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一五三章 小游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峨眉山不远,凭着灵马脚力有三五天就能到,但年轻男女刚刚彼此通晓心意,那愿意这么快分开,刻意放慢速度,找各种理由停留,于是花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到峨眉山脚。

    “这一剑把手抬高一点会不会更好。”张木竹和李青田羞于直接搂搂抱抱,“道貌岸然”的姑娘小伙总要找些理由亲近,搞些小暧昧。这不,李雨练剑,张木竹从她身后,挨着她的身,抓着她的手“指导”。嗅着秀发肌肤散发的清香,感受着有些燥热激动的体温,俩人满脸幸福和羞涩,有趣非常。

    要说这两个人,不知算不算一见钟情。至少在张木竹这边不算。他开始时只是对李雨有好感,但因自卑,这好感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绝不敢想象有一天二人关系竟然可以如此亲密。甚至讲,直到在听到李青田告白前他都不清楚自己心中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不过,当李雨不顾众人的威吓,将自己的真心公布于众时,张木竹明白了,彻底明白了。那个常常沉默不语,偶尔偷看他的女孩早已经深深的占据他的整个心。而且可以肯定,他不是因为感动李雨的“誓死告白”,不是“临时”爱她,是真真正正的喜欢她。拨开心中的迷雾,露出里面最真最纯的情感,原来,“她早已经在那里。”

    那么,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到底从何而来呢?不知道。感情的事最复杂。在指导村时,张木竹应该是他们那一拨最差的一人,不但时常胡乱说话,搞坏气氛,而且长相实在不算优秀。可是李雨就是没由来的喜欢他,爱他,心里念着他,不停想着他。哪怕是听到江湖上有关“张木”的种种劣迹,李青田都愿意相信这里面有误会,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爱的男孩一定是好人。这当然不是一个理智的想法,因为李雨只是个普通人,一个心中念着心上人的普通女孩。“我只爱他,无论他是什么人。”

    年轻男女的“小游戏”本该就是在朦朦胧胧,隔着一层窗户纸的趣味有时比“打开天窗说亮话”更多,他们多想一直持续这种时光。不过很遗憾,二人身边专门有没眼力的家伙捣乱。

    “哎哎哎!张小子!”鹦鹉喊道,“你这小子剑法一点章法都没有,怎么有脸去指导这位姑娘。反倒是李女士,峨眉剑法练的非常扎实,与标准姿势不差一丝一毫,教张小子还差不多。那小子,赶紧给我撒开,干啥啊,手抓那么紧干嘛?怎么还乱摸呀!还有,用脸贴在人家脖颈、脸蛋上干啥?!见过哪个人指导武功的像你这么干。我看张小子就是纯属占李姑娘便宜。赶紧撒开……”此处省略一万句破坏气氛的话。

    每当“闭嘴”捣乱,李雨和张木竹便不得不依依不舍的分开。李青田收剑回鞘,骑马先行,张木竹则有些依恋的将手放在鼻前闻一闻,回味爱恋的韵味。“唉~闭嘴啊闭嘴,怪不得郎景把你关进迷阵内,实在是太活该啦。”亦是翻身上马,扬鞭追赶李雨。

    “小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别走,把话说清楚!”

    “我说你活该被关进迷阵,我就不该救你出来。”

    “你!你!你!”鹦鹉大怒,但又没什么办法,“你等着,从今晚起,你就别想睡觉了,我一直敲的脑袋!敲死你!气死本鸟啦,气死本鸟啦……”

    夜晚。

    “闭嘴”呼呼大睡,鼾声震天。张木竹和李雨隔几寸距离“挨着”坐在篝火边,俩人的手“自然”下垂,小指头时不时触碰在一块,最后“不小心”缠在一起,再不分开。远处野兽不知原因的发出哀鸣,近前篝火噼里啪啦的作响,还有鹦鹉不符合鸟类规律的打鼾,诡异,恐怖,吵闹,但在年轻男女耳中,只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除此外再无其他。

    不知是篝火灼烤还是什么原因,李雨的脸又变得很红,像个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啊!他要做什么……?”李青田看到张木竹越来越靠近自己,小鹿乱撞,忐忑中更有期待。下意识的将眼睛闭上,小姑娘咬一下嘴唇,而后微微将脸偏向爱人一面,故意给“他”机会。

    眼见两个年轻人就要进行第一次肌肤之亲,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传来,“啊~干嘛,不许亲嘴哦!那小子,你注意点。”也不知是真搅局,还是说梦话,鹦鹉叫嚷一声,再没动静,但却吓得两个年轻人赶紧转回头。

    “哎呀,就差一点。”李雨有些遗憾,低着头不敢说话。这下子连手都不敢去牵,只能抓着衣角揉搓,像是耍小性子一般。

    “青田。”此时,身边张木竹突然喊了一声。

    “什么事,呜……”李雨毫无准备的转头,刚要说话,却……

    炙热的唇紧紧碰在一块,青春的火花彻底绽放,处于热恋的男女感觉到无比温暖的气息将此方天地填满。虽是寒风冷夜,但在这里,春意盎然……

    点到为止。唇分,喘着粗气,看着对面的人儿,年轻男女各怀心思。“他实在是好大胆,但好开心呀。”“我怎么能这么无礼。还好她没拒绝,要不然就丢人了。”“夜黑风高,孤男寡女,他会不会再胡来?幸好有鹦鹉先生在,要不然……要不……要是不在多好。”“今天就这样吧。我这辈子得此红颜,也算不算白活一次。不可再得寸进尺。”“他怎么不动啦。真是的,可惜今天没中毒,否则还可以借口浑身无力倒在他怀里。”“她在看我。是在想什么吗?会不会是生气了?哎呀,一定是生气了。我真坏,怎么能占她便宜。”“还不继续下一步……哎呀呀,我在想什么,真是不乖的女孩,我在想什么。真是不乖,不乖,我不是好女孩啦。”“哎!她怎么有自责的表情,难道是我的流氓行为惹她生气,让她觉得我是坏人,不该喜欢我。哎呀,这可如何是好。我怎么能这么急。”

    俩人胡思乱想,最后越想越别扭,几乎在同一刻转过头看向篝火,久久无言。

    不知多久,小手指又开始不老实,“叮当叮当”地撞在一块,直至十指相扣。

    “她还是爱我的。”张木竹庆幸不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