜相尽力隐藏心中的想法,杨广和沈宽也能猜到,但有道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连他们都必须更名换姓远离家人出宫打拼,杜思君又有什么能力反抗命运的安排呢。要怪只能怪世道太乱,杜相太弱,无法保全九幽门和夏空的周全。沈宽常常玩笑地对杨广说:“如果他真有杜卫宫的实力,咱们俩还真不敢乱来呢。”杜绾的闪龙刺很棘手,沈宽和杨广没把握躲开,最好的情况也是以一换一,大概率三人同归于尽,绝对做不到无伤,而他们要做的事缺谁都不行。

    “要不缓一缓?给他们喘口气?”沈宽秘密传音说道。

    “缓不得。”杨广回道,“他们都不缓,我们如何敢缓。”这里的“他们”指什么没人知道。

    “好吧。”沈宽无奈的笑了笑,“辛苦他们啦,呵呵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