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一五一章 遇到“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九凤帮大厅。

    李古伤痕累累,勉强站着,提剑在前,指着石磊和张舞,“师兄,看来帮务操劳,你的武功落下太多。”

    瘫坐在地上的石磊用身体挡在张舞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知道李古很强,但没想到短短几年,“师弟”已经强大到如此程度。

    一个人,仅仅一个人,李宁远面对石磊、张舞、张龙、赵虎,以及岳氏姐弟的围攻,以重伤的代价杀败众人。

    “宁远,不管因为什么,放舞儿一条性命。”石磊哀求道,“都是我们的错,放她一条命。她真不知李雨是你妹妹,放过她。有什么气向我撒,不要杀舞儿。”

    “就算李雨不是我妹妹,就可以嫁给你那个畜生弟弟?这就是你们的道理吗?!原以为师兄与其他人不同,现在看来,也是一路人罢了。”李古问,“师兄,石水到底是什么货色,你当真不知吗?张木到底为何与九离帮结怨,你不清楚?”收剑入鞘,转身向门外走去,“师兄,你愿意为你的弟弟解决一切麻烦,哪怕是撒谎,充楞,装傻。那么,我同样愿为我妹妹出生入死。告诉岳坤和石水,从今以后,我见他们一次杀他们一次。今日看在你我交情的面子上,留你夫妇性命。但下一次若阻拦我杀他们,师弟绝不手下留情!”苍龙上天,踏云而走,很快消失在远空。

    劫后余生的石磊和张舞凝视对方许久,抱头痛哭。

    ***************************

    最终张木竹也没有与李青田做什么,俩人都觉得害羞,不好意思。

    从山洞依依不舍地出来,朝峨眉山行去。现在九离帮肯定是不能继续待,要给李雨找另外的地方栖身。本来张木竹是想带她去慈光庵,有莲花师太“姐姐”护着,李青田一定能永保无虞。不过仔细想想,那样做的话有点不尊重李雨。她毕竟是人,一个有独立行为能力的人,不能因为张木竹怕如何如何就剥夺其自由,李青田不是他的私人物品。

    “去峨眉吧,我有好多姐妹在那里。”李雨说,“师太们也很照顾我,不会有事的。”

    于是二人骑马奔赴峨眉山。

    一路上,两个人闲来无事总是要搭话,不过他们都不是特别懂如何“谈情说爱”,东扯一句西扯一句,既没逻辑又没关联,弄得气氛有些尴尬。刚好此时,鹦鹉“闭嘴”不知从哪飞来,落在李青田的马头上,展开单边翅膀,躬身行礼:“温柔善良的女士,在下很荣幸见到你。”

    “……”李雨有点懵,没懂这鸟儿是哪里来的,是什么鸟,为什么会讲话。她不知怎么回答,只能瞧着身边的“心上人”,询问此物为何。张木竹看鹦鹉鞠躬的模样,既佩服又无语。这家伙在海上时便消失不见,今天竟能顺利找来,当真是厉害,比金钱帮的信鸽厉害一百倍。金钱帮的信鸽尚且需要龙马客栈转发,即收信人和发信人都要将“暂时地址”或“估算地址”通过信鸽寄存在龙马客栈,待有消息需要收发时进行“转收代发”。金钱帮的信鸽都是“灵兽”,智慧高超,可以快速记住一个或多个地点,但并不能做到凭空无地址的送信。这个“闭嘴”却能来到这里,不愧是“天鸟”,不得不让人惊奇佩服。可是另一方面,这鸟儿平时对张木竹,以及杨智、金悔说话时都是以居高临下的嚣张态度,一副瞧不起人的语气,而且废话居多,时不时出现几句污言秽语,但是此时面对李青田,它宛如一个谦谦君子,说话彬彬有礼,张弛有度,看不出一点流氓样子。

    “女士,我是张木竹先生的朋友,你不要害怕。”看出李雨表情略带惊恐,“闭嘴”赶紧说,“我是一只有着天人之境修为的鸟,之前在海上救过他的性命,我二人有患难之交,你不要害怕。”

    “额……”李雨这才反应过来,拱手说道,“在下李青田,见过鸟先生。多谢你救我伴侣……救他的性命。”

    “青田莫要听他胡言。”张木竹说道,“是我救它脱离困境,不是它救我。”

    “哎哎哎!”鹦鹉怒道,“咱俩这关系,谁救谁不一样。小子,你不要以为凭那点三脚猫功夫飞出幻阵就很了不起,差远呢。本鸟只是不想出来,要不然……反正不喜欢出来。总之你小子给我闭嘴!我和这位女士说话呢,你小子少插嘴。再敢解本鸟的底,本鸟弄死你……”此处省略一万句话。

    李雨见鹦鹉跳到张木竹肩头,“哒哒哒”地敲它的头,嘴里语无伦次,胡说道,哪还有鞠躬行礼的绅士模样,完全一个地痞流氓的做派。

    张木竹已经习惯“闭嘴”滔滔不绝的废话,示意李青田不要大惊小怪。“我说你这家伙,这段时间去哪了?”

    “玩去啦!到处玩,好高兴的!”鹦鹉喊道,“本鸟先去了一趟水华宗,然后飞去少林寺,又跑一次武当山……足迹遍及三山五岳,五湖四海。我发现近些年九州变化蛮大的嘛。天下出现不少高手,比过去多得多,堪比九州创立时的‘群星闪耀’世代……异世之灵靠着达摩祖师和张三丰的奇术在此界混的风生水起,影响越来越大,不少龙驹俊才已经练就不低的武功,甚至连绝学级别的神功都造就不少。厉害啊,才能都快能赶上本鸟的万分之一……”此处省略一万句自夸。

    “去了那么多地方,可去过峨眉?”

    “正要去呢。”鹦鹉说,“但飞的有些累,蹲树杈上歇歇。碰巧看到天上飞着一只长相不错的白鹰,上前调戏……我是说上前交流一番。没想到那白鹰是个凌厉性子,要挠我。吓得本鸟低头找藏匿之地,正好看到你这小子。话说那白鹰性子好辣,本鸟喜欢,而且它好像也对我有意思,一直跟着呢。正常,正常,本鸟这般英姿,任何鸟都会喜欢的……”此处省略一万句话。

    “你不会是说小鹰吧,”张木竹遥指盘旋在天上的鹰儿,“它是我朋友寄放在我这的。出海时小鹰没跟着,回来后才在约定地点找到我。它不是跟你,是跟我。”

    “它是你的鸟?怎么不早说!”鹦鹉怒道,“早知道你有这么漂亮的鸟,我才不乱走呢。来来来,把它请下来,让我们交配……我是说交流一下。快快快……”此处省略一万句催促。

    张木竹才不听流氓“闭嘴”的话,随手把它塞进自己怀里,继续赶赴峨眉山。说来也是奇怪,鹦鹉绝对有能力躲过“手抓”,但竟然老老实实的不动,在“小子”怀里也不挣扎,安心趴着。

    “这世界,好疯狂,杀气重的呛人。这小子身边还淡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