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一二六章 海上偶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调转目光,瞧瞧已经在海上奔跑十天十夜的张木竹。

    “哎呀天啊,哪去啦?怎么不见藏宝图上标记的岛屿?累死我啦!”武侠世界的汗血灵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张木竹的莲花身法虽然并非是“跑得快”的轻功,比不上灵马,但有乾步天行加持,速度也不慢,一天一夜五百里应该不在话下。十日下来,至少有五千里路程。如果按照地图,他早就应该到达目的地,可直至现在,除了蔚蓝的大海,零星出现的小海岛,时不时挡路的雾团,悠闲飞舞的海鸟,经常偷袭的海兽……根本没有宝藏。“莫非真是张玄同弄得假图耍人玩?”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世上懂乾阳神功的人少之又少,算上刚刚修炼不久的萧墙大概也不过四五人,而藏宝图与神功相应,几乎可以肯定,这东西与神箭山庄有关,绝非张国制作。

    “不行,受不了啦!”藏在瀑布洞穴时张木竹便以鱼为食,顺流而下还是靠鱼活着,在海上就更别提,全是鱼。“跑路”累不累倒好说,他实在是吃腻了,务必要找个稍微大点的岛屿,哪怕揪几颗野菜裹腹也不想再吃鱼。“哎?那里好像有个很大的岛。”目光所及似乎有块陆地,张木竹狂喜,撒腿便跑过去。

    “嗯?怎么没啦???”连跑几个时辰,刚刚近在眼前的陆地竟突然消失不见,再也找不到踪影,张木竹满脸疑惑,思考半天,突然想明白缘由,顿时绝望不已,当场趴在水里大哭,“我想起来啦!海市蜃楼!那个一定是海市蜃楼。气死我啦!”他这个恨啊,狠狠拍打水面几次,然后后仰摔倒,浮在海面上,“难道,今天还要吃鱼?天啊,好惨~”一动不动地漂着,任由海流带着他到处走,像一具死尸般。

    也不知有多长时间,隐约感觉到附近有什么东西靠近,“是鱼妖吗?”莲花在身下轰然炸开,张木竹纵身飞起,抬眼观瞧,“啊!是船!是人!不是鱼!”只见不远处,一条不大不小的船正往这边驶来。“这次不是蜃景吧!”落在水面,睁大眼睛仔细观察,确定不是假象,“砰!”脚下莲花炸裂,他越上半空,朝船跳去。

    却说那船儿,在看到“死尸”突然飞起,明显吓一跳,赶紧停下观望。等“死尸”玩命似的冲向他们时,船上三人惊恐异常。两个大人把一个小孩赶进船篷,而后赶紧拿出武器,准备迎敌。

    “别慌张,我不是坏人,不是坏人!”张木竹知道自己有些莽撞,让对面之人产生误会,立刻落回海面,解释道,“求二位让我上船,我想吃点东西。”

    船上的夫妇瞧着站在不远处的年轻人,见他脚下没有任何依仗,只有一朵水莲花不断绽放,心中暗道此人轻功好生了得,竟然能立于海面不沉。

    “我真不是坏人,你看我表情,多纯真。”张木竹故意眨眼,做出无辜的表情,“求大哥大姐行行好,给点吃的。”

    思索再三,船上夫妇决定接纳这个有点傻的小伙子。其实他们倒不怕坏人,毕竟凭他们的武功,普通歹徒根本不是对手。只是刚刚此人“诈尸”的行为太过吓人,把他们的儿子都弄哭了,二人怕孩儿再受惊。

    迈腿踏上船,“哐当”坐下,张木竹长吁短叹,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终于挨到硬东西啦,再不用在忽忽悠悠的大海上晃荡啦。啊~好幸福呀。”转身面对救他的夫妇,恭恭敬敬地行礼,“在下张木竹,见过两位。多谢大哥大姐助我脱离‘苦海’。大哥大姐,能不能给我点东西吃,米呀,面呀,都可以。实在没有,野菜也行。”

    夫妇没犹豫,大方地递过一块大饼。

    “饼!是饼!竟然是大饼!”张木竹两眼放光,抢过大饼狼吞虎咽,表情骇人。

    夫妇看小伙子如此糟糕,猜测他应该是饿很久,于是开口询问:“我说年轻人,慢点吃,不急,不急。你这是……遭遇船难?被人扔下海?还是游泳迷路?”

    将干巴巴的饼全部吞咽进肚,并顺嘴打一声嗝,张木竹答道:“都不是。我是冒险迷路的。”

    “哦。”夫妇表示明白。来海上冒险的人数不胜数。“你的船呢?”

    “船?什么船?我走着来的。”张木竹说话时施展六龙御天,从船边引上一股海水喝进肚子,“跑了好几天,累死我啦。”

    “哎呦呦呦,你这孩子,怎么喝海水呀,来来来,赶紧赶紧,”妇人对船篷里的小男孩说道,“快弄些淡水给大哥哥。”

    “嗯,娘。”船篷里的孩子乖巧地应一声,随后端出一瓢水送到张木竹面前。

    “谢谢啊。”虽说自己可以用乾阳神功将海水里“杂物”逼出体外,但终究有些麻烦,不如直接喝清水。趁着喝水的功夫,张木竹此时才认真观察船上的一家三口,发现那大哥年岁不小,四五十,是“外地人”,大姐年轻点,但也有四十多,是“本地人”,而这个五六岁的孩子应该是“混血”。“几位恩人,怎么称呼?”

    “在下于……”

    “呕~”

    听到“于(鱼)”字,张木竹差点直接呕吐。

    “啊?小兄弟,你怎么啦?是不是刚刚喝海水,腹内不适?”于姓男子问。

    “不是不是。大哥您继续说。”

    “在下于澎,于驰旌。”男子说道,“这位是我妻子,顾青顾春芽。还有我儿子,于满于易足。”

    “见过于澎大哥,顾青大姐,还有于满老弟。”张木竹想着客气客气,套套近乎,奉承几句,但不太会讲话,随口一句直接把一家三口直接拉成平辈。

    于澎夫妇倒也没在意年轻人的胡话,反倒觉得这个嘴笨的小伙子很有意思。“我说小兄弟,你说你走着来的?没船?”

    “是啊。”张木竹说,“十天十夜!”

    “……”于澎和顾青互看一眼,说道,“为什么不乘船呢?”

    “因为……”张木竹突然一愣,抬手打自己一个嘴巴,“对啊!为什么不乘船呢!哪怕是小船也好啊。我怎么这么笨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