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一三三章 拼死一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使尽浑身解数方才从鱼妖乱战中逃脱。好在众鱼种类各异,各自为战,没有集中全力围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暗自庆幸的张木竹再不敢大肆炫耀武力,压低声音在迷雾中慢行。只是,他耗费多日也还是没能找到宝藏。不但没有收获,而且还遇到了一个巨大危机。

    “出不去了?要被困死在这里?”只有在最开始进入迷雾时勉强能够分清方向,等与鱼妖们打斗一番后,莫说方向,连时辰都不晓得。张木竹曾想着按照原路返回,结果却根本找不到。他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该直接放弃寻宝回陆地的。不过事已至此,骑虎难下,再说什么都已经太晚,只能继续“抹黑”走,期待找到正确方向。

    半个月后。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张木竹很害怕,已经很久没有人交流,孤独寂寞。周围都是各种鱼妖,他连自言自语都不敢,生怕引来攻击,只能在心中说话。长时间在这种环境下人是会疯的。关于藏宝之地还是没有线索,四周都是雾,全都是雾,到处是雾。虽然找不到目的地,但其实已经有些眉目,或者说猜测。张木竹发现整片大雾似乎围绕一个圆形东西,越靠近中心温度越高。有极大可能,藏宝之地就在最中心。可是这只是个猜测,不能确定,他不敢冒然行动,因为在温度适宜的海雾范围尚且已经把他折磨的要死,如果迷失在高温海雾中,那恐怕就是九死一生。“再找几日,无论是藏宝地还是出口,找到哪一个都行。若是还是……那就只能……”

    又半个月。

    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依旧困在雾中。精神状况已经达到极限的张木竹再没有任何办法,不得不冒险一试,闯闯高温区域。

    真气外放之术缩小到一个适当范围,放出六条金龙在体外旋转,驱散雾气,形成一定的可视范围。同时发动群阳拜首,控制真气范围的温度。最后以乾步天阳施展莲花身法,让青莲快速旋转,既可以推走热量,同时快速移动。

    现在依旧看不清楚方向,但可以感觉到温度越来越高,应该是在朝中心方向走。乾阳神功属于偏“热性”武功,因而张木竹对高温的忍耐能力还算可以,只是他终究还是凡胎肉身,太过分也是不行的。在行至某段,由于温度太高,整个海水竟然咕噜噜的冒泡,他就算有多层散热之术也被烫的皮开肉绽。

    “啊!”忍不住疼痛,大叫起来。现在已经是退无可退,是生是死就在此了。

    眼见着自己的皮肉逐渐脱落,张木竹已经做好死亡复活的准备。没想到未死在通缉令上,反而因好奇心,寻找宝物过程被“蒸煮”而死,“我这也算贪心吗?”感觉到即将失去意识,他特别的愤怒,“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倒霉!上一次死已经足够惨,这一次怎么还这么可怕!老天爷,你换个人玩好不好!”怒火攻心,气势暴涨,抽空体内全部的真气,拼死一搏。“轰!”从未使用的高密度莲花气劲炸开,他一个前冲跨越几十丈距离,而后晕倒在海里……

    “哒哒哒……活着吗?哒哒哒……还活着吗?”

    也不知过多久时间,张木竹隐隐约约听到有人的声音,同时感觉什么东西在敲自己脑袋。“啊!我没死!”他猛地站起身,四处观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沙滩上。

    “啊哈哈哈……真好,真好。没死,没死。太好啦,太好啦。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没死。咱是谁呀?天鸟耶。看人最准。哈哈哈,终于又有人能和我说话啦,哈哈哈哈……”在张木竹面前,一个九彩鹦鹉兴奋异常,大声嚷嚷,“翻跟斗打把式”地庆祝,“我就知道老天爷不会这么狠,让我一辈子在这破岛上和那群笨蛋鸟过。奶奶的,终于又有人啦。哈哈哈……希望你小子能多活一段时间。上次那家伙才坚持几天就死掉啦,真衰,明明就是点伤而已,至于死掉吗。害得本鸟孤孤单单待在这好多年。当然啦,岛上也有其他鸟,但它们太笨,我无论怎么教它们也学不会说话。哪怕有几个聪明的,我的后代,能学会几句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瞎说的,无法正常交流。唉~看来世上聪明如本鸟的禽类大概再也找不到喽。哈哈哈哈……我真是天才。现在你来啦,我又可以痛痛快快说话……”

    张木竹瞧着面前的鹦鹉,心道:“这鸟好吵,好自恋。”

    “小子小子,说话,说话,说话呀。”鹦鹉跳上张木竹肩膀,用嘴“哒哒哒”的敲他的头,“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个哑巴,那可就倒霉喽。不过就算是也无所谓,本鸟可以治好你。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本鸟不是一般的鹦鹉,是‘二般’,不对不对,是很厉害的鹦鹉,懂医术的。上次那个倒霉家伙就是我替他治疗的。虽然没能治好,但也没有更惨吧。话说郎景那家伙真是太混蛋,我不就是话多一点嘛,至于烦的把我扔在这吗?是,我可能确实话多,吵到他给人治病、炼丹什么,可没有办法呀,谁叫本鸟伶牙俐齿,这是老天爷给的天赋,不用岂不是浪费。哎哎哎,小子,你知道郎景吗?是个大夫,医术很不错。我一直待在他身边,学到很多。我最擅长治疗将死之人,可以很顺利的‘送走’他们。凡是经过我治疗的人,没有一个认为死亡可怕,全都大叫着‘让我去死吧’。哎呀呀,说实在的,郎景那个混蛋都没我厉害,他的病人总说‘救救我’什么什么的,,完全不知道‘生就是死,死就是生’的真谛,与我没法比。不过呢,有才的人……哦,不对,是有才的鸟总是让人嫉妒的,郎景心里肯定是对我五体投地的佩服,可嘴上却说我一丁点医术都不会。唉~那家伙哪都好,就是嫉妒我。真是让本鸟无奈……”

    鹦鹉的那个嘴呀,一张一合,没完没了,吵的张木竹脑袋疼:“你能不能不要再说话?”

    “啊哈哈哈……不是哑巴,不是哑巴,哈哈哈,太好啦,不是哑巴。”鹦鹉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说的更起劲,“太好啦,这次终于有人能和说话啦。不过有点可惜,你如果是哑巴,我可以让你领略一下比郎景还厉害的医术。刚刚我已经想好治疗方案,先把你的嗓子划开一道口子,往里面塞一只海螺。海螺你知道吗?就是可以嘟嘟嘟吹响的那玩意,只要把它塞进嗓子里,一定能治好不出声的毛病。呵呵,我天才吧。说起嘟嘟嘟,以前我在外面的时候见过一种叫做喇叭的乐器,那玩意可响啦,震天动地的。你也一定听过对不对。那你一定明白我的用意,只要把喇叭塞进哑巴的嗓子里,只要一喘气,就会嘟嘟嘟的响。哈哈哈哈……一定特别有趣……”

    被鹦鹉烦的,张木竹只觉得脑筋乱窜,血压升高,心烦意乱,“求你,不要再说下去,求你。”

    “求我?为什么要求我?说话有什么不好的,你知道多少聋哑人羡慕会说话吗?”鹦鹉才不管别人的哀求,“小子,你得体谅一下我,这么多年都没人说话,憋的好闷呀。这里除了那些鸟……哎,我刚刚和你说过这里的鸟了吗?那些鸟好笨,我教它们说话,好多年,很少有学会的,只有几个我的后代能勉强吐出几句话,但也不知道具体意思,全是瞎说。不过话说回来,这里虽然没人说话,‘业余生活’还是蛮丰富的,有几只鸟妹妹长的可好看啦。不过就是活的时间太短,不几年就死掉。哪像我,长生不老……”

    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奇怪鸟的聒噪,张木竹伸手去抓,想捂住它的嘴。可是让他惊讶不已的是那鸟竟然轻而易举的躲开。

    “哎呦,功夫不错嘛。”鹦鹉继续说,“但凭这点三脚猫功夫就像逮到我,你想的太多啦。我是谁?天鸟!按照此界的修行标准,咱就是天人之境,你想抓我,嘻嘻嘻,想得美。当然,你和我自然是远远不如,但与其他人……还凑合吧。我记得好多年前有个叫杨辛的,那小子不错,练的……哎?练的什么来着?哎呀,岁数大了,脑子不太好用。哦,对对对对,天子决和真龙决。你和他的水平差不多。不过,你练的这是什么玩意?怎么像是残次功法呀。虽然是残的,但也已经很强,待未来实力进步,你自己将残本完善,说不定更厉害呢。当然,你再厉害也比不上我……”

    “咕噜噜……”张木竹感觉脑子要炸开,而且身体有些难受,吐着白沫子晕了过去。

    “哎?怎么晕啦?”鹦鹉说道,“怎么见我的人都经常晕倒呢?难道是被我的魅力所震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